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黃花崗選刊首頁

将辛亥革命进行到底

 
——纪念中国革命同盟会创建一百周年、大中华民国创建九十五周年 
黃花崗雜誌革命與改良文選之    黃花崗雜誌十四期社論  
執筆﹕曉黑 
 

1905年8月20日中国同盟会的成立距今天刚好一百周年。

 

  同盟会成立誓言中,破天荒地在中国历史上首次提出了“创立民国”的响亮口号,把中国的民主未来和几千年的专制轮回一刀切断!民主共和从此成为中国人革命和反抗的目标和归宿。

  百年后,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中国人仍然在借历史剧发出走向共和的呼唤,借孙中山的口,阐述民权的概念和意义,而这个历史剧,仍然被阉割,被禁演了。

  这一百年的历史,究竟有了多少的进步?共和究竟还有多远?

  然而,自同盟会成立后,共和革命带来的进步是巨大的,这不仅仅是因为它推翻了满清王朝一个王朝的统治,它的巨大意义正在于在中国两千年封建专制和王朝 更替的历史上第一次结束了这种轮回,为中国指出了一个永远告别辫子和小脚,皇帝和娘娘,太监和宫女,永远告别磕头和“万岁”的方向;在不自由、不平等、不 博爱的中国大地,第一次写上了“自由”、“平等”、“博爱”这几个人类文明进步凝结的大字;在中国人的社会生活和精神生活中,灌注了“民国”,“共和”, 以及“民族”,“民权”和“民生”这几个旷古未有的观念,在中国未来的政治体制中,引进了三权分立和全民直选的制度。

  中国不必要告别革命,但中国革命必须告别专制。 

  假如没有孙中山,同盟会和辛亥革命的功绩,中国将很难走出推翻皇帝做皇帝,打江山坐江山的历史怪圈,很难走出反抗压迫者最终成为新的压迫者这一李自成 和洪秀全式的宿命。因为的确没有另一种思想和政治模式可供旧式农民革命和造反者选择,他们只能在既有的先例中寻找资源。而在辛亥革命以后,尽管通往自由和 民主的道路仍然无比艰难,但有了民主共和的理念为鉴,任何人想再帝制自为,再让已经被废黜的小皇帝回到北京皇宫,再复辟形形色色的专制制度,专制意识,都 注定逃不过人民的唾弃,都注定会失败。

  因此,就连以苛刻偏激著称的文豪鲁迅,也曾经说,“只要中华民国存在一天,就是他(孙中山)的丰碑。”他还说,“中山先生的一生历史俱在,站出世间来 就是革命,失败了还是革命……他是一个全体,永远的革命者。无论所做的哪一件,全都是革命。无论后人如何吹求他,冷落他,他终于全部是革命。”

  孙中山先生是一个永远的革命者,然而辛亥革命的果实仍然被袁世凯篡夺,被军阀政治蹂躏。孙中山有限的生命倾其所有,也无法完全对抗一个民族几千年的积 习。当一个古老民族的思想惰性,一些人垄断权力的渴求,和现代社会控制手段结合起来的时候,民主革命的力量在一段时间内会显得软弱,妥协,甚至无力对抗权 力饥渴的军阀们。最终,又被共产革命以其庞大的军队和官僚体系,神学化的意识形态,舆论的封锁,以结合“东方专制主义”和西方“专政”理论的方式,重新把 中国拉回到一种现代专制制度和思想蒙昧中。专制与反专制的矛盾,追求自由与扼杀自由的矛盾,新兴的民主制度与专制复辟的较量,在中国这个几千年来因循守旧 的古老国度,显得格外的突出和尖锐。由此,我们更加可以想象,要把一种前所未有的政治思想和实践,传播给这个古老民族,并使其扎下根来,将会付出多么巨大 的代价。而辛亥革命的先驱者与旧制度决裂的勇气是多么令人钦佩!对他们,后辈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苛求的。

  辛亥革命没有失败,但也没有终结。它 推翻了皇帝的统治,但没有最终推翻一切形形色色的专制,没有能够阻挡以其他方式复辟专制的脚步,没有从根本上堵断专制复辟的可能性。也因此,辛亥革命必须 延续下去,它的目的和任务,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这个过程的长度,与中国历史的长度是成正比的。这场革命给予我们的启示首先在于,对于不肯妥协的专制制 度不能有任何改良的幻想,合作的美梦,甚至从中分一杯羹的卑劣念头。只有在这个制度的废墟上,才能建立民主和自由的制度。从这个意义上说,以反满清为号 召、反专制为实质的辛亥革命,只要专制制度存在一天,不论它穿着“天命”的龙袍,还是拿着“专政”的枪杆子;不论它是在“假共和之名义以行专制之实”,还是在“假共产革命的名义以公然复辟或重建专制制度”,辛亥革命的使命,就是要把形形色色的专制制度和专制统治彻底送入历史的垃圾堆

  在推翻旧制度后,新的制度必须排除困难,逐步走向宪政民主。然而,满清覆亡后的中国,内忧外患,攘外不力,安内不果,宪政民主举步维艰,最终只在台湾一岛得以施行。革命不是目的,辛亥革命的最终目的是将全民族带入民主和法制,因此,民主革命的持续与以“运动群众”为目的、以“革命”为名、行暴政之实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迥然不同。毛 泽东也要将他的“革命”进行到底,为的是建立“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主体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共和国”,但是在他的“共和国”里,并没有如他所说的“使 中国人民来一个大解放”,恰恰相反,是将中国人民关进了地球上一所最大的监狱。农民的利益何在?“无产阶级”的地位何在?知识份子的思想自由何在?“民主 联合政府”何在?有的只是资讯的封锁,权力的垄断,官吏的专横,民众的呻吟,有的只是奴隶和奴隶主,囚犯和牢头,有的只是新的“万岁”和新的作揖打拱,新 的宫廷政治,新的“人相食”的惨剧!如果将宪政实施,全民直选作为辛亥革命的最终目的,它既然“尚未成功”,就必定需要进行到底。

  形 形色色的复辟,究其根源,在于人们的内心尚未完全认识到,民主和自由的真义是基于对每一个作为个体的人,他的权利,他的自由,他的人格的尊重,也就是对自 己的尊重。中共的“革命”和专政之所以沦为暴虐的独裁统治,正是因为为了一党之私而完全抹杀了人的尊严和权利,或者说,为了一个独裁者的自由,牺牲了所有 人的自由,让所有的生命和幸福,为一个疯狂的头脑殉葬,最终拋弃了所有的承诺,而彻底把全体人民押上中共为保持自己权力的战车。而民主制度是保证这一人道 和人权原则的外部框架,民主革命的目的将建立这一制度,其最终是为了摆脱奴役和被奴役的状态。由于存在着诸多误解和刻意误导后的歪曲,对人权和自由等基本 理念在很多人的头脑中仍然不甚清晰,因此,在今天的中国大陆,不断有人发出与世界主流文明背离的言论,不断地有人去吹捧“雍正”,歌颂“康熙”,赞扬“秦 始皇”的业绩,这样的精神状态距离“共和”又是多么遥远!在这一意义上,作为思想启蒙运动的辛亥革命,以及其后的新文化运动也没有终结,仍然需要进行到 底,直至将人们精神上的辫子,彻底剪掉。

  导致复辟的原因,除了认识有限,还有恶意操纵。有人并非完全不了解民主制度和自由精神,毛泽东也曾经对美国民主制度示好,但是他仍然要自封万岁,自比 帝王,制造个人崇拜,任用夫人外戚,这无非是为了满足一己私欲,一姓私欲而愚弄民众,或者为了政治斗争而操纵民意。他们的位置,是预备要传给袁克定,传给 毛岸英,毛远新们的。此种恶人,已有继辛亥革命后起的“二次革命”加以讨伐。然而,为私利而篡权的人在中国的政治文化中终难根除,依附在帝王幽灵上的遗老 遗少终难根除——看看龙孙毛新宇“博士”的拙劣表演,就明白了。如果既存的体制已经无法制约专制行为和复辟的野心,那么,既有三次革命,四次革命,亦是不得已而为。就清除形形色色的新老暴君而言,辛亥革命也必须进行到底,直至中国的政治文化彻底汇入世界潮流

  民 主力量在某些时候是“软弱”的,尤其是刚脱胎于一个庞然大物的旧制度时,而“软弱”也正是因为民主既要讲协商和个人权利,就不可能如专制权力那样穷凶极 恶,那样说一不二。但是,一旦民主观念深入人心,觉醒的民心的合力不需要什么“先锋队”就会以万钧之力摧毁满清,摧毁柏林墙,摧毁克里姆林宫, 摧毁一切貌似强大的专制力量。另一方面,民主力量自身也需要增加自信,去除怯懦,加强力量,进行持久的努力,将未完成的辛亥革命进行到底。五十多年了,善 良的中国人民对于这伙在政治上垄断权力、在经济上掠夺利益的盗匪们的种种虚伪的许诺,曾经是何等信任,何等仁至义尽,总是希望他们最终地能够带来公平和正 义。但是所有改良的愿望最终都成为泡影,所有的吶喊都被秘密的监禁,处决,被公然的枪炮和坦克所虐杀。一切善良的愿望究竟改变了他们的专制本性的一分一厘 一毫一丝没有呢?

  孙中山先生说:“我不管革命失败了多少次,但我总要希望中国的革命成功,所以便不能不总是这样奋斗。”

  就让这句平凡的话成为奋斗者的格言吧!让公元2005年成为一个新的起点,让我们将辛亥革命进行到底!

 

返回黃花崗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