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論探討 專欄

反革命的唯改良派既不自知又無能

張三一言

一、甚麼是改良,甚麼是革命?

  革命是由民眾獨立於體制外演變政治制度的進程。 改良是由統治者主導在體制內演變政治制度的進程。 改良的主動權在統治者,祇有統治者有權與有能力進行。

  改良祇有自上至下由統治者演獨角戲的一種形式。 革命的主動權在民間,它無須經統治者同意就可以進行。 革命可以有依法和平到法外暴力的形式。依法和平的非暴力革命比暴力革命內容豐富得多。

二、改良派的由來

  當前中國出現反革命唯改良派,有如下的原因:

  一、反革命唯改良主義者或出身於中共,或利益上有依附於中共,或對中共存有幻想留戀之情,但又不認同中共的專制獨裁的戀共者。他們其中一部份人是被排擠出權力集團外的精英,另一部分人是原本在權力集團外,但對政治有企求的棈英,他們的願望是中共由上而下的民主化政改,為他們回歸或進入權力集團掃除障礙。因而他們不願革中共的命,因為中共倒下去,他們也失去了回歸或進入權力集團的所依。在漢民族崇拜既存權力的臣服禮教浸淫下,加上其所處地位和現實利益決定,他們祇得以忠臣、順民或奴隸的心態尋找民主化之路。這種民主化之路的特點是:乞求統治者恩賜民主;民主恩賜論是他們的傑作。這就是反革命唯改良主義。這些精英中的部份人表現極為惡劣。他們因在體制外又想擠入體制內,便以極左面目,用極惡毒的言論去攻擊革命,以反革命打方臘作為進入統治陣營的本錢。最近網上政治論壇的掃蕩民運就是這些人的傑作。

  反革命唯改良主義者之所以反對革命、反對用對抗手段爭取民主,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他們自視為高人一等的精英。他們「對統治者自視為忠臣,對民眾則自視為主子」。唯上、唯權是這些精英的心態,令他們不但看不起中下層民眾,更害怕中下層民眾的對抗式的反建制民主運動。在這些人心目中,佔百分之七、八十的下層民眾不是民主的力量;一見自下而上的民眾運動就激起本能的反感之情。因為這類民主運動有損他們的利益、地位和尊嚴。他們有意無意地無視「沒有體制外的民運就根本不會產生體制內由上而下改良運動」的事實。

  如上所說,反革命唯改良主義對民運的最大危害恰恰在於它否定和排斥體制外由下而上的民眾獨立的民主運動。反對用革命和反對用對抗的手段爭取民主,這無疑是以投降主義來取消民運。

  二、有菩薩心腸的中下階層,他們沒有擠進權力層的慾望。他們祇是慣於用靜態的觀點看問題,認為任何既存的勢力都是不可改變的。加上百年中國民主運動屢戰屢敗的歷史,尤其是共產陣營瓦解,唯獨中共貌似巨人屹立不倒,加重了挫敗、絕望和無奈之心理壓力,所以他們不敢面對中共這個龐然大物。“中共不可代替論”是他們的定式理論。認為任何與中共作對者都必然自取滅亡。這些人由於恐懼犧牲(人之常情),但也不願見到人民受專制獨裁折磨、摧殘之苦,於是苦苦尋求無需付出犧牲代價的民主之道。在這種思想方法和心態驅使下,他們一般都傾向於改良主義,壯大了反革命唯改良主義的聲勢。這是改良主義的民眾基礎。反革命唯改良主義者往往訴諸這種民眾願望來否定和排斥用革命或對抗方式來爭取民主。

  三、國際上既得利益層的理論家,為求安定、不觸動現狀,以維護並奪取更大利益,創設了改良主義理論。他們並以其在經濟文化上的極大優勢,極力向全世界推展之。其目的在於維護和擴展其先進國家及其龐大資本集團的既得利益。為達此目的,他們力求世界秩序穩定,且在穩定中開放市場。至於它國是民主抑或極權統治,是尊重人權還是踐踏人權,對他們來說都是無關弘旨的。在國際改良主義者心中,大獨裁者皮諾切特比民主普選產生的阿連德好得多,所以支持前者發動政變推翻後者的合法政權,並長期支持其專制獨裁統治。同理,祇要中共能保持穩定並對西方開放市場,國際改良主義者就會全力支持中共的獨裁統治。他們不會支持在他們看來會搞亂中國局勢的中國民主運動。

  這些理論與想進入權力體制內的精英一拍即合,形成了今天反革命唯改良之聲勢。

三、改良派欠缺自知之明

1,不知道改良派無獨立地位

  我們細心觀察改良派的理論和活動,很容易發現他們的欠缺自知之明。他們至今仍不明白,作為欲進入體制內但不得其門而入的體制外精英,根本就沒有進行改良的資格;他們祇能當個由統治者作主的改良運動的啦啦隊,充其量祇能說是一個“促進改良派”,而不是改良派。因為在改良運動中,他們根本就沒有自己獨立的地位與人格,連當個改良派的資格都沒有。

  唯改良派有意或無意地忽視了這段康、梁維新史的最基本事實﹕當皇帝說「可」,改良派便有一百日玩玩;當太後說「否」,改良派就玩完。

  這段歷史事實告訴我們一個真相:改良的主動權操在統治者手堙C你要上演改良好戲嗎?那你必須明白,飾演主角的一定是統治者。你們的任務是推動他們上臺表演,自己爭取當個配角。

2,不知道自己賴以生存的社會條件

  唯改良派的核心思想是反對體制外的、自下而上的民眾爭取民主的對抗性運動,即反對革命。祇準自上而下的統治集團自我完善的政治改良,即恩賜民主。 他們不自知改良主義本身,是在一定的歷史條件下形成的。

  人的自私天性和權力的自我擴張特性,決定專制統治者不會因良心發現,而自願自覺地放權於民、恩賜民主。所有已經出現過的改良運動全部是在體制外革命壓力下出現的,在革命面前,因改良則存、不改良則亡,故而才有統治者被迫作理性的選擇。當統治者在這樣情況下還堅持反對政改就祇好以革命收場。這樣的革命可以是和平的也可以是暴力的。歷史知識已經提供了這樣的證明。

  理論與事實告訴我們:古今中外沒有例外,沒有革命就沒有改良;所謂改良派乃是革命派的副產品。唯改良派要反革命,就是要消除自己存在的前提與條件,甚至是在否定自己存在的價值。

  唯改良派有一種妙論。他們說沒有體制外革命一樣可以有體制內改良;若沒有體制內改良,則體制外便沒有和平革命的可能,祇有暴力收場。

  沒有體制外革命就沒有體制內改良,上面己陳述過了。事實是革命可能把不願改良的體制內逼出改良,而且可能性極大,這有大量歷史與現實已經給出了實證;但我至今還沒有看見過沒有體制外壓力下的體制內改良。

  反革命是唯改良主義者欠缺自知之明的表現。

3、不知道自己的工作對象

  改良派的工作對象是誰?

  我們讚賞且敬佩改良派中的一些人,是因為他們確知自己的工作對象。彭某就是對其工作對象做最低限度的工作。他講的就是改良對統治者生死存亡攸關的話。不管統治者反應如何,彭某都做了「觸動統治者靈魂」的工作。而王某的可敬之處,則是他能夠置自身安危於度外,到其工作對象身邊去發言。

  因為改良派的工作對象是統治階層,尤其是它的決策層。

  改良派的工作應該是進入至少要接觸統治層、要有上達「天聽」的能力,對統治層有影響力。例如做到像趙紫陽能聽嚴某和鮑某的話,江澤民也會聽汪道涵、劉吉的話。退而求其次也要做到能接觸和影響汪道涵、劉吉。

  今天的唯改良派不作此圖,反而是把精力放在反對促進改良出現的民眾革命上面去。不知道是不是唯改良派沒有這份能力老羞成怒憤而向革命民眾發洩。

4、不知道極權國家沒有條件先行改良

  糊塗得可愛的是,它們還說什麼現在在中國應該、而且可以進行體制外的改良運動。他們舉美國人權進展史以證之。

  他們有意或無意地忽視了這麼一個基本事實:美國是一個可由民眾改良政治的民主社會,而中國是一個民眾不得議政的極權國家。在美國的任何民眾政治改良運動,一搬到中國大陸,就必死無疑。

  他們有意無意地忽略了這麼一個基本邏輯:先有體制外的民主革命運動,創造了民主社會,然後才有民眾能參與政治改良活動的環境和條件。他們顛倒因果,要在沒有民眾改良活動條件的大陸極權社會進行民眾改良運動,當然祇會是空中樓閣,一進行實際操作,必是死路一條。

  這是改良派者欠缺自知之明的表現之四。

5、不知道自己沒有力量

  就現狀而言,目前中國的唯改良派力量等於零。唯改良派沒有自知之明,是因他們把統治者的良心視作自己的改良力量之源。但這力量是虛的。因為改良無力,為壯膽而反問革命:你們革命的力量在哪堙H

  我可以明確回答:

  中國實實在在存在著強大的革命力量。

  專業民主運動團體祇是龐大民主力量的一小部分,把海外民運作為中國民主力量的標誌是失實的。祇要你把眼界放寬一些,就可以看到強大的革命力量。

  凡體制外意圖依靠本身力量改變現狀的都是革命力量。

  如果這些革命力量是以民主為目標和以民主作為指導思想的話,這就是民主革命的力量。即使不是以民主為目的的革命力量,也是在民主大氣候下進行的革命,這革命不能離開朝向民主總目的之方向。要注意的是,這個力量的表現形式包括了陳勝吳廣式到曼得拉甘地式。

  我們已經能看到的中國民主革命力量起碼有下列主要類別。

  *沒有加入民運團體的廣大認同民主的中產階級人士,整體來說就是那些沒有政治權力的非建制內的知識份子 ,這些人士多數有強烈的自由民主慾望;
  *邊沿化貧窮化的工農,它們組成了中國人口的七八成,具有數量之優勢但沒有組織之質的優勢;
  *少部分的先富起來的民間資本家。

  要注意的是中國的所謂中產階級與世界中產階級不同,其主流是依附權力者的,傾向民主的是少數;總體而言它不是民主力量的組成部分。例如靠關係網錢權交易先富起的資本家和受黨豢養的各色知識份子 ;

  *國內外民運團體,這是一股被人抹黑醜化輕視了的力量,但它是一股積極且潛力極大的力量。現今的趨勢是空頭民運逐漸走向民間變成實力民運;
  *是不滿惡官欺詐、貪官污吏、假話治國、假貨建國的人,這是一股不以形分的強大又無形的力量力。

  這這是強大的革命力量。改良的力量在哪堙H答案是:沒有。

  人是由利益驅動的,所以被剝奪權益者爭取權益的活動均由自發到自覺,由非組織到有組織是必然的。當爭取權益自覺化組織化時,他們就成為民主革命力量的基礎和主力了。當民運專業團體和人士到自發無組織的民眾中間時,就會出現中國現代的陳勝吳廣曼德拉甘地。我說的國內外民運團體是一股積極且潛力極大的力量,其中一個意思就是指這一方面的。

  有人說所有自由民主社會主義等等都不是民眾的要求,祇是一些壞知識份子腦子媟Q出來欺騙驅使民眾去為之賣命的勾當。這話對一半錯一半。說不是民眾的要求是脫離事實的;說這些主義思想是由知識份子觀察社會(民眾)思潮而“想”出來,則基本上是對的。

  現在中國佔百分之七、八十的民眾有改變現狀的要求,他們中沒有多少人會把改變現狀的希望,寄托在當前的掌權者身上。這些要求,祇要有某些陳勝吳廣甘地曼德拉式人物到他們中去,給他們思想和帶領他們往前走,這就成了有形有實的民主革命了。這不是一些壞知識份子要驅使民眾去為之賣命,而是民眾需要他們幫助解困。

  自發的局部性的工農爭取本身權益的鬥爭已經是中國政治生活的組成部分。所以說中國的民主革命力

  量是存在的,而且是可以看到和可以觸摸到的。

  唯改良派不知道自己沒有力量又看不到革命有力量是其最大的無自知之明。

四、小結﹕改良派要有自知之明

  改良派要在中國民運中取得好成績,先要有自知之明。要認清自的的地位、所處環境、和自身擁有的能力,不要在力所不能或無所作為的地方花費時間和精力。

  改良派要認清自己的工作對象,把主要力量集中在向統治集團遊說的工作上去,更不要廢除自己盟友的武功,讓自己勢孤力弱,甚至無所依存。

  我寫了改良派種種不是,目的不是反改良,而是希望改良派就其正位行其正事,與革命合作而不是反革命。

  中國需要的是不反革命的改良和不反改良的革命;需要的是兩者合作而不互相拆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