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網上擷萃首頁

 

本黨國民革命和俄國共產革命的區別


——中華民國十八年四月二十五日出席長沙市民歡迎大會講——

蔣中正

 

〔要旨〕

  一、為保障革命,實現民族獨立與人民利益,對青年錯誤思想,必須糾正。

  二、革命的主義和方法,在解決問題,故必須以事實作基礎,根據國情與環境來決定。

  三、從理論上剖明「共產革命」與「國民革命」之差別。

  四、本人親赴俄國考察結果,確認「共產革命」失敗。

  五、說明「共產革命」不適合於中國之理由。

  六、揭舉「共產黨」為中國革命之死敵。

  七、今後要臥薪嘗膽忍辱負重,以求中國革命之成功,更要嚴防共黨蠱惑,皈依三民主義,制裁反革命之背叛。

 

〔本文〕

  中正與湖南人民暌違久了,今日到這個歡迎大會,與湖南人民握手言歡,中心欣悅,不可以言語形容。湖南人民最富有革命性,在中華民國國民革命歷史中具有無限光榮,這是值得我們佩慰的。今日特就此機會,將中國國民黨國民革命和俄國共產革命的區別,向湖南人民說一說。湖南人民受共產黨的殘殺壓迫和剝削,到現在想起來,恐怕還有餘怖。回憶十五六年之交,共產黨盤據湖南的時候,不僅是到處罷工罷市抗租,而且到處從事沒收土地,沒收工廠,沒收商店,結果使湖南農民,沒有田可耕,湖南工人,沒有工可作,湖南商人,沒有商業可以經營,民生凋敝,社會紛亂,使湖南人民,不僅不能安居樂業,而且單純的生存,也無時不在危險狀態之中。湖南共禍之所以這樣蔓延,考究其原因,就是因為一般青年,沒有認清共產革命的性質和方法,也沒有認清共產革命,是不是適合於中國的社會經濟和民族性,他們誤以為適合於俄國的共產革命,也可以適用於中國。他們誤認共產革命,可以解除中國人民的痛苦,可以解放中國民族的壓迫,思想上既有這種錯誤,所以行動就不免盲從。為完成國民革命計,為圖謀人民利益計,為促進民族獨立計,對於這種錯誤的思想,便不能不加以糾正。

 

  總理曾經告訴我們,解決問題,要以事實做基礎,這兩句話雖然簡單,但是乃是根據許多經驗,許多考察,而得的結論,這即是革命的最高原則。一切革命的行動,都要根據這個原則去決定去推行,然後才不會錯誤,才會成功。因為要解決一個問題,要先把這個問題的性質、內容和背景,看得清清楚楚,然後去尋適當的方法,這個問題,才能得到完滿的解決。俗語說得好,「對症下藥」,在下藥之前,先要把病看清楚才行,如果病源病象都沒有看清,就隨便下藥,不僅不能醫好,而且反要弄壞;這個道理也可以適於革命。革命要有主義,有方法,然而革命主義,和革命的方法,要根據特殊的環境來決定。一國所採取的革命主義和方法,不能完全適用於別國,因為適合甲國國情的革命主義和方法,不一定適合於乙國。因此,在甲國成功的革命主義和方法,在乙國難免失敗。明白了這個道理,就可知在中國行共產革命,不僅是無益而且有害。根據中國過去的歷史和社會的環境,根據中國國際的地位和民族的特性,只有中國國民黨的國民革命,是救民族,救人民的唯一出路。我現在先從理論上比較研究共產革命和國民革命的差別,再研究這兩種革命,那一種適合於中國國情。

  先從革命的動機說,俄國共產革命和中國國民革命的動機根本不同,俄國共產黨革命的動機起於階級爭鬥,起於恨。中國國民革命的動機是在求民族獨立,就是求人類和平,是起於愛。所以民國十二年總理對蘇俄代表越飛說:「俄國革命是由於恨人,我之所以從事革命是由於愛人」。這一句話很可以說明蘇俄革命和中國革命動機上的差異。中國兩百多年來受了滿清的專制,人民痛苦已經是水深火熱,近八十多年來又加上一重帝國主義的束縛,人民的痛苦,更加利害。總理滿眼充滿了中國人民受壓迫的事實,滿耳充滿了中國人民求生存的呼聲,所以毅然決然擔負起拯救民族的責任,領導人民實行革命。所以總理所領導的國民革命,其目的是在拯救全體人民,整個民族,不是在求本身的利益,這是因為他的革命,是由於愛。俄國人民因為受專制帝王的壓迫和大地主的剝削,人民對於統治階級充滿了憤怒和怨恨,共產黨利用人民的這種心理,遂鼓動所謂無產階級為本身的利益打例其餘各階級,所以他們的革命是由於恨,以愛人為動機而實行的革命,在革命的過程中,既不許肆行屠殺,在革命的成功後,就可以實現和平。以恨人為動機而實行的革命,不僅在革命的過程中,會發揮殘狠的行為,就是在革命成功後,社會也不能消滅仇視嫉惡的現象,革命的動機不同,革命的結果也當然兩樣,這是中國國民革命和蘇俄共產革命不同的第一點。

  次就革命的性質說,蘇俄的共產革命是階級革命,中國的國民革命是全民革命。所以蘇俄的共產革命在以所謂無產階級的利益為本位。在共產黨的眼中,除無產階級之外,沒有別的人民,除無產階級的利益之外,沒有別的社會利益。他們的主張,究竟是否能夠真正的實現無產階級的利益,現在姑且不論。然而以一般社會利益供犧牲,只圖無產階級的利益,卻是共產革命的特性。中國的國民革命則不然,國民革命是以全社會全民族為本位的,除卻軍閥官僚以及依附帝國主義者的買辦階級以外,一切被壓迫人民的利益,都要同時實現,既不犧牲某一階級的利益,也不只圖某單一階級的利益;至於無產階級的利益,當然毫不忽視。不過我們認為只有全民族得到解救,才能完成無產階級的利益,只有全社會利益得到實現,才能增進全民族的福祉。而且我們認為解救全民族,事實上就是解救無產階級,實現全社會的利益,事實上便是實現無產階級的利益。總而言之,共產革命是以單一階級為本位,國民革命是以全民族全社會為本位,這是中國國民革命和蘇俄共產革命不同的第二點。

 

  最後就革命的方法來研究。蘇俄共產革命不外兩個方法:一個是階級鬥爭,一個是奪取民眾和武裝暴動。他們革命的性質,既然是以階級為本位,他們的革命方法,當然就是階級鬥爭,他們把整個社會,畫分做許多對立的階級,他們以為階級鬥爭,是社會進化的原動力,所以階級的意識,如不明顯,他們要使之明顯,階級的衝突,如不激烈,他們要使之激烈。他們以為只有無產階級打倒其餘一切階級,革命才能成功,這便是他們革命的一個方法。此外他們還要奪取民眾和武裝暴動。他們以為要發展革命勢力,非有偉大的民眾擁護不可,而要得到民眾擁護,非民眾服從共產黨指揮不可,所以他們常姦淫擄掠殺人放火,使得社會混亂,民不聊生,然後可用威迫利誘的方法,奪取民眾,來做他們的奴隸,民眾而可曰奪取,是其已不當民眾為人類了,其居心可知矣。一方徒唱高調,以最遠的將來的利益,引誘民眾,使之為共產黨效力,別方面又以政治力量,強迫民眾,聽其指揮。這便是共產革命的另一方法。中國的國民革命則不然,國民革命的性質,既然是以全民族全社會為本位,國民革命的方法,當然是聯絡全社會被壓迫的人民,統一全民族革命的力量。詳細說,就是只要服膺三民主義參加國民革命的人,不問他是屬於那一階級,都要統一在一個聯合戰線之下,在革命勢力的內部,既不許有任何的對立,更不許有任何的衝突,集中全社會被壓迫的人民,以充實革命的勢力,便是國民革命的方法。至於國民革命,當然是要民眾參加的,然而我們要民眾參加,不是採奪取的手段,而是用感化和訓練的方法。我們既不以各階級的特殊利益為餌,而引誘其為我們的工具,更不以甚麼勢力做威脅,強迫民眾服從。我們只在宣傳主義,使民眾了解實行三民主義,是我們的唯一出路。民眾了解了三民主義,自然會自動的參加革命,不須去奪取。總而言之,各有各的革命方法,便是中國國民革命和蘇俄共產革命的不同的第三點。

  蘇俄共產革命和中國國民革命,我們已從動機、性質和方法三方面來比較研究了,究竟那一種革命適合中國的國情,這是我們研究的第二個問題。當一九一七年俄國革命之初,我個人是同情共產黨的革命的,我當時以為俄國革命,在近代革命歷史上,開闢了一個新紀元,當時如有人攻擊俄國革命,我必力與之爭,即此一點,就可證明,我對共產黨革命的態度,其始並無絲毫成見。所以俄國革命之初,我就決心親赴蘇俄實地考察;因為當時國內革命環境,不許我離開,所以沒有實行。十一年陳炯明叛變,我赴難到粵,後來在由粵到港的船中,和我們 總理深談了一夜。 總理當即准許我照預定計畫前往蘇俄,切實考察。後來陳逆雖然逃竄,廣州雖然克服,而楊希閔劉震寰飛揚跋扈,日益囂張。當時革命環境,惡劣萬分,我更覺得中國革命若不改弦更張,另闢新路,決不容易成功。於是擺脫一切,決心赴俄。那曉得到俄考察的結果,令我以前對於共產黨革命的一切希望,全歸泡影,就是考察以後覺得共產黨所號召的目的,以共產黨的方法,決不能達到。所以俄國共產革命,決不能算是成功;即使退一步說,他們的革命,可算成功,然而決不能適用於中國,所以回國以後,對於共產黨加入本黨的問題,曾對總理表示異議,這是很多同志所知道的。我對於蘇俄革命的感想,可分兩時期:從蘇俄革命時起,到我赴俄之時止,為第一時期;赴俄之後到了現在,為第二時期。第一時期的感想是同情的。第二時期的感想是失望的!是反對的!這種變遷,乃是實地考察的結果。現在許多青年,因為沒有實地考察,所以對於共產革命,不少盲從。我現在特本個人經驗,再強調說明共產革命不適合於中國的理由如下:

  第一,以恨為動機的革命,決不適於中國的民族性,因為動機既然是恨,行動一定是殘酷和卑污,而且要損人利己的,這完全和中國的民族性相反。中國幾千年來倫理觀念,都是利他的,不是利己的,所以中國民族的固有特性,是和平的、寬厚的、和光明的;不願受別人的殘酷的待遇,也不願以殘酷的手段施諸別人。既不願以卑污的手段對待別人,也不願別人以卑污的手段對待自己,所以殘酷和卑污手段,在中國決不能行使,至少不會為大多數人所贊許。而且以殘酷的手段革命,沒有不失敗的。法國大革命之所以迭次失敗,使帝制復活,就是因為過於殘酷,使社會全體,發生反感。這種殘酷手段,適用於殘酷的民族,都遭失敗,那堹鉧A用於和平的中國民族。共產革命,既然採取殘酷的卑污手段,當然受中國全國人民,至少亦要被大多數人民所反對。革命的行動,既然得不到大多數人的同情,就絕對不能採用,這是蘇俄共產革命,決不適於中國的第一點。

  再從革命的性質說。共產革命,是階級的,前面曾經說過;單一階級的革命,在產業十分發達;階級對立十分明顯的帝國主義的國家,或者可以實行,但是無論如何,決不能實行於中國。第一,中國近代產業,並沒有發達,階級的區別,並不明顯,如果勉強要說中國有階級也不過粗具階級的雛形,階級的對立,既不明顯,階級的利害,自然沒有甚麼衝突,階級的利害,既沒有多大的衝突,就沒有為某一階級的利益,打倒別階級的必要。而且更沒有為單一階級的利益,打倒許多階級的可能。所以我們應該以社會全體的利益為前提而消滅階級的區別,不應該以階級的利益為前提,促成社會的分化。這是從中國的社會狀況,說明共產黨的階級革命不適於中國。第二,在軍閥已經打倒的現在,國內實在沒有某一階級十分壓迫某一階級的現象,只有整個民族,受帝國主義者壓迫的事實。所以現在應該只有民族的利益,沒有階級的利益。如果以階級為本位去革命,不僅民族的利益不能實現,階級的利益也不能實現。因為整個的民族,都不能生存,棲息於民族內部的某一階級,那堹鈰鰼o到利益。印度朝鮮的無產階級狀況,就是明證。但是如果以民族為本位去革命,不僅民族的利益可以達到,民族中各階級的利益,亦可以實現。因為整個民族,能夠發榮滋長,民族內部的各階級生活,當然可以增進。這是從中國民族的國際地位,說明共產黨的階級革命,不適於中國。總而言之,無論就中國的社會狀況或國際地位說,階級革命,都沒有在中國實行的餘地。這是俄國共產革命,決不適於中國的第二點。

 

  最後從革命方法的研究。以階級為本位的革命,不能適用於中國,前面也已經說過。那末,中國革命不能以階級鬥爭為方法,乃是當然的結論。中國目前的唯一目標,在打倒帝國主義。然而要打倒帝國主義,一定要國家具有統一的實力,因此必使社會秩序安定,生產事業發達,則國家的實力,才能形成。階級鬥爭,和武裝暴動,足以擾亂社會秩序,破壞建設事業,乃是很明顯的事。我們即使把殺人放火的暴動,暫置不論,只就罷工、怠工和抗租等舉動而言,也會使社會秩序和生產事業發生莫大的影響,受莫大的障礙。所以為充實國家實力,以打倒帝國主義者計,不僅武裝暴動的階級鬥爭,絕對不能實行,就是罷工、怠工,和抗租等階級鬥爭的行為也不能輕舉妄動。如果我們一方面打倒帝國主義,別方面又用暴動、罷工、抗租等方法,破壞社會秩序和生產事業,不僅是帝國主義不能打倒,而且使帝國主義者,有益加侵略之機會,這不是明白的矛盾行動嗎?不待說,罷工是工人謀利益的武器,抗租是農人謀利益的手段。但是工人要知道,工人的利益,非到產業發達以後,不能實現。如果沒有工廠收容工人,工人的單純生活,都不能得到保障,那堹鈰鬻翵}。所以工人如果罷工、怠工,致妨礙產業的發展,乃是自殺。農民也要知道,如果地租過高,國民政府當然能以政治力量,加以制裁來減輕,不待農民的要求,更不須農民的運動。如果因抗租而擾亂社會秩序,致生產事業不能發展,也是自取滅亡。總而言之,無論就打倒帝國主義說,或解放農工說,中國都不能採取階級鬥爭。至於奪取民眾,乃是以民眾做工具,不是以民眾做本位。以民眾為工具,實在是殘酷和卑污的行為,不適於寬厚和平的中國民族,前面都曾經說過了。綜上所說,就是階級鬥爭武裝暴動和奪取民眾等方法,在中國都不能實行,這便是蘇俄共產革命不適於中國的第三點。

  共產革命不適於中國,根據上述,大概可以明瞭了,只要知道共產革命和中國國情的人,大約不會再被共產黨的欺騙。所以我希望已經加入共產黨的青年,立即退出皈依三民主義,沒有加入的,要隨時留意,不要為他們所引誘,如果是執迷不悟,那本黨為保障革命計,對於反革命的人,自當予以最嚴厲的處分。

  五月各種國恥紀念日,不久將到了,共產黨難免假借這個機會,又來實行煽動。所以一般青年,也不能不注意。總之,打倒帝國主義,是目前革命唯一目的,是本黨的根本政策。所以本黨必定領導全國人民,向著這個目標前進。不過我們要知道打倒帝國主義,不是徒呼口號所能成功,更非一紙標語所能濟事,一定要有計畫、有步驟,才有成功的可能。如果為一時的感情所激發,為一時的衝動所驅使,而出於輕躁的行動,以取快一時,不僅不能打倒帝國主義,而且徒然引起革命的障礙,或反增加了帝國主義許多壓迫的力量。我們今後唯一的出路,就是「臥薪嘗膽」「忍辱負重」八個字。勾踐滅吳,也要十年生聚,十年教訓,何況要打倒二十世紀科學時代的帝國主義,那堿O浮躁的舉動所能成功?所以各種國恥紀念的時候,我們應該沉默誌哀,痛定思痛,切實作實力的準備,以圖最後的決戰。遊行示威,呼號叫跳,一方面足以引起民眾的厭惡,同時也足以使敵人窺探我們的底蘊,這實在是最幼稚的行動。一切青年,要明白國民政府是革命的畋府,是負取消不平等條約的責任的政府,要打倒帝國主義,只有全國一致擁護中國國民黨和國民政府,使他能夠完成其使命,如果為共產黨所欺騙和誘惑,而反對本黨和破壞國民政府,便即是反對革命。反對革命的,自當予以嚴重的制裁。

  最後我要說的就是現在已開始了訓政時期。訓政時期的工作,就在培養社會的元氣,訓練人民政治的能力。在這過渡時期內,本黨一面以保姆的資格,培養社會的元氣;一面以導師的資格,訓練人民政治的能力。中央受全黨的重託,執行保姆和導師的職權,所以我們要以全力盡保姆和導師的責任,以全力行保姆和導師的職權。凡有消耗社會元氣的行為,中央必以保姆資格,加以抑制,有不受訓練的舉動,中央必以導師的資格,加以約束。我們只知盡應盡的天職,為革命來努力奮鬥。共產黨是我們國民革命的敵人之一,自然要來破壞我們革命戰線,欺騙我們革命青年。因此我要敬告我們親愛的革命青年,要時時刻刻提防共產黨的誘惑,使大家迷入歧途,重蹈永劫不復的慘境。並望大家毅然的加入國民黨,在三民主義旗幟之下,共同努力,而走向為民族努力,為民權奮鬥,為民生犧牲的光明大道。

 

黃花崗網上擷萃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