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黃花崗選刊首頁

唐群英 ――中国女权运动先驱

  东明

酷愛讀史 孕育愛國情操

唐群英,字希陶,一八七一年十二月八日(清同治十年,農曆十月二十五日),生於湖南衡山新橋黃泥町。

父親唐星照()唐少垣,為清末名將,官至提督。母親曹氏,生三男四女,長兄唐恭愈,三歲即夭折。次兄唐維藩,民國時歷任道縣、東安、瀏陽等縣知事,和湖南南路安撫使。

弟唐乾一,清附貢生,曾留學日本,畢業於法政大學。先後在東京加入華興會和同盟會。民國建立後,歷任民國臨時參議院、眾議院議員。

群英之父親在年幼時,家境至為貧寒,後投效湘軍,由於作戰勇敢,屢建軍功。

唐星照痛恨滿清政治腐敗,又悔自身無學,不到四十歲,便毅然辭官歸里。他在鄉間為民行善,開倉濟貧,修路架橋,並廣延塾師,教育桑梓子女。

唐群英係唐星照之第三女,聰慧過人,勤奮攻讀,年方十五,即遍讀四書五經。父親所聘塾師皆本鄉名士,教詩賦,教史論,亦間教八股。群英詠歌賦詩,清逸超群,其所作史論尤雄奇縱肆。

某日,一名士翻閱其《曉起》詩,見「鄰煙連霧起,山鳥喚晴來」之句,驚為「女中奇才」。其父亦歎服不已:「爾如許聰明,若男兒,必光門楣也。」

不久,唐父病逝。此時正值外侮頻仍,有志之士,或竟言變法,或大倡革命。唐群英在家日習詩文,博覽群書,深受康有為、梁啟超等維新思想影響。

她在《抒懷》一詩中寫道:「斗室自溫酒,鈞天誰換風。猶在滄浪裡,誓作踏波人。」慨然以「鈞天」、「換風」自許,表達了她不甘困居「斗室」,要改變時代面貌的博大胸懷和革命壯志。

群英事母至孝,但又覺「國將不國,胡以家為」,遂決計走出封建家庭,赴日求學,探索強國之道。初時雖遭母親拒絕,但她據理力爭,終於說服母親。

家之日,母女難捨難分,其弟唐乾一寫五言詩一首送行,詩曰:「人生重少年,春來花燦爛。破產不為家,辭親裾可斷。絕裾復絕裾,兒去意如何?能以身許國,國 強家自譽。破俗從軍行,戰死埋丘墟。不必日生還,生還實辱余!國強家不危,此語眾所知。為何愛國心,不及愛家私!……」生動地反映了母女分離時的感人情景 和唐群英的報國精神。

橫渡東瀛 尋求強國之道

唐群英夫家在湘鄉荷葉塘(今雙峰縣),丈夫曾傳綱,乃曾國藩堂弟。結婚三年後,曾傳綱病逝,按傳統習俗及曾家族規,要在婆家守節,才不失名門閨秀。然唐群英生性豪邁,蔑視封建禮教,毅然「大歸」返回娘家。

然在夫家期間,她結識了秋瑾和蔡和森的母親葛健豪,她們三人既是親戚,又「志同道合」,往來非常密切。

一九四年春,秋瑾在北京衝破封建阻力,赴日本求學。唐群英在湖南聞訊後,亦於同年秋到達日本,先以自費考入「青山實踐女校」,第二年,升入成女高等學校師範科。湘撫嘉其成績優異,將其改為官費生。日校校長山根正次及老師暨水谷直、孝宮田修等,均極器重其才華。

在東京,唐群英結識了黃興、劉揆一、劉道一、宋教仁、何香凝和李吟秋等人。

一九五年五月,經由黃興介紹加入華興會,七月,又經黃興介紹會見孫中山。

八月二十日,華興會與興中會合併為中國同盟會。唐群英作為華興會唯一的女會員,轉入同盟會後,同樣成為同盟會的第一個女會員。

 

由於唐群英比陸續加入同盟會的何香凝大三歲、比秋瑾大六歲,同盟會會員都尊稱她為「唐大姐」。

一九八年,她學成回國,孫中山曾以五言詩一首送行:「此去浪滔天,應知身在船;若返瀟湘日,為我問陳癲(即陳樹人,同盟會會員,孫中山的忠實追隨者)。」

回到湖南,唐群英與陳樹人取得聯繫,輾轉於湖南各地,宣傳同盟會主張,祕密進行革命活動。

然而事態的發展,使她心潮起伏,既憤然於黃興進攻兩廣總督失利,又痛心秋瑾、劉道一相繼遇害。她深感不建「軍旅」,便不能推翻滿清,「武裝」一念,開始萌生在她的腦海裡。

 

親率女軍 參加武昌起義

一九一年,唐群英再東渡日本。次年四月,在東京創辦《留日女學生會雜誌》,旨在「發起女子愛國之熱忱,以盡後援之義務」。

此後,革命浪潮澎湃,全國鼎沸,唐群英又回國,奔走於長江流域,聯絡革命黨人,策劃起義。

武昌起義成功消息傳來,她立即組織「女子北伐隊」,自任隊長,揮戈疆場,先配合起義軍,後投入攻打據守南京的清朝兩江總督府的戰鬥,是當時有名的女軍首領。接著,又在上海組織「女子後援會」,到各省籌款,接濟民軍。

南京臨時政府成立,革命黨人張繼賦詩謂「烽煙看四起,聯袂自提兵」,讚頌她的英勇果敢。

當時,唐群英與張昭漢、程穎、陳鴻壁等作為「女界協贊總會」代表,受到臨時大總統孫中山的接見,她被譽為「巾幗英雄」,榮獲總統府頒發的二等嘉禾勛章。

領導婦女 力爭男女平權

推翻滿清,建立民國之後,國民黨大部分上層男性黨員,大多封建意識濃厚,排斥女性,公然修改黨綱,刪去「男女平權」之條文。

唐群英為此不惜「針鋒相對」,提出「女子參政」,倡組「女子參政同盟會」,得到了張漢英、王昌國、何香凝等人的極力贊同。

九一二年二月二十日,唐群英聯絡各地女子團體在南京開會,大家推舉她負責「中國女子參政同盟會」的組建工作。會上,因女子參政問題與中央臨時參議院意見不 一,展開了激烈討論。唐群英提出:大會的宗旨「在要求政府還給女子參政權,……其方法應聯絡全國女界,各舉代表來寧,組織統一機關部,以厚團體而利進 行」,得到會議代表一致支持。

 

三月,南京臨時參議院制定《臨時約法》時,唐群英認為「女子參政為民國所必要」,「須從根本上要求解決」,並上書孫中山和參議院,「欲求社會之平等, 必先求男女之平權,欲求男女之平權,非先與女子以參政權不可」,「請於憲法正文之內,訂明無論男女一律平等,均有選舉權與被選舉權,才不失專制變為共 和」。

三月十一日,《臨時約法》公布,仍無男女平權之規定。唐群英等又一次上書孫中山和參議院,十九日,參議院會上以「事體重大,應候國會成立再行解決」為詞,拖延推諉。

二十一日,唐群英率女界代表二十餘人,踢倒警衛,闖進議院,大聲質問議員,議員們看情況不妙,悉皆逃避,造成轟動全國的「大鬧參議院事件」,也震驚各界,聞者嘆為中國五千年來女權之「曙光」。

三月二十二日,唐群英等代表女子參政同盟會籌備處,晉謁孫中山,再次提出婦女參政的懇切要求,得到了孫中山的支持。四月八日,以「男女平等,實行參政」為宗旨的「中國女子參政同盟會」在南京成立,唐群英被選為會長,大會通過了由她主持起草的十一條政綱:

一、實行男女權利平等;

二、實行普及女子教育;

三、改良家庭習慣;

四、禁止買賣奴婢;

五、實行一夫一婦制度;

六、禁止無故離婚

(指以後自由結婚者);

七、提倡女子實業;

八、實行慈善;

九、實行強迫放腳;

十、改良女子裝飾;

十一、禁止強迫賣娼。

一九一二年五月,南京臨時政府北遷,唐群英等不顧袁世凱阻撓,「聯袂北上」,「慨我以女權運動為己任」,聯絡北方女界,以「女子聯合會」名義上書參議院,要求確定《女子選舉法》,並頒布實行。

在與議長辯論中,唐群英義正詞嚴地說:「當民軍起義時代,女子充任秘密偵探,組織炸彈隊,種種危險,女子等犧牲性命財產,與男子同功,何以革命成功,竟棄女子於不顧?」

並聲稱:「凡反對女子參政者,將來必有最後之對待方法,即袁大總統不贊成女子有參政權,亦必不承認袁為大總統。」

七月十四日,同盟會未通知女會員,即改組為國民黨,由宋教仁主持其事。在女會員簇擁下,唐群英衝進會場,登台講演,質問宋教仁:此次同盟會合併,何以不通知女會員,擅由一般男會員作主?且合併之後,何以將黨綱中男女平權一條刪去?顯係蔑視女會員,獨行獨斷!

她並聲明:「此次合併,吾輩女會員絕不承認!」宋教仁面紅耳赤無辭以對,會場為之騷然。是晚,她召集在京同盟會女會員緊急會議,決定致電同盟會各省支部女會員,「迅籌對付辦法」。

八月二十五日,國民黨在北京舉行成立大會,原女同盟會員都非常氣憤,唐群英於盛怒之下、揚手打了宋教仁、林森各一記耳光,舉座驚駭,嘆為「奇俠」。

會後,唐群英為女子參政同盟會起草了《駁詰同盟會傳單》,廣為散發,抨擊宋教仁等人,並於九月一日召開女界聯合會,號召大家「切勿動搖」,「必達男女平權,女子參政而後已」。十月二十二日,女子參政同盟會本部在北京成立,各地設分部,唐群英被推舉為本部總理。

孫中山是主張男女平權的,但由於大部分革命黨人封建意識根深蒂固,一時間他也「愛莫能助」。九月二日,孫中山親筆復函以唐群英為首的同盟會女會員說:

「男女平權一事,文極力鼓吹,而且率先實行……至黨綱刪去男女平權之條文,乃多數男人之公意,非少數可能挽回,君等專對一、二理事者為難,無益也。文之意,今日女界,宜專由女子發起女子之團體,提倡教育,使女界知識普及,力量乃宏,然後始可與男子爭權,則必能得勝也。」

此信使唐群英大受啟發,她因此便轉而致力於興學辦報,俾普及婦女知識,增強婦女參政能力。

 

興學辦報 啟發婦女覺醒

女子參政同盟會遷至北京後,唐群英積極創辦了《女子白話報》、《亞東叢刊》,並開辦了「中央女子學校」、「女子工藝廠」,積極鼓吹男女平權,提倡女子實業。

九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唐群英在長沙成立女子參政同盟會湖南支部,會員達八百多人,她兼任支部長。不久,在長沙上牆灣創辦了湖南省第一張婦女報紙《女權 報》,大力宣傳「男女平權」和「並參國政」。還先後開辦了「女子法政學校」、「女子美術學校」和「自強女子職業學校」。一九一三年二月,唐群英還領導了反 對《長沙日報》攻擊女子參政同盟會的鬥爭。又經她多方奔走,獲准設立「秋瑾烈士專祠」,入祀之日,送秋瑾烈士牌位的隊伍,長達數里,盛況空前。三月,唐群 英又領導了反對「女國民會」強占「秋瑾烈士專祠」的鬥爭。

袁世凱篡奪了革命果實後,日益暴露他復辟的野心,唐群英極力鼓吹反袁,袁世凱視其為眼中釘,八月七日,下令解散女子參政同盟會,查封《亞東叢刊》,並懸賞一萬銀元通緝唐群英,唐不得已避難於上海。

緊接著,袁世凱派人暗殺了宋教仁,唐群英得悉,繞道昆明返回家鄉。一九一五年,袁世凱復辟稱帝,孫中山發起《討袁宣言》,唐群英積極響應,重返長沙,發動婦女參加討袁運動。

一天,她與婦女數百人在長沙曾公祠集會,突聞槍聲四起,祠堂被包圍,在群眾掩護下,才幸免於難。這時,適逢母病逝世,她不得不在鄉結廬守靈。

守靈期間,她先後在白果創辦了「虹茶亭女校」,在縣城創辦了「衡山女校」。一九二四年,唐群英赴長沙,創辦了「復陶女子中學」,並任校長。

同年六月九日,與王昌國、葛健豪等發起恢復湖南女界聯合會,唐群英被選為主席。

此後,她便以學校為基地,積極發動婦女參加國民革命。一九二六年六月,北伐軍進入長沙,她組織婦女、師生員工數千人夾道歡迎。一九二七年,她又創辦「岳北女子職業學校」。

民國以還,湖南女子教育領先全國。朱劍凡創辦「周南女校」、劉亞蘭等創辦「建本女校」、曾葆蓀創辦「藝芳女校」,唐群英對辦報、辦學更是成績突出,當時人稱其為「女界辦報、辦學之先聲」。

唐群英的胞姊唐希範,幼時和她一起同在「是吾家」學習。「是吾家」是唐朝時代專建的一處書齋。唐希範擅詩文,工書法,也曾嫁曾家,希範因早逝,遺子曾伯圭無人撫養,唐群英因夫死「大歸」,遂撫育伯圭,視伯圭如己出,悉心教養,並使之成家立業。

唐群英事母至孝,母死後暫厝山麓,築廬守靈,三年不離。唐更愛其弟唐乾一,後來乾一去世,她將乾一安葬於母墳右側。唐群英可謂「忠孝兩全」,投身革命時,英勇過人,在家時孝敬父母,友愛姊弟,甚為鄉人所欽敬。

在長期辦學、辦報過程中,唐群英負債累累,晚年生活異常艱難。同盟會老人探悉她尚健在,張繼、居正、戴季陶、覃振、仇鰲等,敦促她到南京「觀光」。國民黨中央黨部趁機委以黨史編纂委員會委員,參與黨史編纂工作。

一九三六年,日寇入侵華北,全國掀起抗日高潮。唐目睹國民政府懦弱無能,步步退讓,因此憂慮成疾,憤然離開南京返回湖南,不幸於次年六月三日病逝。

橋治坪唐氏為當地大族,人才輩出,文武兼臻,盛極一時。唐氏一向重封建禮教,該族每年春秋舉行祀祖大典,規定婦女一律不准入祠祀祖,惟唐群英例外。舉族以 她獻身革命,矢忠報國,特別打破封建族規,為她開宗列入族譜,派名「恭懿」,撫子讓鍾承祧。她死後,族人將她安葬在新橋黃泥町三眼塘。

选自《古今上下》

返回黃花崗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