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民主義研究

國父思想舉隅

趙增義

  有一位來自大陸的學者十分嚮往三民主義。五十年來,中共在大陸以“馬列毛思想”統治人民,文化大革命後,思想破產,但仍扭扭捏捏死拉著馬列毛不放。這位學者以比貨比價甚至換湯換藥的心態從事國父思想研究,希望大陸重建思想體系,算得是個有心人了。

  近十年來,世界局勢大有改變,蘇聯極權瓦解,南美及亞洲若干軍人政權或一黨獨大的政府也已實行政黨政治,人民要求自由民主的浪潮早已衝擊中共政權。人們如希望在大陸建立一個自由民主均富的社會,國父思想正可借鑒。祇是國父思想汪洋浩瀚,要研究宜先從其大原則、大方向以及基本思維法則方面著手。

  國父流傳後世的墨寶,以兩句話最多。一是“天下為公”。中山先生推翻滿清,自己不做皇帝而創立共和國,主張主權在民的全民政治,并以“大同世界”為最高的政治理想,這是劃時代的創舉。唯有“天下為公”的懷抱,才有自由平等民主以及民有民治民享的觀念產生;反之,祇有一個人的私欲,或一群少數人的權利欲望,就必然走上極權的道路。

  其次是“博愛”。韓愈《原道》說:“博愛之為仁”。中山先生將博愛精神切實灌輸到三民主義中。舉例說:民族主義強調中國如果強盛起來,要濟弱扶傾,要扶助弱小民族,這是博愛。民權主義敘述平等的精義,提倡服務利他的人生觀:“人生以服務為目的,不以奪取為目的,聰敏才智愈大者,當盡其能力為千萬人服務,造千萬人之福……”這是博愛。民生主義以養民教民,滿足民生需要,為人命謀幸福為目的。并主張發達生產以求富,合理分配以求均,以“均富”解決民生問題。這是博愛。國父思想淵源自中國文化者也有兩點:其一是致中和的精神,他不偏重團体主義,也不偏重個人主義,他以民族主義爭取國家的自由平等,以民權主義爭取個人的自由平等,以民生主義爭取個人的經濟自由平等。他不認為國家是一個階級壓迫另一個階級的工具,而主張要有萬能政府為人民辦事,使政府有能,人民有權,政府猶如汽車的引擎,人民則如剎車,以政權制衡治權。為振興民族精神強固民族地位,需要恢復固有道德及固有智能,但也要學習歐美長處迎頭趕上。資本主義著重自由競爭及保護私有財產,共產主義主張財產公有,以及階級鬥爭,中山先生則以發達國家資本、節制私人資本、平均地權和耕者有其田來解決民生問題,使私人企業與國家企業共存。凡事物可以委諸個人或其經營較國家經營為適宜者,應歸個人為之,由國家獎勵,而以法律保護之,至其不能委諸個人或有獨佔性質者,應由國家經營之。尤其是他否認物質是歷史進化的重心,認為民生才是歷史的重心,而民生包括精神物質兩方面。他也不主張階級鬥爭,認為這是病態。主張社會互助,一切生產的功勞也不能完全歸之於工人的勞動。凡社會上各種有用有能力的分子,無論是直接間接,在生產方面或在消費方面,都有或多或少的貢獻。在中央地方權限劃分方面,既非中央集權又非地方分權,採均權制,事務有舉國一致者歸中央,因地制宜者屬地方。

  其二,實行三民主義採和平漸進的方法。在民族主義中,他不主張講世界主義,他主張恢復民族地位後才可講世界主義,而民族的形成也是由血統、文化因素自家族、宗族而擴及民族。在建國大綱堙A特別提出軍政、訓政、憲政三個時期循序而進。為了訓練人民行使民權,他寫了民權初步這本書。至於處理土地問題,在農地方面,先三七五減租,後公地放領,而後耕者有其田。都市土地則採平均地權的辦法,先規定地價,繼則照價征收,照價收買,最重要的是漲價歸公。

  中山先生的學說沒有玄奧的理論,他不過針對當時中國國弱民窮的情形,提出建國治國的具体方法,不冒險,不激進。他的實業計劃,特別重視交通建設,促進貨暢其流。同時認為交通的發達,亦有利於國防,有利於民族与民族間的融合。實業計劃同時提出吸引外資國際共同開發中國的觀點。目前中共正依靠這項思想發展經濟。

  既然中共承認中山先生為革命先行者,同時於慶典時候在天安門挂上國父的遺像。中共如确能尊重中山先生,就必須實行他的主張,不必用他作統戰的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