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岗历史文化撷萃首页

立志要做大事,不可要做大官

——广州岭南学生欢迎会的演说

孙中山

(一九二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诸君:

  兄弟今日得来此地,对岭南大学学生会,有机会和诸君相见,我是很喜欢的。因为诸君是中华民国后起之秀,将来继续建设民国的责任,我对于诸君是很有希望的。中华民国自开创以至今日,已经有了十二年。这十二年内,无日不是在纷乱之中。从前有南北的分裂,现在有各省和各部分的分裂,干戈相见,糜烂不堪。这个原因是承满清政府之后,对于旧国家破坏的事业,还未成功,所以新国家便无从建设。将来破坏成功之后,继续建设成一个新民国,还要希望后起的诸君,担负那个大责任。

  今天对诸君,如果专讲国家大事,那么,千头万绪,不是一两点钟:可以说得完的。惟就我今天到岭南大学来,看见这个学校之内,规模宏大,条理整齐,便生有很大的感触。现在就拿这个感触,和诸君谈谈。岭南大学是在广东省,诸君在此用功,知道这个学校的规模宏大,条理整齐,教育良善,和其余的学校比较起来,不但是在广东可以说是第一,就是在中国西南各省,也可算是独一无二。为什么广东只有一个好岭南大学,没有别的好学校呢?就是在中国西南各省,也没有第二个学校和岭南大学一样呢?因为这个大学是美国人经营的,诸君在此所受的教育,是美国的教育;诸君住在这个学校之内,和在美国本国的学校没有分别。我们推测为什么美国有这样好的学校,中国没有呢?中国何以不能自己创办呢?因为欧美的文明,近二百多年来非常发达,美国近几十年来尤其进步。他们国内的情形,不但是教育办得好,就是工业、商业和一切社会事业,都比中国进步的多。中国的一切事业,到了今日,可说是腐败到了极点。腐败的原因,是在人民过于堕落,就历史上陈迹看起来,中国向来是不是都不如外国呢?从前有几朝,中国都是比外国好的,所以这个堕落的现象,不过是近来才有的。再就中国现在青年受教育的情形说,全国之内到处用兵,普通人民救死之不暇,有几多人还能够有力量送子弟去读书呢?就是青年在学校读书的,又有几多人能够象诸君有这样好的机会,在这样好的学校,受高等外国教育呢?单就广东的户口讲,人数号称三千万,如果提十分之一,也有三百万青年,应该像诸君都有受这种教育的机会。而现在只有诸君的一千几百人,才有这个机会。诸君想想,自己的机会,该是何等好呢?现在民国,人民受教育,是大家都要有平等机会的。就今日情形看来。他们不能受高等教育的,是没有平等的机会。诸君现在受这样高等教育,是诸君机会比他们好。诸君现在所享的幸福,比他们也好。将来学成之后,应该有一种贡献,改良社会,让他们以后能够得到平等的机会才对。

  诸君现在受教育的时候,预想将来学成之后,有一种贡献到社会上,究竟应该做些什么事呢?诸君现在还未毕业,知识不大发达,学问没有成就,自然不能责备诸君,一定要做些什么事,但是在没有做事之先,应该有什么预备呢?应该要注意些什么事呢?依我看来,在这个时期之内,第一件是要立志。立志是读书人最要紧的一件事。中国人读书的思想,都以为士为四民之首,比农、工、商贾几种人都要高一些。二三十年以前的学生,他们有一种立志,就是在闭户自读的时候,总想入学、中举、点翰林。以后还要做大官。我今天希望诸君的,不是那种旧思想的立志,是比那入学、中举、点翰林、做大官的志还要更大。中国几千年以来,有志的人本不少,但是他们那种立志的旧思想,专注重发达个人,为个人谋幸福,和近代的思想大不相合。近代人类立志的思想,是注重发达人群,为大家谋幸福,用事实说,我们中国青年应该有的志愿,是在什么地方呢?是要把中华民国重新建设起来,让将来民国的文明,和各国并驾齐驱。我们现在的文明,都是从外国输入进来的,全靠外人提倡,这是几千年以来从古没有的大耻辱。如果我们立志,改良国家,万众一心,协力奋斗做去,还是可以追踪欧美,若是不然,中国便事事落在人尾,永远不能自己发达,永远没有进步。推其极端,中国便非沦于灭亡不可。所以现在的青年,便应该以国家为己任,把建设将来社会事业的责任担负起来。这种志愿究竟是如何立法呢?我读古今中外的历史,知道世界极有名的人,不全是从政治事业一方面做成功的;有在政权上一时极有势力的人,后来并不知名的;有极知名的人,完全是在政治范围之外的。简单的说,古今人物之名望的高大,不是在他所做的官大,是在他所做的事业成功。如果一件事业能够成功,便能够享大名。所以我劝诸君立志,是要做大事,不可要做大官。

  什么是叫做大事呢?大概的说,无论那一件事,只要从头至尾,彻底做成功,便是大事。譬如从前有个法国人叫做柏斯多,专用心力考察人眼所不能见的东西,那种东西极微妙,极无用处,为通常人目力之所不及。在普通人看起来,必以为算不得一回什么事,何以枉费工夫去研究他呢?但是柏斯多把他的构造性质和对于别种东西的关系,自头至尾研究出来成一种有系统的结果,把这种东西便叫做微生物。由研究这种微生物,便发明微生物对于各种动植物的妨害极大,必须要把他扑灭才好。现在世界人类受知道扑灭这种微生物的益处,不知道有多少。譬如从前的人,不知道蚕有受病的,所以常常有许多蚕吐丝不多,所获的利益极微。现在知道蚕也有受病的,蚕受了病,便不能吐丝。考察他受病的原因,是由于有一种微生物;消灭这种微生物,便可医好蚕的病,乃可多吐丝。现在广东每年所出丝加多几千万,但许多还有不知道医蚕病的,如果都知道消灭害蚕的微生物,更可增加无限的收入,那种利益该是何等大呢?现在全世界上由于知道消灭害蚕的微生物,所得的总利益,又是何等大呢?但是当柏斯多立志研究微生物的时候,他也不知道有这样大的利益。用这件故事证明的意思,便是说微生物本是极微妙极小的东西。但是研究他关系于动植物的利害,有一种具体结果,贡献到人类,便是一件很大的事。柏斯多立志研究的东西,虽然说是很小,但是他彻底得了结果,便是成了大事,所以他在历史上便享大名。我们中国从前的人,都不知道象柏斯多这样的立志,只知道立志要入学、中举、点状元、做宰相,并且还有要做皇帝的。譬如秦始皇出游的时候,刘邦、项羽都看见了,便各自叹气,表示自己的志愿。项羽说:“彼可取而代之。”刘邦说:“大丈夫当如是也。”他两个人的口气虽然不同,但是他们的志愿,毫没有分别。换句话说,都是想做皇帝。这种思想,久而久之,便传播到普通人群中,所以从此以后,中国人都想做皇帝,便不想做别的事。自民国成立以来,不是象袁世凯想做皇帝,便是象一般军阀想做督军、巡阅使,那也是错了。因为要达到那种地位是很不容易的,障碍物是很多的。因为他们立志一定要达到那种地位,所以弄到杀人放火,残贼人类,亦所不惜。诸君想想:那志愿是好是不好呢?一定是不好的,所以我们必须要消灭那种志愿。至于学生立志,注重之点,万不可想要达到什么地位,必须要想做成一件什么事。因为地位是关系于个人的。达到了什么地位,只能为个人谋幸福。事业是关系于群众的,做成了什么事,便能为大家谋幸福。近代人类的思想,是注重谋大家的幸福,我从前已经说过了。大家又知道,许多做大事成功的人,不尽是在学校读过了书的。也有向来没有进过学校,能够做成大事业的。不过那种人是天主的长处。普通人要所做的事不错,必要取法古人的长处才好。所以我们要进学校读书,取古今中外人的知识才学,来帮助我做一件大事,然后那件大事,便容易成功。

  诸君又勿谓现在进农科,学耕田的学问,将来学成之后,只是一个农夫。不知道耕田也是一件大事,从前后稷教民稼穑,树艺五谷。因为稼穑是一件很有益于人民的事,他不怕劳动,去教导百姓,后来百姓感恩戴德,他便做了皇帝;说起出身来,后稷还是一个耕田佬呀!那个耕田佬也做过了皇帝呀!古时做过皇帝的人,该有多少呢?现在世人都把他们的姓名忘记了,只有后稷做过耕田佬,所以世人至今还不忘记他。现在科学进步,外国新发明的农科器具,比旧时好的多,事半功倍,只用一人之耕,可得几千人之食。诸君现在学农科的,学到成功之后,就是象外国的农夫,能够一人耕而有几千人之食,也不可以为到了止境。必要再用更新的科学道理,改良耕田的方法,以至用一人耕,能够有几万人食,或几百万人食,那才算是有志之士。总而言之,诸君现在学校求学,无论是那一门科学,象文学、理化学、农学,只要是自己性之所近,便拿那一门来反复研究。把其余关系于那一门的科学,也去过细参考,借用他们的道理和方法,来帮助那一门科学的发展,彻底考察,以求一个成功的结果。那么,就是象中国的后稷教民耕田,法国柏斯多发明微生物对于动植物的利害,都是功德无量的大事。

  我再举一件故事说:从前有个英国人叫做达尔文,他始初专拿蚂蚁和许多小虫来玩,后来便考察一切动物,过细推测,便推出进化的道理。现在扩充这个道理,不但是一切动物变化的道理包括在内,就是社会、政治、教育、伦理等种种哲理,都不能逃出他的范围之外。所以达尔文的功劳,比世界上许多皇帝的功劳还要大些。世界上的皇帝该有多少呢?诸君多有不知道他们姓名的,现在诸君总没有一个人不知道达尔文的。所以达尔文的功,实在是驾乎皇帝之上。由这样讲来,无论什么事,只要能够彻底做成功,便算是大事。所以由考察微生物得来的道理是大事,由玩蚂蚁得来的道理,也是大事。不过我们读书的时候,必须用自己的本能做去才好。甚么是本能呢?就是自己喜欢要做的事;就自己喜欢所做的事彻底做去,以求最后的成功,中途不要喜新厌旧,见异思迁,那便是立志。立志不可有今日立一种甚么志,明日便要到一个什么地位。从前做皇帝的思想,是过去的陈迹,要根本的打破他。立志是拿一件事,彻底做成功,为世界上的新发明。如果有了新发明,世界上的地位多得很,诸君不愁不能自占一席。

  我们立志,还要合乎中国国情。象四十多年前,中国派许多学生到外国去留学,尤其以派到美国的为最早。他们到了美国之后,不管中国为什么要派留学生,学成了以后,究竟以中国有什么用处,以为到了美国,只要学成美国人一样便够了。所以他们在外国的时候,便自称为什么“佐治”、“维廉”、“查理”,连中国的姓名也不要。回国之后,不徒是和中国的饮食起居,不能合宜,就是中国的话也不会讲。所以住不许久,便厌弃中国,仍然回到美国。当中也有立志稍为高尚一点的,回到美国之后,仍然有继续研究学问的。不过那一种学生,对于中国的饮食起居和人情物理,一点儿也不知,所有的思想行为和美国人丝毫没有分别。所以他们不能说是中国人,只可说是美国人。至于下一等的,回到美国,便每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因为不是学生,取消了官费或家庭接济,弄到后来,甚至个人的生活都不能维持:于是为非作歹,无所不做,便完全变成一种无赖的地痞。以中国的留学生,不回来做中国的国民,偏要去做美国的地痞,那是有什么好处呢?甚至有在美国的时候,连中国人住的地方,都不敢去;逢人说起国籍来,总不承认是中国人。试问这种学生,究竟是何居心呢?这种学生,可以说是无志,只知道学人,不知道学成了想自己来做事。

  诸君现在岭南大学,受美国人的教育多,受中国人的教育少。环顾学校之内,四围有花草树木的风景,洋房马路的建筑,这一种繁华文明的气象,比较学校以外,象大塘、康乐等处的荒野景象,真是有天壤之别呀。我们中国人现在的痛苦,每日生活,至少总有三万万人,朝不保夕,愁了早餐愁晚餐,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穷弱的国家。诸君享这样的安乐幸福,想到国民同胞的痛苦,应该有一种恻隐怜爱之心。孟子所说:“无恻隐之心非人也。”这是诸君所固有的良知。诸君应该立志,想一种什么方法来救贫救弱,这种志愿,是人人应该要立的。要大家担负救贫救弱的责任,去超渡同胞。如果大家都有这种志愿,将来的中国,便可转弱为强,化贫为富。

  许多外国留学生回来,都说外国现在有这样文明的原故,是由于他们有一种特长。说这样话的人,是自己甘居下流,没有读过中国历史,不知道中国几千年都是文物之邦,从前总是富强,现在才是贫弱。就这项观念,和外国比较起来,现在的中国,不但是最贫弱的国家,并且是最愚蠢的国家。事事都要派人到外国去学,这还不是件耻辱的大事吗?中国派学生到外国去留学,最先的是到美国,次是到欧洲各国,最多的是在日本。极盛的时候,人数有三万多。因为世界上无论那一国,没有在同时候派往到一国的学生,有这样多的人数,我当时便很以为奇怪。因为这个问题,遂考查以往的历史,于无意中查得唐朝建都西安的时候,京城内的外国留学生,也同时有三万多人。这三万多人中,日本派了一万多人,其余有波斯人、罗马人、印度人、阿拉伯人及其他欧洲人。由此可见唐朝的时候,世界上以中国人为最有智识,所以各国都派人到中国来留学。日本人学了之后,把自己国内的制度都改成中国制度,就是现在的宫室、衣服和一切典章、文物、制度,和中同的还没有分别,那都是唐朝的旧制度。那时候中国的领土,差不多统一亚洲大陆,西边到了里海。由这样讲来,我们的祖宗是很富强的。为什么现在贫弱一至于此呢?为什么没有方法变成象外国一样的富强呢?推究这个原因,是由于现在的人不能振作。不能振作便是堕落,堕落是很不好的性质,我们必要消灭他才好。至于说到中国人固有的聪明才智,现在留学美国的学生,都是和美国人同班,在全美国之内,无论那个学校内的那一班学生,每学期成绩平均的分数,中国的学生,都是比美国的学生还要更好些,这是美国人共同承认的。用历史证明,中国是富强的时候多,贫弱的时候少;用民族的性格证明,中国人实在是比外国人优。弄到现在国势象这样的衰微,自然不能不归咎于我们的堕落,因为堕落所以便不能振作。

  怎么样去图国家的富强?我们要图国家富强,必须要自己振作精神,大家团结起来,公同向前去奋斗。万不可自私自利,只知道要自己到什么地位,不知道国家到什么地位。我们有了这项志气,便是国民志气。中国二百多年以前,亡国过一次,被满洲人征服了,统治二百多年,事事压制,摧残民气,弄到全国人民俯首下心,不敢振作。我们近来堕落的原因,根本上就在乎此。十二年以前,我们革命党才把满人的政府推翻,不受满人的束缚,但是还受许多外国人的束缚。因为当满清政府的末年,他们知道自己不能有为,恐怕天下失到汉人的手内,所以他们主张“宁赠朋友,不送家奴”。把中国的领土主权,都送到许多外国人。我们汉族光复之后,本可以成独立国,但是因为满清政府送领土、主权到外国人手内的契约,还没有拿回来,所以至今还不能独立。大家知道高丽亡到日本,安南亡到法国。高丽、安南都是亡国,高丽人、安南人都是很痛苦的。我们中国的地位是怎么样呢?简直比高丽、安南的地位还要低。因为高丽只做日本的奴隶,安南只做法国的奴隶。他们虽然亡了国,但只做一国的奴隶。我们领土主权的契约,现在都押在各国人的手内,被各国人所束缚,我们此刻实在是做各国人的奴隶。请问诸君,是做一人的奴隶痛苦些呀?还是做众人的奴隶痛苦些呢?当然是做众人的奴隶痛苦些。固为做一人的奴隶,只要摇尾乞怜,顺承意旨,便可得主人的欢心。做众人的奴隶,便有俗话说: “顺得姑来失嫂意”的困难。你们看如何应付一切呢?所以我们的地位,比高丽人的、安南人的还要低。如果高丽、安南有了水旱天灾,日本、法国去救济他们,视为义务上应该做的。好象从前美国南方几省,蓄黑奴的制度,黑奴有应该受主人衣、食、居三种的好处。现在中国如果有了水早天灾,外国人捐到二三百万,他们不以为是应尽的义务,还以为是极大的慈善。日本、法国待高丽、安南,他们不以为是慈善呀。所以我们现在做许多外国人的奴隶,只有奉承他们的义务,不能享他们的权利。

  现在白鹅潭到了十几只外国兵船,他们的来意,完全是对于我们示威的。这种大耻辱,我们祖宗向来没有受过的。今日兵临城下,诸君是学者,为四民之首,是先觉先知,担负国家责任,应该有一种什么办法,可以雪此大耻辱呢?可以挽救中国呢?诸君现在求学时代,应该从学问着手,拿学问来救中国。究竟要用什么方法呢?诸君现在学美国的学问,考美国历史。美国之所以兴,是由于革命而来。美国当脱离英国的时候,人民只有四百万,土地只有十三省,完全为荒野之地。就人数说,不过中国现在的百分之一。中国现在有四万万人,土地有二十二行省,物产非常丰富。如果能步美国革命的后尘,美国用那样小的根本,尚能成今日的大功业。中国人多物富,将来的结果,当然比美国更好。美国用百分之一的人数,开辟荒上,寻到国家富强;经过了一百多年。用比例的通理说来,我们用百倍的人数,整顿已经开辟的土地,要国家富强,只要十年。我们要达到这个目的,就要诸君立国家的大志,学美国从前革命时候的人一样,大家同心协力去奋斗。但是诸君学美国,切不可象从前的美国留学生,只要自己变成美国人,不管国家,必须利用美国的学问,把中国化成美国。因为国家的大事,不是一个人单独能够做成功的,必须要有根多的人才,大家同心做去,那才容易。要有很多的人才,那么,造就人才的好学校,不可只有一个岭南大学。广东省必要几十个岭南大学,中国必要几百个岭南大学,造成几十万或几百万好学生,那才于中国有大利益。如果只要自己学成美国人,便心满意足,不管国家是怎样,我们走到外国,他们还是笑我们是卑劣的中国人呀。因为专就个人而论,中国人面黄,美国人面自,无论诸君怎么学法,我们的面怎么样可以变颜色呢?诸君又再有什么方法去学呢?我们要好,须要全国的人大众都好,只要把国家变成富强,是世界上的头等国,那么,我们面色虽然是黄的,走到外国,自己承认是中国人,还不失为头等国民的尊荣。

  诸君今天欢迎我来演讲,我贡献诸君的,就是要诸君立志,要有国民的大志气,专心做一件事,帮助国家变成富强。这个要中国富强的事务,就是诸君的责任;要诸君担负这个责任,便是我的希望。

 

黄花岗历史文化撷萃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