中國政改何以不能啟動?


 

  目前中國中心問題的中心是:政改!

  這堛漪F改指的是變專制制度代之以民主政制。

  中共幾乎年年都談政改,例如2001年《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給政改定性為:「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必須堅持和改善黨的領導,保證人民當家作主,鞏固社會主義國家政權,完善社會主義政治制度;必須堅持工人階級領導的、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堅持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和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政治協商制度以及民族區域自治制度……這些根本的東西都不能動搖。」

  江澤民則給政改套上了四項基本原則的金箍罩,說政改「不搞多黨制,不搞權力分立,不搞新聞自由,不搞結社自由」。

  可見,中共的政改,其目標很明確,是要堅持、維護和鞏固一黨專政;有違一黨專政的原則教條者,一律嚴禁。因此,它是保黨政改,是保專制政改,是「不准政改的政改」,是假政改!

 []、黨不准民主政改

  本文是討論「中國政改何以不能啟動?」

  對這個問題御用文人給出很多理由和答案。現把答案作一簡介並作出簡要的事實回答。

  其一、中國人素質低論。

  答:錯! 同水平或比中國素質更低的泰、印度、菲律賓都可以。中國素質最低的基層農民可民主選舉,最高水準的大學不能。中國人素質五十多年前比現在要低得多,但卻可全面民主(見《歷史的先聲》),現在反而不能。

  其二、民主與儒家文化不相容論。

  答:錯! 同文同種同素質的臺灣,同是文化圈的韓國日本都可以民主;當然也有不可民主的越、朝。

  其三、民眾要麵包不要民主論。

  答:錯! 現今民主制度和思想的要義是不受傷害。如今佔人口絕大部分的工人農民都自發地反抗黨權的傷害,即是自發地要民主。全世界半數以上國家都民主了,民主後的國家和民眾都不願再復辟專制;在專制國家幾乎都沒有例外地有民眾追求民主的運動,但沒有聽見過民主國家有人搞專制運動;只有專制國家民眾向民主國家偷渡、沒有民主國家民眾向專制國家偷渡。連最反民主的很多高官也把家屬安置到民主國家,自己持有多種民主國家護照。

  其四、民主無用論。

  答:錯! 全世界半數以上國家都民主了,總的來說民主國家的經濟比專制的好;民主國家遠遠比專制國家安定;民主國家的民眾都比專制國家的民眾有尊嚴、有人權、有自由……

  還有很多………

  最重要的一條是:民主與我們的國情不合!

  答:對! 中國之所以不能啟動民主改革的進程,而且確是民主不容於中國的國情!

  這個國情是甚麼?

  它是:黨不准民主!黨禁絕一切民主,把民主扼殺於萌芽狀態中;黨把一切不在黨控制下的民間力量視為顛覆國家的政治敵對勢力,把它消滅於萌芽狀態中;黨壟斷控制國家的一切權力。當國不分,黨即國家,黨不准就是國家不准;所以原本是黨情的「黨不准民主」也就理所當然地變成是國情了,這國情成了中國不能啟動民主進程的最根本的原因。

  現在中國的民主政改已經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阻擋東風者就是共產黨,就是黨不准。只要黨准了,民主政改隨時隨地都可以立即啟動前進。

  其他國家之所以能民主化,正因為它沒有這些中國的國情。

  民眾怎麼樣對付對黨的不准呢?

[]、你「黨不准」,我就民眾抗命

  在中國的國情下,黨就是法、黨大於法,黨不准就是法律禁止。這堛漣靬R指的是人們在共產黨的法外進行抵抗。這就是革命的一種!(絕不能告別革命!)

  黨不准,是黨一廂情願的事,它是有效的。民眾抗命也是民眾一廂情願的事,看來好像是無效的事。但事實是黨的不准是速效的,但也必然是失效的,現正在進入一失效期;民眾抗命是緩進的,它可能在長期間內不見效,但它必然會顯現功效的,現在是它處於生效期間。黨的不准和民眾的合法抗爭、民眾抗命,正在較量中。民眾的合法抗爭、民眾抗命,已經全面採取攻勢;黨在民眾的壓力下,已經全面處於守勢,且在敗退中,敗退的速度正在加速中。

  我這個判斷,無需用甚麼理論作論證,只要拿這一二十年和前一二十年作個比較,看看民眾方面從黨獨佔的權力中取得了多少空間,黨失去了多少實控權力就可以了。

  為甚麼會出現民眾抗命走向勝利的現狀呢?

  因為自由民主人權法治是符合人性的。人的本性是不喜歡別人傷害自己的,人的本性是要做自己的主人的,人的本性是要維護自己的自由、權益和尊嚴的,人的本性是要求別人公平對待自己的。而這些本性只能從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取得,恰好專制卻在本質上要求壓抑和剝奪人的這些本性要求。因而民眾與專制的鬥爭、要求自由民主人權法治是天然的,不可避免的。

  現在黨的不准民主和民眾抗命,正是這種鬥爭的集中表現。這種鬥爭是無所不在無時不在的。

  這種無所不在無時不在的全方位鬥爭,主要表現在如下幾方面。

  1)、意識形態的較量

  意識形態的較量,指的是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思想等現代化觀念和專制獨裁的較量。二十年前黨視自由民主人權法治是資產階級反動的東西,在黨的高壓下成了全民無異議的共識;誰提一下都有罪。但二十年後的今天,自由民主人權法治成了人們斷事判理的準則;雖有異議,但異議已經邊緣化了。世界上第一大反自由民主的專制黨只好偽善地簽署了國際人權公約;連其頭號反自由民主的人物也只好在在全世界人民面前偽善地宣稱自由民主是全人類的共識,其第三號人物也偽善地對外國人說他對自由民主的追求比別人更焦急。

  過去專制獨裁者攻擊美帝的理由是反革命反人民;現在它仍然反美帝,但其所持的理由是美帝違反了人權、民主而行霸。這理由的前提是確認了自由民主人權是行事判理的準則,不再是反動的東西了。

  在大陸,人們在爭論時所持的準則,也不像是過去那樣指別人反黨、反動、反革命、反人民,而是指別人無理。而這所謂理,追其根本就是指自由民主中的公平等原則。

  也就是說,在意識形態的較量中,專制獨裁者失敗了。

  這較量像是無形的,但結果是極顯著的。

  雖則是專制獨裁者失敗了,但是統治者並沒有在權力方面失敗,它還是依照權力本性對異議者、民主人士、法輪功徒、地下教徒、工運領袖等,實行對內暴力戰爭,近者的顯例是抓劉荻等一批異識人士。也進行國際恐怖行動,綁架王炳章就是。所以民眾在意識形態較量中取得的勝利,並未產生根本性的政治實效,它還沒有制止專制者放下屠刀的能力。即是說專制統治者還沒有徹底全面的失敗。我們現在較量的重心,要做到在我們的意識形態面前,令統治者不敢再舉起他們慣用的屠刀。讓他們意識到舉屠刀理虧,理不正則氣不壯,舉刀無力甚至無膽舉刀。

  這較量的結果是大大削弱了黨不准民主的能力,為啟動民主進程減少了阻力。

  民眾與專制者的意識形態較量還沒有完結。

  2)、迫黨在利害面前讓步

  這個迫黨在利害面前讓步,可能要民眾付出慘重代價:例如要三面紅旗餓死幾千萬人後才能讓毛退居幕後,要到農村破產邊緣時才容忍包產到戶,要經濟一塌糊塗到亡國特別是亡黨邊緣時才被迫對民主世界開放。現在應該好一些了,因為共產黨對自由民主世界開放的結果,構成了依賴自由民主世界生存的勢態。國民經濟固然離不開自由民主世界,父權子商中狂刮國家財富得來的錢,也多數存到自由民主國家中,掌權者親屬也多在自由民主國家作預防性避難所。於是乎,面對原本是敵對的自由民主的思想觀念、制度規則的取捨時,權衡利害得失的結果,不得不容忍和接受民主世界的影響,甚至接受其思想觀念、制度規則。但這也是要人們付出忍受其貪污腐敗的代價。

  我們現在的任務是積蓄民間體制外力量,當這些力量大到你黨接受民間的自由民主訴求,則民主生、黨存,反對則民主或者會死,但黨必亡。這時他就會選民主而棄專制了。其實,只要民間有了一定力量,當權者中的比較明智的人或野心家,就會來聯合你以壯大其政治力量,這樣,民主政改就啟動了。

  這堛疑鶬銢O保證獨立於體制外的民眾政治力量,特別是民主革命力量。

  3)、弄假成真

  我在(1)中所談的就是人們常說的和平演變的東西,在和平演變中有一個很突出的現象是弄假成真。

  弄假成真是在民眾抗命或利用黨的偽善中,形成一個事例→前例→慣例→共識的過程。弄假成真在操作上,大多以個案處理的形式進行。民眾抗命的弄假成真的典例,是令公社破產的包產到戶事件,侵佔黨權的基層民間結社,打破黨有一統天下的個體戶變成大資本家等,都是。在惡法統治下作公民抗爭是必然的、必要的、可行的。

  利用黨的偽善弄假成真的典例,是郭羅基告學校黨委侵權事件。請律師打官司也是實例;黨的原意是用律師為公安非法背書,但他偽善地要擺出公正的面孔,於是弄假成真有了現在部分不賣公安法院帳、為當事人辯護的現實。可見在策略上,我們偽善地支持黨的偽善是有必要的。在這堙A真是﹕偽善亦善。

  像今天關注劉荻就是其中一件比較有影響的的個案。弄假成真既可是合法的也可以是非法的,它可以是一件轟動事件,也可以是無聲無息,一直到普遍成事後當人們回頭望時才發現已經變了天。弄假成真令黨的不准民主的施壓無從著力;它無法施用專政工具來把這些活動消滅在萌芽狀態中。

  中共現在搞了很多假自由民主的東西,搞了很多偽善的動作,搞到最後完全有可能弄假成真。中共主觀上當然不想出現這樣的情況,但他們回天乏術。因為國內國外客觀大氣候不准他們逆轉。

  現在專制者及其御用文人普遍有一種時代阿Q症:總是把一些形勢比人強、絕非中共之功、更非其主觀意願的弄假成真的東西,視作是黨的自我改良、是黨的偉大成就。

  現在中國大陸經濟政治思想社會結構,都正在處於大變動或大變動前夜的狀態,給人們提供了更多的機會,把中共不反對或支持或高唱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的偽善行動弄假成真。弄假成真的成本也輕了,成功率也高了。過去在以個案訴求的方式加強自由民主人權的工作做得比較少,今天在這方面工作的條件相對地好一些,加強這方面的工作是必要的。

  弄假成真的特點,是它沒有民主政改之形,但確是以點的方式增加了自由民主人權法治要爭取的內容,這是一種漸進的無形的民主政改。

  4)、筆桿子的任務

  筆桿子要做的,主要的就是上面(1)點所說意識形態較量的事。因為它有一些要說清楚的地方,所以在這堹S別強調一下。

  反抗黨的不准民主、啟動民主政改,是全民的工作。要啟動民主改革,就得在民間的所有方面,各自作戰,互相配合。例如稍富的中產階級要求參政、工農要求應有的權利、民間政治異見團體的訴求、或許會有黨內民主力量的增長、國際的壓力、文明的政治文化經濟的規則的入侵,都是促進政治改革的動力。筆桿子的任務,就是給這些動力所起到的作用,作鼓與呼的工作,使每種力量影響得到傳遞、幅射而加強。

  筆桿子的第二面的工作任務,是做好現代化意識形態的推銷員。把現代文明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思想觀點,向閉塞的大地傳送。在這方面很多人不願做,覺得是老生常談,重復別人的話,了無新意;那些不懷好意的御用文人也以低能、炒冷飯等貶詞,阻止人們對國內人作現代文明的啟蒙、普及、傳播、推廣工作。

  筆桿子的第三方面工作,是和御用文人交鋒。中國儒家文化傳統是學而優則士。今天中國讀書人大多數已被共產黨成功地洗了腦,經過被洗的腦想出來的東西,就與權力機構造謠工廠的產品基本相同;他們客觀上就是起了御用文人的作用,這些當了義務的御用文人還以為自己在獨立思考。有一些鼓吹民主恩賜論的天下第一號驚天動地愚蠢的義務御用文人,還自詡為獨立知識分子。最大問題是今天有很大部分的讀書人是被黨包養起來的,是被黨收買了的沒有了靈魂、沒有了良心、沒有了獨立人格的人。這是受僱的御用文人。今天中國的御用文人之多是史無前例的。站在他們對立面的知識分子就相對弱勢了。這就是為甚麼今天中國文人中反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聲音分貝那麼高的理由所在。從而也說明在中國民間筆桿子與這些御用文人鬥爭之困難。

  與這些御用文人較量,在面向民眾方面,主要是反駁其如上面所說的形形色色的民主不宜論。在政治較量方面,主要是反對唯體制內改良論。現在甚麼告別革命、革命必然導致專制、革命動盪分裂等理論甚囂塵上。還有一些自稱為獨立知識分子者,驚天動地愚蠢地提出民主恩賜論,明是拾人唾液還自誇是原創。這些理論的要害是保共改良、保專制改良。

  要注意的是反對唯體制內改良觀點,不是反對改良;反對唯體制內改良,不等於要提倡唯革命觀點。

  一句話,筆桿子的任務就是在意識形態上為民主政改積蓄力量,在理論上掃除傳統累積的和現今由黨及其御用文人加強了的專制獨裁所設的反民主觀念的阻礙,為民主政改開路。

  黨不准民主,我們不能等待黨良心發現恩賜民主;我們要靠自已的努力和力量。你不准,我就非要你准不可!這就要我們做很多的民主革命工作。我認為這些民主革命,工作主要是上面所講的一些工作。

3/9/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