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與中國民主之路

回首過去 看清現在 選擇將來

孫 雲

知道過去

  回顧一下中國近代百年歷史,自從鴉片戰爭揭開了西方列強的侵華序幕,中華民族就一直為外爭主權在進行著不屈不擾、前赴後繼的鬥爭。與此同時,在中國內部,人民亟望革新圖強的反專制、爭民主的要求,則成為不可抗拒的洪流。在這場外爭主權求生存,內爭民主求富強的百年大戰中,中華民族嘗遍了天下的辛酸苦辣,走過了無數的曲折艱險,至今仍然在逆境中奮戰。但願上蒼佑我大中華。

  在對外關係上,列強直接通過戰爭強加在中國人民頭上的不平等條約就有《南京條約》、《北京條約》、《馬關條約》等等。辛亥之後,年輕的中華民國遭遇到的第一次入侵,就是蘇聯對我國發動的大規模侵略戰爭──中東路戰爭。日本帝國主義則是第二個發動侵華戰爭的國家。四九年中共奪取大陸政權後,斯大林又在共產國際大家庭的名義下,迫使中共承認外蒙獨立,分裂我們的國土。六十年代初,中印邊界戰爭爆發的時候,與中共意識形態一致的蘇聯反而支持印度,這為伺後的中蘇決裂埋下了伏筆。彼時,與中華民國意識形態一致的美國,不但支持印度,還要求中華民國政府承認列強強加在中國人民頭上、且不為歷屆中國政府承認的所謂“麥克馬洪線”。這一無理的要求,遂遭到中華民國蔣中正總統的嚴正拒絕和抗議。此外,美國還把本該二次大戰後應與臺灣一起歸還中國的釣魚島送給了日本,為未來中日間的領土紛爭,埋下了導火線。以上的史實說明,不管是共產主義國家,還是西方民主國家,它們在處理有關中國的國際事務時,祗考慮自己國家的利益,卻從來不理會中國的利益,還有中國人民的感受。所謂民主理念,在他們那堙A也從來只能讓位給自己的國家利益。

  在內政方面,中國人民在經歷了洋務運動實業救國之後,終於認識到祇有推翻專制建立共和,變一家之國為全民之國,集全民的智慧和力量,纔能振興中華。這期間有提出了《天朝田畝制度》的太平天國運動,有提倡君主立憲的“公車上書”運動,直到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勝利,建立了中華民國。

  對於太平天國運動,雖然它信仰源於西方的拜上帝教,但西方列強卻支持腐朽的滿清王朝。他們組織洋槍隊,聯合圍剿太平天國,以維護在華的利益。對於國父孫中山先生領導的中國國民革命,西方列強不但在辛亥之前不予支持,甚至反過來支持滿清,絞殺中國的革命。辛亥之後,則乾脆支持意在復辟帝制的袁世凱和各派軍閥,一再地阻擾中華民國走向民主和統一。蘇俄則一手策劃組織成立了中國共產黨,並運用假聯合真顛覆的策略,終於在中國大陸推翻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使得專制制度在共產革命的名義下,於中國大陸實行了全面復辟(請參閱歷史學家辛灝年教授的著作《誰是新中國》一書)。此後的美國,竟對退守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搞了一個令世人震驚的“孫立人事件”,圖謀在臺灣建立一個親美政權。

  世事險惡。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中國的問題,祇能靠中國人自己解決。中國的利益,祇能靠中國人自己維護。任何國家,不管他以什麼面目出現在國際舞臺上,它的最終目的,都是在尋求自己的國家利益。誠如美國總統尼克松七二年訪問大陸時,曾對毛澤東說的那樣:他是為尋求美國的利益而來。

瞭解現在

  從表面上看,眼下的中國(包括臺灣)並沒有遭受別國的武裝侵略,且大陸還擁有核子武器。但是一個沒有良好的民主制度作保障的,一個處在分裂狀態的國家,要在這個弱肉強食、競爭激烈的世界中求生存求發展,卻是不可想像的。像中共這樣一個專制腐爛政權,即使沒有外敵入侵,它也會自己滅亡。蘇聯的崩潰就是明證。而一個完善的民主國家,則可以把它的內耗降到最低,從而把全部的力量投入到世界的競爭中去。中國人民民主追求的根本宗旨之一,就是要使我們國家和我們民族免於滅亡在共產專制制度之下。

  我們從事民主運動是為了我們的國家和民族免於滅亡在共產專制制度之下,但這並不等於說,我們就可以接受民主運動旗號下的分裂國家行為。據稱當代的中國民主運動獲得了普世的同情和支持,但一經分析便能發現,這個“同情和支持”,也還是一個換了湯而沒有換藥的把戲。

  中國是一個漢族占總人口百分之九十三的國家。無論是從人口數量著眼,還是從經濟文化來看,漢族人民都是推翻中共一黨專制的主體力量。可是,除了別國一般老百姓的真正人道同情之外,卻沒有一個西方民主國家是真心願意幫助中國實現民主化的。因為,僅僅一億人口的日本,它的汽車,它的手錶,它的家電,它的高科技產品,已使西方的市場貨滿為患,因此,他們絕不敢想像,當十億中國人的潛能,在民主自由制度的保障下轟然釋放出來後,他們的市場將會被多少的中國貨所佔據。當然,他們更加知道,“唯有支持並保存一個腐敗甚至是腐爛的中國政府及其專制統治,才會對他們大大有利”。這實在是辛亥以來東西方列強從未改變的對中國政策。所以,他們積極支持分裂中國的運動,卻又將它置於當今時髦的民主自由旗號之下,在民族自決的口號下進行。在這方面,搞臺獨的李登輝國民黨從內部進行了積極的和成功的配合。他們分化瓦解大陸民運組織,利誘腐蝕民運人士,妄想把推翻一黨專制的中國民主運動引向支解中國分裂的道路上去。他們與中國共產黨實行“良性互動”:一個以不接受專制統一為藉口搞臺獨,一個則以反對分裂、高舉民族主義大旗為藉口來掩蓋和維護專制統治。他們互相利用,唱盡雙簧,以求得自己繼續存在的條件。

  現已公開的資料告訴我們:早在六十年代,美國每年支援西藏獨立運動的經費就有一百七十萬美元。而對於以漢族為主體的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中國民主運動,西方民主國家的輿論宣傳利用遠遠多過實際支持。想來也可以理解:曾真正代表中華民族利益的一代偉人孫中山先生所領導的中國國民革命,就從來沒有得到過西方民主列強的支持,就不用說我們這個理念不明、形象不佳的所謂當代中國民運了。至於既反共又反獨,意在高舉三民主義旗幟的真正愛國民主運動,就更不敢對他們懷抱期望。有報道為證:五角大廈網路評估室主任馬歇爾曾召集一批現役和退役軍官與學術界人士完成了一份題為《二零二五年亞洲》的報告。報告顯示,無論中國大陸是否能成為民主社會或轉型為市場經濟,美國都將可能把中國大陸視為未來的敵人,並針對這種認定而進行策劃。其實早在一八八二年美國通過“排華法案”時就已經作了這種認定。因為他們不敢想像,如果從那時起,中國人就能自由移民新大陸,那麼今天的美國將會是一個什麼樣子。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從美國政府先是對日本侵華戰爭在表面上表示中立,暗底下卻提供大量戰略物資給日本,到二戰後對曾在戰爭中作為他堅定盟友的中華民國政府採取拋棄政策,美國及西方民主國家對中國民主進步的真正態度也就不難理解了。

  過去,蘇聯利用中共在共產主義大家庭的名義下分裂中國國土;今天,美國及西方民主國家出於它們的私利,也想假借民主自由的名義來分裂中國疆土,以減弱中國的總體國力和國際競爭力。他們打出的旗號雖然不一,但目的卻相當一致,無非是上幾個世紀武裝殖民侵略方法的變相延續。因為一個直接策動中共專制復辟;一個則是要中國在民主轉型中付出國土分裂的代價。這才是當代西方列強執行“親共反華”路線的本相。

選擇未來

  知道了百年的中國苦難史,瞭解了現在中國所處的國際環境,再來對中國的發展方向作一個冷靜的和理智的選擇,那麼,我們的選擇就可能不犯錯誤或少犯錯誤。

  不難看出的是,沒有新聞自由輿論監督的一黨專制乃是鉗制中國人民創造力的枷鎖,是滋生貪官污吏泛濫腐敗的土壤。唯有堅決推翻中共一黨專制,同時堅定貫徹國父孫中山先生意在實行民主過渡的“軍政、訓政和憲政”的思想,在過渡期堅決地實行具有威權民主政治特色的訓政,中華民族纔能減少民主轉型過程中的振蕩,使內耗降到最低限度,並在內政方面最終達到還政與民、即走上民主政治的康莊大道,纔能防止國際列強妄想趁機分裂中國的圖謀。

  一黨極權統治絕不等同於威權民主政治。上個世紀,我們曾悲劇地將威權民主政治當成了專制,在共產主義這個虛假民主追求的蒙騙下,任中共在中國大陸推翻了由辛亥革命所創建的真正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中共曾口口聲聲說:中國人民選擇了社會主義。但它卻絕對不允許人民作第二次、第三次選擇的實質,恰好證明了它的欺騙和專制本質。這一教訓是極為慘痛和深刻的,必須牢牢記取,從而更不能再把專制的中共當作威權來加以維護。

  民主運動不同於分裂運動。當前中國的民主運動不但是推翻中共一黨專制復辟的運動,而且是重建國父孫中山先生所締造的、以三民主義為立國之本的、中華民國的復國運動;是推翻清王朝之後,反對袁世凱稱帝和北洋軍閥復辟之“護國護法”運動的歷史性延續;是中華民族經過痛苦的歷史反思之後,反對以任何名義、特別是以革命的名義推行專制復辟的再出發。她是中華民族在奔向民主自由的大道上,從幼稚到成熟的分水嶺。她是中華民族昂首闊步邁入文明的又一個歷史標記。她更與任何的民族分裂運動及政治分離運動風馬牛不相及。因為今天的民族分裂運動和政治分離運動,有時儘管披掛著反共的外衣,但就其最終目的和可能導致的結果來看,則是民族的分裂和國家的瓦解。這正是百多年來東西方列強千方百計想達到而沒有能達到的對華目標。對此,我們必須要有清醒的認識。

  縱上所述,中國的民主運動不但要使我們的國家和民族免於滅亡在共產專制制度之下,還要防止民主轉型過程中的國家分裂。對於列強的既定戰略,我們則不能幻想它會自動改變。就像當年假如沒有馬丁.路德.金在六十年代領導的民權運動,美國黑人就不可能擁有今天這樣的平等地位一樣。今天,中國要想以平等的地位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靠的祇能是內修民主政治,外爭自強不息。國父孫中山先生早就說過:華僑是革命之母。在今日大陸中共的鐵血統治之下,我們必須以海外華僑和留學生為基礎,面向大陸,和人民一起,對歷史作深刻的反思,把被共產黨顛倒的歷史真相告訴人民,大力宣傳國父孫中山先生的民族,民權,民生之三民主義。確立正確的思想,統一全民的意志。這樣,我們中華民族纔能在自身的民主化道路上避免再走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