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創刊號

 

 

《民報》發刊詞

 

 

孫文

 

 

  近時雜誌之作者亦夥矣。姱詞以為美,囂聽而無所終,摘填索塗不獲,則反覆其詞而自惑。求其斟時弊以立言,如古人所謂對症發藥者,已不可見。而況夫孤懷宏識,遠矚將來者乎?夫繕群之道,與群俱進。而擇別取捨,惟其最宜。此群之歷史,既與彼群殊,則所以掖而進之之階級,不無後先進止之別。由之不貳,此所以為輿論之母也。余維歐美之進化,凡以三主義,曰民族、曰民權、曰民生。羅馬之亡民族主義興,而歐洲各國以獨立。洎目帝其國,威行專制,在下者不堪其苦,則民權主義起。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之初,專制而立憲政體殖焉。世界開化,人智 益蒸。物質發舒,百年稅於千載。經濟問題繼政治問題之後,則民生主義躍躍然動。二十世紀,不得不為民生主義之嬗場時代也。是三大主義,皆基本於民。遞嬗變易,而歐美之人種胥冶化焉。其他施維於小己大群之間,而成為故說者,皆此三者之充滿發揮而旁及者耳。今者中國以千年專制之毒,而不解異種殘之,外邦逼之。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殆不可以須臾緩。而民生主義,歐美所慮積重難返者,中國獨受病未深,而去之易。是故或於人為既往之陳跡,或於我為方來之大患,要為繕吾所有事,則不可不並時而弛張之。嗟夫,所陟卑者,其所視不遠。遊五都之市,見美服而求之,忘其身之未稱也,又但以當前者為至美。近時志士,舌敝唇枯,惟企強中國以比歐美。然而歐美強矣,其民實困。觀大同盟罷工與無政府黨社會黨之日熾社會革命,其將不遠。吾國縱能媲跡於歐美,猶不能免於第二次革命。而況追逐於人已然之末軌者之終無成耶?夫歐美社會之禍,伏之數十年。及今而後發見之,又不能使之遽去。吾國治民生主義者,發達最先,睹其禍害於未萌,誠可舉政治革命社會革命畢其功於一役。還視歐美,彼且瞠乎後也。翳我祖國以最大之民族,聰明強力,超絕等倫,而沈夢不起,萬事墮壞。幸為風潮所激,醒其渴睡,旦夕之間,奮發振強,勵精不已。則半事倍功,良非誇嫚。惟夫一群之中,有少數最良之心理,能策其群而進之,使最宜之治法,適應於吾群之進步,適應於世界。此先知先覺之天職,而吾民報所為作也。抑非常革新之學說,其理想輸灌於人心而化為常識,則其去實行也近。吾於民報之出世覘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