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洛克和马克思:谁真的为人类造福

孙小莲

 

自由主义政治之父洛克为自己撰写的墓志铭是:

“约翰·洛克躺在这附近。你若要问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他回答:他是一位满足于小康命运之人。被培养成一位学者,他的学问只服从于真理,对此,你可从他的著 作中得知。他的著作还会向你展示关于他的其他事情,较之于墓志铭名不副实的赞词,他的著作更加真实。他的美德,如果有的话,微不足道,不值得他一提,更不 足以让你仿效。让他的恶行随他一同被埋葬吧!有关良善的一生,要是你向往的话,在福音书中有一个范例;有关恶行,但愿你在哪里也找不到;有关人终有一死, 在这里和任何别处你都能得到,但愿你能从中学到什么。他生于1632年8月29日,死于1704年10月28日。这块自身将速朽的碑是一个记录。”(笔者 转译自因特网维基百科洛克墓志铭英文版)


这篇朴实无华的简短碑文展现出洛克的谦卑美德、理性精神和道德意识。作为人类个体私有财产权的坚定捍卫者,他绝非声色名利之徒,而是“满足于小康命运之 人”;作为学者,他承续了源自希腊文明的宝贵理性精神,在学术上只以追求真理为己任;他建议人们通过研读他的著作来了解他如何探求真理,了解他的真实生 命;作为谦谦君子,他认为自己的德行微不足道,而是将荣耀归于基督;作为传统道德价值的守护者,他希望人们能向善绝恶,度过遵循善良道德价值的一生;作为 凡人,他坦然面对死亡,知道不免一死乃是人生不可避免的命运。

在平淡无奇的碑文中,洛克没有用一个字来为自己表功,实际上,他功勋盖世。和伟大的哲学家柏拉图一样,洛克终身未婚,没有留下肉体的后代。不过,也和柏拉 图一样,他给人类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产:他对人类认识的系统研究具有重大意义,开启了英国经验论哲学之先河,他尊敬的哲学家笛卡尔开启了大陆唯理论,经验 论和唯理论都承续着古希腊的学术传统,尊崇理性,一个侧重理性与经验的结合,一个侧重理性本身,分别延续着中世纪的唯名论和实在论哲学的倾向,共同形成了 欧洲近代主流哲学传统;在政治哲学上,洛克更是意义非凡影响深远。他深入思考、系统总结的政治理论,使得人类能够建立起一种前所未有的保障个体自由和平等 权利的社会制度,使得亿万人能享受人权,能自由而有尊严的追求自己的人生幸福。为了每一个人类个体能有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利,为了人类整体能够和平共处,洛 克运用了他的理性和良知,发挥了他的聪明才智,在政治哲学领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17岁的马克思在中学毕业作文《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中豪迈放言,要选择“为人类造福”作为自己未来的职业: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我们就不会为它的重负所压倒,因为这是为全人类所作的牺牲;那时我们感到的将不是一点点自私可怜的欢乐,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万人,我们的事业并不显赫一时,但将永远存在;而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四十八年后,马克思的思想同道和革命战友恩格斯在他的葬礼上致词,他总结并高度评价了马克思的一生。恩格斯指出,马克思度过了既是科学家又是革命家的一 生。如同提出了生物进化论的达尔文,马克思是一位富有成果的科学家,他一生作出了两项重大科学发现: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此外,恩格斯强调说,马克思 “首先是一个革命家,他毕生的真正使命,就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及其所建立的国家制度的事业,参加现代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正是他第一 次使现代无产阶级意识到自身的地位和需要,意识到自身解放的条件。斗争是他的生命要素。很少有人像他那样满腔热情、坚韧不拔和卓有成效地进行斗争。”在讲 话的最后,恩格斯预言:“他的英名和事业将永垂不朽!”

不幸的是,为“全人类幸福”而奋斗终身的马克思,心中恰恰没有“个人”,他的“全人类”不包括他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不包括他饱受痛苦惊扰的妻子和可 怜夭折的孩子们,“全人类”只是个空洞虚幻的口号,离里面除了马克思那妄自尊大的“自我”,容不下任何人类的个体。为了这个虚幻的“全人类幸福”,马克思 利用了贫困阶级,把这些人当作暴力机器,鼓动他们去杀人、放火、剥夺私有财产,制造出全人类的大痛苦。按照他的理论建立起来的制度,使得更多的人陷入了贫 困和奴役。

没有个人,哪来的“人类”?洛克从不奢谈“为全人类造福”,他关注的是个体,他要使每个人类个体生命活得有自由、有尊严、有安全感。马克思指出,为维持肉 体生命存在而进行的生产活动是人类历史的前提,正是因为尊重这个凡人皆知的常识,洛克才提出了私有财产权是自由权的必不可少的内容;而马克斯却仇视私有财 产,要剥夺人们生存权利的根本前提。他的理论在中国得到了认真的实践,人民公社和大跃进运动剥夺了亿万中国农民那点可怜的私有财产,甚至连人们煮饭用的铁 锅也被抄去大炼钢铁,其结果导致了几千万人被活活饿死。这些勤苦的农民本不该那样死去,他们不是懒汉,若不是被剥夺了一切,他们完全可以靠自己的劳动生存 下去,被剥夺了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中国农民们,连自食其力的最基本的生存权都被剥夺了。仇视私有财产的卢梭才是真正的无赖、流氓和懒汉,他无赖到了连自 己的亲生子都可以弃之不顾的程度,更不要说他一生中的其他种种劣迹。在私生活中挥霍无度的精神狂人马克思,除了不辞劳苦殚精竭虑制造出反社会理论和宣扬暴 力革命,一天也没有从事过劳动生产,却大言不惭地宣称自己代表无产阶级。浮躁浅薄的中国知识界居然把这些狂人们制造的精神毒品当作中国救亡图存的宝贵食粮 灌输给人们,致使中国民众上了大当,受了大骗,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岂不哀哉!岂不痛哉!

洛克和马克思,谁的思想是西方真经,至此读者应该了然于心。洛克自己贵生、尊生、安生、乐生,还思考出一种理论,设计出一种制度,使得人人都能贵生、尊 生、安生、乐生;马克思自己不能安生,喜好斗争,则唯恐天下不乱,为了宣泄自己仇视社会、反对一切外在束缚的狂热激情,他也制造了一种理论,设计出了一种 制度,即剥夺人们贵生、尊生、安生、乐生权利的暴力革命、暴政和极权政治。

谦卑、理性、仁爱的洛克和他的宝贵思想遗产当永垂不朽;傲慢、狂热、喜好斗争的马克思和他的伪宗教、伪科学理论应该被彻底埋葬。在洛克的墓前,人们当致以崇高的敬意;在马克思的墓前,高尚的人们会对他深怀鄙夷。

转载《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