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篇

薪火相傳 教化人心
──在大紐約地區《黃花崗》雜誌創刊發行會上的致詞

馬佩華

  今天,真是我們紐約華人的一個盛會。這麼多的團體,這麼多的僑領,不論彼此的見解如何,都能夠來到這堙A來祝賀《黃花崗》雜誌的創刊,可謂濟濟一堂,共襄盛舉。我的心情自然是十分的激動。因為,它不僅說明了我們海外華僑對創辦《黃花崗》雜誌的支持,還說明我們海外的華人,真的還沒有忘記“黃花崗”這塊“國民革命的聖地”,沒有忘記至今仍然埋葬在黃花崗的七十二位烈士,沒有忘記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先生的革命事業,特別是沒有忘記唯有繼承和傳揚“黃花崗”的精神,才能夠繼承國父留下的民主建國偉業,為全中國的民主、統一、和平而繼續奮鬥。

  朋友們,《黃花崗》雜誌,是在海外創辦的一家民辦雜誌,它沒有任何背景,而是“數位美國華僑、幾個大陸學人”所共同創辦的。所以,它雖然是艱難的,但也是純潔的。因為它不需要秉承任何方面的旨意,更不需要聽從任何背景的約束。它要說的,就是它自己要說的話;它要做的,就是它自己要做的事。

  《黃花崗》雜誌還象它的主編所說的那樣,是一家不得不創辦在海外的大陸民間刊物,並且是一家學術文化刊物。因為,在中國大陸還不能存在任何一家民辦雜誌之前,它只好、也只能誕生在海外。但它卻是大陸讀者自己的刊物,它主要是為大陸的讀者們服務的。所以,《黃花崗雜誌》理應追求的第一個目標,就是要根據大陸讀者的需要,旨在傳揚中華優秀的傳統文化。因為,中華優秀的文化傳統,曾為眾所周知的“現代焚書坑儒”行為,遭遇了可怕的破壞。

  《黃花崗》雜誌理應追求的第二個目標,就是要研究、繼承和發揚國父孫中山先生的學說,也就是以三民主義為代表的民主革命和民主建國的思想理論。因為,同樣是由於一個人盡皆知的原因,三民主義在我們祖國大陸的建國實踐,被悲劇地中斷了,並因此而造成了大陸同胞的許多苦難。她雖然造就了臺灣的政治民主和經濟繁榮,但它今日在臺灣猶如“昨日黃花”似的命運,特別是臺灣某些令人感到悲哀的現狀,卻在告訴我們,今天和今後的臺灣,不僅繼續需要孫先生的三民主義,來作為它追求地區進步的指南,而且更需要孫先生正確並且是科學的民族主義思想,來引導它端正中國民主和平統一的航向。

  《黃花崗》雜誌理應要追求的第三個目標,就是研究和澄清中國現代歷史,也就是研究和澄清中華民國興衰敗成的歷史。在這方面,由於中國大陸的思想界和知識界,還有廣大民間,已經遠遠地走在了海外、甚至是臺灣的前面,所以,《黃花崗》雜誌才更需要為國內的學者們提供一個發表的園地。因為,迄今為止,它還是唯一的一塊學術自由園地。

  朋友們,中華文化的香火,在我們祖國的大陸,雖然曾被焚毀,但是重重灰燼之下,非但餘火猶存,餘燼未滅,而且不會熄滅,更不會覆滅;國父思想的薪火,雖然遭遇了長期的抵制,甚至是存心的扭曲,但是大陸人民今天對國父思想的再研究和再追求,恰恰說明了它旺盛的生命力,又將迎來它傳揚和勃發的新時代。因此,我們,還有我們的《黃花崗》雜誌,又有什麼權利,不去為著祖國民主、統一與和平的前途,不去為著民族主義、民權主義和民生主義在全中國的實現,而自覺地擔負起“薪火相傳、教化人心”的歷史重任呢?

  現實在鼓勵著我們的追求,歷史會承認我們的努力。《黃花崗》雜誌一定會不負眾望,不僅要艱辛地辦下去,而且要努力地將它辦好。我想,這也正是大家對我們的期望之所在。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