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創刊號

 

 

他們敢於大罵國民黨 

 

 

卻只能向共產黨低頭認罪

 

  

 

 

 

       一九五七年七月十三日中共各報曾報導︰本日,在人民代表大會議上,費孝通

作題為“向人民伏罪”的發言,黃琪翔作題為“請求人民的寬忍”的發言,儲安平

作“向人民投降”的發言,龍雲作“思想檢討”。

 

  費孝通說︰“為什麼我會犯下這樣的大罪?主要是我自己沒有放棄資產階級的

反動立場,抗拒黨的教育,沒有進行應有的改造,以致跌入資產階級右派的泥坑,

參加章羅聯盟的陰謀活動。”

 

  黃琪翔說︰“我作了章伯鈞的俘虜,我參加了章伯鈞的罪惡活動,我的思想深

處嚴重地存在著資產階級的思想本質,而且還有不少封建殘餘,因此行動上就表現

出敵我不分、投機取巧、對人民工作不負責以及溫情對人直至甘心作俘虜等,這種

思想的發展,結果就是走上反黨、反社會主義道路而毫不自覺。”

 

  儲安平說︰“我現在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真心誠意地向全國人民低頭認罪,我

這次犯的錯誤,並不是突如其來的事情,而是有它一定的歷史根源的,我受過多年

的英美資產階級教育,盲目崇拜腐朽的資產階級民主。”

 

  龍雲說︰“我的主導思想是封建地主階級的思想,又感染了資產階級民主自由

思想,對社會主義的思想感情尚未建立,對一切新事物,只看現象,不看本質;只

從目前利益出發,沒有長遠打算;只從片面、局部來觀察問題,沒有認識整體;以

感想為政策,傳聞當事實,以耳代目,因此數年來產生一連串的錯誤言論。”

 

  十五日,章伯鈞、羅隆基等人亦在人大上作了檢討。章伯鈞說︰“我的錯誤思

想和罪行是有歷史的根源的,反動的階級本質是有一貫性的。”羅隆基說︰“我是

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有了罪過的人,我最近有些行為犯了反黨,反社會主義的罪過

。”章乃器說︰“我是一個犯錯誤的人。我的錯誤性質,是資產階級的個人主義的

思想和作風。我始終認為︰我的問題只是思想的問題。”黃紹龍說︰“我的嚴重錯

誤是由思想立場上發生的。”

 

(圖:曾是反國民黨英雄的大右派章伯鈞在共產黨的批鬥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