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黃花崗選刊首頁

1967: 中共煽動香港暴動的罪行

――紀念林彬遇害四十年
林偉棠

(黃花崗雜誌來稿先刊)

一九六七年香港發生的左派暴動,是香港開埠以來一件不能忘記的大事。可惜,香港自回歸後,由於政治因素,六七年的歷史成為一片空白,同時一個又一個當年參與和支持暴亂的人,陸陸續續得到特區政府的肯定,除了得到特區勳章外,亦有當年支持人士成為特區政府的行政會議成員。但是,對於飽受當年暴亂影響的港人來說,特區政府任何的修飾動作,當年左派人士的暴行都不能抹去。今年是「六七暴動」,亦是暴亂期間其中一位受害者林彬殉難四十年。從林彬遇難前在電台批評左派暴徒至遇難後香港市民的反應,可清楚知道當年左派暴徒的行為令港人十分痛恨,不得民心。

林彬原名林少玻,幼時是一位孤兒,由於經濟問題,很早便失學,曾經在茶樓工作,利用閒餘時間自修,故幼時雖無正式接受教育,但也有相當程度的知識,後來左派著名的影業「中聯電影公司」招考新人,林彬嘗試報名投考,結果被錄用。不久,林彬感覺到左派電影圈內難發展,於是加入了商業電台作播音員,由於他為人聰明而又虛心,事事肯用心機鑽研,所以不久就很有名氣,林彬的名字,受到全香港市民的歡迎。

一九六六年,左派人士在澳門藉氹仔擴建學校事件,最終釀成暴亂,澳葡政府武力鎮壓,最後在中共多方施壓下,澳督無奈向澳門左派人士公開道歉及答允澳共的一切要求,包括不允許國民黨人士在澳門合法活動,親共份子至此全面控制澳門。一九六七年四月中旬,新蒲崗人造塑膠花廠發生工潮,香港的左派份子因為受到澳門左派份子的影響,企圖將香港演變成第二個澳門,積極介入工潮活動。五月六日,塑膠花廠工人與防暴隊發生衝突,二十一人被捕。左派工會工聯會到場聲援,開始與港英政府在街頭上對抗。五月十六日,工聯會領導人物楊光等人成立「鬥委會」,公開呼籲左派人士走上街並使用暴力與港英政府抗爭,後來左派暴徒更在街上開置自製炸彈,嚴重影響市民生活,有市民、消防人員、英軍、警員和拆彈專家因而斃命。

五月暴動發生後,商業電台率先起來抨擊左派人士的暴行,在林彬的主持下,有兩個節目專對港共暴徒而發。一個是「大丈夫日記」,一個是「欲罷不能」。林彬、尹芳玲等領導全體播音員,將暴徒每日所作壞事搬上播音台,當時劇中人物包括光頭費、牛精楊、四眼芝、阿達、達嫂、阿奇和胡抵周等是諷刺當時左派陣營中,幾位積極發動暴亂份子,每日用這批人的名義播出,聲音笑貌,宛如其人,在收音機旁的聽眾一聽到就知道誰是費社長出場、誰是楊主委出場、誰是傅明星出場。如聞其聲,如見其人。「欲罷不能」從表面看是譏笑左派欲罷工不能。實際上是笑左派想休兵也不行,那時候全港最少有一百萬人每天到時到候聚在收音機前聽「欲罷不能」。

八月二十日下午,暴徒在北角清華街擺放炸彈,八歲女童黃綺文及其兩歲弟弟黃兆勳出來遊玩,無知觸摸炸彈,即時被炸得肚破腸流、死狀至慘。消息傳出,全港市民同感悲憤,並齊聲責罵。林彬當時痛罵為野獸行為,指斥左派人士喪盡天良。由於清華街慘案深入人心,加上林彬廣播理直氣壯,言辭動人,聲淚兵下,更掀起人們的共嗚。到了這時,左派覺得非對付林彬不可。

這一段期間,林彬曾經接到過無數的恐嚇信,文滙報更把林彬的名字改為「臨殯」公開聲明要置之於死地,友好都替林彬擔心,勸他謹慎,林彬却毫不理會, 這時他住在窩打老道山,自己購買了一層洋樓,堂弟林光海和他住在一起,林光海尚未結婚,經林彬介紹,在商業電台擔任技工,平日努力上進,作事盡責,對父母十分孝順,每月所得薪金除去吃飯之外,全部交與父母,商業電台同事對其孝行皆十分欽佩。

林彬有自己的車輛,車牌號碼為AF7268。八月二十四日上午八時四十五分,林彬與林光海照常上班,兩人上車後由林光海負責駕駛,剛轉入文福道近文運道處,前面有數人在修路、打手勢叫停車。林光海想不到會有問題,當即停下。這時有四個年青暴徒上前,先向車頭澆了一桶汽油,然後丟進去火把,頓時汽油燃燒,車頭變成火海。林彬打開車門出來,已經渾身是火,在地下滾了一時,仍然未熄。林光海在車頭就未能及時走出來。此時樓上居民看見趕快下來撲救,最後火雖被滅熄,但兩人均已氣息奄奄。警察到場後,暴徒已逃匿無蹤,兩人即送往伊利沙白醫院急救,林彬於次日(八月二十五日)不治逝世,而林光海昏迷至八月三十日亦告不治。

林彬遇害的消息傳出,全港市民,除少數左派外,無不切齒悲憤。各界人士,並紛紛自動捐款慰問林氏遺孀鄭女士,警方懸紅五萬元緝兇,商業電台立即增加十萬元,成為香港有史以來最高的花紅,但是暴徒行兇之後,當時有消息稱早已準備特別船隻逃往澳門,由於當時左派在澳門已經無法無天,兇徒逃到澳門後便無法緝獲。
港共頭目所以要謀害林彬,是想藉此嚇倒不同政見人士,結果却適得其反,所以本來反共、罵共的人沒有一個退縮,大家只有更勇敢批評左派人士的暴行。左派的新晚報居然不知恥刊登一位名叫「鋤奸隊」的來信,聲稱將林彬「正法」,一時更引起讀者的憤怒,自由報紙撰論,勸告港府對暴徒要採取堅定行動以疏導民憤,否則只要有人振臂高呼「撲殺左仔為林彬報仇」,相信最多半天的時間,所有共黨在港的機構不論通訊社、報紙、國貨公司及電影院,一切左派機構及人員將一掃而光。

香港政府當然也瞭解這種情形,林彬與林光海的靈柩停在殯儀館裡,一直不敢出殯,恐怕到時候有數十萬市民到場送林氏兄弟時化怨憤為力量,衝擊本港的左派機構,社會情況將更為變得混亂。兩靈柩一直停放到九月六日清早,才秘密下葬。

林彬死去的當天晚上,商業電台又在固定節目時播出「大丈夫日記」,當劇中播到林彬之死的悲痛情況時所有播音員真的大哭起來。播音室內人哭,聽收音機的聽眾也跟著哭,這半個小時中,港九新界,除一小撮暴徒外,人人流淚,戶戶哀哭!

同年九月十七日,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以閃電手法,將林彬夫人及三位分別六歲、三歲及一歲的女兒們接到台北定居,後來一家四口再到加拿大居住。中華民國政府更將林彬封為烈士,靈位供奉於台北忠烈祠。

林彬事件激起市民對左派的強烈不滿。香港政府對左派作出更強烈鎮壓。因為林彬的敢言作風,香港商業電台曾被香港市民視為敢言的電台。他的住所「18樓C座」數十年來成為商業電台一個諷刺時弊的節目名稱,而商業電台的辦公室在一九九七年前一直掛有林彬及林光海的遺像,訓示同工不要忘記他們的犧牲。

四十年過去了,對五十多歲的人來說,眼見當年有份策劃放炸彈的鬥委會頭目楊光獲得特區政府的大紫荊勳章,支奉持暴亂被判監的曾德成最近也成為特區的行政高官。所有在六七年暴動中的受害人家屬,不知有何感想!六七暴動是香港開埠以來最動盪的時刻,可是隨著香港的政權,當年的歷史成為官方回歸前後的矛盾,一個又一個過去參與或支持暴亂的人,被特區政府的勳章和官職來正面肯定,除了侮辱了當年的死難者外,更加令香港這個國際都會蒙羞!歷史是不會空白,一九六七年的香港歷史是不應該忘記的!

六七暴動統計數字
死亡人數::51人 (警員10人, 英軍1人, 消防1人, 市民及其他39人)
受傷人數:832人(警員212人)
被檢控人數:1936人
懷疑炸彈:8074個
真炸彈:1167個

 

返回黃花崗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