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黃花崗選刊首頁

雨果怒斥火燒圓明園

楊靜

圓明園,為清代名園之一,位於北京西郊,始建於康熙四十六年(公元一七 ○ 七年。一說康熙四十八年始建 ) ,至今已整整三百年。

圓明園為環繞福海的圓明、綺春、長春三園的總稱。鑿湖堆山,水陸各半,山水之間種植奇花異木,羅列國內外名勝四十景,建有樓台、殿閣、廊榭、館軒一百四十五處,千姿百態,美不勝收,有「萬園之園」美譽,與法國凡爾賽宮,合稱世界園林史上兩大奇跡的「御苑」。

「圓明」之名出於佛典。《楞嚴經》卷二:「若能轉物,則同如來,身心圓明。」又唐玄奘《大唐西域記》卷六:「當證三菩提,圓明一切智。」

「圓明」意為圓滿普照,指佛的智慧。佛教認為,凡夫通過修煉悲行而成佛,就能轉「業識」為「智慧」,即所謂「大圓鏡智」。《壇經》謂「大圓鏡智性清淨」,那是「圓明」。

清代諸帝多好佛,如順治喜歡同禪僧談論禪機,甚至想削髮為僧。康熙曾御筆親寫「寺廟匾楞多至千餘」,被稱為「佛心天子」。

雍正更是好佛,他在當皇子時便自號「圓明居士」,還自編《圓明居士語錄》十九卷。

圓明園原是康熙在位時為皇四子(即後來的雍正皇帝)營造的藩邸賜園,園建成時,康熙還親書「圓明園殿」匾額。

雍正登陸以後,即在園內築殿聽政,他在《圓明園記》中說:「圓明意旨深遠,殊未易窺。嘗稽古籍之言,體認圓明之德。夫圓而入神,君子之時中也;明而普照,達人之睿智也。」

雍正登基後,不便公開以佛教居士的面目出現,於是在「圓明」這個佛教名詞上塗了一些儒家的色彩。

在「第二次鴉片戰爭」中,英法聯軍打到北京,闖入圓明園。在大肆洗劫之後,於一八六 ○ 年十月十八日凌晨,縱火燒毀了這座世上罕見的「萬園之園」。

從此以後,圓明園化為一片瓦礫,成為殘垣斷壁,不堪入目的一座荒園。一九八三年,北京市人民政府修理恢復了福海、萬春園、萬花陣(歐式迷宮)等景點,定名「圓明園遺址公園」,開放供海內外遊客參觀。

在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一年之後,法國大文豪、著名作家雨果( Victor Hugo ,一八 ○ 二年 ~ 一八八五年),便向世人公開譴責英法聯軍這一駭人聽聞的罪惡行徑。

一八六一年十一月,雨果在給當時尚在法軍服役的夏巴特勒上尉的一封公開信中,首先不無惋惜地讚美了圓明園這一無與倫比的文化奇蹟:

「在地球上的一個角落裡,有一個神奇的世界。這個世界就叫做夏宮(即圓明園),你只管去想像那是一座令人心嚮神往的,如同月宮城堡一樣的建築。這是一個令人嘆為觀止的,無與倫比的傑作 …… 」

圓明園的確是世界上最宏大精美、最富麗堂皇的宮廷園林建築。這座周約十餘公里、佔地五千餘畝的皇家御苑,既有東方風格的庭院,也有西方特色的洋樓。平坦的汀嶼,蜿蜒的小徑,粼粼的波光,潺潺的流水,噴湧的飛瀑,加上園林花草,亭台宮闕,裝點出了「仙山瓊閣」、「瓊樓玉宇」、「海市蜃樓」、「桃花源」、「杏花村」等等稀世佳景。

英國也有一位隨軍牧師馬卡奇,一見此人間仙境,就驚嘆不已地說:「必須有一位身兼詩人、畫家、美學家的天才人物,才能寫出園中的風景 ……

雨果接著又盛讚說:

「即使把我國(法國)所有聖母院的全部實物加在一起,也不能與這個規模宏大的東方博物館相媲美。幾乎是神奇的人民所能想像並創造出來的一切,都在夏宮的身上得到非常完美的體現 …… 」

說到此處,雨果十分憤怒地斥責說:

「這個神奇的世界奇蹟現在不見了!有一天,兩個強盜闖進了夏宮,一個強盜大肆掠劫,另一個縱火焚燒,一場對夏宮的空前洗劫開始了。兩個強盜一個裝滿了口袋,另一個塞滿了箱子。然後,他們手挽著手,大搖大擺,笑哈哈地回到歐洲。這就是這兩個強盜的歷史,這兩個強盜:一個叫法蘭西,另一個叫英吉利。」

這就是法蘭西人民的聲音,更是全世界正義人民的共同心聲。 正如雨果所說:

「侵略者犯下的罪行同廣大人民是不相干的;侵略者是強盜,而人民永遠不是。我渴望有朝一日,法國能擺脫重負,清洗罪惡,把這些不義的財物歸還它的主人 ── 被劫掠的中國。」

雨果對其祖國 ( 法國 ) 的強盜行為,侵略了他國而造成他國人民的苦難,表現了如此巨大的義憤和深切的同情,這是令人尊敬的。

選自《古今上下》

返回黃花崗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