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1945 谁先挑起了内战?

 

读傅作义的一封公开信

 

儆醒

 

 

傅作义在近代是一个响亮的名字,特别是他抛弃个人荣辱,将北平和平移交,有利于国家,有利于民族,有利于民众,傅将军仰不愧天,伏不愧民,必将流芳百世.

将军山西临猗人氏,1918年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后入阎锡山的晋军,参加了阎锡山所参与的所有的战争.1933年起率部参加抗战,他所统辖的军队是北方抗日 的一面旗帜,该部将士为了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抛头颅,洒鲜血,历经无数战役战斗:长城战役,忻口战役,太原战役,百灵庙战役,五原战役,包头战役,绥西 战斗,与日本侵略军浴血拼搏.日本投降,傅作义部官兵和全国人民一样欣喜异常,希望从此过太平日子.但是,傅作义目光敏锐,他告诫部下说:难打的仗,还在 后面哩.曾有人向他建议,保境安民, 不参加内战.他说:人家要打你,怎么办?抗战胜利后,奉中央政府命令,前往收复国土,接受日军投降,对日军训词堂堂正正,义正词严.

1946
年夏,全面内战爆发, 9,傅将军率部出奇兵一举攻克中Gong华北首府张家口,彼军势力受到重挫, 傅作义将军也被称为东汉开国者刘秀式的中兴之臣,一时风头无二.挟大胜之余威, 傅将军给延安的毛泽东发去了一封公开电,该电当时被大为传扬:

延安毛泽东先生:溯自去年日本投降,你们大举进攻绥包,放出内战的第一枪,愚鲁如我者,当时还以为这是你们一时的或一部分的冲动,决不会成为你们党的政 , 故会于十月二十四日,致电先生,作坦白恳切的呼吁.但一年来的惨痛事实,竟证明这是你们经过长期准备的计划,并不是一个偶然的错误,因而和平商谈永无结 ,而全面战争乃日益扩大,最近由于你们背弃诺言,围攻大同,政府以和平的努力,均告绝望之后,本战区国军才迫不得已而采取行动,救援大同,但这是悲痛 ,并不是快意的,其目的仅仅在于解救大同之围,解救大同二万军民,然你们相信武力万能,调集了十七个旅,五十一个团之众,企图在集宁歼灭国军,城郊野战 和惨烈巷战,继续达四昼夜,然后你们终于溃败了.当你们溃退的前一天,延安广播且已宣布本战区国军被你们完全包围,完全击溃,完全歼灭.但次日的事实, 刻给一个无情的证明,证明被包围被击溃被歼灭的不是国军,而是你们自夸所谓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贺龙所部,聂荣臻,以及张宗逊,陈正湘,姚喆等的全部 主力.我不相信这是一军事上的胜利,因为诚如你们所说,本战区国军武器最劣人数最少,战力最弱,好战心理更不如你们,虽然失败,似乎是应该的,但我们没有 失败,失败的却是你们.所以这不是一个军事上的胜利,而必须称之为人民意志上的胜利,在这次战役中,你们摆在战场的尸体,至少在两万人以上,我们流着眼 ,已经将他们掩埋了,你们在溃退途中,因恐惧国军追击,竟至拼命奔逃,口鼻冒血倒身路边者比比皆是,这是一幅如何悲惨的图画.

我不禁要 ,是谁杀死了他们,我按住心口问我自己,如果作战是为了我个人的私欲,或一部分人的私利,那不就是我杀死了他们,我是一个最大的罪人,我应该遭受天谴, 如果他们是在你的错误的领导之下,逞兵倡乱,祸国殃民,那就是你杀死了他们.在夜阑人静时,你应该受到责备,受到全国人民的惩罚,现在确已过了一个阶段, 经过一年来的血的教训,你们应该有所警悟.重新检讨你的政策,重新研究你们的路线,一个代表人民的政党,在决定一政策时,无论如何,应该问问人民,看他们 最痛恶的是什么,最需要的是什么,今天人民所最痛恶的是交通破坏,战事无已,所最需要的是和平安定,休养生息.虽然你们一再宣传民主,但人民不要战乱, 们却偏偏制造战乱.人民害怕贫穷,你们偏以制造贫穷,作为扩大战乱的资本,所谓民主云乎,你们又一再毁谤政府,但政府在人民心目中,是有劳绩的,有威信 ,绝不是任何毁谤所能动摇,即使政府今天存着若干缺点,需要改革,但人民厌恶你们制造战乱,厌恶你们破坏交通,厌恶你们翻身算账,较之要求政府进行若干 改革,其轻重缓急之差,不可同日而语,因为后者只是好与不好的比较,而前者却是人民眼前能活不能活的难关,人民今日最起码的要求,只是能在和平安定中活下 ,绝不奢望在你们的战乱中再翻几个拼死的筋斗,政府若干缺点所影响于人民生活的,较之你们破坏交通,穷兵黩武,所加给人民的苦患与死亡.简直是一与二万 倍之比,这还不现实吗?还不明白吗?人民如何同情你们?我们不妨再作一个假设:你们如果有力量一举而推翻现政府,建立起你们新/政权,不论人民是否同意你 们的政策, 总还可以获得一个安定,但是你们今天所赖以倡乱的武力,又不足以实现这个野心,据你们自己宣传,估计至少还得十年,目前你们只希望造成一个武力割据的形 ,来继续斗争,这就是说你们准备继续十年的斗争,十年的战乱,斗争战乱中,现有的各阶层人民,非死于炮火,即死于饥饿,要他们完全毁灭,试问人民如何能 同情你们?

十年的斗争之后,大地已无噍类,又怎样能实现你们的目的,因而你们十年战乱的计划,也就绝对没有实现的可能,即以最近的事实为 ,本战区国军是你们认为人数最少,武器最恶,战力最弱的部队,然你们竟一败于绥包,再败于大同,三败于集宁会战,试问如何与其他精锐的国军为敌,你们或 者还准备万一割据不成,可以钻山打游击,但内乱和抗日是完全不同的,抗日是人民一致的要求,所以你们可以假抗日之名,骗取人民的掩护,内乱是人民一致厌恶 ,倡乱的你们又如何在人民之中立足,正确的道路,只有一条,在宪/政常规中,共产是有前途的,但武力倡乱分裂割据,则必遭毁灭,请仔细想想,当去年胜利 之初,你们提出民主,同情你们的人有多少?经过一年来的事实证明,所谓民主和平只有你们的宣传,而倡乱割据才是你们真实的行动,到今天国内外同情你们的 ,又有几个?对于你们的政策,这不是很显然的测验,做一个自命为革命领导者,应该懂得所谓革命形势是客观实在的,并不是主观强求的,否则削足适履,以人 民之所恶加之于人民,是永远不会成功的,所以我热诚希望你们接受血的教训,立刻改变政策,放弃武力万能的观念速参加政府,结束内乱,让全国人民开足马力, 来建设我们的国家,我个人始终未曾以共XX为敌,更没有准备和共军作战,我毋宁是一个同情GCD的人,你们曾经坚决主张抗日,你们有坚决奋斗的精神,我都 钦佩,只有今天的战乱政策,是万分错误,为国家为人民设想,我请先生立刻放弃这个政策,促成宪/,实现军队国家化,政治民主化,来和衷共济,一致努力. 只要毛先生参加政府,以政府一员的资格向国府保荐贺龙或你们任何一位先生接替我的现任的职位,我不但首先衷心欢迎,并愿尽力促成,你如果不嫌的话,我自己 愿在毛先生部下当一个最低级的职员,而绝对忠实的服从你,这样一个和平统一民主的中国,是全国人民要求的,是美苏两国共同希望的,也是世界各国一致同情 ,我们既与美国保持亲密的合作,更与苏联永保亲密的邦交,美苏关系,世界和平,均可因而获得坚固的保障.先生一转念间,不仅中国可以致和平,人类亦将同 蒙其惠,是成是败,为祸为福,现在正是你们选择的最佳机会.”

1949
年后,傅作义将军任水利部长,并极力动员自己在美国的小弟回国报效,水利专家的小弟放弃在美优越的生活回国被安排至甘肃省水利厅工作,1957年反右运动中被押往地处河西走廊的夹边沟农场劳改,旋被累,饿而死.

 

(轉載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