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創刊號

 

 

         評令人眼花繚亂的“天安門事件”炒作

 

 

                

曉峰

 

 

 

  進入新千年以來,一份所謂“六四真相”的文件鋪天蓋地而來,美國人炒,海

外媒體炒,那些盼望招安的民運人物也跟著起哄,甚至絕大部分華裔的、外籍的中

共問題評論家們也煞有介事地保證,該文件是真的,是絕對可信的,送出文件的“

張良”也確實是能接觸密件的“比省部級還大”的人物,一時間,就好象“六四”

即將翻案,中共黨內順應美國人和平演變思路的“改革”派即將掌權,流亡海外的

民運人物苦等了十多年後終於能夠返回共產國同政治局的屠夫們平起平坐了。這可

絕不是危言聳听,這確實是真的,所有曾關注事態發展的中國人有目共睹。不信,

你看:

 

  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名記者華萊士在其“六十分鐘”電視時事雜志中專門訪

問了“張良”,并且將該節目選在晚間七點的黃金時間播出。被視為外交問題研究

重鎮、一向只刊登嚴肅學術文章的美國“外交事務”雙月刊,更在最新一期破天荒

刊出了文件內容。海外乃至港台出版的所有批評中共的報刊、雜志几乎都作為重大

新聞摘錄了“真相”的主要章節,并加上了肯定性的評論。最積極的,莫過於那些

在美國避難的所謂原趙紫陽智囊班子人物和向中共跪求“改革”的“六四”學生精

英,他們欣喜若狂,聲稱共黨內始終有一批要求“平反六四”的勢力在抵制鄧、江

體制。而表演最來勁的,要算是以專門幫共產打統戰擦邊球的多維新聞了,這次他

們比前兩年領頭炒作朱熔基是共產清官、開明人物的勁頭還足,并且聲言“六四真

相”的中文原版將由他們整理後發表。

 

    “真相”偏偏缺少關鍵的真相

 

  然而,任何人,只要仔細地讀一下現今公布的“真相”,冷靜地加以分析思考

,那麼就會發現其中問題多多。

 

  首先,既然是“六四真相”,為什麼在科技高度發達的今天,不能將原件拷貝

發表?為什麼非得先翻譯成英文,然後再由那些不了解中國社會、只會使用台灣國

語的美國華人將已經添加了外國人味道的英文“真相”翻譯回來?在這裏,掌握“

真相”,操控“真相”曝光的那些人,顯然無意讓人立即了解原汁原味的“真相”

,他們需要時間“整理”,以期達到他們所要達到的輿論導向的目的。其次,“真

相”明顯地回避了“六四”大屠殺許多關鍵性的細節問題。諸如:沒有收錄鄧小平

鎮壓學生時一再強調的“不怕流血、不怕罵娘、不怕制裁”;回避了中共“四、二

六”人民日報社論發出屠殺信號後,鄧小平潛往武漢、西安等地,召集共產軍各大

軍區司令員及政委部署軍隊向北京集中,准備武力鎮壓的情節;刪掉了中共公安部

一九九零年七月十日第五次呈報國務院的“有關各地動亂、暴亂中傷亡情況統計資

料匯總”供認的“六四”實際傷亡人數,而這個數字比官方公開承認的數百人要高

出十几倍到几十倍;有意不提開槍決定是如何作出的,最高當局是誰下的開槍令,

在什麼時候下的開槍令,部隊及武器彈藥是按何種程序組織的(按共產軍規定,調

動一個連的兵力,都必須有中央軍委手令),部隊內部的戰前動員工作是由誰布署

以及按何種口徑煽動士兵對學生仇恨的,屠殺之後又是如何毀尸滅跡的。人們應該

記得,“六四”血案發生後,李鵬曾對國際媒體辯解說:“當時國內沒有橡皮子彈

,万不得已才使用了實彈”,由此完全可以肯定,中共在調動軍隊進行屠殺前,是

經過周密策划的,是有完整的殺進北京城的軍事計划的。而且,根據所有這些有關

共產軍實施大屠殺的細節,是完全可以把殺人劊子手送上國際戰爭罪行法庭和人權

法庭的,但“真相”卻故意不披露這方面的真相。

 

  另外,“真相”作為黨內密件,本應該公開更多的共產黨機密,但它連影儿都

沒有觸及。眾所周知,共產黨派軍隊殺進北京城之前,他們首先指控北京民眾暴亂

,當時中央電視台播放的畫面中有三個老太太在崇文門天橋上殺死共產兵的鏡頭,

有民眾放火燒毀共產坦克的鏡頭,但北京市民都知道,當時群眾都在極力地用道義

感化士兵,呼吁他們掉轉對准百姓的槍口,共產宣傳的民眾暴力至今仍是一個迷,

可“真相”在這方面卻沒有揭露出半點真相。如果聯想到四八年中共偽裝國民黨軍

洗劫張家口附近村庄誘逼農民同國軍拚命,五○年借口南韓進犯北朝鮮發動朝鮮戰

爭,六七年給“走資派”栽贓叛徒罪證將劉、鄧派系黨匪頭目送去見閻王,九九年

誣蔑異議人士是強姦犯將之投入監獄,那麼“六四暴民”的許多抗共行為,很可能

是共產黨為煽起士兵的仇恨自己製造的。對此等機密,被稱作密件的“真相”卻邊

儿都沒沾。

 

    “真相”想誘導什麼

 

  從“六四真相”公開的內容來看,該文件全面打擊了李鵬和陳云、李先念、彭

真、鄧穎超、楊尚昆、王震、薄一波等七老,認定當時的情報首長喬石也支持鎮壓

,相反卻給江澤民留下了回旋餘地,而且還為鄧小平保留了“改革開放”總設計師

的桂冠。至於趙紫陽、胡啟立、李瑞環等,則被當作黨內“改革派”加以肯定,同

時又極力拔高鮑彤等“趙紫陽智囊”的形象。在“真相”中,人們可以多次讀到李

鵬謊報軍情、聲稱美國和台灣的特務一直在煽動抗議人潮、有意“蒙蔽”、誤導鄧

小平的細節,人們也可以看到八個老小丑中李先念、王震、薄一波是蹦得最高的,

是拔擢江澤民最得力的人物,因此這些人才是“六四”血案真正的元凶,是應該追

求屠城罪責的主犯。

 

  密件中某些會議紀要透露,江澤民早在五月十日的政治局會議上就敢於同趙紫

陽分庭抗禮,而且當時北京流傳的消息也說,“六四”鎮壓前江澤民就已經化裝進

入北京,暗中取代了趙紫陽的總書記地位。對此,“真相”既沒有披露江在“六四

”鎮壓時實際擔任的角色,也沒有記錄江澤民被黃袍加身前同老人幫私下溝通并達

成默契的細節,這裏明顯地留下了可以讓江澤民在政治上大幅度發揮的空間。

 

  “真相”中凡是提到鄧小平的部分都筆下留情,最令人驚訝的是,在整個學生

運動期間,鄧小平即使作出了鎮壓的決定,但他仍始終堅持必須繼續推動“改革開

放”的決心,這同共產黨一貫宣傳的鄧小平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不謀而合,

顯然是為中共“平反”“六四”留下了伏筆,以便有朝一日仿照三七開批毛的方式

為鄧小平開脫罪責。

 

  李瑞環如果在六四鎮壓前後沒有表態支持過鎮壓,那他是肯定進不了政治局、

當不上常委的,可“真相”中凡是與李瑞環有關的部分,全都光彩照人,甚至有的

發言(五月十日談到決不能再搞政治運動那次)比趙紫陽還大膽開明。除此,“真

相”還耐人尋味地提到,鄧小平原先囑意李瑞環當總書記,是陳云、李先念這几個

老家伙堅持啟用江澤民才改變了鄧小平的主意,這無異於暗示李瑞環才是鄧小平囑

意的“真龍天子”。

 

  除此,“真相”記載道:鄧小平告訴七老,有資料顯示就是鮑彤泄漏了關於北

京市戒嚴的機密,李鵬已要求對鮑立即依法起訴。“真相”還對李先念要收拾鮑彤

的話作了詳細描述:“我知道這個家伙,年紀都超過五十了,卻像年輕人一樣追求

時髦……他滿腦子都是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想,他還把一群年輕人聚集起來,稱他們

是趙紫陽的智囊,我們的黨根本沒有什智囊……鮑彤應該為三個研究單位和一個學

會聯合發表六點聲明負責,現在實情已水落石出,鮑彤違法泄露戒嚴令的機密,應

該逮捕。”在此,“真相”強化了“六四”以來趙紫陽智囊們一直宣揚的觀點,那

就是只有他們才是黨內改革派的中堅,暗示人們,“六四”一旦平反,中國就要由

他們來當家。

 

    “真相”真與不真無須爭論

 

  目前,許多人對“真相”的真實性提出質疑。有一種理由認為,有几次重要會

議的記錄均出自鄧小平辦公室,但鄧辦的秘書們顯然不可能參與老朽們在鄧家密室

私下舉行的磋商,而且那種不公開的權力分贓也不可能留下任何記錄,秘密竊听錄

音是被共產黨用黨紀禁止的,當初毛澤東就曾懲罰過為保留黨頭活動史料而私下搞

竊听的秘書。因此,許多黑幕交易能留下完整的文字記錄,本身就令人生疑。

 

  有人認為有些對話紀錄可能是當事人自己整理的,或者他們的家人、親信掌握

了談話的內容,事後整理歸檔。如果是前者,快進棺材的老頭肯定作不到,而且憑

那八個土匪頭的文化也記錄不下來;如果是後者,那麼按照中共既定口徑事後整理

出來的文件,那就不是歷史的真實了,最多也只能算作經過相關人物或檔案整理部

門潤色過的共產史料。

 

  而且,人們如果對公布出來的“真相”下下功夫,就會發現所謂密件資料并沒

有什麼新的東西。任何有心人,只要他條件許可,是完全有時間和有能力把過去十

年黨內公開的文件、民間傳聞、當事人的回憶錄以及可供聯想的其它信息來源,經

過整理歸類、編輯加工,炮制出一份由“真實”材料組成但又非常不完整的“六四

真相”的。因此,“真相”的真實與否,無須爭論。我們可以說公布出來的絕大多

數材料都是真實可信的,但從整體上來說又是不完整的,缺少可以讓屠夫們入罪的

關鍵細節。現在,人們需要關注的是,那些顯然不是由同一個人記錄的資料都是哪

些人所為?又是何人出於何種目的捅了出來?拚命炒作“六四真相”的一群,葫蘆

裏又都在賣什麼藥?

 

    捅“真相”和炒“真相”大家心照不宣

 

  鄧小平死後,鄧家地位一落千丈,在經濟上、政治上受到重重打擊,而江系人

馬則紛紛擁上台前,撈錢撈權,踩扁鄧系人馬,鄧朴方、鄧質方更是做人難、難做

人。因此,鄧家對江澤民過河拆橋行為極為不滿,由其直系親屬將原來保存的黑記

錄捅出來,乃在情理之中。此外,從“真相”有意刪掉當時鄧小平決心鎮壓時殺氣

騰騰的凶惡語言,刻意強調鄧堅持“改革開放”,提名李瑞環接班,以及美國漢學

家林培瑞提到“認識那個帶出文件的中國人”,也可以判斷送出“真相”者,乃鄧

家或鄧辦中經常接觸鄧小平的人,目的是打擊江澤民,或者預示“真相”後面還有

下文,以逼上海幫就范。

 

  另外,在中共國高層,有相當多的一些人掌握或了解“真相”公布的資料,如

曾任中央政治局秘書、目前被軟禁的鮑彤及和他一起在趙紫陽身邊工作的人,前國

家主席楊尚昆的親信和家人,現今正謀求十六大後獲得更大權力的李瑞環、胡啟立

等,這些人有的已經被江澤民斗倒斗臭、有的在政治局內處於弱勢,他們也都可能

出於某種政治目的,如希圖東山再起、質疑江政權的合法性,刻意將一些經過加工

的內部文件流出國外,再利用出口轉內銷的輿論來制約江核心。

 

  目前,隨著十六大的逼近,共產高層的權力爭奪已經到了你死我活的最後攤牌

階段,借反腐、掃黑、打邪、制獨、攻台、入世展開的匪頭惡戰,已經亂成了一鍋

粥。在高層內斗嚴重激化、社會各種矛盾找不到解決辦法的情況下,黨內的任何一

種勢力都可能玩政治改革牌,都可能借“平反”“六四”搶占政治制高點,也都可

能把政治上的死狗、屁股又總擦不干淨、在國際上臭名遠揚的李鵬拋出來當替罪羊

 

  對此,只要形式需要,就是江澤民的上海幫也照樣玩得出來。

 

  請注意,送出“真相”的“張良”特別強調:“我不是異議人士”,“我們只

相信共產黨有能力在中國進行政治改革”,但他卻義無反顧地投入了共產主義頭號

敵人美帝國主義的懷抱,這明顯地是一種為戰勝對手而實施的政治投機行為,明顯

地是想以此影響十六大的人事安排,甚至十六大的議事日程。如果我們還注意到江

澤民最近在談到中共國外交政策時曾特別指出:“我們搞不好同美國的關系就是我

們的失敗”,那麼“張良”向美國拋送政治氣球、去美國找支點也就不足為怪了。

 

  而在美國方面,克林頓同共產國的“伙伴”關系已經走進了死胡同,美國的主

流政治已經意識到如果再繼續縱容中共無限擴張,那美國面對的將是一個比蘇俄更

加可怕的潛在對手。為此,研究中共問題的美國學者急需找到通向中共內部的“特

殊管道”,以“取得通常絕少外泄的高層機密”,從而幫助美國的決策者們了解“

中共的決策過程”(本句引號中的話系美國漢學家黎安友所說)。然而遺憾的是,

由於美國眼下這一代學者沒有當年杜勒斯透視共產邪惡的眼光,他們一廂情愿地幻

想中共從內部“和平演變”,於是一听說“張良”自稱代表共產黨內的民主改革派

、自喻“同情六四學生運動”,就以為撈到了支持美國對華新政策的稻草,大肆宣

揚得到了“中國共產黨高層政治最完備的檔案紀錄”(黎安友語)。

 

  至於海外所謂的民運人物,自稱是趙紫陽智囊的共產黨失意者,他們本來就不

曾想過在共產極權體制的廢墟上重建民主中國。這些原本在國內就沒有多少知識本

錢的賣狗皮膏藥者,在國外靠招搖撞騙早就混不下去了,可十多年過去了,他們望

眼欲穿的“六四平反”就是遙不可及,更不要說同“共產黨政治局的人物平起平坐

”(民運人物經常自我吹噓的口頭禪)了。如今,突然看到了據說是從共產黨內部

傳出來的“六四真相”,哪能不興奮、哪能不雀躍,炒熱“六四”,讓老共想起海

外還有這麼一幫共產黨潛在的基本力量,當然就成了他們義不容辭的杰作。

 

  二○○○一年一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