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岗历史文化撷萃首页

俺为高官的坦诚感动也大呼:“是!走,打炮儿!”

老灯
 

中共总说它的腐败现象是支流,它的干部队伍主体是廉洁的,贪污受贿的只是极少数。在这个腐败比例判断的问题上,中共和民间存在着根本的分歧。老百姓说“现在的干部要是挨个枪毙会有冤枉的,隔一个毙一个肯定有漏网的”,说明中共的干部在百姓的心中差不多都是腐败的。连中共的国师,奏折派谋士何新都说“如果彻底反腐败,将涉及到绝大部分的处级以上干部”。大陆媒体经常报道的“腐败窝案”,“全市高干一锅端”,“小偷偷出贪污犯”等等,均证明中国官场的腐败已到癌症晚期,无可救药了。如果你有机会身临其境,切身体会一下,你就会发现官场上时时有腐败,事事有腐败。俺举几个具体的例子,供大家一乐。

.老科长:

  俺当年不堪忍受单位领导的讥讽(那老贼爱拍着俺的肩膀说:老灯啊,有才呀!),愤然辞职。失去了工作,俺为稻梁谋,打算开办一个婚礼摄像社。一日,俺来到县工商局。看门人问明俺是来办执照的,便指引俺到个体管理科。俺进了个体科的办公室,受到一个老科长的热情接待。老科长和气的问俺要开个啥买卖,俺说要开个婚礼摄像社。他说:“好啊,这个主意好,我们支持你。但是,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先要经过有关部门的批准。”俺问他都要哪些部门批准,他说:“摄像吗,当然跟广播电视局有关,他们得首先同意。你这个东西还是个文化事业,那文化局的文管办也要批准。摄像行业肯定是特殊行业,公安局特行科也得批。你这是新生事物,大约归宣传口,所以县委宣传部还要同意。你是待业青年吗?不是。那你原来的单位要出具你离职的证明。你离开原单位了,属于社会闲杂人员,应该归街道居委会管理,那居委会也要同意你开生意。还有......”俺年轻气盛,打断他说:“大叔,那俺不开这个生意了,还用他们批准吗?”老科长依然和气的说:“那就不用批准了,不开了还批啥。”俺就起身告辞了。

  过了几日,在朋友们的劝说下,俺给老科长送了两条云烟四瓶好酒,摄像社的执照只经他的批准就办了下来。

.公安局长:

  前几年俺在深圳经商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当地公安分局的副局长。有一次俺去找他办事,要和他一起出去。在走廊上,我们遇见了一个警察,局长对那个警察说:“小王,你现在办的那个案子,能不能别办了?”小王说:“局长大人发话了,那就不办了。”局长说:“好兄弟,回头再谢。”我们走出大门正要上车的时候,一个妇女追上来,局长对她说:“你儿子的事我刚给搞定了,没事了。你准备两万块钱吧。”那妇女千恩万谢。在车上俺说:“两万块,你小子也忒黑了吧?”他说:“这我他吗的都要少了,不要白不要,谁让她儿子犯法了呢。”

.当县长:

  俺在深圳接到故乡一个老大哥的电话,让俺火速带资金回去增援,支持他竞争副县长。这个老大哥是俺的早期同事,曾对俺关照有加。后来他转到政界发展,当时已官至县委宣传部长。俺携带巨款,从深圳飞回省城,老大哥亲自去机场接机。在回家乡县城的路上,他告诉俺,现在省里的组织部门下来考核换届的领导班子,要确定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人选,他是常务副县长的候选人之一。他说现在官场上买官都明码实价,县长大约要200万,副县长要150万左右。他已经筹措了一些资金,但还不够,又不好在当地公开张罗借钱,以免让人抓住行贿的把柄,所以向俺求援。他保证,一旦当上了县长,所借的资金保证在半年内如数捞回来,肯定及时奉还。

  皇天不负苦心人,当官都爱送礼的。老大哥不负众望如愿以偿,果然当上了常务副县长。没用半年,只三个月,他就把钱给俺汇回,提前兑现了还款承诺。

  接下来两三年的时间,他利用亲属的名义开生意买别墅,把儿子送到澳洲留学,如今身家财产少说也有六七百万。一次见面的时候俺对他说:“大哥呀,古人说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你这是一年清知府,百万雪花银啊!” 老大哥谦虚的说:“哪里哪里,离党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哪!”于是相视大笑。

.高官:

  去年俺自海外回国,在北京与一班好友相聚。一日同乡聚会,共赴酒楼,席间有一中南海的中年高官在座。其人相貌堂堂,作风爽朗亲民,使俺有重见汉官威仪之感。

  酒酣耳热之际,一位做生意的同乡向高官求助,问他能否请中央领导给自己的企业题字。高官直言道:“没戏。一来中央领导现在轻易不题字,二来你也花不起钱。” 众人惊问:“中央领导也要钱?”高官曰:“中央领导当然不收钱。但这样的事儿,一般是从领导的身边人入手,没有大价钱,你根本打不通关系。大家都一样,都得养家糊口,没钱哪行。” 俺借着酒劲儿冷笑道:“那共产党真是从里到外烂透了。”高官很有涵养,坦然笑道:“明白了就好。面对这股不正之风,我们只有一个办法---

  俺以为他要说“抵制或顶住”,可他说:“我们的办法就是帮着它刮!”

  见大家哄笑捧场,高官得意的举杯:“来吧老乡们,吃吧,喝吧,就这社会儿了!”

  酒席结束的时候,他附和年轻人的提议大呼:“对,去歌厅,打炮儿!”

  俺心里直骂:吗的,瞧这贪官的德行!

  他似乎察觉到了俺的心理活动,边用牙签剔牙边对俺说:“老弟,我知道你是闹民主的。中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除了共产党,谁也管理不了。等我们实在搞不下去了,再换你们回来搞!”

  俺为他的坦诚而感动,也大呼:“是!走,打炮儿!”

黄花岗历史文化撷萃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