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創刊號

 

 

 

大陸政情

 

 

“棺材治國論”

 

               

 

 

黃三河

 

 

  近日中共大開殺戒,大小貪官,紛紛人頭落地,這是朱鎔基的「棺材論」產生

的效應。當年朱總走馬上任伊始,就咬牙切齒要準備一百口棺材。「治國要用棺材

」,這是中國的統治文化,我們姑且稱之謂「棺材治國論」。

 

  中國有句俗語叫「未登天子位先磨殺人刀」。朱總的棺材論和這殺人刀是一脈

相承的,江澤民也說過︰「不殺幾個會亡黨亡國」。他的理論依據是,治亂世要用

重刑。反正中國人口多,殺幾個無傷大雅﹗不過諷刺的是,中共治國已經五十多年

,從大救星、英明領袖、到偉大核心,半世紀過去,到頭來還是會「亂世」,還要

靠「棺材論」來維持政權,不禁使人懷疑共產黨是否有能力統治中國。除了棺材,

還有什麼法寶?

 

  中國的殺人記錄本來已是世界聞名的,每年死刑犯佔世界全數的四分之二,遙

遙領先各國。如今又推出棺材論,勢將再創高峰,為我們這個「殺人大國」更上層

樓。

 

  治國是否一定要用棺材?本無定論,加拿大是一個無死刑國家,同時又是全世

界吏治最清廉的國家,可見貪官的有無與棺材是扯不上關係的。加拿大治貪不用棺

材而用選票,所以選票治國比棺材治國有效得多。治國要靠棺材,那是最原始、最

粗糙、也是最愚蠢的統治方法。除了暴露兇殘、暴虐和無恥與虛弱外,當然可嚇唬

善良的小百姓、從電視中看到朱總那厲怖的臉孔,兇狠的咆哮,和官方媒體大張旗

鼓的宣揚,就看出「殺雞儆猴」的味道很濃。可憐的中國人民,只能在暴君腳下過

著雞和猴的命運。幸福的當個膽戰心驚的猴;不幸的只有當個無辜被宰的雞了﹗

 

  誰是雞?誰是猴?在這次大殺貪官的血腥行動中,有一很耐人尋味的現象,那

就是被裝進棺材的大多都是副級官,如人大副委員長、公安部副部長、福建省副省

長、廈門市副市長,還有什麼副關長、副主任……總之做雞的都是副字輩的。而正

字輩的充其量也只是做個戰戰兢兢的猴。有的甚至還可以升官,如福建省書記就坐

直升機當了首都的書記,有保護傘罩著,因為他們姓「馬列」。朱總曾說最後一口

棺材給自己,我看這口棺材派不上用場了,因為朱是「正」總理,也是馬列的嫡系

子孫﹗

 

  加拿大人很幸運,不管你姓英、姓亞、姓歐,都不必做猴做雞(請注意此雞不

是香港廟街的雞,幸勿混淆)﹗他們手裡握著選票,神氣得很,趾高而氣昂地享受

人民當家作主的真民主,所以成了中國蛇民的熱門選擇;而中國人不是做雞就是做

猴,所以成為世界上的「偷渡大國」。什麼叫做「民心所向」,從漂流在海上的偷

渡客的流向就可看出端倪。

 

  加拿大沒有死刑也可以根絕貪污,而中共殺個天翻地覆,還是貪官滿朝。「野

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不能怪野草,問題在草根,貪官的根是一黨專政的社會

制度,一個沒有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黨大於法的社會,多少口棺材也是無濟於事

的。正是「貪官殺不盡,見財膽又生。」

 

(轉載金山自由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