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創刊號

 

歷史追蹤

 

 

中共曾在“蘇區”巧取豪奪

 

 

               宋子明

 

 

  一九二八年,中共在蘇聯和共了國際的操縱之下,公然舉行武裝叛亂,建立了

一塊一塊所謂的革命根據地,在結束了滿清帝制,建立了亞洲第一個共和國的中華

民國的土地上,重新實行封建割據。在割據這個,即被中共稱做“蘇區”內,中共

在經濟上曾極盡“巧取豪奪”,與他奪取政權以後,對人民採用的掠奪手段極為相

似。

 

  中共初期的發展,用毛澤東的話來說,我是採取農村包圍城市和武裝奪取此權

的辦法。因此,他們在南中國農村就用打土房,分田地手段來搶掠地主富農的財物

,殺害有錢人,並將土地分給貧苦人民,誘使他們的子弟保衛分田分地的所謂革命

果實,維持紅軍的發展,並擴大他們的蘇區。但這種打家劫舍的政策,並不能在經

濟上維持很久。為籌錢,中共甚至採用綁票勒贖的方法,用中共自己的話來說,就

是“紅軍來時,當他的土豪、惡霸、奸商等都把貴重物品轉移了,如將金銀埋入地

下。於是紅軍逮捕了他們之後,便通知其家屬按時定量送金銀來贖人。”實是一幅

綁票的土匪咀臉。

 

  儘管如此,中共領導的“工農紅軍”仍是捉襟見肘,入不敷出,甚至哀嚎“處

於國民黨軍以四面包圍之中,敵人實行經濟封鎖,日用急需品及現金的缺乏,已經

成為根據地內的極大問題。”其困難之程度,從中共一九三四年出版的“紅色,中

華”報紙即可略知一、二。

 

  為了解經濟困難,中共曾自己建立鑄幣廠來偽造銀元,鑄造袁大頭、孫頭幣及

黑版鷹洋這三種銀元,同時發行號稱“東古平民銀行”的紙幣來兌付銀元。但由於

偽造的銀元,製造工藝差,極易識破,不僅百姓拒用,而且難以去國統區採購物資

。但中共很快發現,採取強迫“蘇區”百姓使用自發紙幣,以兌付真銀元和合法紙

幣,卻可以偷運到白區,換回自己所需的糧食、布匹,維持自己的生存。這比到處

打土豪,搶浮財,造假銀元花銷渡日,真是高明多了。因而,中共開始大量印刷“

蘇區”的紙幣,用以取代其控制區的真銀元和合法紙幣。一九三○年十月,贛西南

特委書記劉士奇,就在給中央的信中得意地聲稱︰“經濟封鎖……沒有土豪可打,

耗費甚鉅,均感困難……惟東古銀行票幣甚行暢銷,幾乎每天能印幾萬,都能銷出

。”於是,濫印紙幣的方法,終於成為中共的一根救命稻草。一九三○年十一月廿

一日,中共總前委竟發出“立即動手出票子”的號召,命令下屬各蘇區大量印刷“

蘇區”紙幣,以解決自己的困難。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爆發,由於政府軍不得不停止圍剿中共的所謂第

三次反圍剿遂取得了偉大勝利。由是,贛南、閩西連成一片,形成一個擁有二十一

個縣城和二五○萬人口的“中央革命根據地”。中共甚至藉國難建立了非法的“中

華蘇維埃共和國”,並成立了自己的銀行──中華蘇維埃國家銀行,從此大規模發

行蘇區紙幣,並在控制區內建立了自己的稅務徵收系統,形成了一個完全不受國民

政府領導和完全獨立的經濟王國。自然這個王國是難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中共紅軍

所血腥支撐的。

 

  在這個獨立王國內,中共規定“一切稅收要完全交納國家銀行鈔票及蘇維埃二

角銀幣,其餘輔幣,概不收受”;“一元鈔票一張兌付光洋一元”。從而,截收了

全部應交國民政府的地稅、農業稅、商業稅及一切稅收,並用自己的貨幣收取和支

付。一九三一年“第一次蘇維埃代表大會還頒佈了要求,“外來的貨幣經一半兌換

蘇維埃自己發行的貨幣”這一政策。”同時,中共又開始了血腥的推行兌換政策。

中共蘇維埃共和國一九三四年四月八日頒佈的“懲治反革條例”,其中二十五條規

定︰“以破壞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經濟為目地,製造或輸入假的蘇維埃貨幣,公債票

及信用券,或煽動居民拒絕使用蘇維埃各種貨幣或抑低蘇維埃各種貨幣而引起市場

恐慌者,或煽動居民向蘇維埃銀行擠兌現金或藏匿大批現金或偷運大批現出口、故

意擾亂蘇維埃金融者,均處死刑。其情形較輕者,處六個月以上的監禁。”如此殘

酷的政策,使中共掠奪了控制區內全部的國民政府合法紙幣的銀元。中共當時的“

紅色中華”報刊就大量地記載了中共血腥的鎮壓手段。例如︰一九三三年三月十五

日該報所載“黃龍春和賴掄波,竟和帝國主義、國民黨裡應外合來破壞蘇維埃經濟

,經常使用國家銀行紙幣故意跌價,抬高現洋價格,搜藏現洋,企圖造成蘇區金融

恐慌,以顛復蘇維埃政權,國家政治保衛局查明了這些罪狀,經過該犯供認不諱,

已解至瑞汀衛戌司令部處以死刑。”同年四月二日該報又報導稱︰“石城縣保衛局

最近破獲一個反革命份子,有計劃地陰謀破壞蘇維埃經濟政策,在街上買賣貨物時

,拒用國家銀行鈔票,並且故意把現銀元價格提高,想這樣來煽動群眾擠兌……故

意破壞蘇維的經濟制度,現該犯已於廿五日執行槍決。”同年八月十六日報導︰“

黃安區禾安鄉地主賴以輝,假裝去廣東買貨,實際上偷運來破壞我們蘇維埃經濟的

假毫子一七○元,企圖運到我們蘇區使用,破壞我們蘇維埃貨幣許多信用,擾亂我

們蘇維埃的金融流通……處以死刑。”對照中共自己偽造銀元、偷運到白區購貨的

伎倆,真是一幅“只許中共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惡霸嘴臉。

 

  一九三四年二月廿二日該報還報導說︰“汀洲仙靈觀前余天昌老板,因為有破

壞金融、抬高價格收買現洋的反革命行動,他經常用紙幣收買現洋……為著鞏固蘇

維埃經濟和鎮壓一切反革命行動,已將抬高現洋價格破壞蘇維埃國信用的經濟反革

命份子余天昌老板公審後槍決了。”同年二月二十日的另一則報導稱︰“國家政治

保衛局本於十一日破獲瑞金河背街振昌恆老板胡夏洲,以三元蘇維埃紙幣收賣現洋

一塊,後來又將所收的現洋以三元五角出賣給別人,實行搗亂經濟、操縱金融的反

革命行動……以上四個反革命份子,經過保衛局拘留詢問後,即日將各犯戴高帽子

遊行,由四犯自己向群眾說明反革命罪狀,並於十一月下午二時,由國家政治保衛

局直接執行,將胡夏洲……提出槍決了”。中共草菅人命,為了區區五毛錢的倒賣

盈利而殺人,可見他的巧取豪奪和強取強奪的經濟手段,從來就是建立在血腥鎮壓

的基礎上的。

 

  在這種血腥的經濟政策下,中共集中了其所控製區內全部國民政府的紙幣及銀

元,並係運到國統區,買回了急需的布匹、糧油、鹽、西藥及金屬,養活了自己,

發展了“共產革命”。而且,由於用自己發行的紙幣,強迫流通於自己的控制區,

截留了全部的稅收,因而也養肥了自己。如同正常人身上的癌症腫瘤,雖吸你的血

,卻膨脹了自己,最終只會蔓延到全身。害死了一個健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