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創刊號

 

小品文

 

貪官的情詩

 

 

劉諒(大陸)

 

 

  “在東湖的晚上,舉目望星空是月亮,俯首看水面是月亮,南疆的戀人啊您是

月亮,我的心中會是您──月亮,您在南疆的天上,是那樣的皎潔,那樣的晶亮,

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怎麼也摸不著,夠不上,您在湖面上,靠自身的純淨,把湖水

映得透亮,費盡了力量,怎麼也托不起,撈不上,至如今,走到哪,仍然是您,月

亮、月亮。”

 

  真是天下“奇詩”。戀人是“月亮”,這月亮是一勾小月,還是一團圓月呢?

是圓月的話,不是太過於滾圓豐滿了吧。即使是一勾小月,也只像彎眉呀。戴敘倫

有“涼月如眉掛柳灣”的詩句。──這個先且不管,再往下看,竟然是“純淨”的

姑娘,月亮純淨,姑娘純淨,這本來還說得過去,可是既然是“純淨”的姑娘,怎

麼與你孟慶平這個有婦之夫勾搭上了。真勾搭上了,還“純淨”,這不成悖論了嗎

?其次,詩中的“摸”啊,“撈”啊,怎麼看怎麼不雅觀,不過對孟慶平這個既愛

錢又好色的花省長來說,又算是道出了他的心聲。他不是愛“摸”嗎,不是愛“撈

”嗎?得,不是一首愛情詩了,整個一首言志詩。

 

  有趣的是,孟慶平的這首所謂的“情詩”,是寫在印有“湖北省人民政府辦公

廳”字樣的信箋上的。

 

 

我不擔心下崗

 

              

  老百姓擔心的是什麼?是下崗(如今都快沒這個詞了)。但我不擔心,只要還

有貪官,只要貪官還有情婦,即使我下崗了,我也可以擺一個小攤呀,專賣“貪官

”和“貪官情婦”啊、“火燜貪官”啊、“油淋情婦”啊……我還會推出特色產品

“貪官葫蘆串”、“情婦葫蘆串”,一個個貪官或情婦都用一根筷子串著。您不是

恨不得把貪官都吃了嗎?嘿,給您嘗嘗。別忘了給您的孩子也捎上一串兩串。得,

不愁兩年,我就發了──我這一分一毫可都是自個兒賺來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