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論探討 專欄

論中國需要“五化”:

政治民主化、經濟平等化、社會多元化、人民法治化、軍隊國家化

張育明

編者按﹕張育明先生是中國著名醫學家,美國耶魯大學教授,前美國癌癥學會副主席。他在醫學上的成就,得到了美國醫學界乃至世界醫學界的公認。但是,他祇因愛祖國、愛中華、愛民主、愛自由,因而,退休之後,不僅時時不忘中華祖國的般般苦痛,而且不忘對馬列中國的深刻批判,更能夠為了埋葬中共的專制統治、追求中國的民主進步,而發奮寫作。他的《血淚年華》一書中英文版出版後,不僅得到相當的好評,甚至足以令讀之者流淚,思之者痛心,言之者慷慨而長歌。實與那類來自故土的“風派知識分子”划開了明確的“人格界限”,深得世人的敬重。為此,本刊特發表他的這篇“論中國必須實現五化”的文章,以使讀者能夠看到這位旅美中國著名科學家真正愛民族、愛祖國的拳拳之心。

  據有關文獻資料記載,二次世界大戰之前,德國在農業、工業、國防和科學技術方面的現代化成就,在當時的世界處於領先地位。有些軍事科學技術方面的發展要超過當時的美國三至五年。如果在1945年的晚春,盟軍不能及時攻破柏林,希特勒納粹德國能再茍延三個月不滅亡,德國的原子彈和帶核彈頭的導彈就定要對盟軍使用了。人們可以設想,如果核武器首先被德國的希特勒或日本的東條英機這類窮兇極惡的野獸雙足人掌握住,今日的世界將是個什麼樣子了?!

  朱可夫元帥率領蘇俄紅軍從東方戰場攻進柏林,首先佔領德國的重工業區,當時就迫不及待地暴露出共產黨徒們的唯物主義世界觀:迅速利用紅軍中的工兵力量,修復了歐洲大鐵路,日夜兼程地把德國一切可以移動的工業企業系統完全、徹底、乾凈、全部地遷移到蘇俄境內,為蘇俄共產黨所佔有。此時的斯大林嘴裡叼著他的大菸斗,站在克里姆林宮的塔樓上露出了勝利者的微笑。

  同時從西方戰場率領美英聯軍攻破柏林的艾森豪威爾元帥,看到被戰爭破壞成斷垣殘壁的現代化城市柏林滿目瘡痍,俘虜營裡十六七歲的德軍青少年嗷嗷待哺。艾森豪威爾這個美國戎馬倥傯的五星將軍級元帥,竟然淚流滿面。在失聲痛哭中,他當即命令全部千百架空軍包括B-29轟炸機在內的一切空中運輸力量,從美軍佔領的德國花園區,把科學家及其一切親友運往美國本土首先供養起來,同時把必須的生活物資(包括米、麵、水果,雞鴨魚肉罐頭乃至衣物、燃料)大批量運抵德國以滿足戰後人民的需要。即或是有一定罪惡的納粹高級知識份子科學家,也要首先保護起來,運往澳大利亞安居。同時,英國軍隊在蒙哥馬利元帥領導下,在其所佔領的農業區,首先命令官兵帶領德國農民恢復農業生產,讓德國人民先滿足自己的吃穿所需。

  1950年6年25日朝鮮內戰爆發,中國共產黨軍隊中的朝鮮人組成戰鬥師團返回朝鮮參加人民軍作戰。林彪的第四野戰軍就有兩萬多朝鮮籍將士組成三個步兵團,一個炮兵團,一個幹部大隊,是一個強大的打擊力量。故此於戰爭發生一個月內,金日成的人民軍在彭德懷的志願軍支持下就佔領了漢城,逼進釜山,90%以上的韓國土地被中朝聯軍佔領。在朝鮮內戰爆發前,金日成首先得到斯大林批準並保證蘇聯空軍和海軍將和美軍直接對抗。毛澤東在獲得斯大林保證充足供應陸軍地面作戰所需要的一切軍事裝備和炮火供應後,答應金日成將派遣200萬官兵到朝鮮參戰。如此,金日成在咽下斯大林給的俄製鐵蛋熊心和中國制肉彈豹子膽之後,他才膽大妄為在1950年6月25日向三八線以南的韓國陣地發動進攻了。就在俄製軍火鐵彈成堆成批地運往朝鮮戰場,百萬以上的中國製肉彈就要跨過鴨綠江,要把大韓民國趕下大海,要和民主自由世界拼個你死我活的緊要時刻,杜魯門命令美軍戰略武裝力量把五十枚原子彈運到了日本。當斯大林獲得情報後,他的空軍和海軍就都縮回去了,始終沒有敢露頭;祇有中國造的一百多萬肉彈在朝鮮戰場上拼搏。其中幾十萬投降的國軍部隊,不是死於聯合國軍的炮火,而是死於饑餓、維生素缺乏和天寒地凍。官兵們在無可奈何之下,曾把毯子剪成包腳布以抗寒。毛澤東並不是不知道。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從丹東,上甸河口、集安跨過鴨江入朝作戰時,正當寒冬。國民黨投降的軍人是平常的凡人,而推促監管他們的共產黨員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特殊材料造成的超人;但是他們肉體細胞內外的水成份仍然是要在攝氏零度結冰的呀!但毛澤東就是要讓他們在朝鮮餓死、凍死,以達到他清除國民黨殘渣餘孽的目的。

  設想如果在朝鮮戰爭爆發之前,斯大林這個毒夫鬼魔掌握了原子彈,那麼,這個世界最好也好不過1958-1963年中國大陸那個哀鴻遍野、餓蜉滿地的凄愴景象了。這一切歷史的演變,都說明冥冥之中有上蒼。就象鄧小平聽說林彪暴死之後,當時就脫口而出“林彪不死,天理難容!”

  1975年1月13日至17日,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在北京開幕。周恩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重申了三屆人大提出的,在本世紀內要全面實現農業、工業、國防和科學技術的四個現代化。毛周死後,又經過鄧小平廿多年的改革開放,迄今已進入二十一世紀,中國的四化大業尚遠未成功。據中共最新文件“二00二年五月十五日江澤民在紀念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成立八十週年大會上的講話”說“……我國到二十一世紀中葉,基本實現現代化……”現在我們要問:即使中國大陸在廿一世紀中葉,真正基本實現了農業、工業、國防和科技四個現代化了,又怎麼樣?何況“據1994年民政部統計,近幾年每年需要救濟的災民和貧困戶達1•4億人,優撫對象近四千萬人,孤老廢殘五千多萬人,總計2.3億多人,對這些弱勢群體的救濟措施,祇是杯水車薪”(何清蓮著:現代化的陷阱,223頁,今日中國出版社,1998)。更何況“每年在公款吃喝上要揮攉將近兩千億元,在洗桑拿浴上要花掉100億元,在吸毒上要消耗上百億元。”(何著同書,221頁)。何況還有陳希同、王寶森、胡長清、成克杰、慕綏新、馬向東等這些數不清的良心完全泯滅乾凈的大小共產黨貪官,人民有多少血汗錢足以供給中共吸毒、嫖妓、賭博、奢侈無度的花費!看起來光是農業、工業、國防和科技和現代化是不會有好結果的。一個民族國家,貧窮衰弱是有可能挨打,但四個現代化了,富強了也有可能要吃、喝、嫖、賭、吸大煙,更有可能要打人,要擴張,要耍瘋狂,要破壞文明,要禍害人類。這已經由廿世紀的歷史事實所證明。希特勒納粹是用德國人的選票,用所謂民主制度把他推上德國元首寶座的。納粹德國確實是實現農、工、國防和科技現代化了,德國是繁榮富強了,但是帶給德國人民和人類的不是祥和樂利,而是殺害和毀滅!希特勒何許人也!據我的朋友、康奈爾大學德藉醫學教授UYSULAMULER氏說,他不過是一個上過七年學的粗暴無賴,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的一個下士班長;但最重要的,他是一個被鬼魔附體、邪靈充滿的兩條腿野獸。如果他和他的國家社會主義不滅亡,天理不容!那麼用槍桿子打出來的、列寧斯大林的社會主義國家又怎麼樣呢?根據赫魯曉夫在1956年蘇共20大上的報告所揭露出來的斯大林的罪行來看,真可謂滔天!所以最後一代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於1990年“八一九”蘇共七個當權大頭子政變失敗後,在克里母林宮辦公室向全世界人民宣佈“馬列主義這一套政治理論在俄羅斯經過七十多年的實踐,證實是徹底失敗了。”那麼用槍桿子打出來的中共社會主義的前途又怎麼樣呢?!毛澤東在評論斯大林破壞法制時,說“斯大林這樣的事件在英、法、美這樣的西方國家不可能發生。”但是發生了,也就滅亡了。我們也可以借用鄧小平批林彪的話說“斯大林及其罪惡制度不滅亡,天理不容!”鄧小平在評論毛澤東的錯誤時曾說:“導致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的原因,是由於沒有在實際上解決領導制度問題。”實際就是說十年文化大革命是極權制度的產物。(《鄧小平文選》1983年版293頁)那麼,毛澤東用暴力和恐怖欺詐所奪取的政權連同他自己的結局,又當如何呢?

  通過二十世紀的歷史實踐,我們完全可以作出結論:中國人是需要農業、工業、國防和科學技術的四個現代化。但是,如果祇有這個“四化”,即使實現了,中國人的災難和禍害有可能比不實現“四化”更嚴重。我們中國人怎樣才能做到:既要實現“四化”,又要走上祥和樂利的康莊大道呢?!筆者認為,中國人必須首先實現“五個現代化”;然後,“四個現代化”就順理成章地水到渠成、瓜熟蒂落了。祇有這樣地實現四個現代化,才能使我中國人以祥和樂利的總勢,融合於世界民族之林。那麼五個現代化又是什麼呢?曰:(一)政治民主化;(二)經濟平等化;(三)社會多元化;(四)人民法治化;(五)軍隊國家化。任何國家民族,若欲享受博愛、平等、自由、民主、法治、人權、均富的生活,建設祥和樂利的社會,捨此五化外,一切勞作都是緣木求魚、深山採珠、海中撈月一場空。筆者作為一個臨床醫生,祇能略述淺見,拋磚引玉,就教於專業社會科學家們,深願斧正和補充。

  (一)政治民主化:所謂言論、集會、結社、出版、游行示威乃至宗教及政治信仰自由,祇能是在政治民主化社會中生活的人,才可以享受得到的。一切專制極權社會,都是由獨夫民賊和惡霸來統治的社會,無論這些統治者自稱是什麼總統、主席、元首、執政、書記、皇帝或土司、頭人。在他們統治下的人民,不可能擁有政治民主化社會所應有的享受;人民也不平等,人為地分成階級或檔次。一句話,一個沒有精神獨立和思想自由的人,不是奴隸就是奴才。一個人民沒有精神獨立和思想自由的民族,必然肅殺一切生機,這個民族就必然沒落和衰退。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被上帝安排由任何權力來指定的真理,必須強迫人民去信奉。因為上帝造人是給了人自由選擇的意志的。因為真理是自然存在的,祇能由個體人去自由選擇。個人選擇錯了,上了賊船,上了當,也祇能由個人負責。政治民主化的社會祇能把一切酸、甜、苦、辣的果實標明味道擺在市場桌面上,通過教育、宣講、憲法條例、家庭傳授、社會感染,自己去走路、處世、作人、生活和作事。祇有政治民主化的社會才是一個生機勃勃、春意盎然、百花爭艷、百鳥聲喧,適合人生息、繁衍、競爭以走向發展前進的大千世界。試想一個被兩腳野獸人(如希特勒、斯大林類型的獨夫民賊)所驅使的哈叭狗、洋奴才們所統治的一群奴隸,如何能創造出現代文明化的強大國家!?中國大陸人民如果有權力掌握自己的命運,並有權力監管政府的大小官員,那麼,何至於貪污腐敗如此橫行泛濫?中共高官成克杰、胡長青何至於非要發展到要殺頭才會暴露出來!社會無民主,人民就無權!所謂專制、獨裁、極權社會,就是由一個獨夫民賊完全把權力控制在個人手裡,通過他的一小撮奴才和國家機器,對全國人民進行生殺予奪的法西斯統治之謂也。手段就是恐怖和欺騙。

  (二)經濟平等化:筆者認為一個社會應該是任何人祇要勞動就有飯吃,多勞動多為社會創造財富,就可有餘並養家糊口,且可追求並營造自己更美好的生活。《聖經》說:“若有人不肯作工,就不可吃飯。”並不是為了吃飯什麼樣工都可以作,而是“必須作正經事業,如此才能榮耀上帝而且對人有益處。”《聖經》還教訓人如何對待和處理財富。保羅在《新約.聖經》中說:“因為我們沒有帶什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什麼去,祇要有衣有食就當知足。但那些想要發財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網羅和許多無知有害的私欲裡,叫人沉淪在敗壞和滅亡中。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摩太前書六章7-10節)這是多麼一付清晰的圖畫啊!財並不是惡,而貪財就是萬惡之根!據說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副委員長成克杰在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之前,曾慨嘆著說道﹕“我要這麼多錢有什麼用啊?!”可嘆在中國大陸的人,念《聖經》為非法,甚至遭監禁被殺害。作為中國人不準讀四書五經,要批林批孔批周公,還要砸爛孔家店!中國人祇能拿著個小紅本,鬼魔附體般地從早到晚山呼萬歲、山呼永遠健康!毛共倒行逆施,欺侮中國人真正是達到了傷天害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程度。

  通過《聖經》的教訓,可以明確所謂經濟平等就是所有人獲取自己的生活要素與財富的手段,祇能通過自己的勞動和工作,任何利用特權或權錢交易、貪污盜竊搶劫都是犯罪的。何況上帝指令人“必須汗流滿面才得糊口,直到人歸了土。”(創世記三章19節)這就是作人的底線,這就是經濟平等。否則為什麼世界上的紈慾l弟都會因“酒、色、毒、賭”傾家蕩產,成才者罕見。為什麼八旗子弟組成的軍隊,用二桿槍打不過手持一桿槍的太平軍?就是因為具有特權的八旗子弟手持一桿武器槍,另一支就是大煙槍!幸虧上帝指示人汗流滿面才得糊口。如果天上掉餡餅,伸手張嘴就順口流油,那人類就可能退化敗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常聽有人罵人獸性!獸性祇是吃飯,任何野獸祇要有足夠的食物,就可安享太平。而人特別是退化成野獸的兩腳人,有如希特勒、斯大林者,吃的越順嘴流油,犯的罪惡越大,危害人類就越嚴重。所以,落後原始的野獸人,祇能互相殘殺、窩裡鬥。四個現代化了的野獸人,就要危害整個人類了。歷史上的希特勒、斯大林、東條英機,莫不如是。文革中知識份子匪徒整人更殘酷。

  如此,可以結論說,財富掌握在野獸人或團夥手裡,是不可能造福人類社會的。因為這類兩腳獸發展經濟、掌握財富、由弱轉強的目的,不是使人民安祥樂利,而是鞏固自己手中統治人民、奴役人民的權力,並延長自己統治機器的壽命。其實這都是一切獨夫民賊的幻想。一切反民主的政治制度、極權政權,無論它們打著什麼旗號,敲著什麼鑼鼓,唱著什麼主義的曲調;既然從本質上是反民主,反人類,它們就必然喪失民心,滅亡的命運是註定的。正如杜牧在阿房宮賦中所說:“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者;滅秦者,秦也,非天下也。”深願中國人順乎世界政治民主化、經濟平等化之潮流,切勿繼續倒行逆施自取滅亡並為害平民百姓至劇且烈。“後人哀之而不監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國人一直在走毛驢拉磨式的老路,豈不痛哉!

  (三)社會多元化:在西方世界諸多大中城市,祇要有華人聚居的社區,幾乎都建有牌房碑匾,鑲嵌著國父中山先生書寫的“世界大同”或“天下為公”條幅。有些地方還樹有孔夫子和中山先生的塑像。這對凝聚華人群體,自然是有相當大的鼓舞作用。中山先生所書寫的兩幅條文,來自二千五百多年前《禮記.禮運.大同篇》中所描繪的一個理想社會。其文第一句曰“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最後結尾曰﹕“是謂大同。”有一天真能實現這個理想藍圖,也祇能是大同,必然還有小異,絕不可能等同。上帝創造萬物(包括人類)也祇是大同,均有差異。例如人的五官都一樣,但十三億中國人中絕對找不出兩個完全一樣的中國人來。據說樹上的葉子真可謂數不清,但植物學家也找不出兩個絕對等同的樹葉子來!造物主這就啟示人類社會應該多元化,而不是單一化。毛澤東曾把“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單一化的生活方式強加在中國人民頭上,結果造成五千萬人活活餓死,整個國民經濟頻臨崩潰的邊緣。

  任何社會,無論自稱什麼制度,祇要沒有政治民主化、經濟平等化,就不可能有社會多元化。一個領袖,祇能是獨夫民賊;一個主義,祇能是專制獨裁;一個政黨,祇能是極權黨棍。在他們統治下的人民,要求民主和自由,簡直就是與虎謀皮,要自己的命。而沒有言論和信仰自由的社會,人民要想活下法,祇能是呆頭呆腦地作奴隸。一旦要萌生出個別有膽有識的精英異議份子,則必然遭到監禁和殘殺。極權專制社會絕對不允許人民有權監督執政者,更不允許有反對黨或異議群眾團體存在。任何對執政黨的行為和政策提出或表現出有異議者,則是敵我矛盾,就祇有鎮壓乃至殺無赦!這就是為什麼中國大陸能畝產萬斤糧,登封縣三個小腳老太婆能從柴鍋灶中煉出鋼來,河南省的騾子能胎生小騾駒,還竟然在《人民日報》大肆宣傳,面對全國人民當面撒謊不祇是臉不紅,還在《人民日報》發表社論“誰說雞毛不能飛上天”。全國大小報刊轉載,城鄉大小嗽叭日夜呼叫。這種國家不餓死五千萬人,用鄧小平的話說,就是“天理難容!”。

  任何事物沒有競爭,就不能有好的成長和發展;任何人沒有“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其嚴乎”的生存狀態,就很難走上謹言慎行,奔向“從心所欲不逾矩”的道路。同樣,任何執政黨脫離群眾的監督,沒有多黨制或對立群體指正其失誤並批評其失策,這種掌控絕對權力的政黨必然走上“權就是理,權就是力,權就是利”的腐敗滅亡道路。北京的皇城可謂堅固,李自成的兵馬一到,崇禎就吊死煤山。柏林晼A德國人民不能用斧頭砍倒,但可以用炸藥炸倒。列寧斯大林的布爾什維克黨一夜之間被宣佈為非法,鐮刀斧頭紅旗從紅場降落。希特勒的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傲視一切反對勢力為蛀蟲,當其橫掃歐洲、直逼莫斯科時,氣焰何其囂張!但它們哪個能逃出滅亡的命運!?這就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即使是真理在手,也祇能讓人民自己去選擇,任何人無權指定出一條真理強迫人民信奉。即使是一盤子色味香俱全的美食,也祇能讓人民自己張口去吃。即使是一盆名貴的魏紫牡丹,人民可以自由欣賞,任何人無權禁止人民去欣賞玫瑰、丁香乃至山野間小徑旁的馬蘭。更何況歷史已經證明,凡是獨夫民賊通過恐怖專制極權強迫人民所信奉的,往往都是大邪教教條謬論。 “人有多大膽,地有多高產”,“祇有人想不到,沒有人作不到的事”,“共產主義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橋梁,通過橋梁上天堂”,“林副主席永遠健康,永遠健康”……等等,都是荒謬絕倫的。吃五穀雜糧的人會有永遠健康的嗎!?人間還有比這些更邪的邪教教條嗎?

  廿世紀的歷史實踐證明,共產黨祇能在貧窮落後、文盲眾多的地區施行。馬列主義無論走到哪裡,就把內戰、饑荒、殺人、放火、野蠻踐踏文明,帶到哪裡。無論到什麼時候,也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有錢的怕窮光蛋,城鄉有房地產的富人怕一個人吃飽一家子不餓的地痞、流氓、無賴。用毛澤東的話說:“細的怕粗的,粗的怕橫的,橫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所以毛共革命奪權,就是利用上無片瓦遮身、下無立椎之地、兩個肩膀抬著一個腦袋的流氓無產者,失意的政客,落第的秀才,不得志的文人,作奸犯科的罪犯,落魄遭難的流民,殺人越貨的土匪,以及行兇作惡無處存身的軍人等組成的不要命的隊伍。所以國民黨就鬥不過共產黨。這也正是共產黨內的大知識分子陳獨秀、張國濤等鬥不過毛澤東的原因,也是中共黨內一些高級黨政軍頭目也無好下場的關鍵所在。

  現代化的社會民主主義的資本主義社會是千方百計要消滅無產階級,政府直接徵稅,收入越高徵稅越多;建立健康保險,一切急癥都是先治病後交錢,無錢者國家支付;老年退休,政府保證最低的生活食宿條件,12年義務教育是強迫性的,父母不送學齡兒童入學者受法律制裁,勞資協商,團體契約制度化,物資分配社會化。勞動者的工資水平、生活水平、住房條件、醫療條件、勞動保護、工傷撫養、消費物品,一切都是法治化。一句話,使人人變成祥和樂利的,有痦ㄚh有琱腄A“具有作人尊嚴有獨立人格的享有民主、自由、法治、人權和均富的平等活人”。

  總之,在當今的資本主義民主自由社會,有痦ㄚh有琱腄A多勞動多吃飯吃好飯是受法律保護的。任何無賴、地痞、流氓,自己不勞動,專瞪兩隻大眼,晝夜算計著如何鬥爭奪取搶劫別人的勞動果實,都是犯罪行為。造物主所創造的大千世界,百鳥聲喧的悅耳,百花齊放的美好,人的七情六欲所導致的緣分和情義,世人均可享受。社會就是多元化的。

  (四)人民法治化:沒有法治的社會,就是一個極權獨裁專制、雜亂無章的恐怖社會。政策可以朝令夕改,憲法是一張廢紙。獨夫民賊的一句最高指示,就可置千百萬人於死地。劉少奇頭一天被毛澤東接見並噓寒問曖,第二天就在中南海內遭受批鬥毒打。難怪毛澤東自稱他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他就是秦始皇加馬克思!言外之意,毛澤東就是一個中西結合、土洋並舉、兩條腿走路的一個惡棍地霸土皇上。全中國人包括主席劉少奇在內,哪一個敢站出來碰一碰!當然,劉少奇應該想到,在三反五反、鎮反肅反、反右拔白旗、四清乃致1942年延安整風搶救運動中,他曾次次“助毛為虐”的種種罪行。祇不過他幫助毛澤東殺人害人的這一套用到了劉少奇自己的頭上了,他才想起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好賴還算個國家,還有一本叫“憲法”的勞什子,而他則是按照這個所謂憲法選舉出來的所謂國家主席。而毛澤東讓劉少奇吃下的,不過是同樣從他葫蘆裡取出的,“如法炮製”的原汁原味的全味湯劑,豈非“順理成章、理所當然”?

  一個沒有自由的人就是奴隸,一個不遵守法治的人就是一個動物,乃至一條野獸。因為動物的行為是完全靠直覺和需要來行動的。因為人有發達的大腦,如果喪失理智和倫理道德,完全按直覺和需要行動起來,那就比野獸還要兇惡殘暴!希特勒、斯大林、毛澤東就是這種野獸人。中共在十一屆三中全會後有一段時間還提到,毛澤東給中國人民造成兩次浩劫:一次是1958年的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另一次就是十年文化大革命。而中共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將這兩場浩劫一筆抹煞。共產黨徒們竟敢在1996年北京商務印書館出版、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編、呂淑湘主編的《現代漢語詞典》修訂本中,把“人民公社”、“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這三個辭組刪掉了。這就是中共貨真價實的作賊膽虛。然而,中共妄想塗抹血史絕不可能。

  任何國家民族中的任何人,毫無例外(包括政府首腦、地方官吏、平民百姓),不分膚色、教育程度和財產狀況,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遵法守法光榮,違法犯罪必須受到法律制裁!這就是法治。否則美國總統克林頓何以因為和一個女人有不正當的男女來往,就必須站在電視臺前遭受全國人民的責備。這就是法治社會的典範。這就是人民有權監控政府之民主制度的具體體現。而毛澤東則直截了當地說:“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是封建主義騙人的。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犯法不同,哪能有什麼同罪了?”這就是為什麼毛澤東選多少妃子,遭踐多少少女都無罪;毛澤東給中國人民造成兩次浩劫,仍能逍遙法外,而且還被中共捧為神明領袖。這就是獨夫民賊專制極權的恐怖人治社會制度。這就是獨裁者有權統治人民的專制制度的真實表演(李銳著廬山會議實錄,增訂本,1999年195頁322頁)。所謂人民法治化,就是把人民從極權統治下解放出來,轉化為自由人的過程。國人如果仍然麻木不仁,對民族敗類政治痞子無賴有如毛澤東者對中國大陸所造成的破壞和罪惡過於健忘,讓極權專制制度繼續橫行下去,那麼中國人過去八十多年來所遭受的有如反AB團、延安搶救運動(參閱韋君宜的《思痛錄》和高華著《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均為1999年左右出版),以及大躍進、人民公社化和十年文化大革命等,造成一億人無辜死亡的橫禍,很難說沒有可能忽然間有一天又降臨到今人或後人的頭上。請國人牢記歷史的教訓,勿謂言之不預也。

  (五)軍隊國家化:在民主、自由、法治並保障人權的社會,軍人祇有在民選文官政府領導下,光榮地擔負保衛國家領土完整、民族獨立和政府尊嚴的職責。任何軍人不能參政,連國防部長都是民選文官,任職期滿下臺。軍人在執行任務時,必須堅守三原則:職責、榮譽、國家。任何政黨和群體不能有自己的軍隊。軍隊祇能屬於國家,祇能為國家的榮譽職責而戰;沒有國家的批準,任何將軍或元帥無權動用軍隊。憲法規定祇有民選文官政府的總統在國會授權後才有權宣佈戰爭狀態,動用軍隊。一個國家祇有政治民主化、經濟平等化、社會多元化、人民法治化,如果沒有軍隊國家化,上述四化可能都變成空殼,成為作作樣子,走走過場的政治秀。民主自由法治人權連味道兒都沒一點的蘇俄、中共,是這樣;德國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納粹)的希特勒,也是這樣。希特勒的政權不是槍桿子打出來的。希特勒是個祇念過七年書的政治土匪,是德國人的選票和國會立法把他推上國家元首寶座的。但希特勒一旦掌握了國家機器,為什麼就可以肆無忌憚地任意妄為呢!?而且是在德國這個高度知識化和高度現代化的土地上?就是因為納粹德國的軍隊沒有國家化,而是操縱在納粹黨徒希特勒這個獨夫手中,德國的軍隊是納粹黨的軍隊,是黨衛軍。因為在當時的德國,槍桿子就是權,就是理!歌德的詩無論多麼悅耳動聽,艾因斯坦的核子物理學、質能轉換定律無論如何高深,他們的肉長的舌頭無論如何也是鬥不過希特勒鐵打的槍彈的。歷史證明,軍隊一旦操縱在一個獨夫、一個主義、一個政黨手裡,是不能不給人類造成災難和橫禍的。槍桿子就是理,也必然就是恐怖。

  其實道理很簡單,軍隊為國家全民所供養,軍隊國家化是理所當然的,一黨私有本身就是蠻橫無理已極,欺侮人民特甚矣。所謂一黨私有,就是獨夫民賊一人所有。這種極權專制政治化的軍隊,不僅造禍人民而且也危害本黨。毛澤東的共產黨在這方面表演得淋漓盡致。當毛澤東立意要把劉少奇打倒、發動文化大革命時,他先拉攏林彪,把北京軍區的將領調到中蒙中蘇邊界,名曰視察邊防備戰,實為調虎離山;再把河北、京津和內蒙的駐軍調出防地去山西拉練;然後偷偷摸摸地把陳錫聯部下王猛的機械化加強軍從遼陽經過燕山山脈,輕裝簡從,日夜兼程地進駐北京外圍,然後,一夜之間突然接管了衛戍部隊,進駐國務院、報館、廣播電臺、電報大樓、火車站、機場等要害部門。這樣大的事情,中央軍委常務副主席賀龍和中央政治局都不知道。鄧小平直言不諱地說:“這啥子是黨指揮槍,明明是槍管住黨嘛!”實際上這就是毛共耍了一輩子的“槍桿子出政權,有了政權就有了一切”的把戲。不過這次是用在了他自己的黨內。這就是一次黨內軍事政變!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劉少奇的21顆牙齒被打掉14顆,前後胸壁被軍醫用聽診器金屬頭打得血塊溶合成瘀血塊,血管被護士扎爛,腿被打斷。當劉少奇已經成為皮包骨的70歲老人時,汪東興還怕他行兇,還命令把他的身體用繩索固定在床板上,四條大漢把他硬按到地上,抽出他的皮帶後拳打腳踢,等等。這些,哪一件事不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現役軍人幹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二號元帥,原國防部長彭德懷,在北京被批鬥138次,架他雙臂作噴氣式者都是軍人。在中南海黨政軍高幹批鬥張聞天和彭德懷時,當他們走下批鬥臺通過人椪氶A曾被打倒在地,當場踢斷三根肋骨,造成咯血,幾乎窒息而亡。這些暴行,哪一件不是解放軍軍人幹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兼公安部長羅瑞卿大將,文革前夕被毛澤東撤消黨內外一切職務,交中央軍委批鬥毒打凌辱。羅瑞卿跳樓自殺未死,左腿粉碎性骨折;批鬥時就取下牽引架,批鬥後再裝上牽引架。這種措施對下肢骨折者是極其殘忍的!這些,哪一件又不是中共解放軍的軍人幹的呢?就連鄧小平要撤消華國鋒黨內外一切職務時,也是乘華國鋒訪問朝鮮之機,從陜西寶雞地區調來一個原二野機械化師切換原警衛部隊,然後就把汪東興、紀登奎、陳錫聯、吳德拉下馬來。實際上這也是一次軍事政變!把賀龍元帥活活餓死、渴死的,還不是解放軍現役軍人?!把東海艦隊司令員陶勇活活打死又拋入井中並聲言自殺者,不是軍人又是什麼人呢?!把昆明軍區政委譚輔仁夫婦從被窩裡拉出來擊斃的,不都是解放軍幹的嗎?!再寫下去,有一百萬字也寫不完。總之,這些活生生的歷史事實說明:軍隊屬於一個黨,也就是屬於一個獨夫,一個民賊,可以使一億中國人死於非命,家破人亡,妻離子散,鬼哭狼嚎。但是,他自己的黨徒們,為他一生賣命的黨棍們,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這是極權專制政治制度的本質所決定的。在毛共統治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席、中共總書記、元帥、將軍的人身都沒有法律保障,都遭到軍人的迫害,還妄論什麼平民百姓的生死存亡啊!?由中國人民解放軍訓練總監部副部長、南京軍事學院(國防大學前身)政委肖克上將主編的《我親歷過的政治運動》(中央編譯出版社出版,1998年版186-190頁)一書中有這樣一段話:“……毛主席講話以後,批判的溫度又上升了。先後點了我、李達、陳伯鈞、宋時輪、粟裕、葉劍英、劉伯承的名,劉伯承元帥迫於壓力,話音沉重,聽者為之動容。看著這位年近古稀而又疾病纏身的老帥,許多人潛然淚下,蒼天有眼,也會為這垂淚。鬥爭的火力越來越猛。會上竟編造出一個‘以肖克為主帥,李達為副帥的反黨宗派集團’。中共中央組成的新黨委把預先圈定的所謂‘反黨宗派成員’,分別採取隔離、禁閉、監視等手段,威逼利誘,以使我們認罪。他們對我用高壓政策,大會批,小會鬥,有時連晚上也不能休息,以逼迫我就範。從5月到8月,我連續挨了4個多月的批鬥,身體精神疲憊不堪,心中窩火,加上時值夏季,正當酷暑,在一次批鬥會後從禮堂回辦公室時,忽覺胸口難受,就蹲在路邊大口大口吐起血來。醫生見狀,端了吐滿血的痰盂給有關人員看,他們不但沒有表示同情,反而指責醫生‘同情反黨份子,立場不穩’。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我們已經沒有申辯的權利,祇能當作被告挨鬥。南京軍事學院訓練部長蔡鐵根在會上說共同條令是經彭總修改、軍委例會通過和毛主席批準的,話未說完即被當場摘掉領章帽徽,連轟帶扭,趕出會場,關押起來。眼前發生的這一切真是觸目驚心,而且竟發生在一千幾百位我軍高級將領參加的會議上!我真是痛心極了。那些日子裡,我常常徹夜不眠,眼望天花板,一直到天明。在運動中有我、李達、郭天民、李鐘奇等12名將軍被定為反黨分子,幾乎都被撤職,清除出軍隊,有的因為不批判領導而被送往邊疆勞動改造。”──這幅血淚圖畫,還不是軍隊非國家化的惡果嗎?!

  總之,一個沒有政治民主、經濟平等、社會多元化的國家,人民就不可能法治化,也就不可能有享有人權尊嚴的自由人。中共所謂“人權首先就是生存權”,這是邪論謬理。公園裡的動物、籠子裡的鳥,都有生存權,但沒有自由。沒有自由的人,也就是沒有思想自由、精神獨立的人。這類人不是奴隸就是奴才。如何才能保證一個國家的政治民主化、經濟平等化、社會多元化、人民法治化,並且踏踏實實地落到實處呢?就祇有實現軍隊國家化。捨此,都是誤國害民的空談。

  據海外科研單位通過食鹽消耗量評估,中國大陸人口應在15億以上。難道這15億炎黃子孫就沒有幾個英才?!中國人當真不能走上“五化”和“四化”的康壯大道?!筆者深信這是歷史潮流。儘管黃河有九道彎,長江有三峽,而滔滔東去的洪流最終還是要流入蔚藍色的大海!美國人問,答曰:我是中國人!中國人問,答曰:我是河北省人!河北人問,則答曰:我是保定人!就是遼、金、西夏也自稱自己是銀安殿,而金鑾殿則在漢土中原。蒙古人為何能入主中原,建立大元王朝?就是因為他們承認自己是華夏之民,炎黃子孫。若無蘇俄斯大林那個共產黨惡棍在國際上全力挑動,若無中共毛澤東這個土生土長的政治土匪從內部搗亂,外蒙古怎會獨立?中國的地圖何以從一個海棠葉退縮成一隻老母雞?殖民地100年的香港、400多年的澳門回歸祖國是中華民族的光榮,難道說五六十年前才從中華民族大家庭中離開的蒙古仍不回家團聚就不是恥辱?!筆者深信,中國大陸的極權統治、專制制度不崩潰瓦解,中國人則永無寧日。欺騙祇能是暫時的!祇要中國人自己走正路,人民就會有權選舉或罷免自己的鄉、鎮、縣、市、省長直至主席或總統。全體中國人都在民主、自由、法治、人權下融合在中華民族一個大家庭之內,到那時還妄論什麼河北人、山東人、臺灣人、甘肅人!朋友之間的友誼和信任,夫妻之間的感情和情義,都不是爭論爭出來、講理講出來的,而是自然地從心靈深處感染生長出來的!任何兒女都懼怕吃喝嫖賭吸大煙不管孩子死活的父親!這樣的父兄能讓子弟不離家出走嗎?祇要中國人都成為高素質、有教育、能享有作人尊嚴的自由人,代表中華民族的國旗,很可能就是以蔚藍色為旗底,當中用黃色書寫繁體“中國”二字,其下用綠色平行書寫漢語拼音一個字“ZHONGGUO”。這就是我們中國人所努力奮鬥要實現的目標。這才叫“人間正道是滄桑”。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凌晨,中共千百輛坦克開進天安門廣場,其恐怖、其殘酷、其血腥,其慘絕人寰之罪行,比歷史上的多爾袞率清兵嘉定三屠、楊州十日、納粹德軍攻佔華沙、日寇南京大屠殺、蘇俄紅軍鎮壓布拉格之春,祇有過之而並無不及。唯一的區別祇是:中共用現代化軍隊槍殺自己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而坦克則是攻進自己已經奪權並鐵桶一般地統治了四十年的首都北京;其他所有的古今歷史悲劇,則是異族侵略或粗暴干涉。其表現形式則都是反人類反人性的兩足野獸對人民的吞噬和鎮壓,就是野蠻踐踏文明、專制暴政毀滅法治人權、獨夫民賊打擊民主自由,都是逆歷史潮流而動的恐怖罪行!既然中外古今歷史上一切民心喪盡、天怒人怨、依靠武力鎮壓維持的政權,都在轉眼之間滅亡了,何況癌癥細胞已經散播全身的中共?依靠恐怖、暴力和欺騙來維持的黑社會幫會性質的封建落後邪教特權集團,焉可不死?其滅亡當可計日而待。這不是人民反共,而是共反人民的歷史必然!既然蘇聯這個共產黨的龍頭已經死亡腐臭了,中共這個龍尾還能搖擺幾天呢!毛澤東亦祇有步斯大林後塵暴屍廣場以謝天下這一條路可走了。中國人都在拭目以待,豈有他哉!

  歲月時光可以流逝,血寫的歷史必然永存!海內外華人已經來到歷史關頭,立馬懸崖,無人有權作壁上觀!人人都需要來個冷水浴!炎黃子孫們!著實應該清醒清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