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岗历史文化撷萃首页

 

“志愿军”老兵回忆点滴

 

  mig31

  以前我们有个邻居,姓梅,我们这些小孩都叫他“梅爷爷”,具体叫什么名字不知道。很瘦很小的一个老头,要不是听大人说,还很难想象得到他以前还是去打过仗的人。在朝鲜还得过一枚奖章,那奖章我只看过一回,没什么印象了。他倒喜欢向人“炫耀”他的腿,上面有一连串的伤疤,说是在战场上被机枪打的,一共七个弹孔(真佩服那个时代的医术,竟然没截肢)。他最爱摆的事就是这七个弹孔救了他的命。他中弹后没休养多久就又上战场了,冲锋的时候,他心有余悸,就捡了个弹头揣在兜里,一开始冲,他就趁其他人不注意,狠狠的把那弹头塞进那还没愈合的弹孔里去,一边鲜血直流,一边在地上打滚“哎哟,我中弹了”,就这样,躲脱了那次冲锋。就是那次,他冲上去的战友全死光了。

  他还讲过许多朝鲜战场上的事,比如有次被美军火力突击,周围到处都是死人,他幸好只是被炸晕,醒来后,热得不得了,特别是嗓子简直在冒火,结果,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就喝旁边一滩滩的人血,这才挺过来的。

  他还强调美军的素质很高,特别是枪法很准,很远的距离,只要被美国兵发现了,抬枪就射,往往就能把你击中。而志愿军则擅长“摸夜螺丝”(四川方言,晚上活动的意思)但白天,是美国人的天下。我就问他“你们打不打得赢美国兵”他直摆手“打不赢,打不赢”

  不过这位梅爷爷在99年就去世了。遗憾。

  这或许就是真实的朝鲜战争,比任何影视作品,任何书本上的都残酷,也更有人性。

 

  ddm

  其实现在的年轻人对朝鲜战争的认识都是来源于官方刻意修饰和宣传,曾经的志愿军成了这些年轻人整天YY的精神偶像,其实那个年代真正参过战的老兵都是些极其淳朴普通的农民和社会下层人员,如果他们站在眼前,现在的年轻人保管会认为他们土拉吧唧,那里是宣传中神勇无比的天兵天将。闲话少说,我来摆摆志愿军老兵的一些真实故事。本人祖籍四川,大家知道,四川是朝鲜战争中输出兵员最多的省份之一,死的人也最多。本人老家在四川宜宾地区一个县,根据我家父讲,当时我老家所在的人口约10000(包括农村)的小镇既有约数十人报名参加志愿军,包括我父亲的表姐(她后来成为15军的卫生员)。参军人员主要有以下几类:翻身农民;家庭成分好的学生;社会个体工商户(在街上摆摊的,河里撑船的等等)。兵员普遍文化素质较低,军事素质和常识几乎为零,限于当时的历史限制,绝大多数人的生活半径不超过20公里,甚至听不懂北方话。我老家隔壁一个叫王民安的(他原是在街上买锅盔的小商贩)从朝鲜回来后就摆过一个事,刚入朝鲜时有一次遭遇美军空袭,这些四川新兵全愣在当地不知所措,连长用北方话大喊“卧倒!”,这些四川老乡竟然没有听懂(四川方言习惯说“趴倒!”,幸好连长推了他一把滚到了一边捡了条命,有些来不及躲避的就被撂倒了几个。由此可见当时志愿军的普遍素质。今天时间有限,下次再说说我父亲的表姐在15军和一个 60军老兵的故事。

 

  whitehead

  说到空袭, 又想起我父亲的小叔叔的一个事情, 当时他坐着吉普车上前线, 在路上的时候一时尿急, 停车下来小便, 就和后面车的一个人换了座位, 结果在过前面的一座桥的时候, 正好遇到美机轰炸, 走在前面的那辆车上的人全死了. 就短短几分钟的事情, 看来此公确实命大, 不服不行

 

  ddm

  话归正传,继续摆一个原60军老兵的小故事。去年夏天本人回四川探亲,与老父晚饭后去公园散步,路过公园内一茶馆,里面有父亲的熟人招呼,于是跟随入内,原来是一些老人在玩麻将。父亲对着其中一位老者打趣道:“贾老将军手气好啊!”一个白发老头抬头应道:“好啥子哟。”父亲回头对我介绍,说这位贾老先生是个参加过朝鲜战争的老兵。我一听来了兴趣,忙上前问好敬烟,一边看他们打小麻将,一边随机问了一些问题。问答都是断断续续的,老头手气不错,兴致还可以。“您老高寿啊?”“80多了。”。“您老当年是那个部队的?”“60军。”。我一听60军,顿时有一种见到出土文物的感觉,在朝鲜战争遭受重创的 60军幸存者,确实如出土文物般稀罕。我装着对朝鲜战争不太懂,又问“你们当年打仗怕不怕?”“怕啥子哟,反正你不打他,他就打你。”。“你们在朝鲜打的都是大胜仗唷!”“啥子大胜仗哟,后头被美国人撵得鸡飞狗跳的。”老头说此话时有点低沉。本来我还想问问60军在真实战况以及老头是否被俘,不过当时的环境下我还是忍住了。最后在临别前我祝愿老头:“老先生一生从戎,晚年幸福。”老头喃喃回答;“老子这辈子吃过三个军的饭,国军,共军,美军,能活到现在,啥子都俅不想喽!”告别老头出来后,我问父亲这位贾老先生的情况,据父亲讲,这位贾老先生每月在民政部门领点生活费,天天在公园和帮老头打打小牌。

 

  E.rommel

  美国历来重视远距离步枪火力,很多美军士兵习惯于用步枪在远距离射击目标~~~~我也来讲讲我周围去过朝鲜人的经历,我同学的爷爷奶奶都是演员, 曾去过朝鲜慰问演出,当时他们做两辆卡车去前线,按照安排他们应该坐第一辆车,但鬼使神差,他们当天坐了第二辆车,当时他们毫无顾忌空袭,因为他们走的那段路恰好是志愿军空军能够掩护到的地方.快到中午时,突然天边响起飞机的声音,大家都以为是自己人,,但很快飞机开始向车队俯冲,第一辆车立刻被打中了, 整个车里被炸成了碎片,这架飞机绕了一权有飞回来开始向第二辆车俯冲,但奇怪的是居然没有开火,在盘旋几圈后扬长而入~~~我同学的爷爷看到了永生难忘的情景,第一辆车上的人全部被炸死了,到处都是残肢断臂,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每当想到这件是它都后怕,而美军飞机为何没向他们投弹,他也说不清,老人总是笑谈说是他命不该绝~~

 

  四野子弟:

  本人军人世家,从小在大连第四干休所院里玩大,那些老人非常令人敬仰,问解放战争可以,但他们没有人愿意谈论朝鲜的事,他们到现在都认为老彭指挥有问题,伤亡太大了,4次战役后四野的几个军几乎没有战斗骨干了,最惨的38军从北汉江回来后112+113一共就5000多人,连伤员都没有,送不下来,所有阵地都是人死光了完事,50军打的都没有几个云南老兵了。可惜那些从关里打到关外在打到海南的老兵了。

 

  litdong

  身边有这么多的活历史,应该好好的珍惜这个机会啊!

 

  四野子弟:

  兄台说的有道理,本人当时不懂,现在没有机会了,可惜的很。有个孙姓老人,我前几天修鞋的时候遇到了聊了一会,原5师的一个指导员,黑龙江拜泉县人,46年保四平前入伍,全村去了60多人,进关时还有20来人,从朝鲜回来后知道还在世的就2个,他说三次战役的时候,5师的一线战斗部队减员已经很大了,在自身补充(机关后勤等充实一线)后估计缺额2成以上,全师不超过1万人,伤员全靠东北民工饿着肚子往下抬,往往连民工带伤员全交代了。老人总是回忆南下的时候,说那时候打一仗补充一次人员和物资,解放战士挑着要,武器也挑着要,所以越打越强,进关的时候17000多人(不过除了干部基本是解放战士),一个连的重火力比华北部队一个团都好,见谁灭谁,老人那种自豪的表情让人难忘。提到老彭就骂混蛋,到现在还一口一个林总,对林彪的敬重溢于言表。另一个挨骂的是韩先楚,原因没有说,老人有老年病身体不太好,一阵清楚一阵糊涂的,沟通比较麻烦。

 

  litdong

  四野兄

  呵呵,我也是东北的,我大姑父就是从朝鲜战场回来的,文职,听父母说,是在战场上受了惊吓,没多久就过世了(呵呵,fq又要骂胆小鬼了,不过 litdong不在乎)小时候看身边的老人,整天骂张骂李的,对共产党一百个不满,觉得他们没知识,没文化,说那些骇人听闻的事,你不信,就发火,整天就知道发劳骚,一点都不值得敬佩!现在看来,嘿嘿......

 

  bigreen

  嗯,我父亲当年也是东北的。他老人家没有上过朝鲜战场,但是那个时候他们正在读初中(初三)。据他的回忆,当时就要在他们升高中的时候在学校里进行参军动员,鼓动学生参军。因为这些上过初中的年轻人在军队里面而言还算是知识分子,因此大部分进了通讯兵学校,据说很多都没有回来。大概在上个世纪80 年代,他偶然遇见一位当年参军的初中同学,那位叔叔最后被分配到了高射炮并部队,所以还好,有惊无险的度过了那段岁月。据他回忆,当年志愿军的高射炮兵部队因为在观瞄和控制方面反映不够快,因此就采取“区域防守战术”:将防守的空域划分成固定的几个大块,每一门高射炮都负责有限的一小块空域,美军的飞机出现就用全面的弹雨对抗,反正“斯大林的炮弹多得很”。

 

  民国少将:

  我父亲的一位同事,湖南人,我叫他黄伯伯。原来是47军一个炮兵团的战士,据他说原来他给参谋长当通讯员,后来失手打死了参谋长的马,结果下放了连队。他的嘴是歪的,因为当年美军的炮弹片从他脸颊上钻进去,从嘴里出来。老头有一次和我聊起战斗,他极少说战斗的残酷性,只是谈到他的部队时,眼睛中蹦射出激动的神情,他自豪的说:“47军在朝鲜仗打还是很有名的…”,这是只有一个久经战斗洗礼的老兵才会有的神情!去过一次延安,参观359旅旧址时,一支不知道是47军什么部队的营房就在旁边,导游称这只部队有是359旅的血脉。大学参加军训时,在华阴县就是47军带训的。野战军就是凶,正步踢不好当兵的班长真打学生(现在我的一步一动和一步两动还是不错,尽管立正后眼睛已经看不到脚尖啦,哈哈哈…)。平时吃不好,学校用卡车从城里向军营送肉、蛋,给军训的学生补充营养。西安交大是西安陆院带训的,远远没有47军苦。记得还是野战军训练的狠,连学生每周都至少有一个5公里,现在想起来感谢部队给我带来素质的养成。 47军在中国陆军中恐怕算不着精锐,但是野战军的素质还是高,打仗还是没问题的。我说到这,肯定又有人不爱听了,哈哈哈…

 

  巴黎公社:

  我家邻居就是志愿军老兵,2级战斗英雄,他对美军火力印象极深,但对美步兵战斗力持轻蔑态度

 

  四野子弟:

  我接触过的四野参加过韩战的老人都看不起起美军的个人战斗力和勇敢精神,但非常敬畏人家的火力、步空炮协同及后勤补给,但我认为原因在与物质条件的不同,说的直白点,我们最多是一战的物质水平和战争概念,不靠牺牲精神就更没有办法打了,日本鬼子如果有美国人的物质条件也不会那么亡命。

 

  wwlc

  小时候隔壁家有个老王,瘌痢头、瞎了一只眼睛,其貌可谓不扬。夏天穿短裤时发现其小腿小指头大小的白癍星罗棋布,有点可怕。后来知道他是个退伍军人,参加过朝鲜战争。家里的老人家隐约谈过,老王年轻时是个混混,拿手好戏是自卖壮丁,拿哪家的钱顶就哪家出的壮丁,没几天就开小差回家,然后又开始新一轮的卖身。记不清第几次当国军时老王又当了俘虏,接着成了“解放战士”到了朝鲜。老王命大,可能多年的卖身生涯使他练成个人精,虽然丢了只眼睛,总算囫囵回家,还闹了个荣军人,也算不亏。具体在朝鲜的经历他守口如瓶,当时我仅仅十岁,自然没本事从他那里得到什么?

 

  酒中仙:

  我以前的一个领导曾经在50军当兵,听他讲50军从朝鲜回来的时候基本全打光了!

 

  dyym123

  由于战争的原因,后期补充上去的人员成分混杂。很多素质很差。像未经充分整训的原国民党军残兵,土匪,无业游民等等等等。更不提战斗信念和政治抱负了。慑于严格的军纪。投入战斗问题不大。但是战斗力下降严重。兵痞,流氓什么都有。我爷爷还带人专门去捉临阵脱逃混藏于中朝边境偷鸡摸狗的散兵游勇呢!上百万志愿军出这么几个正常。战场上我们的伤亡很大。美军也并不好过。部队到后期也没什么攻击精神了。两边都疲了。美军的步兵一遇到顽强抵抗。基本上掉头就撤。不大交手战。就是慢无目标的轰炸,炮火覆盖。不要说步兵就是坦克也离着老远不敢开过来。光用炮轰。但是炮弹很贵阿!他又有多少呢!打倒后来自然打不下去了。我们这边相对办法也不多。但是装备改善了很多。基本到后期炮火也开始猛烈了。这样两边就形成了对峙这样打对国内建设影响太厉害了。所以最后停战

 

  灭日敢死队:

  小时候。。我爸爸在砖瓦厂工作。我经常去玩。有个老头住在厂旁边的小屋。。在山角下。我父亲说他是朝鲜战场归来。。老人很喜欢小孩子。。对我很好。。不过当我父亲问他在战场的事情。。老人就不说了。。面无表情。。,,目光呆傻。。后来父亲告诉我。。他们部队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老人在93年离世。。无后代。。民政部门处理后世的。

 

黄花岗历史文化撷萃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