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黃花崗選刊首頁

文革時 老農護匾傳奇

喻英傑

到台灣觀光旅遊,旅行社大多會安排參觀位於台北附近的忠烈祠。那雄偉的大理石牌坊、雕樑畫棟宮殿式的建築、寬敞的停車場、雄糾糾儀容煥發的衛兵,和衛兵交班時的花式操槍表演,都給遊客留下深刻的印象。

台北的忠烈祠,遊人如織;但另有一座忠烈祠,卻少有人知道,而其所在地,卻是國人皆知的南岳(南嶽)衡山。它鮮為人知,也許是朝代更替,使其英名湮沒於歷史的巨浪之中,然其光照日月的精神,應是永恆不朽的。

筆者有幸,最近有機會遊覽衡山,並拜訪了這始建於一九三八年,落成於一九四二年,為紀念抗日陣亡將士而建造的「忠烈祠」。

七七事變後,國府於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在南岳召開了最高級軍事會議。會後,第九戰區長官決定為紀念抗日陣亡將士建立一座祭祠,四年後竣工時,由蔣委員長 ( 蔣介石 ) 題了「忠烈祠」的匾額,懸掛在享堂之上。

整座陵園,屹立於衡山香爐峰的下方,依山建造,規模不小,長為二百四十米,寬六十米,佔地面積為一萬四千四百平方米。環陵四周,為紀念林,使整座陵園掩映於翠柏和繁茂的花草樹木之中。

由於同遊的都是老人,導遊為節省我們的體力和時間,精選了幾處名勝古蹟、著名景點,讓我們在一天的遊覽中,得到最大的收穫。

參觀了建於唐代初期,美不勝收的南岳大廟後,遊覽車沿著雙線的柏油路盤旋而上,只見群山翠巒之中,寺廟古剎星羅棋佈,令人目不暇給,約大半個鐘頭後,抵達山頂的祝融峰。

此處建有祝融殿,殿不大,其特色是全由花崗石所建,殿頂蓋的是每片二尺長、一尺寬、重三十多斤以錫鑄成的瓦片;因為這裡是衡山的最高處,那天天氣清朗,極目四望,峰巒逶迤,氣勢動人心魄。

從祝融峰往下走,經南天門後向西行,參觀了有南岳風光四絕之一的藏經殿,和佛教禪宗南宗祖源的「磨鏡台」,導遊侃侃而談,配上台前的自然美景,在松濤的翻滾聲中,使人俗慮盡滌,神遊於動人的佛門故事裡。

 仔細看,「忠烈詞」的「烈」字,真的是少了撇。(作者提供)作者提供

往忠烈祠途中,在最高級軍事會議的遺址,我們作了短暫的參觀,一座不顯眼兩層高的木樓,上層即為會議室的所在。

狹小的空間,一張長桌,十幾把靠背椅分列兩邊,青天白日國旗、黨旗、國父遺像懸於壁上,沿房頂四周,掛滿當時國共雙方參加會議將領的照片。真想不到這兒就是部署日後抗日方略、動員全國軍民抗敵的發源地。

會議室旁側有一道門,出此為一地下室,導遊說:「這就是蔣委員長在警報時休息和指揮作戰的地方。」

但見室內有一張單人鐵床,一具手搖式軍用電話機,據導遊說,這些都是原來的陳設。遙想七七事變之後,蔣介石在國力衰弱,政黨、派系貌合神離,國脈如縷,危急存亡之秋,領導全國軍民抗戰到底,心志之苦,小木樓和地下室,當為最佳的見證。

到忠烈祠參觀,我們是從陵園最高處進入,一進去,直達享堂,享堂內中間為一大型紀念碑,環堂四周,豎立了許多抗戰後殉職將領的紀念碑,另在大廳後的牆壁上,嵌著三十六塊漢白玉碑,上面刻著由近代著名書法家題寫的歷代愛國志士的詩詞。

正欣賞著那些石刻詩詞時,導遊召集大家在享堂門外,要大家看看那懸於門頂的「忠烈祠」 說那三個字少了些什麼?一時大家都說看不出來呀!

導遊說:「看看那烈字,歹字部分是不是少了一點!」仔細看看,那一「點」的確寫得不夠明顯,甚至是未曾寫上。

導遊接著說:「據說蔣委員長寫這塊匾時,特意不把那一點寫上,而是留待勝利後再補上去的,那知道勝利後,他忙著競選,忙著打仗,後來去了台灣,這一『點』,當然無法補上了!」

他的說法,很顯然是依著歷史的發展「編出來」的故事。不過他說的另一個有關這塊匾額的故事,卻是真實的。

他說:「文革爆發以後,全國的歷史古蹟文物,莫不遭到紅衛兵的肆意破壞,這座陵園,自然不會例外;但就在狂熱的破壞行動還未來臨之前,這塊匾額突然被人悄悄地取了下來,從此以後,沒有人知道它的下落!」

「文革結束後,政府積極修整被破壞的歷史文物,想起了這塊匾額,於是組織了查訪隊,對南岳四周的農家和寺院,逐一查詢,但始終不得要領,可是他們並未氣餒。」

「有一天,來到一家藏在山坳裡的農舍,那兒住著一位老農和他年約六、七歲的小孫子。查訪員向老人家懇切地說明來意,老人家也許仍有顧忌,一問三不知。」

「這 時查訪員發現小孩子拿著一根樹枝,蹲在泥地上寫了好幾個『忠』字,於是就問這個小孩子:『小朋友,你認識這個字嗎?』小孩子搖了搖頭。『那你為什麼寫這個 字呢?』小孩子站起拖著查訪員往屋內一張床走去,他爬進了床底,指著床板,要查訪員看看,查訪員一看,果然是他們『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的那 塊匾額。」

「再問小孩,是為了什麼,他會爬到床下面學寫那『忠』字,小孩子說:『那是有時和小朋友玩捉迷藏,躲進床底,覺得有趣,照著筆畫寫,久了,就記住了!』」

「接著老人家也詳細地告訴了查訪員,當時如何在月黑風高之夜,把匾取下,如何想出以匾作床,為保護它的過程 …… 」

導遊娓娓道來,引人入勝,也佩服這位老農民的膽大心細,為歷史文物的保護,作了很有意義的貢獻。

從享堂往下走,有一平台,台旁路邊有一石碑,上面刻著:「遊人到此,脫帽致敬。」導遊說:「來來來,我們面向享堂,行三鞠躬禮。」

行禮後,我們沿著二百七十六級的石階拾級而下,穿過紀念堂和七七紀念塔,就到達入口處的三孔牌坊,回首望去,陵園仿如一座小形的中山陵。晚風輕拂,陵園裡一片寧靜、肅穆,我們在夜幕將垂前,若有所思地步出陵園,踏上了歸途。

( 黃花崗歷史文化 選刊轉自《古今上下》)

 

返回黃花崗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