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追蹤

偽滿洲國與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吳澄埃

  凡是中國人都知道,上個世紀上半期,中國曾出現過一個短命的“滿州國”。凡是中國人都同樣知道,這個滿州國是在日本的陰謀策劃和直接扶持下“創建”的,它不過是日本的一個傀儡國,是在日本已經侵佔了我國的東三省之後,收買一心想復辟滿清王朝的愛新覺羅溥儀所幹的“分裂祖國”的勾當。所以,史家們便在它的國號前面,加了一個“偽”字,以示它的不正統,不合法,以對它出賣國家民族的行為表示憤慨與譴責。

  然而,中國的史家們,還有我們這些中華的子孫們,特別是一九四九年以後生活成長在中國大陸的幾代中國人,雖然對於偽滿州國,向來都是同讎敵愾,但是,由於不解歷史,更不敢去瞭解歷史,所以,非但祇知道在上個世紀三十年代曾出現過一個分裂祖國的“偽滿州國”,卻全然不知道,更出現過一個分裂祖國的“偽造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其中更有可憐者,居然至今仍將它當作了一個“革命的中國”,非但不將它的國號前面也加上一個“偽”字,而且還要在他們奉命所寫的中國現代史教科書上,將它吹得天花亂墜,就好像,這個在蘇俄的直接命令和指揮下,乘“九一八”日本侵略中國,祖國國難沉重的關鍵時刻,而在南中國篡立的所謂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倒是一個頂頂合法的中國了。就不說這個非但忘宗背祖、而且認賊作父的“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其開宗明義的第一條,便是要“繼續武裝保衛蘇聯”,因為蘇聯是在日本侵略我國之前,就已經發動過對中國的大規模侵略戰爭了。那個時刻,中國共產黨曾按照斯大林的命令,高喊著“武裝保衛蘇聯”的口號,在全中國發動武裝造反,在全中國發動種種的動亂和暴亂,以與蘇聯對我們祖國的侵略“媕野~合”。其開宗明義的第二條,即“偽造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的第十四條﹕“要號召中國境內的所有民族和地區的人民,都有權利實行民族自決,都能夠自己建立獨立的國家”,以脫離中國。這實在是要比七十年後臺灣的那位李總統所說的“七塊論和八塊論”,大膽放肆得多了。而它建國之後所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接受蘇聯的命令,乘祖國國難當頭,再一次在全中國發動武裝造反,在全中國製造種種的動亂和暴亂,直把一個外患又起的中國,變成了一個內憂外患交相煎迫的中國。

  然而,正是因為有了這樣一個地地道道的、賣國賣族的“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才會使日本動心,溥儀動念。因為,既然蘇俄已經在中國扶植共產黨篡立了“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並承認蘇聯是他的宗主國,使一個中國分裂成了“兩個中國”,那麼,日本侵略者為何便不能仿傚蘇俄,滿清遺孽為何便不能傚法中共,也來分裂中國,使“兩個中國”繼續分裂為“三個中國”呢?

  歷史的事實便是,在“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篡立後一年,日本國便挾溥儀在中國東北建立了“第三個中國”偽滿州國,進一步地分裂了中國。其時,中國雖然還沒有分成“七塊、八塊”,但已經明明白白地被割裂成“三塊”了。所以,蘇俄才是日本的老師,中共才是溥儀的榜樣。祇不過,溥儀仍然要“認滿為祖”,所以他還要將國號定為“滿州國”;中共則乾脆“認俄為宗”,披著中華的外衣,而將國號定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以完成斯大林要他們在中國建立“俄屬蘇維埃政權”的任務。所以它才是一個十足的偽中國。因為,倘使今天也有一批要“認美為宗”的所謂“革命者”,也要在中國建立一個什麼“中華美利堅共和國”的話,就不說中共一定要來他個七八次圍剿,並且非將它剿得乾乾淨淨為止,而且,即便是一些憎惡中共的中國人,大約也都不好反對。就不說那些因不要祖國才拼命要愛國、因而便要“愛共”的海外華人了。

  但是,悲劇在於,偽滿州國祇存在了短短的十三年,便隨著日本侵華戰爭的失敗,而敗亡了。但是,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卻隨著中國人民全面抗戰的開始,卻因絕不抗戰和割據發展,竟繼續成為隱性的第二個中國,更因為中共打贏了戰後的那一場內戰,而公然地亮出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牌子了,祇不過是“改頭換面而不換心”地變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罷了。大概,也正因為如此,中共的歷史學家們,才非但要繼續把“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寫進正史,斷然不敢加上一個“偽”字,而且在中共今日天天都在咒罵別人分裂中國、製造兩個中國的時候,竟仍然要在中共的歷史教科書堶情A歌頌中共當年分裂祖國和製造兩個中國的“歷史功勞”,其愚昧無知,實在是無以復加。

  不過,最感到委屈和痛苦的,恐怕還是那個滿清的末代皇帝溥儀了。因為,他這位僅僅是在日本的要挾之下,祗製造了十三年“第三個中國”的滿州國皇帝,卻要在比他早一年就服從蘇俄的命令、製造了“第二個中國”的中共那堙A做戰犯,當勞改犯,天天檢討自己分裂祖國和出賣祖國的罪行,又怎能不深感冤枉呢?

插圖: 中共在九一八之後受俄命於蘇聯國慶日篡立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有列寧頭像的俄屬“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鈔票

    日本扶持溥儀緊步中共後塵在瀋陽篡立偽滿洲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