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自由論壇 專欄

人民戰爭的神話破滅與再起

王思漢

  美國對伊拉克的戰役已經接近尾聲。縱觀整個戰爭,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胡森政權兵敗如山倒。所謂的共和國衛隊精銳也不過是如此不堪一擊。但是在還沒有開戰之初,全世界的輿論都在觀察及猜測美軍會有重大傷亡,會陷於伊拉克人民戰爭的泥沼之中,美國會面臨整個阿拉伯及伊斯蘭回教世界的反抗而遭致如越戰一般的慘敗。但是事實的結果卻讓那些專家學者及幸災樂禍的法國、德國、俄羅斯及蛇鼠兩端的北京馬列政府跌破眼鏡。胡森在這場實力懸殊的戰爭中還妄想要師法毛澤東及越共的“人民戰爭”,來擊敗美國,結果以慘敗收場,可見他的愚昧無知及昏庸自負。

  中共及其同路人所津津樂道的所謂人民戰爭,說穿了就是人命戰爭。就是不惜犧牲大量無辜人民的性命來消耗敵人的彈藥及火力。換句話說,就是驅使人民當炮灰。在國共內戰時期,共軍用的人海戰術就是一例。他們在所謂的根據地,也就是“老解放區”,強迫動員無知的農民參軍,不經訓練就派上前線,有些連槍都沒有,只拿兩顆手榴彈,有些只拿鐵絲剪或大棉被,然后被共軍正規部隊押向前沖鋒,未等到他們沖到國軍陣地前,大部分已經死於炮火之下,少數僥幸的能迫近敵陣丟上幾個手榴彈,通常也要賠上自己的性命。這種極端殘忍的戰術之所以能夠湊效,主要是由於對手是同為中國人的國軍,往往不忍對手無寸鐵的同胞開槍,所以在戰場上處處摯肘處處吃虧。 (就像此次美軍面對伊拉克軍隊假裝平民毫無防備,結果便吃了虧)。反之,不行仁政的共軍沒有這層顧慮,他們就是要用人命的代價來抵消國軍裝備的優勢,甚至利用大量的人民傷亡來發動輿論攻勢,在各大城市發起反國民政府的示威游行及暴動來助長聲勢,將造成人民傷亡的責任推卸到國民政府頭上。這是一石二鳥之詭計,十分陰險毒辣。目的在爭取國際輿論(尤其是美國的)倒向他們那邊,再加上國內的所謂自由民主派人士推波助瀾,國內各大校園一片對政府口誅筆伐相交指責之聲,這一來,國民政府慌了手腳,種種戰后重建的計劃及行政措施都無法進行,不但打擊了政府的信譽,更打擊了經濟,而且直接影響到前線官兵的士氣。最后導致戰場的主客易勢,局勢逆轉,國民政府不得不含恨退出大陸。然而天下事沒有哪樣一成不變的。同樣的戰術,當用在異國之間的戰爭時就沒有那末好使了。五十年代初,當彭德懷意氣風發領“抗美援朝”百萬大軍進攻韓國時,他發現美軍的飛機大炮不長眼睛,也不會對“人民志愿軍”手軟。所以傷亡之慘重出乎他意料之外。毛澤東自詡戰無不勝的人海戰術好像不靈了。

  這次的美伊之戰,胡森不知道是被西方反戰媒體吹捧得昏了頭腦,還是思路閉塞冥頑不靈, 居然還在迷信五十年代的戰術,要靠毛澤東的戰術指導進行所謂的人民戰爭。說甚麼誘敵深入,然后用口袋戰術包圍,屆時傾其精銳的共和國衛隊及烈士旅民兵游擊隊將英美聯軍殲滅於革命群眾的汪洋大海之中。結果呢,除了那幾個比巴解數目還少的人肉炸彈為他作了炮灰,靠零星的民兵游擊隊蜻蜓點水式的攻擊,不但沒能把聯軍淹沒,反而適得其反,導致敵軍長驅直入首都,他自己落荒而逃。他也不想想,現代的美國怎麼能跟二次大戰后疲累不堪的中國政府相比。他昧於現實,不知現代的軍事科技已經進入精確制導的信息戰時代,而戰術思維也跟走向三維空間的整體戰略。沒有制空權的地面部隊只有挨打的份。而粗躁的人民戰爭思維只適用於長茅大刀及小米加步槍的時代。即便有外界阿拉伯的輿論幫忙,多行不義的他要進行人民戰爭,伊拉克人民卻不買賬,反而單食壺漿以迎聯軍進入巴格達。而他自己反而變成人民要鬥爭的對象。可不是嗎? 君不見巴格達群眾不但拉倒他的銅像,而且將銅像的頭砍下,拖游街示眾。

   現在雖然胡森倒臺了,可是戰后的局勢還不明朗,美國除了還有很多的善后工作要做之外,還要面對隱藏在國內外的各式各樣敵人。這些敵人包括極端的伊斯蘭恐怖分子及其包庇者,以及他們在西方世界的同情者,包括策動反戰反美的形形色色幕后操作黑手。這些牽制美國軍事行動的策劃者有不同的背景及動機,有些是天真幼稚的象牙塔學者、或自稱自由主義和平派,他們一相情願地認為反對美國出兵就是維護和平,卻不知道反對美國出兵恰恰助長了胡森及伊斯蘭恐怖分子的兇焰,助紂為虐,反而延長了伊拉克人民的苦難,加深了中東局勢的動蕩不安。更有一些學者本身就長期處於獨裁國家政府的統治下,不敢去追究自己本國政府的不當,反而偽善地指責美國維護世界正義的努力。說甚麼單邊主義。如依他們的主張,讓“多邊”昏聵無能的聯合國來主持,世界還不是一團糟, 如果不讓美國來當世界警察,難道讓民生破敗自顧不暇的俄羅斯來承當? 或者讓那個死要面子連國民生命健康都不顧,竟導致SARS疫災情嚴重泛濫的北京馬列政府來當世界警察,維護世界秩序?這些政府之所以不希望胡森倒臺,是因為和胡森有見不得人的臺下交易,胡森向他們貸款買軍火或用於個人生活享受。從聯軍檢查戰場及伊拉克的軍事措施時發現不少中共和俄國供應的武器,包括各種制造生化武器的原料,尤其是開戰初期中共供應的蠶式飛彈及飛毛腿飛彈,以及德國為胡森建筑的地下碉堡來看,可以說,這些個國家都是反美陣營的重心。

  當今美國及愛好民主自由的人們必須要警惕的是專制邪惡勢力不會因為區區一個胡森敗亡而死心。他們會等待時機,運用種種形勢制造聲勢,硬的不成軟的來,特別是利用民主社會的開放及自由散漫,來滲透新聞媒體, 操控輿論,挾持民意,或乾脆用金錢收買政客等等。有的還會繼續配合外在的反戰分子,分化瓦解美國,開闢心理戰場來達致正規戰場無法達到的目的。 譬如說,他們會鼓動校園內的無知學生羞辱參與戰役的年青退伍軍人學生,儘量丑化他們、孤立他們,讓他們感到被社會排斥,繼而動搖他們愛國的信念,藉以瓦解美國社會的中堅分子。同時也利用反美國家的留學生,暗中賦予特別任務,滲透美國社會各階層。還有就是利用移民社區的自卑心理,造成和主流社會的隔閡與猜忌等等。這樣隱性的“人民戰爭”十分可怕,因為它們就是利用美國這個開放社會的弱點,來達到不戰而屈美之兵的目的。從這次戰爭來看,反戰的聲勢的確浩大,而且串聯之快,動員效率之高,為歷代所無。胡森雖倒,但這些人的氣焰仍然高漲,別有用心的某些媒體,也正在儘可能地誇大撒謊,以製造不利於美國的形象。如果美國人及真正愛好自由和平的人們,對這些現象掉以輕心,不加警惕,勝利的果實不但隨即化為烏有,這場無形的“人民戰爭”甚至會像癌癥一樣暗中蔓延擴大,最后終將蠶食美國,那將是我們最不愿意看到的人類大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