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中國現代史話 (連載)

第三章  近代中國之內憂外患

 

台灣同胞之抗日


因為割讓遼東而引起三國之干涉, 是馬關條約締訂後第一個餘波. 因割讓台澎而引起台灣的獨立抗日運動, 是馬關條約締訂後第二個餘波. 前者中國可用三千萬襾贖回; 後者則被日本武力攻佔, 淪為日本的殖民地達五十一年之久. 

台灣自古為中國之領土。1683年,清廷平定明鄭之後, 收入版圖, 置為福建省之一府.初清廷之對台政策, 屬消極放任, 但求不亂, 未予建設. 其後人口的增加及地位日形重要, 加以中法戰爭發生, 法軍曾一度佔領基隆, 而日本亦對台灣虎視眈眈, 清廷有所警覺, 始在1885年中法戰後, 將台灣改為一行省, 升淡水廳為臺北府, 作為省會, 以劉銘傳為台灣巡撫. 劉上任後, 厲行諸項新政, 如開闢山道, 修建鐵路, 清理田賦, 訓練軍隊, 整理墾務, 開採林木, 建立工廠, 置郵電局, 鋪設電線自來水等. 經過六年(1885至1891)經營下, 台省面貌煥然一新, 成為全國推行洋務運動的模範省.美國記者德微臣在「福爾摩沙的過去與現在」一書,用讚歎的口氣說:「這幾年內,(劉銘傳)使台灣成為全清國最進步的一省。」 (註1)

1891年, 劉銘傳與清廷意見不合辭職, 他的繼任人邵友濂, 盡反前任措施, 新政大致停頓. 甲午戰起, 清廷命福建水師提督楊歧珍, 廣東南澳鎮總兵劉永福, 率所部防台. 及遼東諸城失陷, 邵怕戰禍波及台灣, 乞求內調. 清廷以布政使唐景崧升署台灣巡撫 . 唐景崧命劉永福移守台南, 林朝棟守台中彰化, 自己則守臺北.1895年三月二十五日,日軍攻陷澎湖群島, 台灣更形孤立.

馬關條約簽訂前,清廷已聽聞日本要求割讓台灣,一部份官紳開始醞釀反對割台運動,兩江總督兼南洋大臣張之洞主張最力,認為台灣「偪近閩、浙;若為敵踞,南洋永遠事事制肘。」(註2),並建議向英國借款二、三千萬,以台灣作擔保,並許英國在台灣開礦二十年,認為這樣可借英國之力,保住台灣。但英國雖有意於台灣,但認為,能夠制止俄國在遠東擴張就只有日本,若因台灣問題與日本兵戎相見,勢必使虎視耽耽的俄、德乘機而動,在權衡輕重下,決不願因小失大,故英國外交部以無能為力為由而婉拒。(註3)。轉而向法、德兩國求援,也不成功。此外,唐景崧則建議將台灣中立化,把台灣分段租給各國,希望借各國之力,排斥日本獨佔台灣之野心。但是,這一政策也未實現。

清廷亦深知割台之害,當李鴻章與伊藤博文馬關議和期間,因李鴻章力爭遼東半島,對台灣則似有放棄之意,故屢次對李鴻章有重要訓示,如總理衙門以太后懿旨,謂「兩地(遼東、台灣)皆不可棄,即撤使再戰亦所不恤也。」(註4) 惟李鴻章因身為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的關係,難免有重南輕北傾向,對台灣交涉不若遼東半島之盡力,且伊藤博文咄咄逼人,不肯輕易放鬆媾和條件,李鴻章迫於壓力下,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割讓台灣。(註5)

馬關條約簽訂後,舉國譁然,立即掀起抗議高潮。就連光緒皇帝也沉痛表示:「台割,則天下人心盡去,朕何以為天下主?」(註6)正在北京會試旳舉人康有為等一千三百餘人舉行了有名的「公車上書」,反對割地,主張遷都抗戰。台灣省籍舉人汪春源等亦上書都察院,抗議清廷「棄地畀仇」,表示台灣人民「如其生為降虜,不如死為人民。」(註7)


在台灣,當地紳民早就由英商得悉條約內容,各人群情激憤,四月十九日, 臺北紳民男女紛向唐景崧哭泣, 請其繼續固守. 翌日鳴鑼罷市, 以示抗議. 工部主事丘逢甲則代表紳民上書清廷, 謂「割地議和, 全台震駭, 桑梓之地, 義與存亡, 願與撫臣誓死守禦. 設戰而不勝, 俟臣等死後, 再言割地, 皇上亦可上對祖宗, 下對百姓. 如倭酋來取台灣, 台民惟有開仗。」唐景崧向清廷報告了台灣民情,但清廷並無答覆,並請求援軍,也被漠視。

五月十二日,日本以樺山資紀為台灣總督, 並電請清廷立即派員交接. 十八日, 清廷命李經方赴台辦理交割事宜, 五月二十日, 命唐景崧開缺回京, 所有文武官員及軍隊內渡.

清廷既無力保護台灣, 外援又無法求取, 台灣紳民唯有「據有島國, 固守以待轉機」. 在丘逢甲、陳季同的倡導下, 於1895年五月廿三日, 宣告成立「台灣民主國」,發表「台灣民主國自主宣言」:

日寇強橫,欲併台灣。台民曾派代表詣闕力爭,未蒙俞允。局勢危急,日寇將至。我如屈從,則家鄉將淪於夷狄;如予抗拒,則實力較弱,恐難持久。業與列國迭次磋商,儉謂台灣必先自立,始可予我援助。台灣同胞,誓不服倭,與其事敵,寧願戰死。爰經大會議決,台灣自立,改建民主國;官吏皆由民選,一切政務秉公處理。但為禦敵及推行新政,必須有一元首,俾便統率,以維持秩序而保安寧。巡撫承宣布政使唐景崧為萬民所敬仰,故由大會公推為台灣民主國總統……。

台灣民主國仿照清朝黃龍旗的式樣, 定藍地黃虎為國旗. 總統之下置內務、外務、軍務三大臣, 由俞明震、陳季同、李明瑞分任, 丘逢甲則出任團練使, 統率義軍, 劉永福為民主國大將軍. 並發表宣言, 再度表明「雖自立為國, 感念列聖舊恩, 仍應恭奉正朔, 遙作屏藩」, 事成之後, 定必回歸祖國懷抱. 是時台灣新舊各軍三百數十營, 每營三百六十人, 藩庫存銀六十餘萬襾, 台紳林維源首捐一百萬襾, 富商巨室傾資助軍者極多. 兩江總督張之洞與兩廣總督譚鍾麟亦表示支援, 於是義師大起, 各備餉械, 共同抗日.

五月二十九日, 樺山資紀率領日本海陸軍從基隆東面三貂角強行登陸. 六月二日, 李經方在基隆口外日艦上完成交割台灣手續. 翌日, 基隆失守, 唐景崧知大勢已去, 於六月六日乘德國商輪鴨打號(Arthur)逃回廈門, 此時丘逢甲也倉惶逃回廣東, 林朝棟亦內渡漳州. 為時僅十二日的台灣民主國, 從此壽終正寢. 台北自唐景崧西渡後,陷入混亂狀態,大漢奸辜顯榮自基隆引日軍入城,六月八日,台北淪陷。

臺北淪陷後, 日軍繼續南攻. 台灣民眾紛紛組織義軍, 在台南守將劉永福領導下繼續抗日. 台南紳民共推劉永福為第二任總統, 他堅拒不受, 但仍稱幫辦軍務, 負責領導. 日軍大舉向南進攻, 新竹、苗粟、雲林的義軍在姜紹祖、徐驤、吳湯興等領導下, 會同清軍抗敵, 遏止日軍南侵. 樺山資紀乃致書劉永福, 勸他投降, 遭劉永福拒絕. 六、七月間, 義軍一再與日軍接戰, 劉永福亦命吳彭年率軍北援, 與日軍在新竹以南, 展開激烈戰鬥, 相持月餘, 雙方死傷甚重. 至八月中旬, 日軍大舉進攻, 連陷苗粟、大甲、彰化、雲林、嘉義等地. 九月, 戰爭轉入台南地區, 是時劉永福軍和義軍糧餉、彈藥十分缺乏, 清廷不僅不加以支援,
更下令嚴禁沿海各省對台灣接濟。劉永福只好發行公債、紙幣,甚至以郵票代替兵餉,答應士兵將來以一比四倍償還,但很快都變成廢紙,無法抵充貨幣。(註8) 面對日益惡劣的形勢, 劉永福只有慨嘆一句「內地諸公誤我, 我誤台民」. 十月十七日, 日軍進攻台南, 守軍飢疲多逃亡, 劉永福知大勢已去,於十月十九日夜自安平乘英國商船爹利士號(Thales)渡廈門. 是時台南秩序大亂, 兩名教士於十月二十日迎日軍入城, 台灣終於淪入日本手中.

經過近五個月的戰事, 日軍死傷五千多人, 患病二萬七千多人, 其中多數病死, 近衛師團長能久親王亦死於台南, 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 和在遼東、山東方面損失一萬七千多人比較, 其犧牲率確實相當高.  


(註1) 《發現台灣》(上冊),頁192,天下文化出版事業公司,台北,1992
(註2) 台灣省文獻委員會:《台灣近代史》政治篇,頁173,南投,1995
(註3) 關玲玲:中日甲午戰爭餘波採討」,《中國近代現代史論集》第十一編,頁835,台灣商務印書館,1986
(註4)《清史編年‧第十一卷》,頁810,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2005
(註5) 同註2,頁176
(註7) 吳雁南主編:《中國近代史綱》上冊,頁280,福建人民出版社,1982
(註6) 同註4,頁821
(註8) 《發現台灣》下冊,頁327
(註9) 古屋奎二:《蔣總統秘錄》(全譯本)第一冊,頁184,中央日報譯印,台北,1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