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創刊號

 

 

 

中華功夫

 

 

誰是邪教?

 

 

 

 

                

成其林

 

 

 

  中共建政伊始,號召全國人民尤其是知識份子學習「馬列毛思想」,進行所謂

「思想改造」,要每個人把心靈深處的所調「資產階級和個人主義以及腐朽的道德

觀等等『毒素』」挖掘出來「洗腦」,要用「馬列毛思想」代替來武裝自己,要用

階級鬥爭的觀點看問題,對「階級敵人」要「狠」,要「兇」,要「殘忍」,直到

鬥臭鬥死,不可有半點小資產階級人道主義的情懹,要聽黨的話,忠於黨,加強

「黨性」,全心全意服從黨,黨指向那裡就奔向那裡。總之,一句話,要全國六億

人的腦袋裡一律只裝有一個「馬列毛思想」,沒有個人的人性而只有「黨性」,忠

於毛主席、忠於黨,做沒有個人靈魂的「黨的工具」。由此而把中華民族固有的忠

孝仁愛信義和平道德觀摧毀,把人性扭曲殆盡。同時,為了愚弄人民,刻意神化毛

澤東的讚歌響遍全國雲霄,什麼「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一個毛澤東,他為人

民謀幸福呀,呼兒嗨喲……他是人民的大救星!」甚至喊出「爹親、娘親,不如毛

主席親!」的口號來毒害青少年。結果呢,毛澤東操控無產階級專政的絞肉機器,

令成千成萬無辜百姓被迫害死在假、錯、冤案之中,使千千萬萬美好的家庭妻離子

散、家破人亡,遺下了數不清的孤兒寡婦。當年還有一首讚歌高唱入雲,什麼「社

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國家人民地位高……」結果呢,人民被分劃為

「地富反壤右」黑五類,好好的人,一剎那間,變成「牛鬼蛇神」,不是被殺,就

是送進勞改營做超體力的奴工,過的是地獄般沒有希望的痛苦日子,直至被折磨致

殘致死。「十年文革」造成十年浩劫,在毛澤東的爪牙「紅衛兵」殘酷批鬥拳打腳

踢、凌辱摧殘下,無數的國家菁英、學術權威生不如死,紛紛含恨自盡。難道這也

可用所謂「這是符合中國實際國情的『人民地位高』」來掩飾其殘暴的反人民的本

質嗎?

 

  八九年六月四日,愛國學運被血腥鎮壓了。天安門廣場血跡斑斑的慘酷實況,

在電視新聞報導中,舉世有目共睹。年輕的王維林舉起雙臂英勇無畏地站在一長列

坦克車隊的面前,阻擋車隊前進,那可歌可泣的感人鏡頭,令舉世心靈震撼。隨後

,北京中央電視新聞竟報導說:「海外媒體說,北京天安門廣場的大學生被血腥鎮

壓,這完全是外國反華勢力徹頭徹尾、別有用心地惡毒造謠……」此外,「六四」

當天,任職大連市某機關採購科名叫蕭斌的中年男子,剛巧經過天安門一帶,接受

媒體訪問時,他激憤地證實士兵握著機槍向人群橫加掃射的實情。結果,被中共軍

事法庭公審,控以「造謠」破壞社會秩序,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罪名判坐牢十五年重

刑。他帶著沉重的腳鐐手銬琅璫入獄,從此就得面對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漫長的苦

難歲月,因為他只不過說了一句真實話。真是情何以堪。走筆至此,心中愴然,但

願上述兩位勇士今天尚活在人間。這是中共的恥辱,中共的罪行,中國的悲哀,中

國人民的不幸!「六四」屠殺,中共那假仁慈、險惡、殘暴的豺狼本質徹底暴露了

。「垂簾聽政」太上皇鄧小平雙手沾滿鮮血,卻毫無悔意,甚至表示為了「維持社

會穩定幾十年,再殺二十萬人,也在所不惜...」,仍然冥頑不靈地堅持「四項原

則」,堅持一黨專政,維護黨治、黨有、黨享封建官僚集團的既得利益,讓黨政軍

的官員和他們的子弟「一部分人先富裕起來」。

 

  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今天從中央到地方,黨的官員貪污、走私已成為

風氣,靠槍桿子魚肉百姓的暴政如同蘋果徹底腐爛了。人稱「鐵面宰相」的朱鎔基

不得不發誓,要用棺材治政殺貪官,以平民憤來保護風雨飄搖的政權;「江核心」

也不得不驚叫,發出「我們的黨如果再這樣腐敗下去,就會亡黨、亡國……」的哀

鳴。

 

  不,放心吧,不管中共如何垂死掙扎,必將步「蘇東坡」的後塵進入歷史的垃

圾堆裡,而具有五千年悠久歷史的中華民族泱泱大國將與世永存、與日月爭輝!

 

  半個世紀以來,中國大陸在中共王朝獨裁統治下,豺狼當道,百姓遭殃,有冤

投訴無門。

 

  請聽聽以下幾段如今大陸社會流傳的順口溜,反映民間憤懣的心態,社會的真

實狀況。

 

  其一:各級幹部搞「三講」,轟轟烈烈走過場;問題出在第一排,腐敗分子就

在台上講。其二:殺頭不要緊,祇要鈔票真;殺了我一個,還有後來人!

 

  其三:工人忙下崗,農民忙上訪,幹部忙「三講」,法輪功嚇壞了共產黨。

 

  是的,說對了,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中共,終於面臨勁敵法輪功。一九九九年

四月二十五日,北京上萬名衣著樸實,舉止斯文的男女百姓,不喊口號,手上沒有

標語也不見高舉橫幅,始終保持默默無言的法輪功學員,排成一條長龍似的圍著象

徵中共最高權威的「聖旨」中南海,一向作威作福的官老爺們嚇得目瞪口呆、不知

所措,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江核心」暴跳如雷,「我不相信,我治不了法輪功

……」,他氣急敗壞地下一道「聖旨」,法輪功就被判定為「邪教」。於是一場善

與惡的生死大搏鬥,就此拉開了序幕。

 

  自從法輪功被判定為「邪教」之後,有關中共打壓法輪功的報導不斷,形勢日

益激化,打壓越升級,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湧現的次數越頻繁,人數越多,任武警

和便衣警察拳打腳踢,警棍交加,押上警車,罵不還口打不還手,英勇無畏地前仆

後繼。他們那萬眾一心,與世無爭,只求堅貞地閉目練功的精神,令人感佩。

 

  據說在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有一億之多,有的說比中共黨員還多,總之,人數

不在少數,甚至中共黨政軍的內部,從中央到下層都有法輪功學員在練功。這些人

都是在「馬列毛思想」灌輸下成長的,怎麼竟會相信被「江核心」判定為「邪教」

的法輪功呢?簡直不可思議。法輪功究竟有何法道,竟有如此強大的吸引力,值得

深思和探討。為此,特買了一本李洪志先生著的《轉法輪》(全書四百二十八頁,

連郵寄費在內,才七美元,應該並不牟利)。讀了之後,有所領悟,啟迪良多。

 

  李洪志在書中宣揚類似佛教「普渡眾生」的教義,教導學員「照佛法去修練、

練功、修德、做好人、行善事……」其主導中心思想,就是一再強調的「真、善、

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標準」。要求學員「講真話,做真事,不弄虛作假,不假公

濟私;心懷慈悲心、寬容心,排除貪婪心、嫉妒心;要有忍力靜心修德,不受外界

的干擾、誘惑而喪失自己的心智,不同流合污,返本歸真...」

 

  中共一黨專政統治那麼久,「真、善、忍」三個字,在中華大地有如一聲春雷

巨響,驚醒了被壓抑得透不過氣來的億萬民眾,及時地滿足了民眾渴望已久的心靈

需求,找到了精神上的寄托;彷彿深山古廟傳來了清新悅耳的警世暮鼓晨鐘,宛如

春風吹散了籠罩彌漫在中華大地上空「馬列毛思想」的毒霧,讓大地回歸中華固有

的道德,讓被扭曲的人性返璞歸真,喚醒人的良知,

 

  不再做麻木不仁的中共「黨的工具」,重新恢復有良知有靈魂的人。

 

  曾被毛澤東告詔天下,指定將來接其皇位的林彪,因搞政變企圖謀殺毛不遂而

倉皇外逃蘇聯,在外蒙墮機,連同老伴葉群和兒子林立果一起粉身碎骨。林彪死前

說過一句真心話:「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一語揭穿中共一貫欺騙、愚弄人民

的假面具,也暴露了封建王朝宮闈內,帝皇將相、殘暴統治者之間慘烈權鬥的骯髒

內幕。中共依靠數千萬「黨的工具」來維持政權,一旦,當麻木不仁的「工具」被

法輪功的「真、善、忍」春風吹醒,恢復有靈魂的人之時,即中共倒台之日,不發

一槍一炮,步「蘇東坡」後塵走進歷史,去向老祖宗馬克思爺爺哭訴。

 

  法輪功宣揚的「真、善、忍」,與中共的「假、惡、暴」針鋒相對,有如一面

照妖明鏡,令中共殘暴王朝原形畢露。這是一場兩種思想的交鋒、一場善與惡的生

死大搏鬥。

 

  孰是真正的「邪教」,法輪功,抑或「馬列毛思想」?

 

  讓讀者憑著自己的良知去衡量、判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