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岗历史文化撷萃首页

啊克拉玛依

——纪念300个被踩死的男孩女孩

张林

 

  “啊克拉玛依,啊克拉玛依,我怀念你。”

  不是因为这首赞美你的歌;不是因为你是沙漠里的绿洲;不是因为你是中国的西北石油重镇。而是因为公元1995年,克拉玛依剧院那场灾难,那300个被踩死的男孩女孩。

  那天是全市小学生文艺会演,各学校精选了能歌善舞的、最可爱、最漂亮的男孩女孩,总共近500名小演员,在这里向近300名市党政军领导汇报演出。市委书记市长副书记副市长各局局长济济一堂,首长们当然坐在前排,小学生们坐在后排,最后排是70位带队老师。

  演出正在进行,小演员们不断向领导大人们鞠躬致意,感谢党的恩情比山高比海深,齐声高唱“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舞台上方突然现出火花,年久失修的电线短路着火了,整个剧院的灯光顿时灭了。帷幕逐渐燃烧起来,舞台上烟雾腾腾,所有人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老师们赶紧向前排走,他们想维持秩序。300个党政干部却先乱起来,没有一个干部挺身而出,维持秩序,而是争先恐后的逃命。

  这是一座老式剧院,两道大门都在后方。大家跑起来,大人和孩子争相逃命,挤成一团。孩子们太弱小了,哪里是膘肥体壮的党政军干部们的对手,只能成为垫脚的或绊脚的。烟雾逐渐弥漫了整个剧院,踏着孩子们幼嫩的身体,逃出剧院的领导干部们纷纷松了一口气,乘车绝尘而去。老师们则开始努力营救小学生。

  剧院大厅根本没有着火,仅仅是舞台燃烧了,释放出有害气体,舞台缓慢燃烧一段时间之后消防队赶到时熄灭了。最后是一份死亡率统计:老师:70%死亡,大部分是反复冲入剧院营救学生时被烟熏死的,足可以和9-11事件中纽约消防队的英雄们相媲美。小学生:60%死亡,几乎都是被踩伤后烟熏死的。党政军领导干部:无一人死亡或受一点儿轻伤,人类5千年历史上最无耻的有组织的集体。

  如果不是中共连续50多年的高度集权专政,不是连续50多年的共产主义毒化教育,彻底地摧残了这些官员的廉耻和人性,怎么可能出现这样100%的堕落?因为那些被践踏、被蹂躏的孩子,那些小天使般可爱的孩子,许多都是他们的亲属,甚至还有他们自己的孩子。但是只要遇到一点儿危险,只要没有党组织在背后拿枪顶着,谁也没有一点点责任心。那怕别人统统死掉,只要自己能逃命。

  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不久,我的家乡蚌埠也发生了一次4、8级的地震,并没有什么房子倒塌。但是在我的母校12中学,三层教室楼上学生蜂拥而下,许多学生跳楼逃命,数十人摔伤。其中十八人重伤,多半是被从二楼上跳下来的人砸到身上而伤的。

  而在西北一栋教员宿舍楼上,79届毕业文科班正在三楼西头上课的学生们也惊恐万状,起身欲逃,语文老师张继钦拍案大怒:统统不许乱动!排队出去!帮助家属老人和孩子先走!我最后一个下楼!

  结果家属楼里数百人无一受伤,老老少少都从容撤退。当张继钦老师最后一个从容地走出大楼,走到操场的时候,受到千余名师生雷鸣般掌声的欢迎,许多人热泪纵横!他一句话保护了多少人!

  如果当时克拉玛依300名党政军领导干部中那怕只剩一位领导干部还有一点点责任心,或者有一点点领导才能,或者残存一点点人性,站出来象张继钦老师那样高喊一声,站出来维持秩序,指挥扶助祖国的花朵从容撤退,可能无一伤亡。

  但是没有。没有一个人,没有一点人性,只有一群唯利是图的猪,百分百堕落的猪。听说这群猪当时虽受到批评,后来送些钱给上级,仍然继续当官做老爷。同时,中共中央宣传部下令:禁止任何媒体再报道这件事,甚至连那首著名的克拉玛依之歌也没人敢再唱了。

  但那首曲子时常在我脑海低徊,仿佛那300个被踩死被熏死的幼小亡灵在向我哭诉,他们曾经是克拉玛依最美丽、最可爱的男孩女孩。

  他们曾经象鲜花般灿烂,在克拉玛依剧院舞台上载歌载舞,献给他们敬爱的党政军首长,而首长们却象一群猪野蛮地践踏他们,踩死了他们。

  史载当年蒙古铁骑横扫中原的时候,有一次俘获了一大批当时的党政军领导干部。蒙古人是纵情酒色的民族,他们令当时的党政军领导干部排成大圆圈,趴在地上,撅起屁股供蒙古人当板凳坐,那些党政军领导干部的妻女们立刻变成三陪女郎,满脸堆笑地侍候蒙古兵饮酒作乐。

  那些蒙古骑兵喝足了、玩累了、睡醒了,第二天起来排队的时候,发现大部分党政军领导干部已经被他们压死了,没有一个干部挣扎反抗。我一想到这段历史就欲哭无泪,当时在蒙古人眼里,这些党政军干部就是一群猪!只配当垫子用,只配被压死!

  我的猪兄猪弟猪姐猪妹们!克拉玛依已经再一次证明,历史常常是会重演的!

  啊克拉玛依,啊克拉玛依,我为你哭泣!

  2004-2-1于安徽。

黄花岗历史文化撷萃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