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革命史記實

同心救國與八年黨禁

蕺 山

一、八年「黨禁」的起因

  加拿大華僑成立同盟會以後,由於清庭尚在,為了避免引起外交糾紛,一直以秘密方式進行活動,加以當時在加國原有洪門致公堂組織,該組織已向加國以民間團體登記,併有部份致公堂成員加入了同盟會,為了避免招致洪門會員中之頑固派反感,同盟會之活動一直以致公堂名義進行。

  當時在加國領導同盟會工作之支部長馮自由(註一)同志,復趁中華會館改選之際。囑同盟會員參加競選。結果有劉儒 ,楊芳,司徒錫等十二人及既為同盟會員又為致公堂會員之黃樹球等四人當選,於是中華會館己變相為同盟會之活動社團。

  辛亥五月,國父在舊金山組織洪門籌餉局,令同盟會會員一律加入洪門致公堂,至此加拿大洪門致公堂與同盟會合作無間,共同為革命而奮鬥,彼此甚為相得,為此,同盟會在中華民國未成立前,一直為秘密組織,由於各項活動以宣傳和支援祖國革命為中心,並沒有違反加國法律和社會秩序,故加國政府也從未對同盟會之活動有所查禁。

  武昌起義成功,中華民國誕生,同盟會益形發展,會員增加到五百餘人,改組為國民黨後,乃轉為公開組織,設黨部於雲高華(溫哥華)及域多利兩埠,在各埠分設分部的,計有二埠,列必珠,卡枝利,雷振打,舞士阻,沙士加寸,點問頓,尾利慎血,溫比利,始路,柯京,穩梳,都朗度,滿地可,宛尼辟,卡比利等十六處,黨員增至三千餘人。

  民國二年二次革命失敗,國內各地皆為袁世凱及新興軍閥所盤踞,國民黨之忠貞同志多出亡海外,國父派夏仲民,馬超俊來加發展黨務,其時袁世凱悍然下令解散國民黨,另一面袁世凱又鑒於滿清政府的傾覆,是由國民黨在海外有組織的結集華僑中仁人志士,參加革命使然,故對國民黨之海外力量,視為心腹之患,於是利用其所僭奪之政權,以外交手段要求各國政府,禁止國民黨在各國之活動,各國政府多置之不理,而加拿大當時為英國之殖民地,一切與我國之外交工作由英國駐華公使決定,因為誤信英國駐華公使館徇袁之要求,而下令禁止國民黨在加拿大各地的公開活動,但除了一紙公文和封閉各黨部辦公處外,並無任何查操,捕人之行為,國民黨之各項活動,祇要不以國民黨出面,仍照常進行,就是從公開活動再回復到同盟會時代的秘密方式進行而已,但是自國民黨公開活動以後,與洪門致公堂分了家,同時發生一定之糾紛,加上少數投機黨員作倀,使黨不無帶來若干困擾,在此內外維艱的時期,看起來是黨的艱鉅時期,但時窮節乃見,這項「黨禁」也為同志們對黨的忠貞作了一次考驗,大浪淘沙,使我們加拿大的黨員隊伍更純潔了!對反對袁世凱的活動亦更加積極了。

二、「黨禁」期間國民黨的「同心救國」活動

  黨禁開始,全加各地之國民黨分部,對外公開名稱紛紛改頭換面,以中華會館,慈善團體,戲劇社,圖書館名義進行活動,其中如都朗度之醒華週報社每星期天刊出大幅壁報,張貼於華埠,指斥袁逆野心日熾,國運日厄,大聲疾呼,喚醒僑胞(該報經林森同志轉請國父津貼全副鉛字,黨禁後出版醒華日報成為美洲東部最大華文日報,黃季陸,程天放,賴璉均為國父親派至該報之總編輯),又如域多利之「民聲閱書報社」及「中華青年會」則是域多利黨部之出面組織,以灌輸三民主義,培養黨員為中心,因此在黨禁期間,黨在組織上發展黨員受到牽制,但在反袁工作上則反而如火如荼,毫不有損。

  民國三年,國民黨改為中華革命黨,因其時加國各地黨部在黨禁期中,不能公開活動,故其名稱未予更動,民國四年袁世凱稱帝,並改次年為「洪憲」元年,加國黨員聞訊,深為憤怒,為了回國討袁,在全加各地紛紛組織軍事社,訓練軍事人材,該年秋,雲高華,點問頓,沙士加寸,列必珠,域多利各埠,在夏仲民,胡漢賢,蔡鶴鵬,李銳軍,李宜民的領導下訓練新軍,同時在域多利斯解磨,沙士加寸兩地成立航空隊,夏仲民,胡漢賢等十餘人參加了學習,在加的國民黨員都有家室,職業,現在為了救國,都放棄了自己的事業,家庭,獻身黨國了。

  民國五年一月一日,袁世凱自稱皇帝,改元「洪憲」,其時各地軍事社成立業已六七個月,於是聯合各地學習軍事之同志組織「華僑敢死先鋒隊」於雲高華,由李宜民為教官,夏仲民為團長,參加人數二百一十人,分為三個大隊,第一隊由蔡鶴鵬為隊長,第二隊由黃伯度為隊長,第三隊由伍橫貫李銳軍為隊長,整裝待發,回國討袁。

  此時國父正在日本主持討袁佈署,夏仲民於二月中旬隻身先往日本,請示國父如何與國內同志聯絡,三月,義勇軍分兩批前往日本,四月上旬全體義勇軍到達日本橫濱,承國父親自召見,駐於橫濱山下町七十二番聯義會,計劃直返上海與陳英士部會合,但由於無法直入上海,滯留月餘,五月十八日得陳英士被袁逆黨羽暗殺,義勇軍更加憤怒,但又不能立刻徑入國內興師問罪,至為焦急。到五月底,終於和當時駐守山東濰縣之居正部取得聯繫,正準備前往青島之際,袁逆暴斃,舉國歡躍,國父特由東京前來橫濱召開全體義勇軍會議,指示全軍趕程往山東,以肅清袁逆餘孽,六月中旬義勇軍到達濰縣,編入曲同豐部,義勇軍總人數為二百八十人,加拿大占二百十人,其他為美國華僑四十餘人,南洋華僑十餘人。同時在濰縣成立了華僑飛行隊,由日本人生野大郎為教練,有馬超俊,胡漢賢等十餘人參加。(註二)

  袁逆死後黎元洪繼任總統,國父由日本返國,在上海發表規復約法宣言,華僑義勇隊己完成歷史任務,宣佈解散,一部份隨國父於上海任侍衛,一部份赴廣州籌備護法運動。(註三)

  在討袁之役。加拿大華僑除請纓殺敵外。捐助經費為數可觀,計加,美兩國華僑共匯交日本討袁總部日幣一百三十餘萬元。

三、都朗度總分部成立與「同心救國」匾額頒發經過

  都朗度(今譯多倫多)於民國前一年成立同盟會支部,胡漢明與司徒懷漢兩位同志首先參加,並以兩人合營之洗衣店作為會址,胡漢明冒險犯難,發動僑胞加盟,本人更負起全部會務,當選為都朗度分會臨時會長,民國成立,改組為國民黨,並於十一月十六日奉命改稱為國民黨都朗度分部,開始公開活動。

  民國四年三月美洲支部部長林森同志(曾任國民政府主席十二年)偕同黃伯燿同志到都視察,決定依照「國民黨美洲支部施行各埠分部通則」第十五條「各埠分部如有與鄰近小埠之機關聯屬者,其對於此等機關得稱為總分部」,指導度朗度分部改組為總分部,民國四年七月,美洲支部於三藩市舉行第一次全美懇親大會。到民國五年改稱為中國國民黨美洲總支部(註四),六月六日,袁逆暴斃,加拿大政府雖未撤消「黨禁」令,但已不再對國民黨任何活動有所干預,六月廿九日,也正是華僑義勇隊進駐山東之際。由國民黨美洲總支部給予都朗度總分部註冊證書,證書之全文為「今查有英屬國加拿大安且由省都朗度埠國民黨總分部成立於中華民國元年十一月十六日照章準予註冊合給證書承認為本黨同一團體務期恪守黨章共圖發達此証中國國民黨美洲總支部給中華民國五年六月念九日」(註五)。同時由美洲總支部部長林森頒來國父親書「同心救國」匾額一方。由總分部部長趙衛平(註六)同志恭接,按照當時環境和情勢,國父用這句話頒給我們的前輩,應該是可以稱當之無愧,也是國父對都朗度分部同志的勉勵,此匾一直恭懸於分部之大禮堂,作為全體同志的座右銘

  由於總分部負起輔導加東地區黨務之責,在此期間先後指導加東各地發展組織,除輔導己成立之滿地可,柯京,穩梳等己有之分部外,並成立了b架夥,波蘭佛,和崙,夥偉林,吉陣拿,稿路,曬寧等七個分部,和尼那市,升卡頓,且砧等三個通訊處。加上域多利,溫地辟各分部在加西的發展,在全加有黨的分部四十餘處,黨員達八千餘人,民國六年國父派陳樹人來加,擔任總幹事,直屬中央指導,至此,全加黨務工作脫離美洲總支部的督導了。

在「黨禁」期中,民國八年夏,都城總支部召開加東各分部第一次懇親大會,加東黨務為之振奮,「黨禁」解除後於民國十二年十月七日,在總分部召開加東各分部第二次懇親大會,本黨駐美外交專員馬素,美洲總支部理事會總幹事劉蘆隱蒞會指導,俟至民國十七年加東分部成立後,都城總分部的總字取消,正式正名為「中國國民黨駐都朗度(今譯多倫多)分部」,而為海外黨部的第三級組織。

四、湯化龍之死與「黨禁」再起

  民國五年以後,「黨禁」己成俱文,各項黨的活動基本恢復,由於國民黨(國內稱中華革命黨)在國內外深得人心,加國同志同樣得到了人們的尊重,各地黨部也恢復活動。實際上「黨禁」己結朿。

  民國七年九月一日,北洋政客湯化龍由美再返加拿大,擬趁船返國,偕雲埠領事王麟閣至域多利,應僑商宴於敘馨樓,散席後,步入唐人街,即被國民黨員王昌刺殺斃命,王也自殺成仁。事後加拿大治安當局搜查域多利國民黨黨部,總幹事陳樹人被捕,但搜查結果毫無所獲,繼而重申「黨禁」,在全加各埠進行搜查,各埠之黨務負責人多被以莫須有罪名入獄,都城之分部長趙衛平,及何夢齡,何立敬等三人被拘,經過在外之同志向加國政府訴訟,到民國八年各地受害之同志方先後出獄。

  其實王昌行刺湯化龍,事前並未向黨請示,係王之個人行為,王於行刺之前一日,曾往趙璧池所開之麗真照相館拍照,以留紀念,可見王之決心。

  王昌與湯化龍並不相識,更無個人恩怨可言,所以要殺湯可以肯定是政治原因,據「美洲華僑通鑑」所載。稱湯出國是為袁逆借款。此說不妥,民國七年,袁逆早已死亡,借款之說又如何立足。

  關於王昌殺湯化龍之原因。實應從湯之政歷分析:湯化龍,湖北蘄水人,光緒甲辰進士,後入日本法政大學讀書,但未加入同盟會,宣統二年歸國,任湖北省諮議局長,武昌起義,由湯勸說黎元洪都督參加革命,並為黎之總參議。民國成立。黃興任陸軍部長,湯為黃之秘書長。與國民黨合作無間,袁世凱為總統,湯任教育總長,當時袁製定國歌。歌詞充滿皇帝氣氛,湯拂袖而去,可說明湯並非袁之走狗,袁死後,黎元洪任大總統,湯任內政部長。黎下野後,湯亦離職,閒居北京,三個月後。始出國遊歷。由日本,到加拿大,轉美國游歷,九月一日再返加,抵雲高華轉域多利。擬趁輪返國。在唐人街為王昌所殺,湯未入國民黨,民國前與梁啟超友善。為立憲派。民初為民主黨鉅首,後與黎元洪之共和黨合併,為進步黨黨人。

  從湯的政歷看,湯雖反對帝制,但是一個見風轉舵之投機政客,湯在游歷期間,到處對華僑發表公開演說。提出以政權代替國家,反對黨的組織,以圖削弱國民黨在海外之力量,正如目前民進黨政府僑委所搞之「全盟」提出超黨派。跨主義的錯誤說法。以削弱僑胞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決心性質相同,現在摘錄湯在七月十六日,初次到加時在域多利華僑學校之演說;「雖然愛國事業本無止境,首貴其團體蓄有實力,愈大愈佳,愈眾愈厚,若於愛國團體內,而橫生黨派。使其奮鬥力薄弱,不用於對外,而用於對內,則最為可惜,諸君在求學時期及將來出身經營事業,望將鄙人不可橫生黨派之議論,仔細思量,並努力求學問,以謀吾國國際貿易之發達,此尤鄙人所最希望者。」(註七)這種以希望擴大國際貿易為名。而使人脫離政治,以軟刀子對向國民黨的宣傳,豈是一個血氣方剛的青年忠貞同志所能容忍?王昌之所以會殺湯之理由也即在此。王之遺體,由陳樹人等運回中國,卜葬於廣州百子路紅花崗之側,以黨國烈士視之。

  「黨禁」再起,來勢較猛,但為時較短,加國各埠之黨部也再以慈善團體。劇社。書報社出面活動。民國八年十月十日,國父宣佈改組中華革命黨為中國國民黨。民國十年駐加拿大總支部召開全加第二次代表大會後,黨的活動全部恢復。

  所謂「八年黨禁」也就此結朿。

註一:馮自由:原名懋龍父馮鏡如,叔馮紫珊均橫濱興中會員,馮自由也同時入會,時僅十四歲,後馮鏡如去上海任康梁的廣智書局經理,馮紫珊又出任保皇會橫濱分會長,但馮自由則忠實於國父,他在東京高等大同學校讀書時,代理校長麥夢華,尊康秶梁之意,不許學生提自由二字,憤而改名自由。並創辦「開智錄」與康梁之「清議報」對壘,並組織「以民族主義為宗旨,以破壞主義為目的」的青年會,先後組織「拒俄義勇隊」,「軍國民教育會」,到乙己年六月二十八日。全體同志加入了同盟會。與香港殷商李煜堂之女自平結婚後,任香港同盟會會長,民國前二年應洪門之請,來雲高華主持大漢報,同時招致同盟會會員,是年冬電請國父來加發動募款。為加拿大首任同盟會會長,民國成立後回國,任稽勳局局長,民國十三年護黨一役,頗著勞績,及後不問政治,專心著作,民國四十四年病歿於臺灣。
(以下注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