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张东荪为虎作伥的两大罪孽

 

 

 

一为46年破坏制宪会议,公开附逆;二为48年积极奔走策反傅作义,献城在新政权里谋一杯羹。

爷爷当年跳着脚大骂老蒋时,老蒋为了大局,曾亲自设宴礼请你爷爷和他的民盟出席制宪会议参加政府,你爷爷鬼迷心窍,一心向延安;至于他49年初才献了北京 城就被立案51年被投靠的新政权定为叛国(说他民国则一点不冤枉,别拿那些放下武器的军人比,你爷爷投降得比他们都早并为新政权立下 了汗马功劳),那只是投机失败,跟吴三桂下场差不多。看老蒋和老毛分别怎么对待你爷爷,高下立判,也可见你爷爷是个十足的政治白痴——否则怎么能相信一个 任意剥夺私产的政权会给你民主、自由,会跟你轮流坐庄排排坐吃果果?政治人物因为白痴犯下的罪,从其导致的恶劣后果而言并不能被原谅。不要跟我说 你爷爷是个单纯的知识分子,你爷爷晚年自己都有反省说书生谋国直堪笑,说明他不是个清高的只作学问的知识分子,而是个谋国的政治人物,只不过 谋得愚蠢错傍大款,政治人物一旦押错了宝只得自吞苦果,可怜的是亿万苍生尽被误。

当然中国人倒霉60年,共产党和毛氏是首恶,你爷爷 以及章、罗之流白痴名流关键时刻为虎作伥弃明投暗(蒋虽然也独裁,但怎么着民国都是一个与宪政兼容的体制并明确宣布以最终实现宪政为己任)是帮凶而已 ——中国历来反动统治的帮凶往往都是被过河拆桥,他们的命运并不新鲜。

 

(網文選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