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希特勒的奧運

—— 被出賣與被利用的1936年柏林第11屆奧運會
王容芬 (一)納粹反對奧運


HitlerOlympic1

杯葛納粹奧運的宣傳畫

1931 年, 國際奧會把1936年第11屆奧運會的承辦權交給柏林,無可非議,申辦奧運的既不是發動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德意志帝國,也不是希特勒的第三帝國,而是民主 制度的魏瑪共和國。當時在野的納粹黨出自種族主義的本能反對柏林舉辦奧運,納粹黨機關報《種族觀察員》還斥責德國運動員參加1932年洛杉磯奧運會,“與 黑鬼一起比賽,去爭勝利的棕櫚,是奇恥大辱,是對奧林匹克精神史無前例的褻瀆。”黨報文章作者和編輯根本沒聽說過奧林匹克精神,想當然以為奧林匹亞沒有有 色人種,得出奧林匹克精神就是歧視有色人種的謬論。這純粹是他們的種族主義信念作祟,唯我獨尊的思維方式使他們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尤為可笑的是“爭勝利 的棕櫚”,他們連奧運的花冠是橄欖枝編成的都不知道。橄欖枝是奧林匹亞的象徵,三千多年前大力士海格力斯在佩羅普斯目前為弟兄們舉行賽跑比賽,折來墓地的 橄欖枝編成花環戴在勝利者頭上,從此成為規矩。連宙斯頭上戴的都是橄欖枝花環。基督教文化裏有個節日“棕櫚禮拜天”,是復活節前的星期日,紀念的是耶穌騎 驢進入耶路撒冷,人們手持棕櫚枝歡迎他,高呼:“歡迎大衛之子!”棕櫚枝是以色列獨立的象徵。黨報用基督教文化的棕櫚糊弄古希臘文化的橄欖枝,落下ABC 級的硬傷。

待到一位黑人選手奪得洛杉磯奧運會百米賽跑金牌時,希特勒的黨報竟犯了歇斯底里:“奧運會沒有黑鬼們的事!”

1933年1月30日納粹上臺以前,納粹分子在議會極盡搗亂之能事,破壞政府的民主改革,抵制洛杉磯奧運,反對柏林承辦奧運。

(二)希特勒下大賭注辦奧運

希特勒取得政權,沒費一槍一彈,也不全靠謊言。希特勒競選綱領的支柱是種族主義,直截了當向猶太人宣戰。多數德國人投了納粹黨的票,以希特勒為首的納粹內閣是德國人民的選擇,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和領袖。

納 粹上臺,對奧運態度戲劇性急轉彎,一反過去立場,突然熱衷於奧運。5天以後,納粹政府頒佈緊急令,取締3.400個反對1936年柏林奧運的各級體育協 會。對體育一竅不通,自己也不做任何體育鍛煉的希特勒打破歷屆奧運常規,出任奧組委主任,並拉來籌辦過1916年柏林奧運的體育專家卡爾•迪穆當秘書長。

奧 組委計畫把火車站附近的郵政體育場改建成奧運主場,這個體育場4年前才落成,能容納45.000千人。希特勒不同意這個方案,理由是地點不對。他和御用建 築師阿爾弗雷特•施佩爾正在重新規劃柏林,擬更名為“天下大都日爾曼尼亞”,東西中軸線穿過布蘭登堡門,全長50公里。按照希特勒的設想,奧運體育場應該 座落在中軸線西端的夏洛特堡。人們皆大歡喜,因為那裏已經有一座體育場,就是當年為舉辦1916年第6屆奧運會修的。但是希特勒要建一座能容納十萬觀眾的 奧運賽場,而且要古代雅典式的,一半在地下,要超過奧運歷史上任何比賽場的建築規模和藝術水準。內閣撥出2.000萬馬克奧運專款,在夏洛特堡修建奧運比 賽場和配套設施,後來追加到2600萬。組織者最怕政府捨不得花錢,奧組委的體育專家們大喜過望了。

新建的奧運比賽場是典型的納粹式建 築,圓形的建築也想方設法弄出許多棱角,正門前兩道比人高的隔牆,兩大溜方柱支撐,中間兩根沖天方柱,比賽場高出一倍。圍繞奧運賽場還建了一座77.17 米高的鍾塔、一座馬拉松門和一座蘭格馬克紀念館。鍾塔上的大鍾也是本屆奧運的會標,一隻德國國徽上的山鷹,鷹爪抓著五環,繞鍾裙鑄著希特勒的話:“我召喚 全世界的青年”。蘭格馬克紀念館紀念的是一戰中在比利時蘭格馬克陣亡的44.000名德國將士,希特勒在我的奮鬥裏對這些死在異國的德國人表示了極高的崇 敬。


HitlerOlympic2

HitlerOlympic3HitlerOlympic4

希 特勒下大賭注,目的在於通過奧運展示亞利安人是全世界最優秀的種族,奧運建築的雕塑作品也從生理線條上體現亞利安人的強悍美。納粹宣傳部長戈貝爾明確地 說:“ 德國體育事業的唯一目標就是強化德意志民族的品格。”無論是反奧運,還是辦奧運,納粹萬變不離其種族主義之宗旨。

(三)極權統治頒佈黨禁,迫害人權

納 粹在展示亞利安人優秀品格的同時,開始有計劃有步驟地滅絕“劣等種族”,1933年4月7日頒佈新的公務員法,亦稱“亞利安化法”,規定開除所有反納粹公 務員,包括全部猶太人出身的官員和職員。這個種族主義法規裏專設一項“亞利安條款”,禁止聘用“非亞利安人”為公職人員。“非亞利安人”也包括父母及祖父 母一方為猶太人者。接著建立了臭名昭著的達浩和奧蘭寧堡集中營,殘酷迫害猶太人,四處捉拿流浪的吉普賽人在德國的分支辛提人和羅穆人。亞利安人中的思想不 純分子、同性戀者也被投入死亡營。即使純種的亞利安人,也必須順從納粹,才能苟活。

同年7月4日,納粹頒佈了兩項新法規,一條是廢除入籍法,宣佈由入籍獲得的德國國籍無效,開除魏瑪共和國時期入籍的猶太人國籍,並沒收逆產。根據這項法規,開除了四萬猶太人的國籍。同日頒佈的另一項法規是黨禁法,下面是1933年帝國法律大全卷一第479頁的譯文:

關於禁止組建新黨的法規,1933年7月14日

1. 德國唯一的政黨是德國國家社會主義工人党(簡稱國社黨,音譯“納粹”)

2. 任何人試圖保存另外的政黨或組建新黨,如果沒有其他條文規定的更高處罰的行為,將被處以六個月至3年監禁。

具 體執行時比這規定嚴厲得多,很多德國人因為流露對納粹的不滿,或僅僅一句話對元首不恭,被“人民”舉報、扭送,被不合程式的法庭判處死刑,不容上訴,立即 絞死。德國歷史博物館裏陳列著當年行刑的絞架,旁邊一紙“以人民的名義”的判決書,一位商人在電車上“惡毒攻擊元首”,被判處絞刑,從案發到行刑不到一個 月,草菅人命,可見一斑。

納粹的黨禁關閉了德國人的政治生活,當慣了順民的德國人馬上順從一個政黨,習慣一個聲音,無限熱愛一個領袖,行 一種舉臂禮高呼元首萬歲。舉國上下的奧運熱卷著日甚一日的人權迫害,愚昧與兇殘共舞,刁民為政府張目。早在1933年4月,全國就掀起了杯葛猶太人店鋪的 “人民運動”。猶太人回憶當年,對鄰人的落井下石尤為感慨,“他們全都參與了。”

不可思議的是,1933年7月15日,就在廢除入籍法和 黨禁法頒佈的第二天,英、法、德、意在羅馬四強會議通過決議,高度讚揚德國為鞏固歐洲和平所做的貢獻。後兩個是法西斯國家,不足為怪,一向標榜民主的英、 法迫不及待為極權政權張目,睜著眼瞎說,才是咄咄怪事。美國也好不到哪兒去,對德國一直採取安撫政策,試圖修正凡爾賽條約對德國的不公正來消除德國的不滿 情緒,進而維繫歐洲和平。直到1938年3月德國吞併奧地利,美國還在推行綏靖政策。對待納粹德國主辦的1936年柏林奧運,美國政府與英、法政府一樣, 一直全力支援。

(四)杯葛與捧場

異議來自歐美民間, 包括德國流亡人士。被納粹開除國籍的著名作家海因裏希•曼是湯瑪斯•曼的大哥,這位曼大哥1933年2月就離開德國,在法國從事抵抗運動,抵制柏林奧運。 各國體育界聲討德國違背奧運憲章迫害猶太人,強烈要求國際奧會收回柏林的承辦權。在美國,許多猶太人組織抗議示威,杯葛柏林奧運浪潮席捲全國。民主國 度,人民的覺悟遠遠高於政府。

1935年,納粹種族迫害高潮中,美國國際奧會主席艾弗裏•布倫戴奇親赴德國考察。短短幾天,布倫代奇與 納粹便水乳交融,回國後譴責“猶太分子”的抵制行為侵害了奧林匹亞精神。布倫戴奇顛倒黑白,引起體育界激烈爭論。 美國業餘運動員聯合會主席傑雷米•馬奧尼堅持認為,侵害奧林匹克精神的是納粹的種族歧視。布倫戴奇則批評他不該把政治摻進體育。馬奧尼說,那好,我們美國 運動員不摻和納粹和猶太人的爭競,我們不去。當時美國在國際奧會的代表恩内斯特•李•楊克也對柏林奧運顧慮重重,贊成杯葛。結果出人意料,楊克被國際奧 委會開除,成為奧運史上一大醜聞。接替楊克進入國際奧會的是布倫戴奇,此人後來當了20年國際奧會主席,把奧運事業領到崩潰的邊緣,卸任交鑰匙時,竟 對繼任說:“你不大會用得到它們,我相信奧林匹克運動撐不了幾年了。”厚顏如此,德何以堪!就是這些奧運官員在吃奧運,毀奧運,奧林匹克精神蕩然無存。

離開幕還有3個月,希特勒給了退休後窮愁潦倒的顧拜旦一筆“榮譽金”,一萬帝國馬克。這種錢可以接受,還有什麼錢不能接受呢?顧拜旦接受了希特勒的佈施。

由 于布倫戴奇和國際奧會的出賣,美國奧會杯葛失敗,在政府壓力下派出310位運動員參加柏林奧運,是最大的馬屁團。這還嫌不夠,剛上任的羅斯福總統搖著 輪椅飄洋過海去給致開幕詞的希特勒捧場。許多國家看美國而跟進,一共49個國家參與了柏林鬧劇,連素來與奧運無關的阿富汗、百慕大群島、玻利維亞、歌斯達 黎加、列支敦士登和秘魯也跟著來湊熱鬧。腫臉胖子中國派了54名運動員,這是主辦國報導的人數,中國報的是69名,大概把幹部也算進去了,總之是僅次於日 本的亞洲第二大團。此外,中國還派了一個武術表演隊和一個來取經學習的體育考察團,低三下四巴結八竿子打不著的納粹德國。這一屆奧運規模超過歷史上任何一 屆,邪惡戰勝了正義,希特勒如願以償。

後來中國代表在國際奧會第37屆會議上譴責日寇侵華戰爭罪行,要求剝奪日本1940年奧運會的承辦權,德國背信棄義,不顧奧運憲章,袒護日本。本屆奧運,中國根本就不該去。中國沒有加入杯葛行列,反而追著法西斯德國湊熱鬧,面對大是大非,國民黨政府站在了大非一邊。

(五)火炬傳遞

火 炬傳遞是卡爾•迪穆設計的,一位優秀的體育專家,從德意志帝國到魏瑪共和國直至聯邦德國,一直致力於德國體育事業。納粹上臺後也離不了他,讓他當上奧組委 秘書長,負責籌備柏林奧運。這是迪穆光輝一生中一塊永遠擦不亮的鏽斑,一次千古挽不回的失足,儘管沒過多久他就因為“政治上不可靠”而靠邊站了。

迪 穆設計的火炬傳遞由納粹軍火商克虜伯贊助,不銹鋼火炬把上鑄著傳遞路線圖,德國山鷹的翅膀挑著奧運五環,還有“火炬接力/柏林奧運/1936”字樣。火炬 託盤上面繞圈刻著“贈謝火炬手•1936柏林第11屆奧運會組織委員會”字樣,底面是“克虜伯不銹鋼V2A鋼”和“克虜伯股份公司和平基金會•埃森”。火 炬本身長27公分,重450克,尖端部分是鎂制,可以燃燒十分鐘。克虜伯家族參與了歷次德國侵略戰爭,一戰後,古斯塔夫•克虜伯• 封•波倫-哈爾巴赫被宣佈為戰犯。他的長子阿爾弗利德是納粹黨徒,為人古怪刁鑽,沒一個朋友。他的辦公室裏掛著希特勒像,下麵寫著“與元首共存共榮”。二 戰期間,小克虜伯使用10萬奴工,日夜兼程供應德軍軍火,戰後被宣佈為戰犯。

火炬傳遞是戈貝爾一手操縱的政治宣傳節目,中宣部負責宣傳和 執行,丈量里程,挑選火炬手,一路宣傳。沿途由衝鋒隊保鏢。全程3075公里,由3075名運動員接力傳遞,3075遍廣告。7月20日,在奧林匹亞聖 地,由當地人扮演的希臘祭司和12個白衣處女用鏡子聚集陽光,反射到一根木頭上,點著木頭。此刻處女正吟唱:“啊聖火,在神聖的古地點燃,你開始奔跑。” 一位希臘火炬手開始第一棒傳遞。火炬途徑雅典、得爾菲、索菲亞、貝爾格萊德、維也納、布拉格。在希臘境內就發生干擾,一路不順,在南斯拉夫和奧地利境內都 有人試圖破壞傳遞。布拉格是德國流亡人士中心,火炬到達時,這裏舉行了浩大的抗議遊行,火炬幾被撲滅。一路坎坷,火炬終於8月1日11時42分抵達柏林。 火炬進入奧運會場之前,兩萬名希特勒青年團員和4萬名衝鋒隊員在運動場附近的娛園舉行迎接聖火儀式,跑最後一公里的火炬手西格弗裏德•埃弗裏希點燃了兩個 “聖壇”,熊熊大火一直燒到奧運閉幕。艾弗裏希背了一輩子“火炬手”的黑鍋,臨死還抱怨“其實我沒得到一點好處”。

把聖壇上的火帶進開幕 式的最後一棒是中長跑運動員弗利茨•施雷根,這位成績平平,跑起來腿發飄,連國家隊都沒進去,就是說,不是本屆奧運會選手。納粹黨史導演蕾妮•李芬施塔選 中了他來拍電影,僅僅因為他的外形,頎長的身材,滿頭捲曲的金髮,碧眼直鼻,亞利安種族所有的優越充分體現在他身上。施雷根是個明白人,風頭出了,但一直 拒不加入納粹黨,保住了運動員的氣節。戰後德國奧會聘請他當顧問,讓他參與了慕尼克奧運會的組織工作。1996年柏林慶祝奧運復興百年,90歲的施雷根 又一次點燃了奧林匹克體育場的聖火。

() 電影宣傳


HitlerOlympic5

在党代會上拍片的李芬施塔

整個火炬傳遞過程在蕾妮•李芬施塔導演下拍成膠片,收入大型紀錄片《奧林匹亞》,最著名的鏡頭就是一個希臘的接力手,在愛琴海的黃昏舉著火炬慢慢奔跑,柏林的曙光在召喚。

李 芬施塔原是酷星冷美人,希特勒上臺後,李氏走火入魔,改行為納粹拍紀錄片,用電影宣傳納粹思想。1933年,李芬施塔拍了記錄納粹黨紐倫堡第五次全國黨代 會的《信仰的勝利》,深得希特勒和戈貝爾讚賞。拍這部紀錄片,用了5個攝影師。1934年李氏又拍了記錄納粹黨紐倫堡第六次全國黨代會的《意志的凱旋》, 這次用了18個攝影師。


HitlerOlympic6

在奧運會上拍片的李芬施塔

這樣一部為納粹宣傳的紀錄片,竟然在1935年威尼斯電影節和1937年巴黎世界博覽會上兩次獲得金獎,可見那年頭歐洲藝術界的政治覺悟之差。直到戰後撥亂反正,這部影片才被定性為“納粹宣傳片”。

1935 年,李芬施塔拍了配合納粹7大軍事演習的紀錄片《自由之日—我們的軍隊》。為柏林奧運會,她用了42個攝影師,從天上拍到水底,耗用稅款無數。這部名為 《奧林匹亞》的政治宣傳片長40萬米,經過一年零八個月加工,出了德、英、法、意四種版本,上集《人民的節日》,下集《美的節日》。


HitlerOlympic7

戈貝爾、李芬施塔、希特勒

1937 年巴黎電影節,諂媚的評委把金獎給了這部赤裸裸的種族主義電影。戈貝爾和李芬施塔意料之中,1938年該片又獲威尼斯電影節世界最佳電影獎。讓人大跌眼鏡 的是,國際奧會也跟著湊熱鬧, 1939年給這部納粹紀錄片頒發了“奧林匹克獎狀”,肯定了柏林奧運種族主義的主旋律。獎狀墨蹟未乾,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目中無人的亞利安大兵踏上波蘭 的土地。由於國際奧會失足,不僅毀了柏林奧運,還使1940年的赫爾辛基/東京奧運和1940年的倫敦奧運沒能開成。勾結極權政府,連續斷送三屆奧運, 對這不可饒恕的過失,國際奧會從未認真檢討過,往希特勒身上一推了事。


HitlerOlympic8

希特勒和李芬施塔

用 藝術為戰爭造輿論,是電影史上一大罪惡。戰後,李芬施塔緣此被逐出德國電影界,只能靠私人贊助拍些小玩意兒。國際奧會卻好似什麼也沒發生過,當然也就不 會吸取教訓,不顧蘇軍入侵阿富汗的事實,無視42個國家杯葛,硬是把1980年的第22屆奧運交給莫斯科主辦;尤為甚者,不顧全世界的杯葛,把2008年 奧運主辦權交給世界頭號人權敵人。這個體育組織與極權政權一二再,再而三的人權交易,徹底背叛了奧運精神。

(七)種族主義鬧劇

直 到奧運開幕前,民間仍在抵制。1936年6月,在巴黎召開“捍衛奧林匹克精神大會”,與會的有法國、西班牙、美國、英國、捷克斯洛伐克、比利時、瑞典、丹 麥、荷蘭等國代表。大會號召人們抵制柏林奧運會,積極爭取將會址改在巴賽隆納。抗議浪潮席捲世界各地,紐約成立了一個鬥爭委員會,歐洲一些國家明確表態, 不參加柏林奧運會,並積極支持籌辦巴賽隆納人民奧運會,1936年7月19日至26日搶在柏林之前舉辦。7月,法、英、美、瑞士、瑞典、希臘等20個國家 的運動員,雲集巴賽隆納,準備參加7月19日舉行的運動會。令人遺憾的是,由於西班牙內戰,巴賽隆納奧運會最後沒辦成。第11屆奧運會如期在柏林舉行。

巴黎抵制大會上,海因裏希•曼有句名言:“一個建立在強制勞動和奴役大眾基礎上的政權,一個積極備戰而只靠宣傳謊言而存在的政權,怎麼能尊重體育運動和運動員呢?請各位相信我的話,那些去柏林的運動員只能成為那個以世界之主自居的獨夫民賊的角鬥士、階下囚和笑料。”


HitlerOlympic9

曼先生不幸言中,1936年8月1日,3961名角鬥士在新的奧運之歌中步入掛滿萬字旗的鬥獸場。希特勒現身時,10萬隻胳膊斜舉朝前,鋪天蓋地。此時此 刻,他們成為囚徒和小丑,任人擺佈。德國奧組委向全世界承諾的21名優秀猶太運動員,一個也沒出現,他們根本不曾得到訓練的機會,當組委會聞知美國奧運團 已經啟程,當即把這些猶太運動員從選手名單上抹掉了。只有美國的半拉猶太血統的擊劍女選手海倫娜•邁爾來了,她的父母在德國作人質。她得了花劍比賽第二 名,登上領獎臺時,不得不屈辱地舉起右臂向元首致敬,運動員的尊嚴喪失殆盡。


HitlerOlympic10

開幕式上演唱了德國音協主席裏查德•施特勞斯譜曲的《迎賓歌》,“你們是德國的客人”取代了第一屆雅典奧運會上誕生的《奧運之歌》,希特勒取代了萬神之主宙斯,客人成了子民。

希 特勒每天都到場,被人群擁戴,拉拉這個的手,拍拍那個的肩膀,親民之誼,溢於言表,還把當天優勝者請到看臺上握手祝賀。可是他沒有請黑人選手上過看臺,既 沒有請比賽第一天就獲得金銀獎牌的美國黑人跳高運動員科尼利厄斯•詹森和大衛•奧布裏頓,也沒有請獨得4項金牌的美國黑人選手傑西•歐文斯。國際奧會 提請他不要授人以柄,要麼全請上去,要麼一個不請。


HitlerOlympic11

希 特勒不得不省了這道秀。那時德國人曼弗雷德•封•安德內成功完成了電子電視轉播,這一技術被納粹充分利用。電視臺用50種語言向全世界直播萬字旗下的比賽 現場,在黃金時段發送希特勒特寫鏡頭。加上3000多個廣播節目,給納粹政權帶來巨大的宣傳成效。中宣部的口號是:“廣告幫助我們取得政權,廣告幫助我們 鞏固政權,廣告幫助我們征服全世界。”單單美國就轉播了一百多套音視節目。

電影與照片的拍攝權掌握在中宣部手裏,外國記者報導必須先報 批,中宣部審核通過後方可發表。德國賣給外國的畫面,比如《一周回顧》也要先報中宣部審查。最後播出和發表的畫面,統統都是美化納粹精神的,李芬施塔《奧 林匹亞》的招貼比比皆是。每天都在進行的人權迫害,則不見於畫面,讓世人不明德國真相。正如《希特勒傳》的作者依安•克爾沙夫所言,“體育如此成為納粹政 治與宣傳的工具,實屬史無前例。”


HitlerOlympic12

1936 年8月16日鬧劇落幕,德國以89塊金銀銅牌大獲全勝,有史以來第一次躍居榜首。美國以33塊之差第一次屈居第二,被東道大大地耍了一把。不過,納粹德國 露了一個大怯,金牌正反面都用奧運史上從未有過的海棗葉代替了自古以來的橄欖枝,勝利女神捧著海棗葉,冠軍選手舉著海棗葉,或許這就是納粹黨報《種族觀察 員》所說的棕櫚。銀牌上冠軍頭上戴的卻是桂枝,他們的奧運海報上那個亞利安人頭上戴的卻又是桂枝編的花冠,即所謂桂冠,這也是奧運史上從未有過的笑話。設 計者怕人不知道這是桂冠,特意在旁留下一枝桂葉做注腳。銀牌背面是阿道夫•希特勒的簽名,似乎他該對這個桂冠負責。本屆奧運海報上那個亞利安選手頭上戴的 也是桂冠。桂冠不算杜撰,但是張冠李戴,桂冠是古希臘以藝術項目為主的得爾菲賽會的獎品,通常是給詩人的。奧運會從來沒發過桂冠,無論古代奧運還是現代奧 運,都與桂冠和桂枝無關。納粹奧運組織者該補補植物學常識了。


HitlerOlympic13hitlersOlympic19.jpg

HitlerOlympic14

 

HitlerOlympic21

HitlerOlympic22

奧運橄欖枝圖案

桂枝圖案



中 國一窮二白,54名運動員全被淘汰。據運動員中唯一健在的郭潔先生說,因為經費緊張,買不起機票坐不起火車,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上漂泊了一個多月,運 動員耗得精疲力竭。今天中國官方奧運網站卻吹噓當年“中國武術揚威歐洲”,拿自己的國寶去比人家沒有的東西,而且是沒有對手的表演,何威可揚?

1937年7月7日深夜,承辦1940年第12屆東京奧運的日本炮轟盧溝橋,侵華戰爭全面爆發。

1939 年9月1日淩晨,納粹德國向波蘭發起閃電進攻,投入58個師,2800輛坦克,2000架飛機,6000門大炮,一舉拿下波蘭。9月3日,英法被迫對德宣 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全面爆發。 德軍在波蘭建立大批集中營,把德國各地的猶太人集中到那裏。600萬猶太人死在納粹的毒氣室和勞改營裏,對人類犯下種族滅絕罪的正是舉辦第11屆柏林奧運 會的法西斯德國。

1954年,國際奧會回顧60年現代奧運史,在第44號公報中承認:強烈的軍國主義和納粹主義統治了本屆奧運會。為了這20個字的反思,國際奧會用了18年時間。

轉自《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