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被遗忘了的明末大屠杀

 

芦笛

 



天的读者知道的明末清初的大屠杀,似乎就只有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辫子兵当然不是天使,早在崇祯甲申年吊死之前,清军就多次入关,烧杀抢掠,无恶 不作,每次都要抢走大批百姓,带回满洲做奴隶。但那些都是旨在抢夺资源的短期行为,当时女真并不想在关内久居。最后一次入关前,摄政王多尔衮得到汉臣范文 程、洪承畴等人指点,作入关久居之计(开头还没想占领全中国,抱的是得寸则寸,得尺则尺的机会主义),因此军纪严明,所到之处没有什么过分扰民之事。 这当然也不是人道主义使然,不过是为了骗取人民拥护罢了。这才会有江南各地自南京以下纷纷箪食瓢浆以迎王师的事。

就连后来被 的嘉定,当初也曾结彩于路,出城迎之。后来起来反抗,完全是被剃发令逼反的,而那剃发令之所以颁布,乃是降臣孙之獬向多尔衮建议的结果。嘉定三屠 的凶手也是投降过去的明将李成栋率领的汉族军队干的。后来这李成栋又反水成了抗清烈士,可惜屠城的罪责仍然要赖在满人头上。

扬州 十日的记载则完全来自于一份《扬州十日记》。这在史学考证上称为孤证,可靠性成问题。近人研究发现其记述颇有难以成立之处,例如它说屠杀后城内僧人收 尸八十万具,但当时清军不到三万人,全扬州也没有八十万人,掩埋尸体的僧人不过三千人,无力处理这么多的尸体。现代学者倾向于认为屠杀只进行了五天,被害 者十万人。在我看来,这不过是猜测,是否合理只有天知道。

除此之外满人还进行过什么大屠杀,本人无知,还没见到信史报道。当然,如所 周知,满清入关后厉行文字狱,有关记录阙如,有可能是当局严厉压制的结果。但当时的舆论管制根本不如我文革的亿万分之一,大批的明朝遗老照样写下了抨击异 族入侵者的文字。如果满清确实在关内搞过多次大屠杀,那为何不见于顾炎武、黄宗羲留下的文字呢?以常理度之,满清入关既然旨在经营天下,就只会恩威并用, 刚柔兼济,实行投降从宽,抗拒从严,对抵抗者予以严惩(包括攻破城市后大肆屠杀,如扬州嘉定然),对降服者示以天恩,根本没有大肆屠杀即将被他们 统治的子民的策略必要。

令人悲愤的是,明末的确反复多次发生过大屠杀,只是这些史迹被后人有意掩盖了,原因很简单:不能给农民起义 抹黑。其实当时给百姓带来最大灾难的并不是辫子兵,而是农民起义军官军,两家都是残民以逞的土匪刽子手,究竟杀害了多少良民,奸淫虐杀了多 少妇女,这些数字只有天知道。反正人命在中国从来一钱不值,只是在政治斗争需要时才会祭出来当打击政敌的法宝。

下面从计六奇所著《明季北略》中摘引点片断出来,略作评注,此书史料价值很高,历来被史学工作者当成重要史料引用。

趙大允斬婦人首

賊獨頭虎,五部恣掠,副總兵趙大允在韓城,去賊營二十里,不敢出 戰。士人強之,出報斬五千級,驗之則率婦人首也。給事魏呈潤劾大 允落職。

是说,起义军独头虎所部大肆抢劫,而官军副总兵赵大允不敢出战,当地士人敦促他出战,他就去率军出战了,回来呈了5000首级报功,一看全TMD是女 人头。给事魏呈润弹劾赵,赵因此被罢官。NND,杀良冒功,残杀百姓妇女5000人,竟然只丢官了事!明朝不亡真是无天理。

曹文衡守唐縣

……
唐縣距南陽府八十里,縣雖幸全,而郡邑之各鄉鎮被禍最慘。凡數 十百里內婦女盡為之掠,男子頭面耳目口鼻以及手足無一人完全者。 皆吾邑人所目擊而述也。

起义军蹂躏了南阳府周围的乡镇,百里内的妇女全被抢走了,幸存的男子没有不留下残疾的,这是计六奇的乡人目击的。

十二月初十日乙酉,賊闖王曹操數十萬,圍光州,舁大砲二十座,攻 城,燃二砲,城崩。城中頃刻火作,賊乘而入,官吏士民,屠僇無遺。

起义军攻陷光州,屠杀了全城百姓。

賊陷鳳陽

……
是時,鳳陽無城可守,雖有總漕楊一鵬駐紮兵,不過二千餘,皆市 人不習戰。賊大至,官軍無一人迎敵者,遂潰。賊焚皇陵,燒享殿,燔 松三十萬株,殺守陵太監六十餘人,縱高牆罪宗百餘人,留守朱國巷戰 斬賊二十七人,力竭死。賊渠掃地王、太平王,入府城,知府顏容暄囚 服匿獄中,賊縱囚獲之,張蓋鼓吹,杖容暄於堂下死之,殺推官萬文英 等六人,武官四十一人,士民被殺者數萬,剖孕婦,注嬰兒於槊,焚公 私邸舍二萬餘間,光燭百里,賊渠列幟,自標古元真龍皇帝,恣掠三日, 太監盧九德、總兵楊御蕃,以川兵三千,救鳳陽,南京參將焦某率兵亦 至,賊卜於神祠,不利,刳神像而去,拔營南下。趨廬州。

起义军攻陷皇陵所在凤阳城,焚烧了皇陵,烧毁了享殿,烧了松树30万株,屠杀了几万百姓,把孕妇肚子剖开,把婴儿挑在长矛上,烧毁公私房屋二万多间,火光照耀百里。

賊陷巢縣(親見者述)

賊既去廬州,正月二十一日,至柘皋劫掠。……(入巢县后)凡殺百姓 千餘人。賊初至即舉火,先索騾馬,次索金銀子女,婦人悉貫以索,閉 於縣內。大肆滛穢。釋囚數百,願從之去者,即與衣槍。二十三,駐一 日。二十四日,將往舒城。四門舉火,三砲振營而去。至十二月二十四 日庚子,賊自廬復至巢,知縣王明德,江右人,鑑於嚴令,豫備小舟南 關,聞賊至即登舟走。百姓奔竄,賊入城,無所得,焚舍數處而去。後 庚辰、辛巳兩年,賊復至巢,則巢邑之被難凡四矣。

起义军攻入巢县后,先放火抢骡马,再索要金银子女,把所有的妇人都用绳子拴成串,关在县衙门里大肆奸淫。把犯人放了,愿意加入红军的就发给衣服和刀枪。 第二次攻入巢县时百姓跑光了,起义军一无所获,只是烧了几家房子就走了。这应该说还是比较文明的,可惜没说是谁率领的军队。

章可試守舒城

正月二十四日乙亥,賊攻舒城,知縣章可試,塞三門,開西門,誘賊入 陷於坑,奔潰死千人。因掠霍山、合肥縣,裸婦人數千,詈於城下,少 媿沮,即磔之。攻三日而去。嗟嗟,婦人何罪,裸之磔之,賊至凶惡, 一至於此。

起义军进攻舒城时,县令章可试封了三道门,只开西门,诱贼进入落入陷坑,贼军溃败,死了千把人。起义军于是转去攻掠抢劫霍山和合肥等县,抢了几千妇 女,驱赶着回到舒县,把她们衣服全脱了,让她们对着城楼叫骂。谁要是因为赤身露体稍微觉得羞愧而不骂,起义军就立刻把她剐了。围城3天才撤走。

流寇蹂躪南省,如潁川、鳳陽、巢縣、舒城、廬江、無為州、和州等 處,所至破滅,屠戮人民,不可勝計。其僅存者,不過壽州與廬州耳。

这段文义浅显,不用翻译了。

左良玉鄢陵之捷

丙子秋,河南賊首老回回、許文衝、王九仁、王成龍、薛仁貴等,連營 七十里,所在焚掠。其勢張甚。八月二十六日,掠扶溝等縣,鄉野火光 徹天,四夜不息。時,左良玉病新痊,率兵三千駐鄢陵。有楚紳某,復 資精銳五百人,會獲諜者訊之,乃曰大師居大營,夜間發火亦大,小師 小營,夜間發火亦小。蓋百姓菽豆新登,賊至暮聚而焚之,各營遙望火 焰猛烈者,即知大帥所居。凡日中所殺兵民,所掠子女,及金幣幾何, 俱往報功。賊帥開營檢納。小帥營前火勢稍微,諸賊一望可辦。人有赤、 白二旗為號。良玉得其實,即大張旗幟,廣啟營門,伏甲士於內,將菽 草爇之,光可燭天,賊見火煙勃起,謂大帥所在,咸趨至獻功,良玉納 之。審閱甫畢,暗舉一號,壯士突出,擒二十八人,斬之。守營賊見報 功者良久不還,竊疑之。良玉乘夜親率精銳,掩襲賊不之備,大敗,獲 銀盔九,即分賚將士。是夕,追殺數十里,騎賊逸去,步賊遁走不及, 或伏鄉野複牆,或匿草間花地,及明,百姓遲索田園中,悉擒出斬之。 凡殺數千人,屍橫遍野。時獲一婦人,美而豔,首飾金珠甚盛,服白細 衣,白綾裹足。良玉問曰:汝何方人?婦曰:山西平陽人。良玉曰:幾 何歲矣?曰三十二歲。問從賊幾年矣?曰:三年。又問丈夫何人?今安 在?曰:夫號薛仁貴,已死於練司地方矣。薛仁貴者,居恆素衣銀冑, 其兵旗甲俱用白色,望之如雪,故號薛仁貴。驍勇善戰,軍中稱為白袍 將軍。廷訊既畢,令出斬之,肌色如玉,獨尻下既黑且堅,以乘馬三年故也。諸兵分取珠寶,剖其腹,將心肺炙而食之。是役也,賊眾折傷,潰而為二。老回回一股奔鄭州,計文沖一股奔陳州、沈邱,後良玉追至鄭州,老回回遣人詈而誘之。良玉怒,追入夾山,誤為賊圍,久之,不料糧盡援絕,良玉將自刎,麾下千總洪機,年二十七,猛勇絕倫,急止之。曰:將軍何為若是?某願奮死潰圍,良玉遂與並馬鏖搏,兵從之,百姓踞山上,飛擲磚石以助兵勢。由此開路,良玉突圍而出,然山徑多石,洪機馬蹶,身被重傷。出圍三日乃死。良玉悲慟,殺馬祭之,設醮而去。良玉字崑山,遼陽人,其為將也,軍法頗寬,凡掠子女金帛,俱不之究。但諭之云:汝只為我殺賊耳。鄢陵之役,所得貨寶,俱賞士卒,而己纖毫不取。其得眾以此。此吾鄉人昔年在豫時。親所見聞而述者。

良玉駐軍楚豫,一諸生篤於伉儷,訴兵掠其妻,良玉命詣營親索,已而得之。入白良玉,其妻嫌生之貧,而耽於兵之富逸也。竟不肯認。良玉不能決,問生曰:既為汝妻,知體彼有暗記否?生曰:曾記乳下有一黑子. 良玉驗之,果信。謂生曰:彼既不以汝為夫,汝何必以優為妻耶。 丑. 軍中婦人不少,任汝所擇。生泣拜而出,檢一婦以去。行不三里, 寅. 忽一騎飛至,贈生以囊,啟視之,乃良玉所斬惡婦首級也。生大驚卯. 泣謝。一時傳以為快。然所至淫掠,豈能如一笠一釜必斬之師哉辰. (六月十一筆)

这段太长,无法逐字翻译,说说要点吧。

左良玉乃是官军将领,算是能打的。他的带兵原则就是宽厚,部下不管怎么抢劫妇女财物,他都不追究,只是对部下说,你们只要为我杀贼就行。抢到的战利品他自己分文不要,全部分给部下,所以深得士兵拥护。

里讲了左的四件英雄事迹。第一件是,河南多股起义军走到哪里就杀人抢劫放火到哪里,声势浩大,连营70里,入夜火光烛天。有人密报左,说起义军 大部队和小部队,鉴别标志是看火光大小。起义军在营房里烧抢来的庄稼,大部队的营房烧的多,火光大。各营房的起义军将领们看哪儿火光最大,就知道 大帅在哪儿,前来报功,汇报当天杀了多少人,抢了多少妇女和金银。左闻讯后就在自己的营房内伏下甲兵,燃起熊熊大火。起义军将领们果然中计,以为左营 大帅所在,纷纷前来报功,被左一鼓成擒。接着他趁起义军群龙无首,发兵突袭,大败起义军

第二件是,左军俘获了一个32岁的美妇,自称是起义军将领”“薛仁贵的遗孀,左审讯完毕就下令把她杀了。脱开衣服看,见那美妇通体雪白,只有屁股下面的肉又硬又黑,乃是骑马3年造成的。手下官兵把那美妇的珠宝分了,剖了她的腹,把心肺掏出来煮吃了。

第三件事说的是左中了起义军埋伏,几乎要自杀,后来幸得当地人民救援脱险。说明连左这种烂军阀都得到百姓拥护,可见起义军糟践百姓有多惨。

四件事乃是说,某个秀才前去找左告状,说他手下的士兵抢走了自己的妻子。左便让他到营房里去寻找,果然找到了,不料那女人跟着抢她的士兵脱贫致富,过上了 幸福生活,不愿意回去再过穷日子,就谎说那不是她丈夫。左无法决定,便问秀才他妻子身上有无记号。秀才说,她乳房下面有个黑痣。左验后果然是这么回事。左 便对秀才说,她既然不愿意认你为夫,你又何必认她为妻?我这儿抢来的女人有的是,随便你挑一个带走吧。秀才于是就挑了一个(可能是最漂亮的吧)带走了。走 了不到三里地,突然有骑兵追上,送给秀才一个包裹。秀才打开一看,乃是他前妻的头颅。秀才大惊,哭着拜谢了左大帅的侠义。这事传开后大家都拍手称快。但作 者仍然认为左军军纪太差,所到之地抢劫奸淫,不是军纪严明的王师。

由这些英雄事迹不难看出,当时的中国是什么样的水深火热的地狱。最后那件烂事最可怕,可还居然被当时的人以及作者当成正面事迹,一時傳以為快!这就是现在人们口口声声歌颂的文明世界

 

(轉自读史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