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創刊號

 

 

大陸言論

 

世事顛倒

 

 

              劉鬱瑞(大陸)

 

 

  如今的社會,世事顛倒了,許多關係也被顛倒了。時下在官場中流行著一個稱

謂,叫“父母官”。原先“父母官”多指縣一級的領導幹部,這大概是從封建社會

遺傳下來的。因為那時縣一級的才稱得上官,是官裡頭最小的官,管理著一方百姓

。百姓們稱他們為“父母官”,他也自稱“身為民之父母”。辛亥之後,這種叫法

雖然沉寂了好些年,並被一種頗具神經意味的“革命幹部”所取代。然而“文革”

以後,這種叫法又悄悄興起,並很快被多數人接受,流行開來。發展到現在,這種

稱謂在官場上不絕於耳,它的範圍也被擴大了起來。由稱一縣之長上延到地區之專

員、一省之長;下延到一鄉之長、一村之長、一組之長。這也是不無道理的。既然

管理一縣之民,可稱為全縣子民的“父母官”,那麼順而上推,管理一個地區的專

員,就是全區子民的“父母官”了。管理一個省的省長就更應是全省子民的“父母

官”了。照此理下推,一個鄉長、鎮長、村長、村民小組長,雖然管的範圍小,子

民少,但也算是這小範圍、小部份子民的“父母官”。於是“父母官”的隊伍發展

了,壯大了,這也算是有所發明、有所創造吧。

 

  舊小說裡和戲劇舞台上,老百姓把官稱做“大人”,稱做“老爺”,自稱“小

人”或“小民”。當官的叫老百姓“子民”、“百姓”或“刁民”,自稱“本縣”

、“本府”或“本官”。這是被藝術化了的,實際上是否這樣叫,我沒去考究。但

現在有些人卻原盤地、不折不扣地從小說和舞台上的舊戲裡,把這種稱謂和盤接受

過來了。而且有了發展。現在,各級都有了書記,政府在黨委領導之下,書記當然

更應該是父母官了。這是一種發展。過去沒有副職,現在各級副職一大堆,任命書

上有“副”字,實際叫來都去了“副”字,不也是“父母官”嗎?這又是一種發展

。不甘寂寞的鄉鎮長和書記,也覺得既是一級政府,就當然應是一方百姓的“父母

官”。官是小點,“父母”卻不分大小,這個稱謂還是要的。上行下效,於是,村

長、抑或村民小組長也頂起了“父母官”的帽子。這又是一種發展。

 

  現在稱“父母官”者,有一個特點,老百姓並不這樣稱呼,而是官們互相稱呼

或自我稱呼。甲縣的縣長或縣委書記見了家鄉的縣長或縣委書記,即呼“今天能見

上我的父母官,真乃三生有幸”,“你是我們的父母官,辦這事還不是你一句話”

。我有個朋友是大學中文系畢業的,前幾年在一個山區小縣當了縣委書記。一次在

地區報上發了一篇文章,即有“自從當了父母官後,事情多了,工作忙了……身為

父母官,又不得不抓緊學習”云云。看了之後,我身上有點發冷。此君怎麼就在報

紙上自稱“父母官了呢?一次見了曾旁敲側擊,想知道他心中對此如何想的。豈知

他竟毫不掩飾地一口一個“本縣長”、“本縣短”。還感嘆曰︰“你是當過縣委書

記的,這‘民之父母’不好當啊﹗十幾萬子民要脫貧、要致富,壓力大著哪﹗”我

毫不客氣地說︰“我當的是縣委書記,哪有你們當‘父母官’瀟洒。”他知道我的

脾氣,顯然是對他自稱“父母官”不滿。但還是說︰“現在都這麼叫,和理髮員改

稱美髮師一個意思。這是新潮流,那是老傳統。”這話使我脊背溝裡起了疙瘩,還

想說點什麼,彷彿有鯁在喉,不說也罷。

 

  一次我向分管副專員請示工作,末了他說︰“你局座的意見,本府同意,就那

麼辦吧。”臨汾舊時稱平陽府,照這樣說臨汾地區副專員,自稱“本府”,別人就

該稱“府台大人”了。因為是老熟人,我順口說︰“你這‘本府’,我第一次聽到

,叫我局座我可不敢當。”他雖然笑了笑,但顯然有點不感冒,說︰“專員和知府

還不一樣。你當過縣太爺,老百姓沒叫過你‘父母官’?現在是局長,還不是局座

?”看來他對此有所研究,我語塞了。

 

  那年回到我的故鄉,碰上鄉裡的領導。我在洪洞縣工作二十多年,雖然離開十

年了,相互都還認識。他一見面就直呼我“父母官”,旁邊那個幹部一聽,立刻對

我說︰“過去他是你的老領導,現在他可是你的父母官呵。”他忙說︰“劉書記做

咱的‘父母官’時,咱還是個小娃娃。現在他的戶口又不在咱鄉裡,我敢當他的父

母官嗎?”旁邊那個幹部又說︰“他總是咱鄉裡人吧。他的戶口不在,他哥哥的戶

口可在哩。”他半認真半推諉地說︰“說是他哥哥的‘父母官’,那就太欺人了。

”他的話已說到這個份兒上了,我還說什麼呢?應付了幾句,不算很愉快,也不算

很尷尬就是了。

 

  但是,我想來想去,認為︰問題就在一個“官”字上,有了這個“官”字,使

一切情況發生了質的變化。兒子當了官,兒子的頭上有了頂戴花翎,一下變成了“

父母官”,變成了“民之父母”,父母和“衣食父母”們,變成了兒子的“子民”

、“小民”。就是說一個“官”字,一個頂戴花翎,兒子成了父母,父母成了他兒

子的兒子。這就把天地顛倒了,乾坤顛倒了,整個世事顛倒了。

 

(國內讀者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