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創刊號

 

 

 

中國民間詩人的政治抒情詩

 

      

 

 

野獸(1968)

 

 

黃翔

 

     

 

 

             我是一隻被追捕的野獸

     我是一隻剛捕獲的野獸

     我是被野獸踐踏的野獸

     我是踐踏野獸的野獸

 

     一個時代撲倒我

     斜乜著眼睛,

     把掘踏在我的鼻梁架上

     撕著

     咬著

     啃著,直啃得只剩下我的骨頭

     我也要哽住一個可憎時代的咽喉

 

 

 

     “我詛咒你,中國!( 外三首 )

 

        (1970)

 

      (大陸)梁歸智

 

     我詛咒你,中國!

     你這刻板冷酷的兵營,

     這些冥頑不靈的國民,

     為什麼甘做自相殘殺的兵丁?

 

     我詛咒你,中國!

     你這喧囂混亂的戲廳,

     這些奴顏婢膝的國民,

     為什麼甘做媚態逢迎的優伶?

 

     我詛咒你,中國!

     你這死寂骯髒的牛棚,

     這些麻木不仁的國民,

     為什麼甘做任人宰割的畜牲?

 

     我詛咒你,中國!

     你不配作我的母親,

     這些昏暗愚弱的國民,

     真的嚐不到自由的蘋果,

     只配受迷信的重軛、專制的鞭影?

 

     啊,中國,我們母親,

     我真想好好地詛咒你,

     卻忍不住熱淚縱橫──

     啊,我的中國!

 

 

       外三首

     

       雜詠一﹕

 

     江寧潮,胸前寡紅桃,

     男女共老少,齊頌忠字謠。

     想哭又想笑。

 

       雜詠二﹕

 

     江南愁,撤殿又毀樓。

     缺腿菩薩哭,淚滴斷碑頭。

     何日復重修?

 

       雜詠三﹕

 

     江南憐,乞丐處處顛。

     婦人抱幼子,露宿街巷間。

     心痛不能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