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創刊號

 

 

啟事

 

 

  余本為一介文化人,為寫作歷史小說而研究歷史,又因研究歷史,而為自己半

生“上當受騙”而“痛心疾首”。這才從賣小說轉而為做學問,從未有搞政治的欲

望,更沒有“領風騷”的欲求,無非是一份責任一份心而已。是故,做紐約“三民

主義大同盟”之副秘書長,既為李勇先生和一些華僑的厚愛,於情於義所不容推托

;任中國社會民主黨之顧問,更為劉國凱兄等友人的盛情,於情於勢所不能拒絕。

 

  然而,文化人終究是文化人。文人的理想之一便是辦雜誌,且是文人學者的雜

誌。所以,當此之際,余決意謝辭上述兩個社會職務,還我書生本色,以求在黃花

崗創刊期盡我綿薄之力。如幸得諒解,則感戴殊深。

 

                    辛灝年  敬啟  2001,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