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岗历史文化撷萃首页

一场价值3万元的考试

细读民办教师流泪的辛酸史

  天气有点阴沉,秋风沿着破旧的镇子街道上吹来,卷着废纸片儿,有几分寒意。昏暗的灯光下,夏敬善不住地在一张纸上演算着,口里也在不停地念叨着一些数字。

  “1977年到1981年,260/年×5年=1300元;1982年到1991年,400/年×10年=4000元;1992年到2002年,800/年×11年=8800元;2002年到2004年,3000/年×2年=6000元……”算术很简单,加法、乘法,由于算得多了,数字是顺口而出。然而这只是夏敬善心里的一个账本——28年的工资收入。  

  “28年了,不到3万元?”面对着窗外的夜色,夏敬善苦涩地笑笑。

  夏敬善,湖北省洪湖市新滩镇荻障口小学校长,两年前他也在同一个地方算过这笔账,那时他的身份是民办教师。20028月,夏敬善参加了洪湖市组织的一场考试——民办教师转公办教师的考试,但是必须要交纳3万元的捐资费,而且要在一张表格上写明自愿捐款,否则他将失去这个“民转公”的机会。

  “28年竟然没有赚足3万元捐资费?”夏说一个人的时候经常这样不住地问自己。两年过去了,洪湖市200名和夏敬善一样的民办老师开始追讨属于自己的3万元。

3万元一场的考试

  “哪里去找这么多钱呢?”朱本章一边答卷,一边在琢磨着这个头痛的问题。

  朱本章——洪湖市峰口镇民办教师,萦绕其脑际的依然是这3万元,还有他热爱的教师行业。

  考试的时间在慢慢地过去,时钟表针嗒嗒声在每个人的脑海里回旋,当考试进行到快30多分钟的时候,朱突然掷笔不答卷了。

  监考老师过来,拍拍朱本章的肩膀,“朱老师,答一下吧,多做一点,以后还有阳光啊!”

  3万元,朱本章始终无法静下心来,考试没有结束,朱本章就交了卷子。“突然,我感觉舒畅了好多——考不上我就不用交那3万元的捐资费,当然我也就永远当不成老师了!”

  这是2002年朱本章参加“民转公”考试的一幕,直到现在朱本章都历历在目。

  2002年,湖北省洪湖市组织了一场震动洪湖市教育界的考试——民办教师择优招考。洪湖市政府称这是“一次性解决民办教师问题”。对于此次考试的意义,一份政府文件中说,这是“为了认真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国发【200121)、《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解决民办教师问题的通知》(国办【199732)和《省人民政府关于统筹解决民办教师问题的通知》(鄂政发【199820)精神”,“合理配置教育人才资源,优化农村教师队伍结构,全面提高农村教育质量和办学效益,促进农村教育事业健康、稳定发展”。

  对于参加考试的老师的资格问题,必须要有“86卡”(1986年前参加工作,建立档案的民办教师),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民办教师要参加考试必须要有3万元的“自愿捐资费”申请。

  也正是这场考试,洪湖市所有民办教师的生活被打破。“从教多少年,我们和公办教师一样从事着同样的工作,但是谁知道我们的生活呢?我们也一样希望自己转为公办老师啊!”夏敬善哽咽地说道。

  在衣服地内兜里,夏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存折——765.60元,“这是我9月份的工资,这就是我转为公办教师的收入!”据记者了解,按照夏敬善“小学高级教师”的职称,洪湖市其他公办教师每个月可以拿到1100元左右。

  19979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关于解决民办教师问题的通知》,提出要在加强管理、提高素质、改善待遇的同时,全面贯彻“关、转、招、辞、退”五字方针,逐年减少民办教师数量,确保党中央、国务院确定的“本世纪末基本解决民办教师问题”目标的实现。而根据记者掌握的情况,1996年洪湖市已经在全市举行过一次民办教师的集中考试,当时政府表示,将按照考试成绩考核排队,可以一律转为公办教师。然而直到5年过去,这些民办老师依然没有等到消息。

  直到现在洪湖市峰口镇程方文老师依然保存着当年的“通知”:接市教委通知,你在1996年“民转公”考试中两科成绩是:语文79.5,数学94,总分173.5。按照“排队解决”的方案,程方文说自己早已经达到了要求。

  “5年了,我们还能等待多少个5年?”程方文说,“2002年,我们等来的考试却是要交3万元!”程方文说,如果不是有自己的妻子还在镇上有个商店,真不知道该怎么度过这段时间。

  而《经济》从洪湖市教育局了解的情况是,1996年“民转公”考试的时候,上面也有指标,也下过计划,但是只要转一个公办教师,一个公办教师的工资就是四个民办教师工资的4倍,这至少可以请3个代课老师,于是就没有转正教师。“政府要请廉价劳动力,地方财政负担不起这么多老师的工资”。

为了教书下跪

  洪湖市黄家口镇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告诉记者,他永远忘不了成绩出来时候,每个人的表情——喜悦中更多的是忧愁。

  2002814日早晨考试结果出来以后,200名民办教师开始四处筹措3万元的捐资费。“所有老师都不见了,都去筹款了,三天要交齐3万,必须在 17日下午到位,否则过期作废,由其他人递补。”根据文件《关于认真做好一次性解决民办教师问题工作的通知》(洪教字【200241)规定“初录人员以乡镇为单位办理捐资手续,如有不合格者,或在规定的时间里未来办理相关手续者,依次递补。”

  41岁的朱本章从教20年,按照成绩他最终也被圈在了200名录取之列。“我去峰口镇教委,看能不能不交钱,一个老教师拍拍我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你还年轻,为了后代,就是给别人磕头、作揖也应该把3万元筹到手!”瘦削的朱本章低着头,不住地扳着指头。

  “那天下着雨,4个小时要借3万!”朱本章说,“真的,20多年的教书,我对得起人民教师这几个字,但是现在却让我用钱去买!”

  10多个邻居给朱本章凑了7000元,另外一个老师凑了3000元,但是还有20000元的缺口。也就在逼到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朱本章给自己的堂叔跪下去了。

  “男儿有泪不轻谈,但是当跪下去的一刹那,我哭了!”朱本章泪光晶莹,“教书的人为了教书下跪?我真的想不通!”

  洪湖市黄家口镇有对夫妻,二人都是民办教师,丈夫告诉记者,为了筹得6万元,从成绩揭晓的那天起,他们就离家借债,三天后当把6万元交了后,两人都哭了。

  在这200名转公办教师的老师中,很多人都是举债。46岁的夏敬善借了3万元的高利贷,每月利息就有450元。

  2003414日,朱本章收到了2002818日教委收取捐资费的收据单,情绪激动的朱在收据单的背面写下了一段话:说不定又是场骗局,本人自弱冠从教至今不知考核多少次了,至今又于去年八月十二日考民招,且于八月十七日交出了自己几十年从教工资及成家后所有积蓄,且高息贷款共筹集资金三万元之巨,就换成白纸一张,难道作为一个民办教师毕生之中就只有付出,未有回报吗?

3万元“自愿捐资费”的来历

那么3万元的“自愿捐资费”究竟是怎么来的呢?

  洪湖市教育局局长何昌盛告诉《经济》,这是洪湖市市委在20027月做出的一项决定。“当时主要根据上级一次性解决民办教师的精神,市委市政府最初决定采取招100名民办老师,辞退1371人。”

当时洪湖市委初步算了一笔账,要辞退1371名民办教师,每名教师每年教龄180元,总计大约需要570万元左右,但是当时政府没有一分钱,即使发工资也没有钱,570万元没有来源,于是决定扩大指标,招200名,要用这200名民办老师每人收取的3万元来辞退1371人。政府拿不出钱,只好让“这些招转的对象出资来弥补那些被辞退的民办教师”。

  洪湖市市政府办公室科教科科长张锋称,政府没有多少钱,“你看我们这些破旧的办公楼就知道了!”

  据何昌盛称,洪湖市那次招转的民办教师是全荆州市最多的。邻近的公安比洪湖多20万人口,也只招了110人。“我们教育局希望市委市政拿出钱来清退补偿这些民办教师,但是老师工资一年都拖欠2000万到3000万,直到现在我们的老师也是只发四项工资,第五项地方附加津贴还没有发放。”

  洪湖市教育局有官员告诉记者,这样的收钱的方式并不是洪湖的独创的,因为在洪湖市开展“民转公招考”之前,他们曾经专门到周边省市做过“调研”。

  不过记者在洪湖市政府以及教育局相关政府文件中,并没有看到收取“3万元捐资款字样”。在《关于认真做好一次性解决民办教师问题工作的通知》(洪教字【200241)中只是有对获得相关奖励的教师在捐资费中给予一定的减免的内容:对连续任教至今且教龄满25年者,减免捐资费用1000元;对连续任教至今且教龄满30年者,减免捐资费用1500元;对获省级及以上综合表彰者,减免捐资费用5000元;对获荆州市级综合表彰者,减免捐资费用3000 元;对获洪湖市级综合表彰者,减免捐资费用1000元。

  在200名民办教师写的一份材料中,对此这样评价:这是用“你的馒头塞你的嘴”、“仰湖水煮湖鱼”的 “洪湖经验”。

省委书记的两次批示

  20047月份左右,洪湖处理民办教师的问题被反映到湖北省省委书记俞正声的案头,俞正声为此专门向荆州市市委、洪湖市市委做出批示,要求必须清退民办教师的3万元的捐资费。此时,200名民办教师的问题才正式被各级“重视”。

  从批示下来,洪湖市连续召开三次常委会议专门研究“200名民办教师的问题”。第一次提出的方案是3万元捐资费中,用10000元为200名民办教师培训,18000元交社会保险,退给每人2000元。

  洪湖市教育局局长何昌盛告诉记者,当洪湖市第一次常委会的意见转给俞正声书记的时候,“俞书记不满意,写了一句话:你荆州市委是什么意见?”于是促成了第二次常委会议的召开。但洪湖市坊间流传的一个版本是,俞正声书记收到一封感谢信,认为是假的,非常不满意,做出了第二次批复。

  写信人是洪湖市峰口镇的张文,一个布满银发的老民办老师。20047月中旬,洪湖市峰口镇22位交纳捐资费的老师被告知要召开了一个特殊的会议,当时情况来得突然,连镇教委都不知道究竟有什么要宣布。后来知道是上级前来宣读市常委会的决议。“我们当时以为可能2002年的所有考试又不算数了,我们不相信政府了!”但是谁也不知道这次带给他们的却是一个“好消息”。

  “又培训,又交社保,还要退钱,谁不高兴呢!”在激动情况下,张文写了那封感谢信。据张文称,感谢信被改了三四次。“到了第三稿都很乱,最终第四稿是自己弟弟誊写的。”据称感谢信的原件给了俞正声书记,而两份复印件分别给了洪湖市委、荆州市委。

  20048月的洪湖市第二次常委会上,做出全额清退3万元捐资费的决定。但是当时政府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只好逐年清退,为此还专门写成报告,争取省政府在民办教师上拨专款。随后在第三次常委会议上,提出三项要求:在8月底办完200名老师的手续,9月份为民办教师办理定级手续并纳入财政工资统发,在国庆节之前退还每人2000元。

2004 1014日,洪湖市教育局人事科有关人员给记者看了厚厚一叠的关于2000元的退款手续,而且这些原件已经交过洪湖市委书记刘曾君亲自审阅,据说是为了怕“再次出现弄虚作假”。20041015日,洪湖市市委办公室主任朱兴斌告诉《经济》,他们将坚决按照省里领导意见办,坚决退,全部退,而且在国庆节前已经每人退了2000元。“洪湖再经不起这样的打击了!”

  记者曾就“逐年退”的含义询问过洪湖市相关政府官员,得到的答复有三到五年,有何时有钱何时退完。在200名民办教师写的一份材料中,民办教师还提出四点要求:保障民转公权利;退还30000元捐款;按公办教师标准补发2002年到2004年的工资;转正定级时与同资历的公办教师一致。对于很受民办老师关心的工资问题,洪湖市教育局局长何昌胜告诉《经济》,这些工资都是人事局定的,教育局只是负责把老师的基本情况向人事局汇报,没有权力定工资。

  20041022日,记者就此问题专门咨询教育部人事司相关处室,得到的答复是,在民转公中肯定是不能收钱的,民办教师问题在上个世纪末就解决了,以后再没有出台过相关政策。

困境僵局?

  据了解,20045月,湖北省省委曾经专门给洪湖市拨过172万解决民办教师的费用。据何昌盛介绍,目前172万元中已经用40万元退还民办教师,剩下的将作为这200名老师的工资发放,“从今年9月份一直发放到明年5月份”。明年5月份以后怎么办?何昌盛长长嘘了口气,“5月份怎么办呢?就要财政想办法了!”

  对于200名民办教师带来的问题,何昌盛认为,从长远看来,政府肯定是有压力的,“多100人,每年就多100万”,政府不愿意短痛,愿意长痛。43岁的洪湖市教育局局长何昌盛曾经也当过5年民办教师,他发现自己陷入两难之中:作为一个局长,我知道要维护我们老师的利益,我也是从民办教师出身,他们出钱是没有办法,但是我又知道市委市政府的困难,他们又没有办法、没有钱。我是站在一个既要对上级负责,又要维护老师利益的矛盾交点上。

  “按照上面的精神,清退的民办教师费用是由政府财政拿出钱来补贴,我作为教育局长,我不能管财政。这种局面,我无可奈何,上面有批示,我义不容辞,但我又力不从心。”

  “我们洪湖市普九教育至今还有债务5000万元,教师的第五项津补贴每人3200元无法兑现,我们的教育保运转、保安全都困难!”洪湖市有官员私下曾如此告诉记者,这件事除了涉及洪湖200名民办教师的捐资费问题,后面还牵涉的另外辞退的1300多人。“归根结底就是我们的政府穷!”洪湖市市政府一位官员说。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周志忍教授在接受《经济》杂志采访时认为,洪湖市的200名民办教师的遭遇是一种中国传统决策的困境使然:上级不给资源,又要求地方按照一定的方案来做,只能逼地方做出这样的抉择。上级既然要让地方解决民办教师问题,就应该考虑各地的实际情况,不能够只做一种“承诺”,出现“上级请客,地方埋单”的状况。

  周志忍说,在澳大利亚,专门有一个独立的拨款委员会,他们有一整套计算公式,能够根据各州的实际情况,用富州教育补贴穷州教育,做出合理的调配,基本能照顾实际水准。目前,由于我国不是公共财政体系,中央用“钱”说话的能力很差,没有活路,地方只能找歪路。

  在离开洪湖那天,客车上不住播放着《洪湖水浪打浪》的歌曲。20041022日,远在洪湖市黄家口镇的一位刘老师不断地在电话的那头追问记者:“我们的30000元什么时候能够退下来啊?”

 

黄花岗历史文化撷萃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