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創刊號

 

 

國民黨的前途在全中國

 

    ──致中國國民黨二零零零年六月臨時代表大會的公開信

 

          

 

中國大陸三十位旅美學者和留學生

 

〔編者按﹕這封公開信已經發表一年多了。一年多來臺灣社會的變化,臺灣中國國

民黨的狀況,只能告訴我們說,這封自量只能為歷史作證的公開信,至今並未過時

,不僅更顯它積極的意義,而且反過來亦為李登輝先生的表現和臺灣中國國民黨的

現狀所證明。這是本刊同意重復發表的第一個原因。第二個原因則是,由於在中共

境外,我們這些來自中國大陸的三民主義新信仰者們,雖有思想和寫作的自由,卻

同樣沒有發表和出版的自由。好在紐約數位忠貞的華僑國民黨黨員自己捐款買廣告

發表了這篇公開信,紐約以外的各大城市華人報紙以及歐洲和澳、紐的報紙,許多

都大幅度的報道了這封公開信,或全文刊載了它。特別是紐約的“自由時報”,也

在它的民主論壇版上,對這封公開信的內容,毫無敵意地、並且是大大地加以了報

道,這種胸懷,實在令人敬重。至於一些華僑讀者,不僅自己復印,到處散發,而

且拍成巨幅照片,到處寄贈,就更令人感動。現在黃花崗雜誌創刊,為使這封公開

信能夠完整地保留和傳播,而願意重新發表這公開信,實屬理所當然。這,自然也

為我們對臺灣中國國民黨的期望所使然,更為我們對中國國民黨在全中國的必然前

途深懷信心所決定。〕

 

 

中國國民黨六月臨時代表大會﹕

 

  值此中國國民黨六月臨時代表大會召開之際,我們──中國大陸三十位旅美學

者和留學生,願意首先向你們表示誠摯的祝願,祝願你們能夠在一個重要、甚至是

嚴峻的歷史時刻,召開本次大會,以解決中國國民黨迫在眉睫的自身改造問題,以

求得在自身的再一次歷史性的改造中,能夠迎來中國國民黨在台灣直至在全中國的

光明前途。由於貴黨正面臨一個歷史性的抉擇,所以我們才不揣冒昧,以關心者的

誠懇立場,向你們提出我們對中國國民黨改造的意見,以襄助貴黨改造的成功。

 

    一、今天的中國國民黨應該清醒認識昨天的李登輝路線

 

  我們以為,中國國民黨能否改造成功的首要關鍵,就是能否清醒認識到,正是

昨天的李登輝路線,才將中國國民黨誘逼到了一個十分艱難的歷史困境之中。

 

  第一,李登輝十二年來的種種行徑及其結果,都已經證明,他是以“台灣主義

”為使命,以“本土化”為手段,將中華民國“台灣化”,以為台灣的獨立作張本

。為此,李登輝才會具有“神聖的使命感”,才會有他所稱之為“台灣主義”、而

非“中國主義”的“根本追求”,才會在“台灣意識”和由中華民國為代表的“中

國意識”發生衝突時,他便會立即倒向台灣意識一邊,寧毀中華民國。而修憲凍省

,貶孫否蔣,抗共而不反共,製造台灣“前所未有的黑金政治”,甚至不惜誘惑和

操縱海內外形形色色的分裂勢力,來“讚成”所謂的“台灣民族自決權”或“台灣

人民自決權”等等,說穿了,都無非是要割斷台灣與中國的歷史及現實關係,“假

中華民國之名義,以求台灣獨立之路”罷了。

 

  第二,李登輝十二年來的種種行徑及其結果還證明,他唯以“轉移政權”為目

的,以“政黨輪替”為理由,不擇手段地逼使中國的國民黨讓位予台灣的反對黨,

以為台獨打根基。這才是他們要一口咬定“國民黨政權是外來政權”,一再地挑起

“統獨之爭”,蓄意製造國民黨內和台灣社會省籍情結之衝突,和不斷地要在黨政

兩個方面挑起政治鬥爭的根本緣由所在。然而,一心為了“轉移政權”,無非是想

“改朝換代”;只談“政黨輪替”,就是無視“民意”這個根本前提。這才是李登

輝們“寧靜革命”之所來,也是他們一定要革掉那個“外來政權和外來國家”的根

本目的。雖然這個“外來政權和外來國家”,在他們的嘴裏和心裏,竟指的是李登

輝擔任主席的中國國民黨政權和李登輝擔任總統的中華民國,而絕不是那個搶佔了

五十年台灣的“日本軍國主義政權”。這也才是李登輝們眼看著台灣絕大多數民意

都不贊成獨立之時,就要不擇手段地、迫不及待地、和一次又一次地以製造本黨的

分裂,來達成台獨勢力成長及成功的內在根由了。

 

  第三,面臨歷史性改造的中國國民黨,還必須清醒認識到,正因為李登輝“此

生唯一的願望就是和平轉移政權”,因此,李登輝的“民主政治效應”與中國國民

黨對於民主的歷史追求,不過是“貌合神離”而已。也就是說,我們絕不可以將李

登輝們“假民主之名義,藉直選之手段,以行台獨之實”的“分裂行為”,當成台

灣地區民主制度之所以被確認和確立的根本原因,甚至是“功德無量”。因為一個

僅僅將民主作為“陽謀”、並藉以達到分裂祖國目的之“陰謀”政治行為,起碼不

能說是一個純正的民主追求,充其量也只能產生某些客觀的民主效應而已。這與軍

閥政府“假中華民國之名義以行專制之實”(孫中山語),中共假革命之名義以全

面復辟專制制度,在手段上實為異曲同工。更何況今日台灣兩黨民主制度的確立和

確認,其功,首先在中國國民黨的百年歷史追求,在軍政、訓政和憲政之革命歷程

的逐步完成,在兩蔣數十年的勵精圖治,在報禁、黨禁已開和對台灣人民“民權”

的最後那一點“不得已限制”早已在逐步開放,在整個台灣社會已經得到了舉世公

認的政治進步和經濟繁榮之後。而不是李登輝們僅在翻雲覆雨之間,就能夠將一個

“專制獨裁”的台灣,一個“白色恐怖”的台灣,一個“貧窮落後”的台灣,轉眼

就變成了一個民主和繁榮的寶島的。這不過是李登輝們為“否定歷史、走出中國”

而由他們自己創作的神話罷了。換言之,就是即便沒有一個李登輝,台灣的民主制

度也一定會隨著中國國民黨歷史追求的最終實現,而獲得最後的確認和確立。就是

沒有這樣一個反對黨,也會有另外一個反對黨的誕生、成長、壯大、甚至競選成功

。反之,只要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一樣,只要中國國民黨台北政權和中國共產

黨的北京政權一樣,非但李登輝們絕無任何呼風喚雨的能力,就連那個今日已經登

堂入室的反對黨也同樣沒有存在、發展和成功的可能。而他們所謂的“寧靜革命”

,就非但“寧靜”不起來,甚至只能造成血流成河的局面而已。

 

    二、今天的中國國民黨必須重新認識自己才有“改造”的根本方向

 

  一個令人痛心的事實是,今天的中國國國民黨似乎已經失去了自己,或正在失

去自己。一方面,它是李登輝們蓄意要否定中國國民黨的性質和歷史所造成的悲劇

效應;另一方面,它也是今天台灣地區的許多中國國民黨員們,確實已經不太瞭解

本黨性質和歷史的一個悲哀結果。因此,中國國民黨要想藉改造而重新出發,首當

其衝的任務,就是要重新認識自己,才可能確立改造的根本方向。

 

  第一,必須清楚地認識到﹕不論是在理論上還是在實踐上,中國國民黨都是一

個真正的民主政黨,而不是一個“列寧式”的專制政黨。

 

  就理論而言,中國國民黨創黨的思想理論基礎是三民主義,在政治上始終追求

的是民族獨立、民權自由和民生幸福,在經濟上一貫推行的是保護私有制度,建立

自由經濟和發展市場經濟,這與那個以“階級鬥爭、暴力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為

核心政治理論,以鏟除私有制度、反對自由經濟、實行權力經濟為共產革命目的的

馬列主義相比,可謂涇清渭濁。此其一。其二,中國國民黨革命的對象乃是腐敗的

滿清王朝和腐朽的君主制度,這又與要在“革命的名義”之下,一心想“推翻共和

、再造專制”的列寧式革命有著天地之別。其三,中國國民黨革命的目標是要創立

一個民主共和國,建立一個民主和自由的新社會制度,但是,列寧式革命的目的,

卻是要建立一個“一黨永久專政”的現代專制極權國家。

 

  就實踐而論,中國國民黨乃是一以貫之地堅持著自己的民主追求。首先,正是

中國國民黨的革命,才推翻滿清,結束帝制,創建了亞洲的第一個民主共和國──

中華民國。其次,正因為中國國民黨堅持了十七年護國、護法、反復辟的艱辛奮鬥

,才成功地領導了北伐,統一了中國。再者,自中華民國統一直至全面抗戰爆發,

其間,蓋因外有日本帝國的公然侵略和蘇俄的蓄意顛覆,內有新舊軍閥的武裝叛亂

和中共在蘇俄直接命令及指揮下的武裝造反,中國國民黨才不得不接受辛亥之後形

形色色專制勢力一再“反撲共和、復辟專制”的歷史教訓,根據孫先生“軍政、訓

政和憲政”的革命歷程理論,“堅持訓政,而非專制”,從而開創了一個志在推行

民主而非復辟專制,卻又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和一定範圍內推行國民黨權威政治的

“威權民主時代”。這個“威權民主時代”,在理論上雖然只是中國民主進程中的

一個過渡時期,誠如一位大陸學者所指出的那樣,“就歷史的發展而言,唯其在特

定歷史階段上的存在,才能保證民主秩序得以最後的確認和確立;唯其在特定歷史

階段上的不曾存在,則剛剛建立的民主秩序和民主制度,便極可能有創而覆之的危

險……近現代凡是完成了民主過渡的前專制國家,其歷史的經驗和教訓,已經足以

證明了它在理論上的真理性和實踐上的重要性”〔註一〕。這個“威權民主時代”

,在實踐中,蓋因政治上人民不僅享有著基本的民權,即相當程度上的集會、結社

、新聞和輿論的自由,從而創造了至今尤能夠標傲於後人的思想新聞文化成就;在

經濟上則承繼並發展了由晚清改革開放所留下來的民族自由經濟之基礎,贏得了令

國際矚目的經濟成就,並為後來的長期衛國戰爭,奠定了必須的經濟力量,從而獲

得了“十年黃金時代”的美譽。

 

  三十年代的威權民主政治及其成就,雖然為日本帝國曠日持久的侵華戰爭所阻

斷,後來更因中國國民黨在內戰中的失敗,而使它在戰後立即推行憲政的種種努力

,歸於煙飛灰滅,但是,失敗退守台灣的中國國民黨,卻在“台島飄搖、一夕數驚

”的非常狀態之下,並在已經建成的憲政體制之中,被迫持續恢復訓政,重新推行

威權民主政治,從而有效地保證了台灣的政治安定和經濟發展,直至創造了台灣進

步和繁榮的奇跡。由是,中華民國的國統才得以堅持,中華民國的法統才得以傳承

,中華民國的台灣才既沒有被中共的武力所“解放”,也沒有被島內的共產勢力和

早期的“社會主義台獨勢力”所顛覆。反之,只要中共、島內的共產勢力和“早期

社會主義台獨勢力”在台灣的顛覆得以成功,則不是中共解放了台灣,就是亞洲又

誕生了一個獨立的“台灣共產國”。如是,台灣人民就只能和大陸人民以及亞洲諸

共產國家的人民一樣,遭遇史無前例的生靈塗炭。什麼政治民主,什麼經濟繁榮,

只能通通成為台灣人民不能想和不敢想的“天方夜譚”了。所以,“蔣介石甘冒罵

名的‘獨裁’統治,在形式上既是為保護台灣安寧和推動台灣進步的威權統治;在

性質上,則更是為保衛台灣安寧和推動台灣進步的持續訓政……”〔註二〕。所以

,“誰如果只想對蔣介石威權民主時代所出現過的缺失和錯誤,和當時為了台灣的

安全與發展而不得不實行的‘限制’,充滿怨懟和仇恨之心,誰就是在實際上不承

認安全在那個時代對於台灣的特別重要性,誰就是根本不承認當時的台灣唯有安全

才能發展,誰就是根本不懂得什麼叫做專制,什麼叫做獨裁,什麼才叫做白色恐怖

,誰就更不懂得他們自己所標榜的‘寧靜革命’之所以能夠‘成功’的根本原因”

〔註三〕。

 

  第二、必須清楚地認識到﹕中國國民黨是一個真正愛國的政黨。歷史曾留下了

一個明白的證據,即﹕中國國民黨前身──中國同盟會建盟理論“三民主義”的第

一條,就是民族主義。中國同盟會“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的綱領,固然表現了她

熾烈的和寶貴的民族主義真情;而由孫先生所奠定了民族主義的原則──“對外追

求民族平等和對內實現五族共和”,就更是飽含了現代民族主義的科學內容。由是

,中國國民黨不僅在孫先生民族主義的旗幟下,追求中國統一、維護國家主權,堅

持反對中共“非國家、無民族”的思想和行徑,數度征剿在蘇俄直接命令和指揮下

的中共武裝叛亂及其所篡立的俄屬“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特別是在後來的那一場

偉大的衛國戰爭之中,中國國民黨人非但以自己無量的鮮血和數百萬寶貴的生命保

存了中華民族的血脈,贏得了世界反法西斯領袖國的榮譽,成為“聯合國宣言”的

三大起草國之一和聯合國四大創始會員國之一,而且廢除了一百年來一直壓迫在中

國人民頭上的所有“不平等條約”,使被日本帝國搶佔的台灣和澎湖列島重新回到

了自己祖國的懷抱。愛國的、而不是賣國的中國國民黨,雖然在戰後立即爆發的那

一場殘酷內戰中遭遇了淒慘的失敗,但是,卻在失敗之後,於台灣堅持了一個中國

就是中華民國的信念,堅持反共和反獨,不僅繼續在為著中國的民主進程盡責任,

而且在繼續為著中國的統一盡天職。直到李登輝國民黨政權將中國國民黨的“愛中

國”誘逼成只能夠“愛台灣”之後,真正中國國民黨人對自己祖國的深深之愛,才

陷入了痛苦的分裂之中。

 

    三、今天的中國國民黨唯有喚回自己的“黨魂”才能擁有光明的前途

 

  一言以蔽之,中國國民黨的“黨魂”就是三民主義。因為,歷史早已證明,沒

有三民主義,就沒有中國國民黨;沒有三民主義,就會喪失中國國民革命的方向;

沒有三民主義,中華民國的國統和法統,就失去了存在的思想基礎和政治依據,就

只能被腰斬或掩蓋在形形色色專制勢力或分裂勢力的陰謀之下。所以,就歷史和現

實而言﹕

 

  第一,八十年來國共之爭的根本,說到底,就是三民主義與共產主義之爭。只

要中國國民黨想在中國實現民族獨立、民權自由和民生幸福,即民治、民有、民享

的奮鬥目標,就必須反對共產主義。相反,只要中國共產黨想在中國實施共產專制

極權統治,一心只要做到“黨治、黨有、黨享”,就必然要反對三民主義。

 

  第二,當前統獨之爭的要害,就是民族主義和分裂主義之爭。因為,在已經實

現了民權自由和民生幸福的台灣,真正要實現三民主義的中國國民黨人,就自然要

高舉孫中山民族主義的旗幟,反對分裂,追求統一。相反,十二年來,只要“台灣

主義”、而不要“中國主義”的李登輝們,唯有拋棄、甚至反對三民主義,貶抑孫

中山先生作為中華民國國父的歷史地位,才能達成他們“只要台灣而不要中國”的

反民族主義目標。

 

  第三,中國國民黨的歷次改造,均因喚回了自己的“黨魂”三民主義,才得以

改造成功。北伐前後,當蘇俄顧問鮑羅廷因對國民黨“挖心”的成功,而竟敢揚言

“國民黨已經潰不成黨”之時;當蘇俄和中共在思想和組織上,就要將國民黨誘逼

成徒有國民黨軀殼的共產黨之時,當國民革命已經被蘇俄顧問和中共破壞得無以為

繼,國民革命軍的北伐更因中共的利用和背叛就要功虧一簣之時;正因為以蔣介石

為代表的真正國民黨人,能夠於攸關國民革命成敗的歷史時刻,堅持以三民主義來

凝聚黨心,擊退了共產主義的侵擾和破壞,才獲得了“清黨”的成功和北伐的勝利

。這就是中國國民黨的第一次歷史性改造。中國國民黨的第二次歷史性改造,是在

一九四九年失敗退守台灣之後。雖然,“大清朝的統治不是得自於大明,而是得自

於闖賊”〔註四〕;“中共的江山亦不是得自於國民黨,而是得自於日本帝國對我

國瘋狂、並且是長期的侵略”〔註五〕;雖然連一向親共產黨、反國民黨的美國權

威學者費正清,在他臨死的時候亦推翻了自己已經奉行了一生的立場,竟明確指出

,“如果沒有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中國國民黨是能夠將中國帶向現代化的道路上

去的”〔註六〕;但是,因失敗而痛心疾首的蔣介石和中國國民黨人,還是從首先

檢討中國國民黨人自己偏離、甚至是背離了孫中山三民主義的所有錯誤出發,檢討

自身的種種敗癥,並再一次地用三民主義凝聚了全黨。如是,失敗了的中國國民黨

,才有可能在台灣臥薪嘗膽、勵精圖治,並在祖國的邊垂,建設了一個真正的三民

主義模範省,創造了一個讓海對岸人民產生了無限羨慕的“當代中國奇觀”。誠為

另一位大陸學者所言,只要中國國民黨人能夠愷切地認識到,“今天,貌似強大的

中共已經是一個失去了靈魂的政治集團,而中國國民黨卻仍然是一個擁有著進步靈

魂的政治力量”〔註七〕,而這個靈魂就是孫中山的三民主義。那末,中國國民黨

改造的成功,就不僅是有希望的,而且是十分光明的了。

 

    四、中國國民黨的前途在全中國

 

  自從中國國民黨在台灣敗選以來,關於中國國民黨還有沒有前途的形形色色議

論,就開始不脛而走。確有一些人,甚至包括一些對中國國民黨懷著深刻和痛苦感

情的黨人,咸認為,中國國民黨已經沒有前途了。特別是當他們看到,李登輝路線

的幽靈還繼續纏繞在中國國民黨的軀體之上時,這種擔憂也就與日而俱增。

 

  然而,我們的看法卻是﹕中國國民黨的前途在全中國。這是因為﹕

 

  第一,中國國民黨和她的三民主義,因其始終順乎世界潮流的進步性質,而確

鑿地證明了她是一個民主政黨,而不是一個專制政黨。所以,她才沒有必將自我消

亡或必須被消滅的理由。今天,雖然她因落選而失去了政權,亦應該是哀榮並至。

因為雖然“哀”在落選,但卻“榮”在她百餘年來民主理念和民主追求的最終實現

。更何況,今日已經成為在野黨的中國國民黨,非但不像中共那樣,乃有亡命之虞

,而且,更沒有失去在台灣、甚至將來在全中國參予民主競選的自由呢。

 

  第二,中國國民黨以其百年業績,證明了她乃是一個擁有光榮歷史的政黨。誠

如大陸學者們已經明確指出的那樣﹕“中國國民黨在其創黨以來的一百年中,一共

做了六件大事﹕一是推翻滿清,結束帝制,創建民國。二是北伐成功,統一中國。

三是領導全國人民堅持長期抗戰直至勝利。四是頒佈了一部真正民主的《中華民國

憲法》。五是堅持反共。六是失敗後竟能將台灣推向中國五千年所未有的民主繁榮

境界。一個政黨,在百年中做了六件大事,五件正確而且成功,一件失敗但絕非錯

誤。那麼,這個政黨還是沒有前途的嗎?”〔註八〕

 

  第三,中國國民黨所擁有的卓越領袖,均為其它政黨所沒有。誠如大陸學者所

言﹕“吸收了東西方文化之精華而形成了三民主義學說理論體系的是孫先生,推翻

滿清在亞洲建立了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的是孫先生,與袁世凱和北洋軍閥不屈不撓地

抗爭而越戰越勇的也是孫先生……蔣介石先生則是一個英雄式的領袖,他成功地領

導了北伐戰爭,實現了中國的統一;他堅忍不屈,以弱勝強,打敗了日本侵略者;

他後來雖然失去了大陸,卻能夠痛定思痛,成功地實現了國民黨的改造,為台灣經

濟的起飛奠定了基礎……蔣經國先生則成功地和徹底地開放了台灣的黨禁和報禁,

為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走出了關鍵的一步……。”〔註九〕中國國民黨正因為有了

這樣的歷史領袖,才必將增強她未來在全中國的凝聚力量。

 

  第四、一九八五年以來,隨著中國大陸民間歷史反思潮流的愈加廣闊和深入,

隨著大陸人民對中國國民黨歷史石破天驚似的再瞭解和再認定,隨著中國大陸思想

界和知識界對孫中山三民主義的再認宗和再推崇,隨著中共八十年來種種倒行逆施

已經越來越被中國大陸人民所痛苦認清,特別是隨著當代中國大陸人民要將自身對

民主和自由的萬難追求和孫中山先生所開創的民主革命和民主建國事業“結合和接

軌”的決心,已經在迅速形成,中國國民黨已經為全中國奮鬥了百年的民主事業,

便必將迎來她最終的勝利。誠如大陸學者所著的《誰是新中國》一書所明確指出的

那樣﹕“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由偉大的辛亥革命所創立的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

──中華民國,八十餘年來,雖經幾起幾仆,但在歷盡國際國內形形色色專制勢力

的反撲和顛覆之後,特別是在終結了中共於大陸曠日持久的專制復辟統治之後,必

將迎來她國統和法統的再傳承與再發展。”〔註十〕

 

  因此,中國國民黨只要能夠順應台灣乃至全中國人民的意願,堅定地為台灣人

民更加美好的未來打拼,堅定地捍衛由自己一手建成的台灣民主制度,堅定地為中

國的民主統一而奮鬥,立足台灣,面向全中國,團結海內外所有愛祖國、愛民主的

中國人,那末,還有誰能夠說,中國國民黨不可能在台灣、甚至是在全中國擁有光

明的前途呢?

 

  反之,如果中國國民黨在改造中非但不能與李登輝“非中國國民黨、非中華民

國”的分裂路線一刀兩斷,甚至還要繼續執行李登輝陰謀的“本土化”路線,繼續

將自己越化越小,將分裂勢力愈化愈大,則她的正宗性和合法性,就不僅會遭遇嚴

峻的挑戰,而且必將為重新崛起的真正中國國民黨所取代。如是,她非但會失去自

己在全中國的地位和前途,並且也勢必要失去自己在台灣的前途和地位。因為中國

國民黨從來就不是一人一地之黨,從來就屬於全中國。

 

  希望所有真正信仰三民主義、熱愛中華民國的中國國民黨人,或曾經是中國國

民黨人的人,或希望有一天能夠成為中國國民黨人的人,都能夠捐棄前嫌,拋棄任

何個人或派別的權欲和私利,回到青天白日的黨旗之下,凝聚在三民主義的黨魂週

圍,為實現中國的民主統一而勇敢地奮鬥下去。

 

    再祝改造成功!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六月四日共同起草

 

註釋﹕

註一、註二、註三、註五、註九、註十均摘自辛灝年所著《誰是新中國》一書。

註四、此語為大清攝政王多爾袞對大明降臣洪承疇所言。

註六、費正清﹕《中國新史》。

註七、註八引自謝幼田“希望之光──論中國國民黨的方死與方生”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