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黃花崗選刊首頁

如何认识孙中山领导的十次武装起义

作者:张研

摘自:[1908帝国往事]

   孙中山领导的武装起义,在当时就受到来自革命营垒内外的猛烈攻击。立宪派谩骂孙中山是“徒骗人于死”的“远距离革命家”。同盟会内部对革命怀疑、灰心的 情绪滋生蔓延,发生了两次“倒孙”风潮。而近一个世纪以后,人们努力挣脱思想束缚,重新审视历史,对孙中山领导的十次武装起义,则有去掉“国父”神衣,探 究起义“真相”的种种说法。

  那么,应该如何认识孙中山领导的十次武装起义呢?

  首先,确有以下“真相”。

  一、由于孙中山受到清廷通缉和日本等国驱逐,除了镇南关起义他曾一度与黄兴等赴前线犒师外,基本在台湾、河内等地遥控或为起义募捐筹资,实地委托黄兴、胡汉民等具体指挥。

  二、事实证明,孙中山的军事战略难以实施。同盟会主要活动区域在海外,内地没有自己的根据地。发动武装起义的边鄙崎岖之地距位于国外的总部过于遥远,给孙中山从外部支持的策略造成巨大障碍,一次次起义不能及时得到支持和补给,几乎以同样的原因归于失败。

   三、海外同盟会的革命者与他们在国内潜在的盟友和支持者之间,存在非常大的社会距离。革命派与改良派1905—1908年的思想大辩论“令人奇怪地脱离 了中国的生活”。“辩论的内容不但忽视了百分之八十住在农村的人口,而且也脱离了城市新兴的运动”。革命派领袖们的观点几乎没有涉及国内潜在的盟友和支持 者们所关心的“从禁赌、禁烟、禁缠足运动等常见的改革计划,到组织学联、劳工联合、铁路建设和公共工程等”有关国家尊严、自治、排外和社会改革的所有事 情。“革命领袖们关于政治和经济问题的想法同排外的示威者和社会改革者的行动相去甚远。”

  四、同盟会基本上由知识分子组成。要组织全国性的革命,“必须逾越阶级的界线”。孙中山的策略,是依靠秘密会党,把秘密会党当做桥梁。但秘密会党难担此任。

   五、同盟会会员多会舞文弄墨,却没有武装斗争的经验,行事笨拙可笑:仿照当时流行的外国惊险小说情节进行暗杀技术研究;试制炸弹时自伤;丢炸弹不炸;埋 炸弹引线不够长;炸弹未伤及对手,返回窥看时被捕杀;当杀手乱射五六枪不沾目标皮毛;仓促撤退时将至关重要的花名册遗漏,被清军拾到,致不及逃走的革命党 人被一网打尽等。

  六、孙中山领导的十次武装起义并非如诗如画、酣畅淋漓,并非震撼天地,激荡全社会,形成“革命派梦寐以求的连锁反 应”。相反,没有任何明显成就,留下的几乎全是失败的记录。其中,不乏无援孤军枪炮破旧、钱粮不济的窘境;不乏策反清军首鼠两端、降而复叛的无奈;不乏乌 合之众不从指挥、一哄而散,撤下来无从安置、群聚孙中山住宅讨伙食的尴尬。而清廷每次均几乎不费大力,即将其镇压了。

  有人了解了这些 “真相”,觉得没劲。用“百十人”、“闹哄哄”、“烂枪”、“泄密”、“兵变”、“骚乱”、“不和”、“各自拉山头为王”、“溃逃”、“自行解散”、“各 自回家”、“逃进……避风头”等词语,调侃加讥哨。疑道:这也叫“革命”?这也叫“轰轰烈烈”的“反清武装起义”?

  可以肯定地回答:这就是“革命”。这就是孙中山领导的“屡战屡败”,却“屡败屡战”,因而“壮烈”的“反清武装起义”。

  不管有哪些先天不足的缺陷,不管有哪些令人扼腕叹息的遗憾,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人——其中不少是留学海外、学富五车的青年才俊,在十次武装起义中,前仆后继,一次一次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唤起了武装推翻清朝的国民革命。

 

返回黃花崗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