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創刊號

 

 

中共貪官紀實

 

 

及時行樂縱情色 

 

馬列貪官鬧中華

 

 

 

于田飛(大陸)

 

    

 

       一、貪官與色官

 

  許多貪官的共同特點就是︰貪財、好色。貪財、好色如同上了癮,鮮味一嘗到

,便不可遏止,欲罷不能。我們這裡專談貪官的情、色、慾和情人問題。

 

  原海南一個大學裡的黨委書記,數年時間,就與一百多個各色各樣的女人有染

,在一百多個女人身上留下了斑斑劣跡。

 

  原南京市車管所的所長查貴今在日記中得意洋洋地寫道︰“《紅樓夢》中只不

過寫了金陵十二釵,我已有金陵十三釵。”言語之中,有一種超越的“自豪感”。

 

  就連女性官員,也有做權色交換的。如涉嫌福州海關特大走私案的主犯,原福

清海關女關長鄭平,起初不過是名中學教師,八十年代初調福州海關後,由科員到

副處長,再到福清海關關長,一路平步青雲。她不僅玩弄權術,貪婪無比,而且生

活十分糜爛,雖已五十來歲,但在被捕之前還圈養了三個二十多歲的小白臉,其中

一人叫韓曉東,此人有一段時間出國,在國外混不下去,只得再次向鄭平獻身,重

操舊業。鄭平的日常生活全不知檢點,駕著豪華房車上下班,甚至出入風月場所,

厚顏無恥達到了頂點。

 

  近兩年來,海關方面頻頻出事,頻頻爆出新聞。其中因女色而起的有兩件較為

有名,其中一件是︰一九九九年九月廿四日,公安機關準備抓捕在舟山海域多次從

事走私犯罪活動的董欣束等人,卻在董的別墅意外地抓到了正與妓女在床上“走私

”的舟山海關關長陳立鈞。不久,陳立鈞被檢查機關立案偵查,緊接著董欣束也被

抓獲歸案。董欣束不僅交待了自己向陳立鈞行賄八十萬元的犯罪事實,而且還牽出

了另外一個大腕級人物──杭州海關關長耿永祥。演出了從一個妓女身上找出兩個

貪官的活報劇。

 

  另一件是三亞海關關長黃貴興和情婦李姍平共同受賄五十七萬元一案。三亞有

著名的“天涯海角”和“鹿回頭”風景。豈知,黃貴興即使到了天涯海角也不回頭

,一頭栽倒在女人身上了。

 

  有的貪官在色慾方面過分放縱自己,追求純動物式的感官刺激,極少數已經到

了變態和不可挽救的程度。如被判處死刑的廣西隆安縣公安局局長陸世長,甚至姦

淫幼女。還有的搞集體淫亂,如山東青島嶗山區的十六名黨政幹部集體嫖妓。

 

  貪官們一朝得勢,八面威風,有的被權力弄暈了頭落下馬去,有的在女人身上

栽了跟頭。

 

  較為著名的貪官兼色官有以下一些︰

 

  首都鋼鐵公司北鋼公司原黨委書記管志誠受賄案中,“年近六旬、五短身材、

獅鼻大嘴”的管志誠身邊有兩個號稱“幹女兒”的女人──三十歲的于惠榮和年僅

二十四歲的楊娣。管志誠索賄受賄141.83萬元,貪污8.21萬元,所得贓款有四十二

萬元給了情婦于惠榮,十一萬元給了情婦楊娣,還分別給兩情婦購房置產。然而,

慾火焚身,三人的結局分別是︰管被判處死刑,于被判處無期,楊亦受法律懲處。

 

  深圳市計劃局財貿原副處長王建業受賄貪污案中,一個名叫史燕青的女人貫穿

始終。這對利令智的男女化名辦理了結婚登記,又花錢購買了洪都拉斯護照,先後

到過洪都拉斯、香港、美國、荷蘭、瑞士、泰國、馬來西亞等國家和地區,飽覽異

國情調,兩人合謀受賄、貪污1300餘萬元。最後,王建業被判處死刑,史燕青被判

處死緩。他們的故事現已改編成電視劇。

 

  廣東天龍集團原董事長兼總經理謝鶴亭貪污1000萬元、挪用1000餘萬港幣,造

成直接經濟損失兩億多元,資產沉滯4.45億元,他最後被判處死刑。他當總經理五

年,帶著諸多靚麗妖艷的“女秘書”們周遊過了三十多個國家。因為沉湎女色,他

置下屬的呼聲於不顧,頻繁更換女秘書,還專程赴京高薪聘請了數名姿色出眾的“

公關”小姐留在身邊享用。一九九四年五月,謝在香港與一名楊姓小姐勾搭上,以

每月兩萬多港幣“金屋藏嬌”,先後送給楊500餘萬港幣,也搭送了自己的一條小

命。

 

  成都市交通局原局長石全志是從彭州市的娛樂場所走向墮落的。他自遇上芳齡

十九的某美容廳的按摩小姐胡某,與胡某在九峰賓館極盡床第之歡後便開始樂不思

蜀。此後,石局象著了魔似的,一周往返彭州兩三次,並花四萬元將胡從曾包養胡

某的肖老板手上買到轉讓權,為其租房、購豪華傢俱,金屋藏嬌不算完,還為她安

排工作,並批出100萬元“幫助”這個按摩女經營公司。

 

  廣西玉林市原副市長李乘龍是一個對女人有報復似的瘋狂欲望的貪官,辦案人

員在他的密碼箱中,搜出總計1500多萬元的憑單和借據,還搜出十個專門裝女人照

片的信封。李乘龍到底搞過多少女人,連他自己也說不清。

 

  湖南邵東縣司法局原局長劉玉槐的行為更加惡劣,他與情婦陳某你來我往,頻

頻幽會,不是夫妻,勝似夫妻。醜聞傳出,劉未受到查處,只是調任縣檢察院任副

檢察長。之後,劉與陳關係更為密切,被其妻帶領娘家兄弟當場抓住。劉不思悔改

,變本加厲,幾次謀殺其妻未遂,最後與兇手合謀製造爆炸案殺害其妻,結果兇手

在引爆時失手,自己被炸死,而劉玉槐最後也落了個被判死緩的下場。

 

  有報導說,前不久在“廣東省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成果展”上,原湛江

海關關長曹秀康與情婦張猗的合影照十分打眼,照片上的張猗美目盼兮,但再也盼

不到曹秀康的到來了。因為一年前,曹秀康就已被判死刑。

 

  被判處死刑的中國土木建築公司駐泰國負責人劉國修,是一位曾在中國西南鐵

路建築史上立下汗馬功勞的老爆破專家,但他在晚年去泰國任職期間,卻沉醉在於

粉黛胭脂不能自拔。他一共包養了十多名歌女和舞女。

 

  寧夏鹽池縣原交警隊隊長余謙是一個典型的惡霸和流氓,余隊長還有一大喜好

,就是嫖娼,慾火一來,便讓司機或親自出馬去找女人,而且不分時間──執行公

務時放下手頭工作嫖娼,也不分地點,大白天拉到辦公室就幹。余謙還借手中的權

力經常要挾、調戲前來辦事的婦女。

 

  還有一例,簡直讓人聽後髮指,這便是被判處死刑的廣西隆安縣原公安局長陸

世長。陸世長先後姦淫婦女九人四十九次,其實遭其獸行的婦女遠不止這個數字,

而且這位陸大局長三分之一的獸行是發生在革命烈士陵園的墓碑下﹗

 

  湖南漣源鋼鐵股份公司原董事長兼總經理宋煥威曾是威震四方,大名鼎鼎的人

物,很長一段時間,他被視為湖南企業界的一面旗幟,在一圈圈光環的背後,宋不

僅先後單獨或伙同他人收受賄賂290多萬元,而且恬不知恥,大肆進行權色交易和

淫亂活動。案發後與他一起站在被告席上的還有三個女人︰其妻胡坤吾、情婦廖、

姘婦唐小蘭。宋被判處死緩,胡判二緩三,廖被判處無期,唐被判刑三年。

 

  為什麼貪官又同時是色官呢?

 

  有專家分析認為︰貪財與貪色是個怪圈,包二奶、養情人、帶“小蜜”或是嫖

娼狎妓,非以重金作後盾不可。在色情場上理智讓位於瘋狂的貪官,只有大把撈錢

,才能支付得起獵艷的巨大花銷。貪慾越盛,色慾越旺,貪慾與色慾水漲船高,成

為一些貪官越陷越深的漩渦。

 

  在已被查處的副省(部)級以上的廿三名官員當中,其中色官有六名,且都猖

狂一時,臭名遠揚。這六名色官是(據二○○○年第十期《記者寫天下》雜誌《省

部級腐敗官吏警示錄》一文,作者︰紀新華)︰倪獻策,原職務︰江西省省長。查

處時間一九八七年。

 

  倪獻策自一九八五年三月開始與江西派駐香港搞旅遊工作的郭曉紅(有夫之婦

)通姦,並濫用職權,為郭曉紅及其親屬謀取私利。一九八六年升職為省長之後,

他向郭說︰“什麼省長,只要能幫助你創造條件,我什麼都可以幹﹗”倪不顧群眾

反映,為郭提職務、提工資;授意有關人員發展郭入黨;銷毀反映郭問題的群眾來

信;批准郭出國“考察”、“散散心”;為郭的親屬提職、提薪、出國考察說情。

 

  在查處過程中,倪獻策不斷與郭商量對策,訂立攻守同盟。

 

  王寶森,原職務︰北京市副市長。查處時間︰一九九五年。王寶森在任職期間

,濫用職權,大肆侵吞、揮霍、挪用公款,腐化墮落,貪污公款廿五萬多元人民幣

,二萬美元;挪用公款一億多元人民幣,2500多萬美元,供其弟、姘婦及其他關係

密切的人進行營利活動,造成1300多萬美元的損失;揮霍大量公款,營造高級別墅

,購買高級公寓,長期包租賓館客房,作為享樂場所;違法批貸巨額資金,造成大

量資金流失;道德敗壞,生活糜爛,不僅嫖宿北京的賣淫女,還花高價從外地空運

年輕貌美的賣淫女進行淫樂。

 

  陳希同,原職務︰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查處時間︰一九九五年。

 

  陳希同利用職務之便,收受、侵吞大量貴重物品;腐化墮落,大量揮霍公款;

利用職權支持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等經商,謀取非法利益;嚴重失職,對王寶森犯

法犯罪活動負有重大責任。此外,陳希同還與某電視台女主持人長期通姦、淫樂,

為其謀取非法利益。

 

  孟慶平,原職務︰湖北省副省長。查處時間︰一九九七年。

 

  孟慶平在任職海南省副省長和湖北省副省長期間,“風流”名聲不斷,幾乎每

一個被他佔有或將他“拉下水”的女人,多多少少都得到過他在金錢、工作、生意

上的特殊關照。尤其是其情婦經營的“廣海公司”,在孟慶平的“關照”之下,僅

流轉稅一項就減免了上百萬元。

 

  胡長清,原職務︰江西省副省長。查處時間︰一九九九年。

 

  一九九五年,胡長清從國務院宗教事務管理局調任江西省省長助理。一九九八

年升任江西省副省長後,他更加有恃無恐,瘋狂斂財,數額之巨,生活之糜爛,世

所罕見。胡長清到江西後一直住在贛江賓館。早在北京就有過婚外兩性關性的他,

自然不甘單身生活的寂寞,他以金錢為誘餌把賓館的一名年輕服務員搞上了手,送

給她一套住宅,為她購置電視、鋼琴,把她包養起來。胡長清不僅包養情婦,找不

三不四的女人上床,而且出入色情場所,經常跟大款老板到廣州、澳門等地賭博、

嫖娼,甚至上澳門找賣淫女在星期六由珠海飛到南昌與其淫樂,星期天再飛回去。

僅兩年時間,胡長清就背著組織,私自到廣州、澳門等地鬼混二十五次之多。

 

  成克傑,原職務︰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廣西壯族自治區主席。查處時間

︰二○○○年。

 

  自一九九二年下半年以來,成克傑與有夫之婦李平長期通姦,並共謀在各自離

婚並“賺錢”後再結婚。

 

  一些官員如此色無忌憚,除了自身的蛻化變質以外,社會不良風氣的影響,下

面一些單位和企業的投其所好也不容忽視。有報導說,江西奉新縣澡溪鄉九仙村建

起了一座叫“九仙溫泉”的洗浴娛樂場所,公安部不僅從那裡的鴛鴦浴室和按摩室

搜出了成打的避孕套,還搜出了六張由政府有關部門開出的條子,上面的內容多為

“九仙溫泉︰今有領導某某人到貴處洗澡,請予以安排”等等。這個九仙村離縣城

有幾十公里,離鄉鎮駐地也有五公里,而一些地方的領導們之所以不怕艱苦風塵僕

僕光臨這個小山村,怕不是洗澡二字解釋得了的。

 

    二、萬歲︰貪官情婦的日記

 

  明星們寫日記,為的是記下自己的隱私,記下自己的隱私,為的又是日後賣個

好價錢,而一些情婦為什麼喜歡記日記呢?這倒叫人頗費思量。

 

  如果不是發生死者為官員情婦的謀殺案,我們自然不知道情婦其實是喜歡寫日

記的。記得川端康成的小說《雪國》中的女主角,也喜歡記日記,記的都是一些雞

毛似的事,一些雞零狗碎的生活片斷,並沒有深意。若非偉大的人物,寫日記又有

什麼歷史價值。要知道,我們關注歷史,總是把目光投向偉大人物。然而,世界並

不只由偉大的人物一種組成,還有各種人,譬如貪官,貪官的情婦,而貪官情婦的

日記也正好給我們提供了貪官生活的一個側面,便進而觸摸到貪官的一些鮮為人知

的“背面”。情婦哪裡會知道,她們的日記此刻成了刺向貪官胸膛的一把劍。這並

不說明貪官的情婦有多麼仇恨貪官,而只說明純粹是意外。

 

  一九九八年十月中旬,湖南彬州市發生了一起姦殺案。女事主丟下的“生活日

記”卻揭示了“湖南煙王”黃大康等系列貪官的醜行。日記的作者叫黃美清,某賓

館的領班,是黃大康的情婦。

 

  無獨有偶,一九九九年六月三十日,陝西神木地區鴻雁大廈發生一起惡性姦殺

案,死者留下的日記內容成了競寧集團董事長等人犯罪的鐵証,馬德強等一串貪官

因此落馬。日記的作者叫伊文莉,也是賓館領班,是馬德強的情婦。

 

  這兩件事好像是同一本書的兩個不同版本。

 

  情婦們為什麼要記日記,是為了回味“色授魂與,顛倒羅裳”時的迷醉嗎?不

是,情婦沒有那麼重感情。

 

  是有意為以後揭露貪官面目而留下証據?

 

  顯然不是。情婦沒有那麼正氣。

 

  是為了貪官後留下一點感情的紀念?

 

  當然不是。貪官死了,她們會哭,但哭的不會是人,而是哭她們的財源斷了。

 

  那麼,情婦寫日記是為了什麼呢?

 

  原來,與貪官斂財為自己留後路一樣,她們也在為自己留後路。貪官貪錢是為

了在退出舞台後依然能風風光光地享受,而情婦為自己留後路,是防止貪官情婦另

覓新歡,或者在自己人老珠黃之後被一腳踢開,不能敲上一筆竹槓而再無所獲。

 

  情婦也知道貪官沒幾個好東西,但為了保住自己的財神爺,她們即使知道也不

會向有關部門檢舉揭發。她們不會那麼有正義感,否則,也不會墮落到為人情婦的

地步。

 

  一個作家一部現代版的《茶花女》,也賺不到多少錢;然而情婦記錄下了自己

與貪官“芙蓉帳暗度春宵”的羅曼史,以及貪官的受賄來源與數目,便可要挾到一

大筆錢。貪官貪贓枉法,把柄在情婦手裡。為什麼?因為情婦與貪官關係最密切,

他們必須“赤誠相見”,什麼也不能藏著掖著。除了局部向對方公開自己,他們還

組成對付貪官夫人的統一戰線,以防要命的夫人發現蛛絲馬跡。

 

  這最密切的關係,使情婦將貪官從頭到腳看了個透。

 

  於是,情婦知道了貪官是最不可信任的人。在家庭方面,他們連合法妻子都背

叛,在組織方面,他們背著組織幹違法犯罪的勾當,在感方面,他們也許只把自己

這類人的雙臂當作臨時的港灣,一聽說哪兒有更好的港灣,他們說不定就會立即出

發。而自己只是他手中的一件商品,一個玩具。他給自己金銀首飾、時尚衣物,那

是為了給商品一個好的包裝。他對玩具笑,那是玩具能逗他開心,也許,再過幾天

他又會找到新的玩具──誰也不會只對一件玩具感興趣,連孩子也不會,除非是傻

孩子。

 

  貪官既然只會三心二意,見異思遷,自然不可信任。不信任也不能說出來,情

婦到底是弱者,是強者的話,早做女強人去了。可弱者也有思想,而思想就是力量

,這力量使得情婦覺得自己能把貪官攥在手心裡,一切聽自己的甚至離開了自己就

不行。

 

  這個思想就寫日記。記下貪官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貪官自然是有劣跡的,

一記下來便跑不了。這樣一來,他即使想分手,也得跟自己談判,到時候“青春損

失費”、別的什麼補償條件,都可以提。

 

  手中有了日記,再兇的貪官也得軟了。

 

  萬歲﹗日記,這是對貪官最有殺傷力的秘密武器。主意想定,日記也天天寫,

但誰知道自個兒會出事呢?情婦有心計,先對付了貪官夫人,又對付了貪官,但還

是沒有辦法對付歹徒。歹徒逞兇鬥狠,殺人越貨都敢幹。他們不像貪官,手中有錢

能引來女人,他們是歹徒,見了女人就霸王硬上弓,將錢財洗劫一空,什麼都搜了

,就是日記沒注意到。

 

  有人被謀殺,自然要破案,大蓋帽翻出日記,一翻就翻出了貪官的尾巴。

 

  情婦可真有心計,那些貪官怎麼那麼粗心大意呢?情婦在幹什麼,自己什麼都

不知道,進了監獄,貪官罵自己該死。

 

  情婦以色為餌,釣來了貪官的錢。她們寫下日,計算著以後每個字大概能合多

少錢。她們撲向金錢的慾火在文字中燃燒,文字的星星之火在燃燒,隨著的推移,

這火越燒越旺,加上歹徒對於金錢和女色的雙重慾火,這火就燒得更猛了,最終燒

得一個個貪官從日記裡跑出來,跑到法律的準繩下去了。

 

  這些貪官又怎麼會知道,首先是慾火害了自己呢?沒有慾火,哪來情婦日記的

星星之火,又怎麼可以燎原,燒倒一大片自己這樣的貪官呢?

 

  情婦能勾住貪官,說明她比一般流鶯飛燕要有心計。作為勾住特大貪官成克傑

的李平,更比一般的小蜜之類有心計,她腦子裡就有一本記錄成克傑活動的日記,

在法庭上一拿出來,成克傑就只好到另一個世界報到去了。

 

    三、貪官與情婦

 

  通常情況下,情婦除了錢外,還渴望正常人家溫馨的家庭生活,尤其是在“江

湖”闖蕩久了,更會有因疲勞厭倦而即刻洗手脫身的想法,而貪官付出真情永不變

心的,卻不多見,因此情婦“遇人不淑”導致“秋扇見捐”的事例,並不鮮見。

 

  下面“介紹”的一對貪官與情婦可能會引起情婦同行的“嫉妒”。因為這個情

婦與貪官整整姘居了七年,“無怨無悔”地伺奉著貪官,還參與貪官的受賄活動。

這個女人是最“有力”的中國女人,因為情婦與貪官,兩者共生時間不會太久,難

免迅速風流雲散,而這個女人,卻能將兩者的“親昵”關係保持達七年之久,著實

不簡單。因為當年咱們中國打敗日寇也只用了八年時間。除此之外,她的有力還表

現在,她能讓貪官在“天涯海角”本該“鹿回頭”的地方而不回頭,一味地向火坑

邊走去,這個女人叫李姍平。

 

  在友人的宴會上,大家可以感知“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而貪官與情婦總是

會出問題的,因為,凡是風流,最後除了一聲又一聲嘆息別無所有;凡是風流,總

會被雨打風吹去……。

 

  讓我們來看一下湖南省檢察院李文先生發表在二○○○年十月十六日《新民晚

報》上的“海關關長拜倒在石榴裙下”一文披露的案情︰據報導,由海南省檢察院

偵查終結移送海口市檢察院起訴的海南省三亞市海關原關長黃貴興和情婦李姍平共

同受賄五十七萬元一案,日前,海口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

 

  據檢察機關指控,早在一九九二年,當時在海口海關任處長的黃貴興,通過工

作的李姍平。當李得知黃有職有權又有錢時,決心背靠“大樹”發展自己,於是憑

著幾分姿色主動投黃所好。在李的懇求下,一九九七年黃貴興將一套價值五十多萬

元的住宅樓過戶到李姍平的名下。

 

  一九九六年九月,黃貴興被任命為三亞海關關長後,開始利用職務之便,伙同

李姍平共同收他人賄賂。一九九六年九月至十二月間,香港生意人龔某委托海南寶

島糧油公司總經理潘某找到黃貴興,提出辦理進口免稅鋼材批文,黃答應只要手續

齊全就可辦理。後潘以海南顏開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海南光秋房地產置業有限公

司等名義向三亞海關申報進口免稅鋼材共計1.18萬噸。經黃貴興批示同意後,潘拿

到了三張免稅進口鋼材批文。之後,潘按黃貴興的授意,從龔某處拿了三十萬元交

給李姍平。當黃貴興告訴潘批文已辦完,要趕快“結帳”時,潘又從龔某處拿了二

十萬元,按黃貴興的授意交給李姍平。

 

  此外,李姍平還收取海南三亞南山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七萬元好處費。至此,黃

貴興伙同李姍平共同受賄達五十七萬元。

 

  李姍平剛闖海南時在一家公司打工,出的是牛馬力,吃的是咸腥的炒粉。後來

,她認識了海口海關徵稅處副處長黃貴興。男人與女人之間的關係往往是在他們第

一次見面時就敲定了,心有靈犀一點通,他們從見面的那一刻就感到彼此已經尋找

了很久。黃貴興曾經是插隊知青,後來又上了大學,在海口海關工作可謂鵬程萬裡

前途無量。李姍平覺得在海南飄泊了這麼久終於找到了可以依托的臂膀,從一九九

二年起,她就投入了黃貴興的懷抱,心甘情願地給他當情婦。

 

  黃貴興不僅交了桃花,官運也亨通,很快又當上了三亞海關關長。他利用職權

把進口鋼材的批文交給李姍平,李姍平拿著這些批文倒賣,賺了219萬元,黃貴興

分得了130萬元,李姍平只綸了他35萬元,其餘的全部裝進了自己的腰包。從此,

兩人眉目傳情如膠似漆互相勾結互相利用,哪裡有黃貴興,哪裡就有李姍平的影子

 

  三十五歲的陳躍亮是廣東潮陽人,他是三亞恆昌貿易公司的總經理。當李姍平

投奔到他的麾下,他看重的不是這個女人的才華,而是這個女人同三亞海關關長黃

貴興的特殊關係。有了這層關係,即使她是個花瓶,也會釣到大魚的。

 

  狐假虎威,有了黃貴興這只老虎撐腰,陳躍亮、李姍平順順當當承包了三亞對

外經濟開發公司及三亞進出口貿易公司的保稅倉,用於存放假貨。由於我們在保稅

倉庫外匯管理政策法規執行中存在漏洞,便給逃匯、套匯者以可乘之機。

 

  在陳躍亮、李姍平等人用假貨報關的過程中,海關有關工作人員也曾對貨物的

品質、價格提出疑問,李姍平趕緊向黃貴興求救,黃貴興立刻以沒有違反海關規定

為由,責令有關人員繼續為陳躍亮報關。陳躍亮也是個知趣的人,他經常請黃貴興

和三亞海關業務一科科長小杜吃飯。吃別人的嘴短,拿別人的手軟,在審查驗貨過

程中,小杜就馬馬虎虎,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為陳躍亮獲取報關單提供方便。由於

黃貴興和小杜的支持和庇護,陳躍亮和李姍平順利地拿到了十九張報關單。

 

  陳躍亮想使用騙取的報關單在三亞騙匯,又擔心外匯管理局不予審批,黃貴興

再次親自出馬外外匯管理局的有關領導為陳躍亮通關係,要求對陳躍亮給予關照。

黃貴興的面子還是很大的,他的出馬使陳亮順利地在三亞農業銀行騙匯684萬美元

,導致國家外匯流失。事後,陳躍亮塞給了黃貴興30萬元人民幣好處費。

 

  黃貴興是一個模範知青,曾在大田裡一粒汗珠摔八瓣地勞動過。他讀了大學,

被選調到海關工作,還當選為海南省人大代表。可是,他卻被糖衣炮彈所打中,在

燈紅酒綠中迷失了方向。

 

  他一擲千金,給情婦送禮不但送金項鏈銀耳墜,而且還送給李姍平一套價值70

多萬元的120平方米的住宅。當然,這住宅也在海南島,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便

於兩人幽會。正是靠著手中的權力和金錢,他和李姍平整整姘居了七年。

 

    四、中外情婦比較

 

  孟老夫子孟慶平,外號“花省長”,天生一個風流好色之徒,沒有爬上高位時

,不得不壓抑這種慾望,安分守己地做個“老實人”。及至當上副省長,便露出了

“得志便猖狂”的嘴臉,收受賄賂不說,還愛“團結女同志”,這後一個“業餘愛

好”早在海南時便“有口皆碑”。

 

  一九九八年一月廿三日,中紀委的領導找他談話,讓他交代問題,但卻大談自

己在金錢、美女面前都毫不動心的“光榮”經歷,有時甚至以攻為守,說你們可以

把掌握的問題說出來,保証給你們回答得清清楚楚,還大罵A、B、C幾位,說孔

夫子說得好︰“惟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孟慶平還說,A小姐是個壞女人,你們不

要相信她,同時又為自己洗刷,說自己根本不存在跟妓女(指B小姐)睡覺的事。

 

  孟慶平為了洗刷自己,大罵情婦,可以看出他根本不“仗義”,同一條賊船上

的人,他罵別人是為了保自己,可見他的自私度不下於他好色的程度。

 

  孟慶平是無法完全洗清自己的,他與他的情婦幹過的那一檔子一檔子的醜事,

他就洗不清。他將情婦罵為壞女人,他就為什麼不“解密”一下自己與情婦在生活

上穿連襠褲的事實呢?

 

  因為,一旦坦白了與情婦在生活上穿連襠褲的事實,便會將經濟上穿連襠褲的

事實也牽出來。生活上的問題還只是作風問題,經濟上的問題卻是犯罪問題,一交

待,整個生活的盤子便會碎成片片。

 

  貪官知道,從自己的褲襠裡找出情婦來,還只是小虱子,咬不死自己;如果從

自己的褲襠裡摸出經濟問題的導火線來,這才是大虱子,會咬得自己遍體鱗傷。所

以孟夫子也是“用心良苦”啊。

 

  貪官既然是與情婦在經濟上穿連襠褲的,不正可說明情婦在與貪官生活上穿連

襠的同時,也是得到了實惠的。李平在香港的公司曾經超過了廣西在香港的窗口公

司,為什麼?還不是李平在生活上與成克傑穿連襠褲的時候,點燃了成克傑執掌權

柄的手。成克傑的手在伸向李平的同時,也伸向了不義之財,抓到之後,就放到李

平的兜裡。

 

  中國的情婦和中國的貪官們是這樣演戲的,貪官和情婦擁抱在一起,貪官在前

,情婦在後,情婦的胸緊貼著貪官的背,貪官伸手接錢,接到之後就交到情婦手上

讓情婦藏好,然後瓜分或共享。孟慶平和他的情婦就是以這種方式演戲的。

 

  還有一種方式,男女位置對調,情婦伸手接錢,接到之後自己藏好,然後等著

共享。成克傑與情婦李平就是以這種方式演戲的。

 

  但是外國的情婦與官員擁抱在一起的時候,她們想過錢嗎?可能也想過,但不

是撈別人的錢,而是從官員自己的口袋裡掏點錢來。

 

  外國的情婦怎麼就那麼老實呢?不能讓官員開動腦筋,四處弄點?不行。不要

說貪官受賄,尼克松當年連手下人僱工幹髒活的五仟美元的賬目沒做圓,也就成了

問題。

 

  中國有一些人卻絲毫不認為情婦問題有多重要,相反,他們還拚命結交貪官的

情婦,讓情婦向貪官吹枕邊風,在他們的眼裡,找到了情婦,也找到自己一塊升官

的敲門磚和一張發財的保証書。有的還真給情婦辦到了。

 

  外國的情婦就沒這本事。外國的情婦只能靠自己賺錢。有時候也能從官員身上

賺到錢,不過,是官員自己的錢,如克林頓就為了平息緋聞而忍痛向某情婦支付“

風流錢”。有時候,外國的情婦也靠官員而發財,不過,是靠自己賺來,寫一部自

己與官員如何如何的書,或者借機出名走一條名利相結合的道路。如萊溫斯基。

 

  有時候,外國的情婦會痛罵分手後的官員情人,但不是因為沒有拿到錢,而是

因為她認為對方欺騙了自己的感情。

 

  另外,中國的貪官與情婦之間沒有反作用力,而外國的官員與情婦卻有。比如

,克林頓一有性醜聞,他就焦頭爛額,而情婦反而得意,有牽製作用,但中國卻不

同,凡是貪官與情婦是經濟上穿了連襠褲的,貪官下了馬,情婦也跑不了──一喜

同喜,一憂同憂,要完蛋,也成雙。

 

  這樣說,不是說外國的情婦有多麼好,而是說外國的情婦基本上不參與官員的

政務,根本沒有左右官員權力的能力,也沒有調遣官員手下人給自己辦什麼事的能

力,更別說找官員給自己一點好處,封個官辦個公司什麼的。

 

  一言以蔽之,外國的情婦她幹她自己的事,不管官員的政治,也不管官員的經

濟。而中國的情婦則不同,她們生活上與貪官穿連襠褲,經濟上也與貪官穿連襠褲

,假著貪官的虎威,也能分享到貪官的權力。她們與官員共同幹壞事。

 

  ──這大概是中外情婦最大的不同吧。

 

  而中外情婦的不同,又來自於中外官員權力使用上的不盡相同。一些中國貪官

,能隨隨便便通過權力帶來經濟利益,而外國官員通常只能通過職業帶來經濟利益

,在職業與權力的界線上,不敢越雷池一步。

 

  在外國官員看來,權力是為國家服務的,職業才是為自己服務的,而在一些中

國貪官看來,權力是國家給自己的職業,自己為自己服務,就是為國家服務。

 

  因此,如何讓中國官員學會使用權力,如何分清權力與職業的關係,是中國官

員的一門大課程。

 

  我不是說外國沒有貪官,但與情婦一同站在被告席的,大概十個有九個是中國

的貪官吧。

 

  中國的貪官問題和情婦問題,又不僅僅是貪官和情婦兩者的問題。貪官和情婦

,兩只手變不出錢來,四只拳頭,也打不出天下來。

 

  那麼,中國的貪官問題和情婦問題是什麼人的問題?

 

  答曰︰中國人的問題﹗

 

  因此,我認為劉洪波先生發表在二○○○年九月六日《中國青年報》上的文章

《“情婦”比較論》還不全面,當然,我也無法說得很全面。

 

  下面就是劉先生的《“情婦”比較論》的主要論點。

 

  “要說証據,當然可以一說一串兒。陳希同、王寶森、成克傑,還有一時想不

出名字的大大小小的貪官,都是栽倒在石榴裙下,都是搞情婦搞出問題來的。”

 

  “假如實在要舉例,我愿意舉克林頓。雖然他是個外國人,但也勉強可以說明

我的觀點。克林頓搞情婦的事跡多了,但我還沒有聽到資本主義那爾虞我詐的政壇

揭露出他貪污腐敗的訊息。同樣的例子,是六十年代被刺死的肯尼迪,據說他的情

婦也不少,還說他與夢露也有一腿,可我也沒有聽說他有什麼“經濟問題”。法國

前總統密特朗,死後其私生女都露面了,可見也是有情婦的,同樣沒有誰說他佔了

法國多少公款,吃了多少回扣,亂批了什麼工程,培養出幾個大款。”

 

  “最慘的是尼克松,他搞沒搞過情婦我不知道,但他相信權力是最好的催情劑

,這可謂一語道破官員為什麼往往會有情婦的問題。但他老先生貴為總統,卻連手

下人僱工幹髒活的五仟美元的賬目都做不圓,以至於被人順藤摸瓜抄老底,最後下

台。”

 

  “貪不貪,癥結在權力是否受到監督而不在於搞不搞情婦。反腐敗與反搞情婦

,不應混來混去。”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