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與文學 專欄

吳倩詩選

  吳倩,中國知名女詩人。1979年曾參與民主晹a下文學社《人間》社(後被通緝取締)的文學活動。1985年在地下教會受洗歸依耶穌基督。1988年夏赴美,於1989年在臺灣分別獲中短篇小說、散文、話劇共五項文學獎,隨後輟筆,靈修療傷,其間獲美國安德魯大學宗教哲學碩士,現在美國凱歌聖經學院函授進修。


文壇

水泥地擠壓青松的領地
道叉像蜘蛛的網腳
歌倫布的傳說
被憑吊
圍牆沒有頂
商標已註銷
滿堂蛙聲
爭誇皇帝的女兒俏
一個窗口無數手
世界真是夠喧囂
哇!

寫於1985年;2002年八月定稿


披枷戴鎖服心役

紅旗堙@人荒堙@靈程兩萬五千
披枷戴鎖服心役 服心役
受不了黃沙回回婼釋說@黃沙
曠原埋荊棘
青草剩無幾

昏鴉 枯枝 斷壁
月黑 風高 雨泣

聽禰的話我不哭
祭奠兩萬五千

旨在翻過狼牙嶺 狼牙嶺
淚飛頓作傾盆雨 傾盆雨

1976 初稿;1/8/1998重寫
2/27/2002修改


無題

禰賜我英雄膽
我還禰商女淚
禰賜我一把聖寶劍
我捧給禰半瘢太陽血!

1982年初稿; 2002年八月定稿


我真想做一次妥協

南方的鷹屈頸出擊
去與古龍火拼
烏雲滾滾
無法辨認
說不定
被放逐的雲
和我一樣沮喪
以什麼宣告
是麥田放棄了生長的權力
瘟疫使黴菌肆虐
為了昭示地平線,和
失去方向的小孩
即便用血捻絲
也織不出一方紅綢
那把殘酷的銀梭子
可望不可及
我真想做一次妥協
用我所有的白晝
去換取
……


我感到心與心,輝映

一、
環繞命運之謎,我的一生
不過浮光掠影
然而,地老天荒
才有獨具的意義
人類看慣的一切
充滿無數的真諦
握住我手,縈繞我心
我的心緒繽紛
渴求奉獻,為了一度
我生命之髓
不知托付給誰
我的心如此惆悵
因而有了祈求和信心
我被禰穿透/我的心
我的心/被禰雕成七色星
我感到心與心,輝映
我的情感被太陽曬熟
我被禰釀成醇酒傾倒,流溢
我的生命勃發著生機
將來的路,我明白
我懂得無須拘於桎梏
如青鳥殷勤,恣意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