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黃興與明德學堂

 

 

 

東明

 

 

 

「明德學堂」是湖南著名教育家胡元倓先生,於清代末期創辦的全省第一所私立中等學校。

胡元倓,字子靖。一八七二年(清同治十一年)生於湘潭。他少承家學,由附生選光緒丁酉科拔貢;一九○二年初被選送日本東京弘文學院速成師範科留學,與此前已在該科學習的黃興因係同鄉,彼此過從甚密。

胡在日學習時,仰慕日人福澤諭吉創立慶應義熟(後改為慶應大學),為明治維新後培養了大批有用的人才,乃立志「教育復國」。

同年冬學成回國後,胡積極奔走籌劃,租長沙市湘春街左文襄祠(左宗棠祠)民房為校舍,開辦明德學堂,先招中學兩班,於一九○三年(光緒二十九年)三月二十九日(農曆三月初一)正式開學。很快,又擴招中學一班,並增設速成師範班。

創校伊始,工作千頭萬緒,十分繁雜,尤其是聘請優秀教師,更為當務之急。同年夏天,胡元倓親赴杭州聘請英文教員,途經上海時,恰遇從日本回國的黃興,遂約定黃到明德學堂任教。

不久,黃興回到長沙,即主持明德學堂新成立的速成師範班,後又兼任學監。該班第一期招收學生一一八人,分為兩班上課,於一九○四年五月結業。

黃興除擔任教書、行政工作外,還兼授歷史、地理、博物、體操等課。遇其他教員因病因事缺課時,文科方面國文、圖畫等課,多由他代授。

他 講課的特點是常帶實物,注重實效。例如有一次在講博物課的動物學課時,就用洗臉盆盛著一條一斤重的活鯉魚,端進教室後,先將背鰭提起,對學生講述胸鰭、尾 鰭、鱗、鰓等名稱和作用,繼而解說內臟的構造及組成,最後還用刀破開魚肚,一一指示給大家觀看,所以,學生們聽得津津有味,而且印象深刻。

又如,上地理課時,他總是帶著一個足球般大小的地球儀和掛圖;一面講課,一面拿教鞭往地球和掛圖指指點點。有時還把學生叫到講台前面觀看地球儀與掛圖的有關區位,並強調填寫「暗射圖」的重要,由於解說生動活潑,引人入勝,同學們都感到方便好玩,進而受益匪淺。

其實,黃興當時到明德學堂工作,只是以教員身分作掩護,實際上是從事反對清朝皇權政府的各種活動。所以他時時不忘向學生們灌輸反帝愛國思想,一有機會就「借題發揮」。

在 以鯉魚作實物上博物課時,他開口就說:「今天同你們講『鯉魚跳龍門』。」接著指出,中國古時候有些人對動物學也有研究,可惜不夠深入,常常產生錯覺。很早 以前,中國人就知道鯉魚從頭到尾有三十六鱗,這只是表面的研究。至於所謂「鯉魚跳龍門」,意思是說鯉魚跳過龍門就成了龍。其實經仔細考察,這種神話是極其 荒謬的。

黃興又說,原來龍門灘險水急,鯉魚在產卵時總是逆流而上,游到了龍門附近,便使勁往上游縱躍,跳過龍門以後,還得繼續前進,為繁殖後代而努力。但鯉魚終究還是鯉魚,絕對不會成為龍的。

黃再接著說,只因為從前造反的人,都想做皇帝,所以編造出鯉魚跳龍門和什麼「龍章鳳姿」、「真命天子」之類的騙人神話,為的不過是個人和家族的榮華富貴。歷朝都是趕走一個皇帝,又來一個皇帝,對百姓來說並沒有什麼好處。

最後,黃意有所指的說,法國的革命黨人就聰明一些,他們在革命成功以後,將政體改為共和,實行自由、平等、博愛,再也不要皇帝了,這樣大家才能過幸福快樂的日子。……

如此深入淺出的講解,引人入勝,給了青年學生很好的啟蒙教育。另外,一件有趣的事,也可以強而有力地證明黃興的良苦用心。有個班的學生每人發了一本地圖,一天,其中一人來到教員休息室,請黃興老師解答問題,順便請他在地圖冊上題字留作紀念。

黃即提筆寫了「空悵望,山川形勢,已非疇昔」,末署「近午」兩字,同學們看見了,紛紛拿著地圖請他題字。

黃興有求必應,大概給全班同學的地圖都題了字。其中對閻幼甫題的字是「若人如馬亦如班,笑履壺頭出玉關」,閻不解其意,乃詢問老師。

黃興解釋說:馬是指馬伏波(馬援),班是指班定遠(班超),壺頭山就在湖南沅陵和桃源相連的地方,馬援曾在壺頭山駐過兵,玉關就是玉門關,班超揚名西域,就在玉門關外。總的是指男兒要立志報國、衛國。

閻幼甫係湖南長沙人,一九○四年就讀於明德學堂,參加華興會,後加入同盟會。武昌起義後,率軍光復岳州。湖南軍政府成立時,任軍務部長。

據閻幼甫後來能夠憶及的黃興題字,還有:「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漢家煙塵在東北」、「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今也日蹙百里,嗚呼哀哉!」、「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嘆江山如故,千村寥落!」等等。

黃興每款題字均鏗鏘有力,擲地有聲,同學們當時爭相傳閱以後,大大提高了愛國主義思想的覺悟與參加革命的熱情。

應當強調指出的是,黃興在明德學堂期間,曾做了兩件革命大事。

主要為創建著名的革命組織──華興會。黃興在注重對學生加強宣傳教育的同時,也十分關注在教師中的工作。他博學多颀,其他教師因病因事不能講授時,他主動代課,藉此加強聯絡增進感情。

學校為需要而加租的「周家花園」池塘邊,有一個小亭,常見他在那裡和教員們談天,同文史教員談歷史或詩詞,同理科教員談博物,同體育教員就談體操法。黃興在縱論教學內容之餘,實際上是在議論革命大事。

有 一次,黃興、楊性恂、沈迪民三位老師談得興趣正濃,學生閻幼甫趨前旁聽。楊老師對閻說:「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你們將來可以坐享其成。」黃則望著閻後面的 楊老師說:「革命恐不會很快成功,他們還是要參加披荊斬棘的。」果然,不少學生後來都參加了革命,其中如黃一歐、閻幼甫、萬定球、賓鎮遠等,還成了重要的 軍事骨幹人才。

經過半年左右校內校外的積極活動,黃興在長沙秘密集結同志,於一九○三年十一月創建華興會,所以華興會與明德學堂有極為密切的關係。

它的主要成員中,有的是明德學堂的教職員,如周震鱗、張繼、蘇曼殊、秦毓鎏、翁鞏、陸鴻達等。

  有的是明德、經正(與明德掛不同牌子,實為同一個學校)學堂的學生,如柳繼忠、陳嘉佑、姚宏業、寧調元、蕭翼鯤、張啟漢、胡璞等。

還有一些教職員雖未加入華興會,但同情革命,實際參與或贊助華興會活動的有胡元倓、龍璋、沈建民、王正廷、辜天佑、陸鴻賓等。

華興會成立之初,鑑於知識分子覺醒者日益增加,而會黨人數眾多,且組織較為嚴密,是一支重要的社會力量,因此工作重點主要指向上述教職員與學生兩部分人。

華興會成立後,運動新軍、會黨組織、武裝起義等等,在在都需要經費。黃興為此售賣了在長沙東鄉涼塘的祖宗遺產近三百石,張斗樞在南陽街經營圖書儀器印刷業務,也先後捐助萬餘銀元,柳聘農、柳繼忠、龍璋、陸鴻逵、彭淵恂等都提供了部分資助。

一九○四年,黃興與劉揆一、會黨首領馬福益等商議,決定趁西太后該年七十歲生日、全省文武官吏在皇殿行禮朝賀時,預先在拜墊下埋設炸藥,以求一網打盡,讓藉觀會之機四方進城集合的會黨乘機占領長沙,作為革命根據地。

而準備起用的炸彈與炸藥,就是明德學堂日籍理化教員堀井覺太郎的幫助下,在該校理化實驗室秘密製造的。

但在籌劃準備過程中,卻走漏了風聲。頑固派王益吾的黨羽劉作楫,亦在長沙辦學堂,劉得知消息後遂祕告王,王乃向湖南巡撫龐鴻書告密。龐為人極頑固,乃收買一會黨作引線,誘捕與黃興關係密切之另一會黨,經嚴刑拷打招供,事情遂完全敗露。

龐逮捕黃興之公文傳與游擊隊長熊得壽,熊以公文示求中學堂校長汪德植,汪遂立即告黃。此時黃的住宅已被軍警包圍,他年幼的兒子黃一歐趕到學校報信,黃才沒有再回自己住處,而是趨避學校附近龍璋的家中,其時已近黃昏,距皇會祝壽僅十日耳。

由於軍警追捕甚急,此時長沙全城草木皆兵。

龍璋家絕非久留之地,為策安全計,經曹亞伯與聖公會黃吉亭牧師商議,認為這時清廷官吏尚不敢觸犯教會,故由黃牧師乘轎垂簾逕入龍璋之內室,隨換黃興乘轎子經小街而至聖公會後門之一小巷,黃即經小巷進後門入住聖公會樓上,整個過程,極端保密,甚為安全。

黃興隱居聖公會將近一個月,拘捕空氣稍緩後,他有意離開長沙,由胡元倓籌借三百銀元作旅費。

黃吉亭牧師這時與正從武漢到長沙的武昌高家巷聖公會會長兼日知會會長胡蘭亭牧師密謀,想辦法護送黃興 出城。

胡先將黃興蓄有之「黃帝式」三鬚鬍剃掉,面貌即大為改觀。

然後黃興與黃吉亭、袁禮彬三人均化裝成海關辦事人員,在黃昏城門將關未關時,出城至預先約定的海關職員鄧玉振家。

晚餐後,兩黃同登日本輪船沅江丸,晨四時離長沙,晚九時許安抵漢口。斯時適逢招商局的江亨輪停泊江心,準備開往上海。

二人遂雇小舟,由黃吉亭將黃興送上江亨輪。臨別相約抵上海後,拍一電報,只署興字就知已平安到達。

黃吉亭目睹江亨輪開啟之後,連夜也乘船返湘。

此為黃興告別長沙,也是告別明德學堂的大致經過情形。

迨至一九一二年,黃興繼孫中山之後,應邀去北京見袁世凱,表達了開採礦業以報國的心願,之後轉道上海同孚路寓所住了兩星期。

旋即乘船返湘省親,十月三十日抵達長沙,前後共逗留兩個多月,受到軍政警商學社會各界暨涼塘父老鄉親等高規格的隆重接待。

其間,明德學堂舉行了盛大的歡迎會,他到校看望了全體師生。

這是黃興「出走」八年後第一次回到明德,也是最後的一次。

(轉自古今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