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奉告中共如能借诫台湾国民党为2•28事件平反,尚存一线生机

 

 

试述就7·9事件,五七老人上街讨要被扣工资的法理依据

7·9杭城五七老人依法维权信访,被蛮横拒绝,二位八十来岁的高級工程师被恶警欧打。被逼老人呼天喊地吁民众上街抗议。本会被大陆中共貌似强大维稳系统象卡灭几只蚂蚁一样而消声灭迹了,大陆网上被封杀严丝密缝正是证明。幸好有互联网,7.9事件获全国幸存右派声援,也获得一切有良知人们的支持。正如王书瑤等人所说全国右派是一家,7.9事件是一起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右派们上街游行,这在中国还是第一次。这确实是破天荒的第一次,钱塘老右们被逼举起反抗暴力维稳的义旗。

身纵佝偻亦挺腰 耄耋老右气节豪 九死一生何所惧 呼天喊地吁民众 旧冤末伸又添辱 严惩打手纠元凶 冒酷暑争人权 要正义勇上街 直捣“维稳”阴阳招。

 

北大错划右派阎桂勋(校党委没批)莫名其妙划为右流放北大荒23年,改正时却没份。近几年来到北大频繁上访,要23年工资,要补偿损失,反被北大的高級流氓欧打,王书瑤等七人实在看不过去,仗义为此去公安局要求上街遊行。可笑的是公安人员说,宪法是有明文,公民有遊行示威自由,但我们也从来没批过。真是古谚所说:“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幸好有右二代的法律人俞梅荪,把此事件图文并茂地通上了外网上。

清华右派刘凤麟前年给胡温三下战书(公开信)刊载于《中囯人权双周刊》,惠寄来,以助声壮威。但是,有如石沉大海。正象多年来各地五七老人无数次合情合理依法申诉或公开信上书,当局根本不予理釆,还使尽阴谋诡计打压捣乱。

 

TOM五七难友举证说,被中共打败赶到台湾的国民党,现主政的国民党当尚负责老一代国民党欠下的血债,2·28事件,他们不说不是自己干的,就不闻不问,就‘死不认账’,他们每到2·28纪念日,就会向受难者鞠躬,向2·28受难者的子孙致歉,这就是中共在历史上痛责它卖国、贪污、无能、欺压百姓的国民党,这个国民党对过去做错的事,会勇敢面对,错了就承认,就改正,反过来看看现在的共产党,这个被我们高喊‘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喊了六十几年,为何对自己承认做错了的事,冤枉这些老人是右派,改正却不补发欠下的工资?老人们上门问问有没有回应?竟遭到殴打,警察先生们,广大的杭州民众,要好好思考一下,自己问问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做错了吗?笑话这些老头老太太自寻没趣吗?希望杭州市委、中共高层不要漠视这些小事, 人来到世界不容易,你们不容易,这些老人也不容易!在上帝眼中尔等都是蝼蚁,都是生命、都很普通,没有高贵卑贱区分。一个人无论身居高位,站在城楼,俯瞰广场,还是下放农村,蜗居茅屋,耕耘田间,都不要失去人性、失去天良!

 

上图为1947年2月28日台湾民众反抗蒋政权的暴政,后蒋氏国民党政权及历届政府均向受难者的子孙鞠躬赔礼道歉,撫恤补偿损失。立碑建园,受难者的名字铭刻在墙,以警戒世人。对岸的当政者认罪是真诚的。而大陆的中共对1957年反右,随后的反右倾,所谓三年自然灾害,饿死4000千万人的反人类罪行,四清运动,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和维权上访民众等等罄竹难书的罪行,不知什么时候能立碑纪念,赔礼道歉。看其言,观其行中共当局至今怱悠百姓,死不认帐。
山东右派李昌玉、铁流分别于第一时间发来声援函,。以“天理不容 人神共愤”;“杭州惊爆“孝子案”,不是“维稳”是“为敌”。”刊载于外网参与博訉网。均从人类最起码的道德底线,对7·9事件予以愤怒的遣责。义正词严指出,我们仍然希望,当政者不要成为被历史永远诅咒的恶党。

统上所述要求补还工资与赔偿问题法理依据,就事论事记述之,认为补还工资与赔偿问题,九死一生五七老人已经用无数次的恳求、申诉、上书,都被罝致不理,有如石沉大海。而7·9事件直接上街抗议行动,对讨还被扣工资的要求法理以依据,用申诉和直接上街抗议的行动,已阐述很充份极透彻,是最低最起码的,而赔偿经济上、精神上损失与补偿物价因素差额的法理依据,这在民主国家也是天经地义的常识,但是在中共一党独裁专制度下,一贯的无法无天,违宪违法,迫害敢于坚守良知说真话的人,疯狂到对耄耋老人下毒手,继续愚弄民众,只能是痴心妄想,一意孤行暴力“维稳”,欺侮赤肝义胆的耄耋老人,只能自取灭亡。
中共当局,必须顺应当今世界民主宪政潮流,借诫对岸国民党为2·28事件彻底认罪跪求,赔偿补偿被害民众子孙一万多人的作法,而迈向现代政党之路。而中共对所犯的罄竹难书的罪行,只能先认罪服法,取得人民的宽恕,才有一线生机。

                                    柔之剑
2012-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