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創刊號

 

講演錄之五

 

 

南京國民政府非因腐敗而失敗

 

 

 

不幸的是,剛剛贏得了一場偉大民族戰爭勝利的中華民國,及其執政黨中國國

民黨,轉眼就迎來了一場更加血腥、更加殘酷的內戰──這就是中華民國的第二大

歷史階段﹕一九四五至一九四九年的內戰時期。顯然,這是中華民國最為悲慘的一

個歷史時期,因為她在這一場內戰中遭遇了慘敗;這又是後來的蔣介石和中國國民

黨萬口莫辯的時期,因為“牆倒眾人推”的人間邏輯,又使得人人都只想在失敗者

那裏尋找他們活該失敗的原因。因為諸如“成者王、敗者寇”和“勝利者才是正確

的”這樣一些“名論名言”,已經左右了幾千年的人心。猶如斯大林後來表揚中共

領袖劉少奇所說的那樣﹕“你們是勝利者,你們就是正確的。”

 

  然而,勝利者不一定就是正確的。成功者未必是“王”,失敗者未必就是“寇

”。就算成功者是“王”,也不見得就是一個好“王”,也完全可能是一個壞“王

”,或是一個真正的暴君。就象三個匪徒劫持了一架飛機,我們能說,成功的劫匪

便一定是正確的,而被劫持的數百位乘客就一定是錯誤的嗎?再如,一個文弱書生

被幾個小流氓在大街上將他打翻在地,不獨滿臉是血,而且遍體是傷,還被踏上了

幾隻腳,於是我們便一定要認為,只有那幾個勝利了的小流氓才是正確的,而那個

書生便一定是錯誤的嗎?我們就不說列寧、斯大林直至所有共產國家的大大小小的

專制君主們了,他們又有哪一位不是用陰謀和殺戮來為自己鋪平權力道路的呢?他

們又有哪一位不是錯誤的、甚至是極端罪惡的呢?

 

  因此,如果我們願意從最基本的歷史事實出發,來重新研究和評判一下一九四

五至一九四九年的中華民國,我們立即就會發現,中華民國恰恰是一個正確的失敗

者,而不是一個活該失敗的不正確者。這是因為﹕

 

  第一,誠如我在上面所說的那樣,一九四五年的中華民國南京政權是一個擁有

合法權力的政權。

 

  第二、一九四五年至一九四九年的中華民國及其政權,又是一個剛剛贏得了外

戰、就立即開始迅速推進民主憲政的國家和政權。歷史的事實是﹕抗戰期間,國民

黨和國民政府不僅在實際上已經開放了黨禁,結束了訓政,而且已經數度征求國民

的意見,修改了一九三五年草擬的“中華民國憲法草案”,並為了在戰後迅速推行

憲政,在戰爭期間發展民主政治,竟在戰爭術狀態下相繼成立了國民參政會、憲政

期成會和憲政協進會等志在推展民主憲政的機構。歷史的事實是,抗戰尚未結束,

國民政府就已經宣佈要在戰後一年召開“制憲國民大會”,抗戰剛剛勝利,國民政

府就立即邀請已經發動了內戰的中共,進行了“雙十會談”,簽訂了“雙十協定”

,召開了真正的“政協會議”,通過了民主建國的各項決議。一年後,又踐諾召開

了“制憲國民大會”。並為了能夠邀請中共參加會議,三次推延會期。特別是通過

了一部真正民主的“中華民國憲法”。這部憲法,尤將“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

、各黨派平等合法化和各級考試和監察官員必需超越各黨派”的條文,正式地寫進

了這部憲法,從而將自“中華民國臨時約法”誕生以來,歷經三十餘年坎坷歷程才

終於製定的“中華民國憲法”,真正具有了根本的民主性質。誠如胡適之先生所言

﹕“這是一部比美國憲法還要民主的憲法”。雖然,戰後迅速推進的民主憲政進程

,又被迅速地毀滅在中共所一心要點燃的戰火之中,但是,一九四五至一九四九年

的中華民國,正因為是一個曾奮力抗戰救民族的國家,還因為她是一個在戰後立即

開始推進民主憲政的國家,所以,她才是一個正確的失敗者,而不是一個活該失敗

的不正確者。此其一。

 

  其二,雖然中華民國不是一個活該失敗的正確者,但她還是遭遇了淒慘的失敗

。那麼,失敗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呢?

 

  我以為,中華民國在內戰中失敗的原因有這樣根本的四條﹕第一是日本帝國的

長期、並且是瘋狂的侵略。這一場戰爭,不僅將中華民國的國底打空了,而且將中

華民國打得遍體是傷,滿身是血,也就是說,打贏了戰爭的中華民國,自己實際上

也已經打垮了。特別是由於中共在抗戰時期執行了不抗日的陰謀擴張策略,勝利了

的中華民國已經不再是戰前那個已經獲得了基本統一的國家。戰後的中華民國,已

經是支離破碎、肢體不全,國家和政權早已出現了分裂的悲劇局面。何況,戰爭不

論是對於戰勝國,還是對於戰敗國,都只能造成“創傷”,而不能造成“創強”。

就象大清朝攝政王多爾袞對降清的明朝大臣們所說的那樣,“大清絕不是得自於大

明,而是得自於闖賊”。因此,我們也可以說﹕“共產黨的天下絕不是得自於國民

黨,而是得自於日本的侵華戰爭。”因為,最有力的證詞,莫過於毛澤東曾感激涕

零地對他的日本客人左左木更三所說的話了。他說﹕“應該給你們發一個大大的獎

章,因為沒有你們,就沒有我們!”至於周恩來所言﹕“如果沒有日本的侵略,中

國的革命至少要推遲五十年才能成功。”他所說的革命,自然是他們的共產革命;

而他所說的五十年後,則已經是他們的工人階級祖國──蘇聯崩潰的時候了,更是

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血腥鐵幕已經被徹底揭穿的時候了。如是,中國的共產革命,

還有成功的那一天嗎?

 

  中華民國在內戰中失敗的第二個原因是“蘇聯長達二十八年的蓄意顛覆”。這

是胡適之先生的話。這句話道出了一個真理,就是我們的祖國不僅有一個惡鄰日本

曾公然地侵略了我們,而且她還有另一個惡鄰蘇俄,它不僅公然地侵略過我們,而

且在長達二十八年的時間裏面,命令並直接指揮中國共產黨武裝顛覆中華民國,不

達目的絕不甘休。我將在講演的後一部分,詳細地說明這個至關重要的問題。

 

  中華民國在內戰中失敗的第三個原因,則是自辛亥之後直至一九四九年,因外

患連連,內亂頻仍,而造成土地和農民問題未能解決,從而為中共在西方共產主義

革命這個誘人的旗號下,發動一場傳統型的現代農民造反,造就了相當的社會基礎

。因為早在一九二六年一月,斯大林就在他給中共的指示信中說過﹕“中國共產黨

領導的革命就是農民革命,中國共產黨成就的大小,就要看中共能夠掌握多大的農

民武裝力量。”而毛澤東在抗戰期間就更是一再地告訴他的黨人說﹕“中國共產黨

領導的革命就是農民革命,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革命戰爭就是農民戰爭。”

 

  中華民國在內戰中失敗的第四個原因則是,中華民國雖曾獲得過名義上和形式

上的統一,或者說是初步的統一,卻沒有完全獲得實質上和根本上的統一。或者說

,北伐之後開始逐步走向統一的中華民國,雖然逐一地戰勝了殘餘軍閥的武裝叛亂

和中共的武裝叛國,但是,正是後來那一場曠日持久的衛國戰爭,竟使她的統一進

程遭到了夭折。在中國大陸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國民黨起義將領》一書中,所

記述的十九位著名的國民黨叛將,就有十六人出身於朝附夕叛的封建地方軍閥,而

非真正的國民革命軍;其中有一人出身黃埔,但卻是長期埋伏在黃埔和國民革命軍

中的中共地下黨,他就是策動川軍叛亂的郭汝槐;另一人則是北伐時期曾與中共暗

合的左派軍人程潛。

 

  我承認,中華民國在內戰中的失敗,當然還有更多的原因可以追尋,特別是中

國國民黨和蔣介石先生所曾有過的嚴重錯失。但是,反思一九四五和一九四九年的

內戰,上述四條,應是她失敗的根本原因。

 

  其三,我知道,當我敘述了中華民國在內戰中失敗的主要原因,卻未提及國民

黨的腐敗,一定會令人感到,講演者有袒護國民黨之嫌。因為,在一九四九年之後

,幾乎全世界的歷史學家都因“牆倒眾人推”這一句老話,而指責“腐敗才是國民

黨失敗的主要原因”,甚至是唯一的原因。至於勝利者中共,就更是要以腐敗和反

動,來給國民黨的失敗定罪了。雖然,一九四五至一九四九年的國民黨確曾腐敗過

,甚至在內戰和走向戰敗的過程中,迅疾地變成了一個腐敗的政權,但是,我仍然

要堅持的是,國民黨卻不是因為腐敗而失敗。我的理由如下﹕

 

  第一,就象革命一詞,不能概括所有的革命一樣;腐敗一詞,也不能包攬所有

的腐敗。我姑且不說,今日中共的腐敗早已越過了當年國民黨腐敗的百倍、千倍和

萬倍,我單單要問的是,為什麼連中共都承認,從一九四五年抗戰勝利、內戰開始

之間才迅速腐敗起來的國民黨,奈何只腐敗了短短的四、五年,就失敗了?相反,

當今那個早已經偷偷腐敗了幾十年的中共上層統治集團,和現今也已經公然和瘋狂

地腐敗了至少二十年的中共層層統治集團,卻為什麼至今不敗?甚至還要被海外的

某些華裔學者捧上了天呢?直至說中共永遠也不會垮台呢?其根本原因,就是國民

黨政權是被共產黨已經足足準備了八年的內戰打垮的,就不說蘇聯的蓄意顛覆和全

力支持了。所以,只要設想一下,如果在今日的中國大陸,已經有一支旨在打天下

的造反大軍,正在為奪權席捲萬里關山,只怕中共及其政權早已成為“史話了”了

。據此,我才敢說,腐敗不是中華民國南京政權在內戰中失敗的必然原因、根本原

因和唯一原因。

 

  第二,同為腐敗,中共是制度性腐敗,而國民黨及其政權在戰後和內戰中才迅

速發展起來的腐敗,卻為戰爭本身所造成。因為,抗戰的軍費,至一九四四年,就

已經高達百分之八十以上,就經濟而言,這個國家就象是滅亡了一樣。由此而形成

的,戰時經濟的高集中,特別是通貨的急劇膨脹,又造成了物價的飛漲,中產階級

的消亡,和人民生活的愈加艱難,也因而才造成了“軍人如不吃空軍饗,須有超人

的克制;文官如不貪污,則需要相當的人格”這樣一種極其不利於國家的局面。然

而,這絕不是中華民國在戰後所獨有的腐敗現象。可以說,戰後所有曾參戰的國家

,不論是打人的,還是被人打的,幾乎都出現了因通貨膨脹而出現的不同程度的腐

敗現象。然而,只因為別的國家都沒有立即迎來內戰的爆發,所以由戰爭而引發的

腐敗,才會因經濟的復蘇和戰爭創傷的修復,而走上了正常的道路。然而,外仗剛

結的中華民國,卻在剛剛勝利的那一天夜晚,就迎來了一場更加殘酷的內戰。中華

民國依靠自己推進民主憲政和發展自由經濟來修補戰爭創傷、消弭通貨膨脹和根治

腐敗的願望,亦終於隨著這場內戰的瘋狂爆發和痛苦發展,而成為泡影了。

 

  第三,古往今來,一個政權的腐敗,固有其不同的原因,但是,一個正在戰爭

中、特別是在內戰中走向失敗的政權,腐敗則無疑是它“忠實的伴侶”。這個伴侶

,還會因為失敗的加速,而加速地腐敗起來。因為,戰爭只能使得通貨更加地膨脹

,人心更加地絕望,社會更加地混亂。今日中共那些僅僅還處在擔心“亡黨亡國”

的大小官僚們,在八九年後就紛紛斂財留後路,送子女出國,轉移錢財到海外和在

國內及時行樂的種種行徑,尚且已經造成了腐敗的瘋狂加劇,那麼,一九四五至一

九四九年正在內戰中迅速走向失敗的中國國民黨及其政權,所出現的腐敗加劇的現

象,難道不正是由那一場內戰本身所造成的嗎?

 

  第四,誠如一位中國大陸留學生在網上攥文所言,近幾十年來,共產黨有的是

時間吃喝嫖賭搞腐敗,國民黨則根本沒有時間遊山玩水搞腐敗。不說自一九二七至

一九四九,前後二十二年,外患內憂交相煎迫,甚至無一年、一月沒有槍聲。單單

只說一九四五至一九四九年的內戰期間,只因為外仗剛結,內戰已起,前方的戰場

上正打得血肉模糊,而後方又到處是一片被中共挑動起來的“混亂和暴亂”。彼時

,國民黨的黨政軍大小官僚們,其中的很大部分,倉皇維持尚嫌無力,又怎有大量

的精力去腐敗它一番又一番呢?這位大陸留學生的高論,是否也可以作為國民黨非

因腐敗而失敗的一條理由呢?

 

  當然,我們絕不可以為一個腐敗的國家、政權和政黨辯護。因為,由任何原因

而引起的腐敗,都是人民所不能允許的。但是,在探討中華民國於內戰中失敗的原

因時,我們卻應該據實而論。這樣,才能使我們真正能夠認識到中華民國在內戰中

失敗的根由。而這個根由,就是曾贏得了進步,並曾戰勝了侵略的中華民國大陸政

權,是被日本帝國、前蘇俄共產帝國和中國共產黨聯合起來共同打敗的。這才是歷

史的真相所在。也才是歷史的應有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