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創刊號

 

一九一二年歐陽纓先生獻給

 

辛亥革命和中華民國的對聯

 

 

家天下自夏

私天下自秦

官天下自唐

公天下自今

美哉天下

問幾經磨折艱苦方到此

 

田世界可笑

錢世界可憐

權世界可惡

利世界可惱

這樣世界

要如何芟夷伐削始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