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岗历史文化撷萃首页

 

质疑延安歌舞升平毫无抗战气氛 王实味被批判

王德芬

 

  1942年延安开始整风。中央研究院(原中央马列学院)里有一位特别研究员、老党员王实味,在整风开始后,写了几篇杂文,批评他认为的出现在延安的不良现象。他对延安经常上演京剧《玉堂春》,周末举办交际舞会极为不满,认为前方的抗日战士日日夜夜在流血牺牲,后方却歌舞升平毫无战时气氛,前后方的差距也太不协调了。

  国民党把王实味的几篇文章和其他几位作家的文章在西安集印成册,成了攻击陕甘宁边区和中共中央的宣传材料,造成了很坏的影响。为此,王实味受到了批判。王实味不服,气愤之下提出要脱党。诗人李又然很欣赏王实味的才华,很着急地来找萧军:“萧军呀,你不是和毛主席很要好吗!你到毛主席那里去一趟,问问王实味到底怎么回事?听说王实味要脱党,那会影响不好呀,王实味是个好同志呀!”萧军真的去找毛主席了。毛主席说:“这件事你最好别管!”

  6月初,召开了批判王实味大会,萧军也参加了,他叫着我跟着大家一起去。进了中央研究院大礼堂,几百个人围了一圈,王实味坐在一个躺椅上,苍白细瘦病病歪歪的。大家向他提出质问。他刚一说话就被大家打断了,刚一回答就又被大家止住了,七嘴八舌乱乱哄哄,秩序很乱。萧军忍不住说:“大家安静点好不好,他说什么一点也听不清,他的观点究竟是什么?你让他把话说完了再批判也不晚啊!”于是王实味就说,他不是托派,他没有反党。可是仍然有人半道插杠子打断他的发言,大会不欢而散。萧军走在回家的路上气愤地对我说:“这他妈的开的什么会,简直像狗打架倒尿盆,哪像个最高学府!”不料,这话被走在旁边的一位女同志听到了,回去就向党组织汇报了。就这样,萧军被戴上了“同情托派王实味”的帽子。

 

黄花岗历史文化撷萃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