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創刊號

 

 

熱血喚得醒國民黨黨魂嗎?

 

               

 

鄭少真

 

 

  空軍出身,功在黨國,曾在台北與華府斷交後臨危擔任駐美代表的資深外交家

,中國國民黨中央評委夏功權老先生,於七月三十一日十六屆國民黨代表大會的中

評會議上,以刀片割腕流血,要求黨主席連戰力排其左右親李餘孽,以大義滅親之

氣魄,開除李登輝之黨籍。

 

  李登輝在位十多年,打著籃旗,假國民黨之名,暗地出賣國民黨,明暗兩手伙

同台獨,將臺灣去中國化而搞台獨,已眾所週知。黨內外有識之士早已看清楚,聽

明白。

 

  十六屆黨代表大會會堂之前,數百位基層黨員示威,他們要求黨中央開除李前

主席,清黨鋤奸,會場內更有大多數被勸阻於“識大體”之“道德勸說”,而不提

處理李登輝問題之黨代表,敢怒而不敢言。大會更將中評會議自外於中央委員會議

另處舉行,以防以德高望重、老成謀國為主的評議委員,其知無不言之直諫聲音,

感染到中央委員會議,將之一分為二,以收阻隔之效。雖然如此,中評會中諸公不

缺識大體者,依然發難要求連主席處理李登輝問題,更未料到巍巍夏功權先生,不

恥和稀泥,當眾血諫連主席。

 

  夏公血諫之舉,未必應受鼓勵,但若非夏公之血諫,媒體上對中評會之報道,

可能只會“中評會上對前李主席有異議者表示不滿”而輕輕帶過。

 

  今日臺灣問題千絲萬縷牽之於“一個中國”,而中國國民黨的浴火再生,則在

於有沒有李登輝殘存黨內的影響。

 

  連主席近數月來積極言行表現一新,是黨內外人士所共見共譽,但他身旁的黨

內同志,仍沿舊思維行事,將使連主席的努力付之於東流。夏公在十六全會上灑下

的一灘血,實在是黨內外和海內外無數人共同的心聲。夏公熱血喚得醒國民黨的黨

魂嗎?我們只好引頸以待連戰主席的大智大勇了!

 

(轉自二零零一年八月七日世界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