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黃花崗選刊首頁

中共投资拍摄并力捧《色戒》的原因

内 容摘要 : 色戒背后的投资者和制作人香港安乐公司(此为一亲大陆政府的香港公司)曾经制作出宣扬暴君以政见之高征服行刺者的《英雄》,在里面突显在政治上暴君比作为 平民的行刺者看得高想得远。由于直接宣扬暴君专制统治之远见英明,遭到了很多人的批评。在《色戒》里,他们的手法变了,转为宣扬所有政治的黑暗和丑陋,以 劝服人民当顺民,不要参与任何政治。跟《英雄》不变的是,实质都是叫人不要反抗,把政治的主导权让给统治者。如果说在《英雄》里,他们从正面说专制者比大 家都聪明都善良,到了《色戒》里,他们说的是:得了,我承认他不是个好东西,但是你怎么知道领导你们起来反抗的就是好东西?而且还要付出那么多代价?所以 还是不要关心这些事,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为好。《色戒》利用了国人心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怕卷入政治的心理,对人民的危害比《英雄》更隐蔽更大。为了渲染所有 政治的黑暗和丑陋,他们就瞄准了所有华人心目中最神圣和最少党派私利的政治和历史事件 --- 抗日战争,企图通过此片一举在华人心目中营造对政治的反感心 理。

最近发公开信给中国文化部反色戒的王盼田武雄这几位大学生确实是在公开信中使用了文革语言,而且是把政府做的 “ 好事 ” 怪 在自由主义者身上。但是抛开他们的语言他们的观点,文中有一点还是值得自由主义者思考。那就是李安和张爱玲宣扬的政治是黑暗的,老百姓不应关心政治,这些 观点到底是揭穿了政府过去宣扬的为党国而战的虚伪还是宣扬了政府现在要人接受的当个顺民不要管什么政治?

如果色戒的背景是朝鲜战争, 那么大家在某种程度上还可以认为是前者,因为当时首先入侵的是北朝鲜而非南朝鲜,美军也没意图真的入侵中国,朝鲜战争充其量是为了某个党派利益而打的仗, 即便如此,色戒中的一些观点我都是不敢恭维的。但是,色戒的背景是所有人(包括日本自己现在不得不)都承认正义的反抗侵略的抗日战争,在这样的前提条件 下,通过与真实历史相反的种种虚构的不合常理的剧情,把积极投身于正义民族战争的学生和政府描写成逼良为 “ 娼 ” 的黑暗势力,以让观众觉得作为反抗一方的抗 日群体和作为压迫一方的大汗奸至少是同样坏的效果,目的在于让人民认为所有政治(包括要求民主自由等争取民权的运动)都是黑暗和丑陋的,所以人民最好不要 参与其中。也就是宣扬随遇而安苟且偷生不要反抗的个人主义。事实上,作为色戒作者的张爱玲不就是在几个政府底下随遇而安的顺民?如果不是 50 年代的大陆容 不下她,她可能还在上海乖乖度过晚年吧?同样,作为色戒修改者的李安,不也是游走于海峡两岸利用两岸三个党派的政治大发其电影财的个人机会主义者?这些个 人主义者能作为真正的自由主义者的代表?拍色戒只能说明现在的 ZF 已不是当年不断推动政治运动要在全球推动共产主义的革命者,随着苏联和东欧的变色,通过 武力实现全球共产主义已不可能,中共在七十年代末到现在历经差不多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也让其淡化了社会主义色彩,虽然还是一党专制,但是它对于输出革命已无 多大的信心和热情。由于改革开放后回避了民主的革命令到社会财富日益集中到一小部分官僚权贵手中,普通百姓则越来越多的面对艰难的未来,过去宣扬的为党而 战也没多少人信了。面对着日益增多的民怨,在自身理论体系瓦解,政权难保的情况下,现在的 ZF 已从革命者心理转变为执政党心理,要民众接受当顺民不管政 治,不想继续过去的革命宣传和政治运动(政治运动过程中往往能培养一批有分析能力的人,对统治者是一个威胁,而且过去的革命宣传和理论对现在的贫苦百姓也 有其煽动力),维护自己的统治要紧。

色戒背后的投资者和制作人香港安乐公司(此为一亲大陆政府的香港公司)曾经制作出宣扬暴君以政见 之高征服行刺者的《英雄》,在里面突显在政治上暴君比作为平民的行刺者看得高想得远。由于直接宣扬暴君专制统治之远见英明,遭到了很多人的批评。在《色 戒》里,他们的手法变了,转为宣扬所有政治的黑暗和丑陋,以劝服人民当顺民,不要参与任何政治。跟《英雄》不变的是,实质都是叫人不要反抗,把政治的主导 权让给统治者。如果说在《英雄》里,他们从正面说专制者比大家都聪明都善良,到了《色戒》里,他们说的是:得了,我承认他不是个好东西,但是你怎么知道领 导你们起来反抗的就是好东西?而且还要付出那么多代价?所以还是不要关心这些事,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为好。《色戒》利用了国人心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怕卷入政 治的心理,对人民的危害比《英雄》更隐蔽更大。为了渲染所有政治的黑暗和丑陋,他们就瞄准了所有华人心目中最神圣和最少党派私利的政治和历史事件 --- 抗 日战争,企图通过此片一举在华人心目中营造对政治的反感心理。

到了现在,很多人分析《色戒》都是从导演李安的角度来分析,但是他们没 有想到,和香港安乐公司同为制作者和投资者的中国上影集团,身为国有的电影集团,其投资和参与制作的电影都是经过集团内部政治审查的。即便上影集团一时昏 了头,电影上映前还要面对中宣部文化部的专门审查小组,特别是涉及到抗日战争和国民党题材的影片,更是审查的重中之重。如果不是符合中共的宣传需要,单凭 什么人性,此片岂可能通过有关部门的政审?如果没有背景和政治意图,一向热衷于宣传 “ 爱国 ” 的中共又怎么可能让一部表面上说 “ 人性比政治战争民族重要 ” (李安语)的电影去破坏它的 “ 爱国主义 ” 教育?又怎么可能任由这电影在长达几月的时间 里在媒体上大事炒作,并在电影上映初期禁止所有媒体和专业影评人发表对此片的批评影评?以至于大陆电影商宋祖德以为是《色戒》投资者用钱把全国的媒体都收 买了。更不用说为了此片,伯恩的身份 3 等两部外国巨片在大陆的上映推后,并大幅减少了拷贝数,如果大家记性不差,这跟当年政府的另一红人张艺谋的《英雄》 上映时的情况是一样的。

色戒此片绝非中共的唯一奴化作品,近年来中共一方面按照《英雄》路线,对于雍正秦王等封建暴君大力吹捧,另一 方面按照《色戒》路线,对于施琅洪承畴丁默村等汗奸则给与平反,称他们为稳定做出了历史贡献。对于敢于反抗的刺客们则加以丑化,指他们不识大局政治上幼 稚。令到一般民众对于政治产生说不清看不懂的感觉,让他们对政治产生距离感以至于畏惧的心理。

有人认为《色戒》正面肯定了国民党的抗 战,这是对中共的无知。中共过去的宣传战略是国民党不抗战,蒋介石是投降主义。到了改革开放后,为了统战,宣传战略改为国民党内非蒋系(如李宗仁等后来投 奔大陆的)或国民党基层将士抗战,蒋介石是投降主义,这才有了《台儿庄战役》。到了民进党上台,连宋访大陆后,宣传战略又改为:蒋介石的中央军是抗战的, 但是在蒋介石的无能领导下,连连失败。《色戒》里的特务是中统,为蒋介石的嫡系特务组织,这是肯定蒋介石的中央军是抗战的。但是,里面对中统特工老吴和中 统特工领导下学生刺杀群体的种种歪曲丑化以至于刺杀人员的几乎全军覆灭,却又暗合了 “ 抗战在蒋介石等的无能领导下连连失败 ” 。当然,你可以说小说是张爱玲 写的,与中共无关,但是正因为张爱玲写的小说暗合了中共的要求,它才顺利通过了政审。这就难怪人们看完《色戒》,往往觉得最坏的不是汗奸易先生,而是那些 学生和中统特工老吴了。事实上,正如不少网友都指出的,李安通过对小说结局的修改,在影片中增加了易先生流泪批准对王执行死刑,和王在刑场上对自己做的事 无怨无悔笑对被自己出卖的暗杀同伴,除突显了易先生的 “ 人性 ” ,更让王和易至死相爱,让观众觉得影片中从头到尾最无人性的是特工老吴和中统特工领导下学生 刺杀群体。

可惜的是,今日的国民党领导人马英九更象个阿斗,全无当年蒋介石对自己信念的坚持,面对着有着中共投资的电影,面对着有着 台湾之光之名的李安,面对着对方歪曲真实历史对于国民党抗日人员的彻底丑化,不敢当面直斥,竟然只会对着记者哭着说电影中王只是一时胡涂 , 为学生刺杀群体 的勇气而感动,却不知这样的话在外人看来简直就是可笑可悲。

贬低抗日义士的色戒上映后,面对着民众在网上的怒骂,中共又用上了更毒的招数。

首先通过台湾媒体放出大陆某领导人不喜欢色戒,官方减少色戒宣传的出口转内销信息,以此来撇清责任。其实连日来对于色戒和主演汤唯还有梁朝伟的各种新闻在各媒体上根本就是一波接一波,根本没有少过。

其 次,在色戒上映后很久,才在媒体上放出有限的一些极左派批评色戒的文章,其目的有二,其一是通过只放极左派批评色戒的文章,把所有反对色戒的人(包括了众 多拥护民主自由的人)都丑化为有文革思想,为色戒的上映减少反对的声音。其二是祸水西流,通过操纵这些极左派批评色戒的文章,通过色戒得了金狮奖,把色戒 说成是受了西方的自由化思潮影响,把责任推到西方和国内自由主义份子身上。全然不顾香港安乐公司是《色戒》和《英雄》的制作者,张艺谋又是本届威尼斯电影 节评审团主席的关联,更不顾奥斯卡奖委员会鉴于《色戒》伪人性美化轴心国成员和《色戒》伪装成台湾电影(其实台湾当局和所有的电影公司都没有投资其中)已 把它封杀。

最后,通过一些实质亲官方的伪自由主义者到伪装成开明色彩的媒体发表言论,坐实自由主义者爱色戒爱汗奸不抗日的罪名。例 如,同为有在香港的中央电视台之称的凤凰卫视工作的梁文道和马鼎盛到被官方整治后已 “ 听话 ” 的南周说:汗奸不汗奸其实是很难分的。李欧梵也在也是早就被亲 大陆商人李嘉诚收购的亚洲周刊称赞色戒。以假装骂马英九和中共打扮成台湾自由主义者代表却能自由自在继续在大陆发表文章的龙应台也在台湾发表言论挺色戒。 更不要说在很多论坛上一些伪装成著名自由主义者和伪装成女人潜伏很久的官方网评,一个个跳出来说自己身为自由主义者就是不爱抗战不爱国,人民就是要顾个人 的利益,面对侵略就是要做顺民。其实,他们的话里面有着最大的破绽:如果他们要顾自己的利益,不理政治,要做顺民,那他们过去根本就不会跑到论坛上发表批 评官方的文章。另外,他们口口声声说不听官方的宣传,但是现在官方恰好是在全力支持色戒。所以说,这些自由主义者都是假的,被官方操纵的。即便有真正的自 由主义者发贴反对他们丑化抗战,也被这些网屏员连发的贴子给淹没。

李安,未必真有汗奸之心,但是他为了迎合中共拍出了这样的一部电 影,客观上已经对抗日战士这一群体和抗战本身还有中国的民主自由造成了极大的损害,称其和中共一样为实质卖国并不为过。他跟那个帮他拿到金狮奖的张艺谋 (本届威尼斯电影节评审团主席)一样,一右一左,都是为专制集团服务的文艺界哼虾二大将,终将为人民所唾弃。

附龙应台资料 :

“ 最 大欺骗性的是龙应台,龙是马英九收买的文人,早年当过马英九手下的文化局长,与马的关系不错,属于马系人马。当马英九某次大赞对岸领导后,在绿营肯定会大 作文章的情况下,龙应台出来大骂马,然后大陆愤青也在网上假装大骂龙,龙一举成为台湾自由派的象征。但是,其后在马英九特支费丑闻暴露时,她又出来挺马, 并对马很多的被民众批评的抵制三项军购抵制政府总预算等政策的不当行为不加批评。而且,她的文章其后也总能登上大陆媒体,她也是极力主张无限三通的。让人 怀疑她当初出来批评马,是不是马营和红营用来减损的措施,目的在于打造龙应台的民主自由派的形象,到后来再出来挺马英九,助马吸引中间选民,达到当初李远 哲助陈水扁的效果。她还在红蓝营搞红杉军时,一面假装反对激进,一面出来向施明德献花,间接肯定红杉军。她很可能是红蓝营在 2008 最后出的王牌之一。这 次为色戒叫好,也让人怀疑是她配合大陆的动作之一。她一面是马的人,一面又对蒋介石在抗战时的行为不断批评,其根本属性可能和杨渡一样是红的。 ”

网上另一个很好的对伪自由主义者身份的分析文章。

( 真 的自由主义者求真求实,他们评论事情必定是在建立在某种真实基础上的评论,不会对色戒这种没有历史真实性,相反是违背历史真实情况,胡编乱造以达到作者结 论的小说或电影发表凭空而起的感慨。如果胡编乱造的剧情都可以做为评论的基础,那么把色戒的剧情改为抗日学生和国民党特工为了避免王佳枝为了家人投靠易先 生而假扮成日军把王佳枝家人杀光,为了王佳枝有更好的性技巧,抗日学生和国民党特工集体去逛妓院然后轮流或一起跟王佳枝一起做,这岂不是更能体现抗日志士 逼人爱国的邪恶?请问色戒小说作者的身份,经历和她编造的种种剧情,跟真正的抗日历史有哪一点是挂得上钩?真的自由主义者又怎么可能对这样的小说和电影有 正面的评价?

真的自由主义者绝不会不爱民族意义上的国家,他们只是不爱党国。如果他们只爱自己和自己的家庭,他们根本就不会上什么论 坛,更不会在论坛上批评官方。如果民族面临入侵,他们一定会挺身而出。那些自称不理政治不爱国只顾个人的伪自由主义者,他们如果为了自己个人会在民族被入 侵时做个顺民,同样也可以为了自己的生存和荣华富贵而出卖自己的自由主义伙伴和自己的自由主义理想。所以,自称不理政治不爱国只顾个人的伪自由主义者其实 质就是自私自利的个人主义者,如果一个自私自利的个人主义者还敢长期在论 坛上 “ 批评官方 ” ,其真实身份就是官方的网屏员。 )

(轉自《阿婆羅網站》)

返回黃花崗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