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不知中華文化真可悲

中共黨史就是消滅中華文化的歷史

 

編者按︰這是一個老共產黨員的深沉反思,值得一讀,值得深思……

 

一、一個中國人不知《中華文化》的精髓實在可悲

  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在大陸活了一輩子,竟然對《中華文化》的精神體系的孔子《論語》不甚了了,真是可悲得很。

  記得小的時候,那還是在日本統治下的東北,當時我入讀的是《洋學堂》,因此不像南方在國民黨統治下的城鄉同齡人,有幸讀到《四書五經》。

  但是,當時我家週邊的鄉鎮還有許多中國人辦的私塾小學,那裡總是有一大群小孩子,每天「之呼者也」地背誦《論語》。我雖然很羨慕他們,但家裡希望我去讀日本學校,能夠在日本社會裡混口飯吃。雖然我從幼就知道中國人的祖宗還有個孔老夫子和《論語》;但講些甚麼,我是一點也不知道。如果說知道一點點,也就是有關忠孝仁愛,修身、齊家、治國等一些膚淺的概念而已。這就是當時我作為一個中國人對祖先中華文化僅有的一點知識。雖然我當時是在日本統治下作「亡國奴」,但也還是知道一點孔子的故事。在日本人的小學裡,有一門「修身課」(相當於中共的「政治課」,也還是學了一些有關中國古代聖賢人物的故事。至於他在中華文化中有甚麼地位和價值,與我有甚麼關係,則是不清楚的。當時,關內的人叫中國人。我們不屬於中國人,所以聽孔子,也是當外國古代故事來聽的。這大概應是作為一個中國人的悲哀了。

二、不知孔孟之學是中國人的悲哀

  一九四五年「815」日本投降了,家鄉解放了。蘇軍按史達林旨意,表面上雖與國民黨有同盟條約,但暗中卻支持共產黨。我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秘密加入了共產黨。從那以後,在共產黨的隊伍裡,確實學了不少東西,得了不少鍛煉;但中國的傳統文化是甚麼?孔孟之道是甚麼?也是全然的無知。共產黨傳輸的完全是「馬列」的一套新的「革命學說」,從不談甚麼孔孟之道,便以為這「馬列」才是受苦受難的中國得救的「法寶」,史達林更是我們的大救星,對當時蘇軍還特別有感情︰蘇軍是四五年822日從日本人手裡解放了我們家鄉,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我還熱心地從事了「中蘇友協」的活動,那時我才十六七歲。過去是日本治下的「良民」,家裡大人不敢告訴我們是中國人。但現在是在中共隊伍裡的中國人了,這個中國人不當「亡國奴」了,卻由於中共的啟蒙,對列寧、史達林崇拜的不得了,沒有他們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毛澤東,就沒有我們窮人的解放。當時又加勁地學俄語,好像這是為了解救全世界受苦受難的勞苦大眾所需要。當然,對於中國,就有無窮的不知道的事想知道。於是南征北戰十年後,就在五十年代中期,利用了當時的機會,脫了軍裝,考上了某重點大學的歷史系。大學圖書館有幾十萬冊中外歷史藏書,徹底打開了我的眼界。不是在課堂,而是通過圖書館,總算從頭到尾地知道了古今中外的歷史是怎麼一回事?中國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在課堂裡中國現代史卻被中共完全歪曲了,最讓書看得多的同學不能接受的是,完全否認了國民黨在抗日中的主力軍作用和巨大犧牲的事實,五七年他們也都被打成右派)當然,這時我也讀了不少古代的經典文獻,對老子、孔子、孟子、莊子、荀子等等先秦諸子百家的經典,才有了一些對於「中華文化」的了解。在大學裡,因為手裡有調幹津貼,我基本上把錢都花在買這些古書上,那時線裝書也很多,舊書店裡很多很便宜。但是由於正統教育的潮流影響,並沒有從中學到甚麼有益的思想理念。甚至,很多書還沒有看,就抱著批判的態度。自己是中國人,但對於中華古代文獻,大多是只當作古漢語文言來欣賞,根本談不上對中華的精神文化遺產有甚麼實質性的發掘,更談不上如何地繼承。作一個中國人,也算是一個歷史系大學生的悲哀。

三、孔孟之學是「中華文化」的精神核心

  去年我又通過朋友借來了本地「一貫道」贈閱的《學庸論語》(大學、中庸、論語為三書,再加上《孟子》為《四書五經》中的四書。當時還不知道互聯網裡有大量的先秦諸子百家等古代中國文獻),再次讀到這些書時,才真正與自己的心靈溝通上了。《論語》是孔子的「述而不作」的書,是他的眾弟子根據孔子平日言論而整理出來的中國古代聖賢之言的經典。這是「中華民族」兩千多年中最重要的精神文化遺產。否定了他們,事實上也就否定了「中華文化」的存在。而中共正是在其主要方面否定了他們。這大概將是中共最後必然滅亡的文化根源。為甚麼這樣說呢?因為「中華文化思想」已根深蒂固地紮根在中國人的靈魂裡,中共妄想用西洋「馬列」來改造中國,消滅「中華文化」真是太不懂得「中華文化」的「偉大」和「深厚」了。其結果必然是處處碰壁,直到最後自我毀滅。歷史正一步步證明了這一點。中共建黨八十年歷史,是一部一步步消滅「中華文化」的歷史,不但大規模地毀滅中華古代文獻,而且迫害和消滅所有的具有中華色彩的精英(老幾代的和隨後新產生的幾代中華精英)

四、孔子思想早已滲入中國()人的骨髓

  非常明顯,雖然在中國大陸,官方從來不提倡學孔孟的書,而且還經常地批判。但大陸的老百姓們,自有他們自己的傳統教養。在他們的日常用語中,不少名言警句都是來自《論語》等《四書》及《五經》(詩、書、禮、易、春秋)之中。孔夫子之言,早已是一代一代,從民間口耳相傳深入民心,成為中國人民為人處事的道德倫理規範。如有些常用的口頭語。「君子敬而無失,舉人恭而有禮,四海之內,皆兄弟也」,「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道聽途說」,「患得患失」,「死生有命,富貴在天」,「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三人行,必有我師」,「小不忍則亂大謀」,「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既來之則安之」,「君子成人之美」等等,以及有關忠孝禮智信等深入民心的名言警句,很多很多都出自《論語》,現代中國人,都是應當「學而時習之」的。當然,書中有糟粕,從孔孟原始言論來看,主要的不是糟粕,而多是後來的統治者,為了有利自己的專制統治而一朝一朝的篡改,甚至走極端造成的。其最初作偽者,就是在西漢初年的丞相董仲舒提出的「罷黜百家,獨尊儒術」開始的。之後,一步步使孔學變成「儒教」,成為統治人民的八股、教條和工具。大男子主義、歧視婦女、忠君、奴才意識,以及搞八股、師承(不能超過前人),還有甚麼「三綱五常」的統治者官家解釋,對自己有用的加以極端,歪曲了孔子最早的一些樸素愛民的思想,變成了封殺人民思想的精神枷鎖,也就成了中國封建專制黑暗社會延續兩千多年的重要原因。

五、儒家學說不等於孔孟之學

  這次再讀孔子的《論語》,使我發現,要發揚「中華文化」的優良精神道德傳統,應當以孔子的原汁原味為依據。後世統治者中的大「知識分子」們,把孔子的說學演變成專對統治者有利的「儒教」,實在是中國文化史的悲劇。發揚「中華文化」,把孔孟之學與儒教相區別,行之不過度,不極端;忠而不愚,孝而有智,禮而有度,有哪一件不適合今日之中華民族呢?六七十歲以上的老人,都能從大陸今日人民百姓的「德性」與一九四九年前中國人的道德操守狀況相對比之中,強烈地感覺到,中共對「中華文化」徹底摧殘和破壞的可怕和危害。目前,中國大陸社會的道德普遍墮落,人倫喪盡,真善美與假醜惡的大顛倒,就是中共摧殘孔孟之學,砸亂「中華文化」精髓的主要結果。當然,即使如此,孔孟的中華文化之根並沒有在民心中完全消失,表面沒有不等於心裡沒有。中國人對馬列中共的一次次反叛(所謂自由化也好,反貪反腐敗也好),實質上,就是一次次中華文化的「復興」,包括近幾年大陸的法輪功、中功等現象。雖然他們並沒有提出「中華文化復興」問題,但他們的頑強不屈,其本質就是在復興中華文化。因為人們已徹底看清了中共馬列毛的欺騙性和對人民的殘忍性,完全失去了中華道統。諾大一個中國,在中華道統方面,竟然遠遠不如馬來西亞、新加坡、香港、南韓、日本,更不如臺灣。中共打著中國人的旗號,甚至藉民族主義來絡籠和迷惑青年和一些糊塗的老人,但販賣的還是行之不通的「馬列」,使中國成了失去了「中華魂」的中國。十三億中國人正處在迷途之中,並在迷途中經過五十年受騙,如今已經覺醒。

六、世界萬物歸一,才是人類和平之源

  孔孟之學對中國人民有甚麼用呢?孔孟之學究竟有甚麼優秀呢?通過國父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理念,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出來。他是基督徒,把西方「基督文明」的核心----人權、自由、民主、平等、博愛與中華文明結合為一。他的民主、民權、民生和他提出的「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八德;他提出的「天下為公」、「世界大同」,不都是孔夫子的「四海之內皆兄弟」和基督的人類皆是上帝之子,天下皆兄弟姊妹,生來平等,具有自由意志的理想結合嗎?中共把孔子的「天下為公」變成一黨之私,把「中庸」、「仁愛」變成「鬥爭哲學」;把「信」變成「謊言世界」;把公平正義變成人情世故後門成風;把仁政變成暴政;把孔子的人人平等變成特權至上,人分九等;把孔子的自由思想變成言論專政打壓封殺;把孔子的「忠」搞成盲目崇拜、逆我者亡和不忠於職守、違法亂紀、翫忽職守;把「孝」變成不認爹娘,為了愛毛而逼死父母、鬥爭父母、斷絕父母之情,在大陸不是比比皆是嗎;把溫良恭儉讓變成不仁不義不信互相敵對。把「四海之內皆兄弟」變成民族主義膨脹,把「禮儀之邦」變成蠻不講理,強加於人。子曰︰「愛人,知人」,「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中共則諱疾忌醫,視善言為惡語,最喜歡鎮壓和封殺。這些哪有一點中華人的道統?把中國人變成沒有「中華魂」的中國人。以上所說只是中共的一廂情願和他的罪惡用心,實際上孔子的思想,中華人的祖傳道統,早就浸入華人的靈魂。雖然在中共的大中小學的教科書裡把中華道統排除在外,在民間卻是無法除盡的。現代的中國人總是苦難不絕。趕走了「鬼子」來了「狼」。孔子信天(應當是指上帝),通道,他說道是人須庾不能離開的,就在你的週圍。信「地」,愛世人,為世人;基督,是上帝之子,世人的朋友,人人平等,天賦人權,自由意志,「愛」撒「人間」,從罪中拯救一切人類。如果說孔子《論語》重在一個「地」,講人生之道,但他是要造就一個「天人合一」的人間世界;《聖經》重在上帝,宣告神的旨意,最終是要造就出一個神人合一的人類社會------新耶路撒冷。從中外人生「天書」------《聖經》、《論語》來看,不論講天,不論講地,都是要達到陰陽合一,萬物歸一,宇宙歸一,天地合一,天人合一,人神合一,人類歸一。這個一就是初,就是始,就是源,就是祖,就是老子的「道」,就是孔子的「天」,就是耶酥的「上帝」,就是「神」。神就是愛,就是華人心中的「老天爺」(並非物質的偶像,而是冥冥之中的一種力量,無形而客觀存在的大能)。這難道不正是人間「滄桑正道」嗎?

七、中西融合的「三民主義」才能救中國

  臺灣堅定不移地持守國父孫先生的「三民主義」(核心是民權人權,講民族也是以人權為核心的民族共和,民族平等)理念,如今經過五十年,經濟騰飛,自由、民主、人權、平等、博愛充滿社會人間,把中華文化中的優良者發揚光大,造福了人間。人民生活富裕,精神道德不斷升華,人間友愛和諧。這正是「中華文化」由「三民主義」發揚光大,世界文化融合歸一的結果。兩千多年來時而以「亂,鬥,恨,分」為宗的中國人,如今在臺灣,人民成了真正的主人,實現了總統直選,近百年的老「國民黨」竟不用一槍一炮,由人民一人一票做了決定,平平安安下了台,下台的還向上台的表示祝賀。這是何等驚天動地的大事?這一切都是從哪裡來的呢?答案不是很清楚的嗎?今日的中華文化之魂不在大陸,而在臺灣。我不是說臺灣甚麼都好,我是說社會的文化主流,道德主流。

八、否定孔子就否定了中華文化

  如此,我才明白了,為甚麼當年在民主與專制撕殺最烈的「五四」新文化運動時期,即使是追求現代思想最激進的民主鬥士們,提出的也只是「打倒孔家店,救出孔夫子」口號的真諦;而不是後世那些反「中華文化」的中共叛逆者們,採取了全面否定打倒孔老夫子的態度。想消滅孔子和他的思想,就是想毀滅「中華文化」。這應是很清楚的邏輯結論。中共幾十年來,用根本不適合中國文化傳統的西方落後思想「馬列」改造中國人,想把中國人改造成沒有中國人靈魂的中國人,失去了中華內涵的中國人。中共不會成功,必然像七百年前「蒙元皇朝」和九十年前「滿清皇朝」,最終都要融化在中華文化海洋中,不是為中華文化所戰勝,就是為中華文化所拋棄。

九、臺灣經驗是中國大陸民主追求的榜樣

  臺灣的實踐經驗,具有全世界華人(包括大陸十三億人)的未來理想追求的現實意義。都是華人,臺灣能實現的,大陸中國也應當是完全能實現的。「馬列理論」是要消滅中華文化,是搞「階級鬥爭」的分裂哲學,是殺人鬥人整人的「災難哲學」,是「中華文化」和「基督文化」最兇惡的反叛和破壞者。臺灣問題絕不是統獨問題之爭,而是復興還是消滅中華文化之爭。目前海外有一小批被中共統戰收買誘姦又自作多情的商人,搞甚麼「和平統一中國」的騙局,又是開會又是通電,在全世界造勢,製造假像,欺騙輿論。這明明是中共兩手中的一手,公開武力恫嚇和暗中陰謀拉攏收買,無所不用其極。這些沒有深受中共之害的「中華人」,以為對兩岸和平作了甚麼好事。你們可知道?你的呼號成功之日,就是你作為「中華人」開始變成「馬列」徒子徒孫之日,如果不服,必置於死地而後快。中共五十年統治史,幾乎是每天都證明這一事實。最近以來,剛下台的國民黨,不首先閉門思過,棄舊圖新,整日在幹出一些讓中共「漁翁得利」的鬧劇,真是不知是被哪一個中共的特工(賴星昌乎?姬勝德乎?)搞混了頭,十分值得警醒。臺灣民主是全世界華人(包括十三億大陸人)最寶貴的共同財富,應十分珍惜和護佑,以便有朝一日,把臺灣民主政治推及全大陸。當今你有本事,讓中山先生的理念在大陸全面實現(中共至今還是掛著孫先生像);你有本事讓中共認同,要救中國只有「驅除馬列,恢復中華」,只有如此才能談統一。那才是九十年老黨應全力以赴的大事。全世界華人,包括大陸中國全體華人,現在當務之急是萬眾一心,為「復興中華文化」而團結奮鬥,一切倒行逆施者,必將受到歷史的懲罰,如當年千千萬萬為中共賣命最後怨死者一樣,去愧對你們的子孫吧       2000/12/15第六次修改稿

(上接第136頁)

江澤民既然默許他與毛、鄧同列的「三代核心」油畫在大陸四外張揚,那麼讓他的「創新理論」、「三個代表」小冊子發行天下,就不足為奇了。

與時俱進和與權俱進

江澤民說「三個代表」的理論創新是「與時俱進」,此話頗有道理,不過應加一句,它也是與「權」俱進的。

  不少評論曾指出,「代表先進生產力」論中有一點含義,江澤民是為吸收資本家入黨,擴大黨的階級基礎,修改黨的性質,並為已成暴發戶的太子黨大開入黨之門,並晉升其中被認為政治可靠者到黨、政領導層,通過十六大這場大秀,確實證明資本家也已經名正言順地當上黨代表大會的正式代表了。而江氏這一論不愧為「與時俱進」  

因為,改革開放中,私、民營企業、個體戶(微型私企)發展神速,據大陸工商聯反映,到2001年末已達203萬多戶,就業人員27263萬人,年產值1萬9636億元人民幣,占國民經濟年生產總值20.46%,占全國零售額達47.1%。2002年私營經濟又有較大的增長,消息說,去年它的年產值已超過大陸國民經濟一年總產值的四成。當它更壯大更成熟,並出現大批政治視野開闊、又有組織力的資方人員,民主自由訴求也會隨之增長,那將成為中共在政治競爭中強而有力的對手,甚至發展到會威脅現政權的安危。中共有見及此,早些年已秘密在私營企業建立它的基層組織,發展黨員,其中也有新興資本家。當已成事實才予以公開。據說目前私營企業中的黨組織已達十萬個。在這樣前提下,江澤民以「三個代表」的理論去肯定它,並列入黨章以鞏固它,其目的的就是要通過間接的途徑去控制私營經濟。此外,另兩個「代表」,也是為了在新時期新形勢中加強對文化界和政府系統的控制。正如有的評論指出,江澤民通過「三個代表」論,有意加強中共同經濟、文化、政治三方面所謂「精英」人物結盟,同時加強對這三條戰線的控制力,以維護中共一黨專政。因此說「三個代表」也就是「三大控制」,是「與時俱進」也是「與權俱進」。但這並非江氏的創舉。中共建黨初期加入國民黨,抗日時期與國民黨第二次結盟,亦是以上所述兩種「俱進」的生動表現。不同的是,上兩次是為了「奪權」,眼前是為了「固權」。既固中共的權,也固江氏「大袍哥」的權,不論是顯形還是隱形,不論是眼前還是長遠。從這點看,江澤民倒還有點深謀遠慮。但大陸未來的發展,是否會依照他所想的軌跡而去,那就有待拭目以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