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中國現代史話 (連載之
 

(黃花崗雜誌來稿先刊)

 

 

第三章   近代中國的內憂外患

三國干涉還遼

 


俄國早有侵略中國東北和朝鮮之野心, 1891年, 開始修築通往遠東的西伯利亞鐵路, 極需一個不凍港,目標就是遼東半島的旅順。 1895411日,俄國得悉馬關條約部份條件,包括割佔遼東半島時,十分惱火,在大臣會議上,財相微德(Count Serge Witte)極力主張干涉日本退還朝鮮半島。他的主張,為俄皇所接納,但為免單獨得罪日本,故聯合德國和法國,警告日本勿破壞友好關係。
 
德國方面,正值威廉二世在位,欲在中國沿海取得一軍港,以發展商務及建立遠東海軍基地, 且圖離間俄法同盟, 並抗衡英國在遠東的勢力, 當中日講和條件發表後, 德國深感不安, 以為旅順將成為黃海的直布羅陀(Gibraltar),日本過於強大,不利威廉二世的「世界政策」,威脅德國在遠東的侵略擴張行動,而德國認為,跟隨俄國做法,可以一舉三得之利:一. 博得中國好感,有可能乘機在中國沿岸得到一港灣;二. 把俄國視線轉向東方,可以減少德國東部邊境的威脅和競爭的對手;三.離間和拆散俄法同盟,減輕德國的壓力。(1)
 
法國方面,原先不願參與世仇之德國共同行動,然以俄法締有同盟, 不能背俄。 再加以亦可藉此機會,乘機佔領台灣。
 
英國亦有意插手中國問題,但鑑於若參與對日干涉,一方面得罪亞洲新興的盟主,多樹立一強敵,另一方面不啻助長俄國遠東政策的成功,而日本也保證,戰後不會妨礙其在長江流域之通商利益,故英國未加入三國干涉之行列 (2)
 
1895
417日,即馬關條約簽字當日, 俄國便向德、法政府正式提出聯合干涉的建議。423日,俄、德、法三國駐日公使,分別到日本外務省,聲明各自受本國政府訓令,提出對馬關條約中關於遼東半島割地事件之異議, 並提出備忘錄。俄國備忘錄略曰:「遼東半島為日本所有,不特有危及中國首都之虞,同時亦使朝鮮國之獨立,成為有名無實。以上實對將來遠東永久之和平有所障礙。 因此, 俄國政府為了向日本表示誠實友誼,茲勸告日本政府,應放棄領有遼東半島。」德、法兩國備忘錄內文亦大同小異。與此同時,停泊在日本各港口和海參威的俄國軍艦,奉命升火起錨,準備隨時出動;俄國東西伯利亞總督下令召集預備兵入伍。德皇也命令在遠東的德國軍艦集中於華北港灣,與俄國艦隊保持經常聯系。(3)
 
日本政府對於三國之舉動,大為恐慌。當時日本精銳之陸軍,完全屯駐遼東,而海軍艦隊又多往攻台澎,國內海陸軍備都非常空虛,難以單獨與俄作戰。 四月二十四日,日本內閣在廣島召開禦前會議,商討對策。最後決定,對三國最後可讓步,對中國則一步不讓。
 
日本又要求英、美、義等國援助,以對付三國的干涉。 美國及義大利表示支援及協助,英國雖同情日本處境, 但又不願得罪俄、德、法三國,故仍然決守局外中立。由於英國態度冷淡, 反干涉聯盟無法結成。日本又企圖利用外交途徑企圖瓦解俄、德、法三國聯合陣線,卻未能成功。
 
日本迫於三國之威脅,決定作出某些讓步。於四月三十日,向俄國提交備忘錄, 表示除金州外, 日本願放棄對遼東半島之其他地區,但中國應給予相當之償金,並以同樣之備忘錄照會法德兩國。 但三國仍堅持必須放棄整個遼東半島。五月四日,日本內閣舉行緊急會議,外相陸奧宗光提議,完全接受三國勸告,放棄遼東半島之所有權,至於馬關條約之批准互換,則絕不變更。經與會大臣同意,乃命駐俄、德、法三國公使,分向三國提出備忘錄曰:「日本帝國政府, 本於俄、德、法三國政府之友誼忠告, 約定拋棄遼東半島之永久佔領。」
 
七月十九日,日本正式向三國提出要清廷付出五千萬兩作為贖回遼東的費用,德國表示同意,但俄國扮作一副同情中國臉,與日本討價還價,最後於十月十九日才正式達成協議,日本答應為三千萬兩。
 
十一月八日,李鴻章與日本代表簽訂「交還奉天省南邊地方條約」,增加賠款三千萬兩,付款後日軍於三個月內從遼東半島撤出。
 
事後,俄、德、法三國以「還遼有功」為由,以各種手段向中國索酬。其後三年左右,德國以租界為名,強佔了膠州灣;法國也強租了廣州灣及附近水面;俄國也取得了中東鐵路支線的修築權,又租借旅順、大連達二十五年,終將遼東半島南部據為己有。德國亦因今次事件,與日本結怨,又不能與俄法堅持友好,且疏遠英國,種下了英日同盟的種子,且又動搖了奧匈帝國及意大利的老盟友關係。德國外交地位,從此日益孤立,以至1914年歐戰爆發。至於日本,對俄國的所為耿耿於懷,終在1904年爆發日俄戰爭。 (4)
 
(
1) 《國恥錄》,頁490,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
 
(
2) 關玲玲:「中日甲午戰爭餘波探討」,《中國近代現代史論集》第十一編,中日甲午戰爭,頁841,台灣商務印書館, 1986
 
(
3) 《中國近代史新編》(中冊),頁383-384,人民出版社,北京,2007
 
(
4)  同註1 ,頁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