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中國現代史話》連載  第三章  ()

 

近代中國的內憂外患 - 中日甲午戰爭


() 朝鮮問題之交涉



朝鮮與中國的關係密切,世代朝貢,比其他藩屬國家更為悠久。而朝鮮亦與中國一樣,風氣守舊,採取「閉關自守」政策,歐人前來傳教及要求通商,皆被拒絕,故朝鮮被歐人稱「隱國」(The Hermit Nation) (1)

遠在明末萬曆年間,日本軍閥豐臣秀吉已出兵入侵朝鮮,目的是利用朝鮮作跳板,「假道入明,侵略大陸」,以實現其「大東亞構想」(2)。這場戰役(「壬辰倭亂」,1592-1598)長達六年,明朝出兵援助朝鮮,及豐臣秀吉死,日本始停戰退兵,阻遏了當時日本吞併朝鮮之圖謀。

1863年,朝鮮李朝哲宗去世,高宗李熙繼位,年幼,由其生父大院君李昰應攝政。大院君雖有雄略,但思想極為守舊,堅持鎖國政策,排斥外人,法、美兩國先後侵朝,均無功而回,使大院君更為驕傲,仇視外人。日本推行明治維新,更令大院君不滿。

1868年,日本政府任命對馬島藩主向朝鮮遞交國書,要求改善兩國關係。因國書中有「天皇」、「皇祖」、「朝廷」等字,認為是侮辱朝鮮,視朝鮮為日本屬邦之意,因而以國書不合體裁為理由拒絕接受。後因對馬島藩廢止,日本政府乃直接致書於朝鮮,一再要求修好,均為朝鮮所拒絕。於是日本有所謂「征韓論」的出現。

1873年,代表日本前往北京換約的副島種臣,向總理事務衙門試探中國對朝鮮關係時,回答的總理衙門大臣毛昶熙竟說:「朝鮮雖是中國藩屬,內政外交卻任其自主,中國不干預」,日本得到這個答覆,大為驚喜,乃決定朝鮮採取進一步行動。

1875年,日本海軍測量船「雲揚號」到朝鮮沿海測量水位,並乘小船入漢江窺探,在江華島附近,為朝鮮守軍所擊,日艦亦還擊。1876年,日本派黑田清隆等到朝鮮,詰問雲揚號砲擊案,迫逼朝鮮訂立「江華條約」,准日本駐使、通商,日本則承認朝鮮的自主地位,用意在否定中國在朝鮮的宗主權。

是時,朝鮮政界分為新、舊兩派。新派稱「開化派」,主張親日,以閔氏妃(韓國稱明成皇后)一族外戚及少數留日學生為主,舊派稱「事大派」,以大院君為首,主張效忠清廷。兩派鬥爭,愈演愈烈。1881年,李熙親政,閔氏妃得勢,開化派乘機掌權,事大派失勢,大院君下野。是年,朝鮮終開放門戶,派團到中國及日本,學習典章制度、科技知識,了解新興西洋文化;又仿效清制,設置「統理機務衙門」,總掌軍國機務;並聘請日人堀本禮造,效法日本編練軍隊,選拔青年接受日式軍事教育。(3)

1882年,親日派的軍官因吞蝕軍餉,引發士兵譁變,大院君乘機鼓煽,觸發兵變,亂兵暴民闖入王宮,殺開化派要人,日本使館亦被圍,公使花房義質自焚使館逃走,亂兵暴民搜殺閔妃,閔妃化裝逃去,大院君重掌政權,史稱朝鮮「壬午事變」。清廷聞訊後,署理直隸總督張樹聲即命吳長慶率海陸軍赴朝鮮,誘執大院君到天津保定,剿平亂黨,亂事遂定。日本以使館被焚為理由,脅迫朝鮮簽訂「濟物浦 (仁川)條約」,朝鮮允以懲兇、賠款,並准日本派兵保護使館,從此中日兩國均有軍隊駐紥朝鮮。

1884年,因中法戰爭,清廷將駐朝的吳長慶軍撤回三營。仍留三營,分由吳兆有、張光前和袁世凱所統率。自清廷而論,朝鮮是東三省的屏障,比越南重要得多,減少朝鮮駐軍,由袁世凱代吳長慶,是很大的失策。(4)

日本駐朝鮮公使竹添進一郎認為時機成熟,乃煽動親日的「開化黨」人金玉鈞、洪英植、朴泳孝等發動政變。時值漢城郵政局落成,擔任總局總辦的洪英植,設宴邀請朝廷高官及駐外使節,惟有日使未到。宴會期間,開化黨人在郵局隔鄰縱火,在座各人倉皇逃走,金玉均、朴泳孝等乘亂闖入王宮,偽稱清兵作亂,挾持高宗,竹添進一郎則帶兵包圍王宮,殺害親華派大臣。清廷反應迅速,記名提督吳兆有、同知袁世凱等帶兵衝入王宮,打退日軍和開化黨人,救回高宗;日人自焚使館,逃離朝鮮。史稱「甲申事變」。

「甲申事變」,對日本來說,可說是慘敗,不僅犧牲重大,在國際觀瞻與聲譽上,委實下不了台,國內群情激昂,不惜與大清一戰。反觀清廷因應變局立場,基本上強化大清宗主國地位的原則是不變的,這也是袁世凱決心剷除走排華路線的政變勢力背景 (5)

政變之後,袁世凱向清廷提出速派援軍赴朝,防止日本在朝鮮擴張勢力。時清廷鑑於越南問題仍未解決,不擬與日本衝突,故只派四百多人,且令袁世凱不要妄動。日本卻派出二千多人,由外務大臣井上馨親自統率抵達漢城,向朝鮮提出謝罪、撫恤、賠償等要求,在日本強大兵力威脅下,被迫與日本簽訂「漢城條約」,朝鮮答允謝罪、賠償十一萬撫恤、懲兇、以二萬元重建日本使館。

1885年初,日本趁中法戰爭尚末結束,派伊藤博文來華,與李鴻章在天津簽訂中日天津條約,規定兩國同時在朝鮮撤兵,又不准派教練官協助朝鮮練兵,朝鮮如有變亂,應先行互相照會。至是,中日兩國在朝鮮處於均等地位,此為李鴻章對日外交的一大錯誤,亦為甲午戰爭之主要導火線。

甲申事變後,清廷全面改變朝鮮的政策,以鞏固其宗主國地位,抗衡日本的勢力擴大。一方面勸朝鮮與英、美、俄、德等國訂約,通商設使;一方面派袁世凱為「總理朝鮮交涉通商事宜委員」,不僅干涉其外交,亦聞其內政。又把被軟禁的大院君送回朝鮮,以鉗制朝鮮宮廷,此舉引起大院君的政敵閔氏妃對清廷的不滿。

() 甲午戰爭的爆發

觸發甲午戰爭的直接因素,是朝鮮的東學黨之亂。東學黨本是朝鮮民間半宗教組織,以「興東學,排西教」為主旨,創辦人崔濟愚,信徒大多農民基層,朝鮮指是邪教組織,予以取締。隨著朝鮮內政外交日益惡化,人心憤激,東學黨勢力日漸坐大,推崔時亨為第二代教主。1894(甲午)4月,朝鮮農民發起暴動,東學黨人趁機與農民結合,擴大叛亂。日本軍部亦密遣內田良平領導一批浪人,組成「天佑俠團」,對東學黨徒進行煽惑及接濟,企圖介入亂事,致亂局一發不可收拾。朝鮮國王李熙無法應付,請求中國派兵平亂。6月,李鴻章命水師提督丁汝昌,派「濟遠」、「揚威」兩艦,開往仁川,以保護商民為名;並請直隸提督葉志超及太原總兵聶士成率兵一千五百人,乘招商局輪船前往朝鮮。同時又根據天津條約,命駐日公使
汪鳳藻通知日本政府,告以朝鮮請求中國出兵,並聲明亂事平定後,即行撤兵,並不留防。日本一方面答覆中國公使,不承認朝鮮為中國屬邦,聲明日本也出兵;另一方面,日本以保護使館及僑民安全為藉口,由駐朝鮮大使大島圭介率軍七千餘人,直抵漢城。東學黨以中日兩國大軍壓境,恐懼星散,亂事始平。

清廷和朝鮮王廷,以東學黨亂事已平定,要求日本撤兵。日本不但不允,反而陸續增兵,並提議中日兩國共同改革朝鮮內政,清廷予以拒絕。後見日本陸續增兵朝鮮,李鴻章要求日本先撤兵後再議改革。日本堅持不讓,其外相陸奧宗光更訓令大島圭介:「促成日清衝突,係今日急務。為斷行此事,可取任何手段。一切責任,余自當之。」(6)

在危急關頭之際,李鴻章仍想避免戰爭,冀望列強出面干涉。俄國公使喀西尼(Cassini)示意李鴻章,謂俄國可出兵干涉。英國也頗盡調停之力。及當日本向俄國暗示朝鮮獨立有利於俄國利益時,俄國態度頓時改變,表示對朝鮮問題採取不干涉的態度;同時日本也向英國保證,一旦戰爭爆發,不以長江流域為戰場,英國隨即放棄了調停工作。李鴻章幻想借列強力量,用「以夷制夷」制度,威迫日本從朝鮮撤軍。豈料事與願違,誤失軍機。

日本在軍事及外交上部署成熟後,七月二十三日,大島圭介率兵佔領朝鮮王宮,據國王李熙,擁大院君主政,成立傀儡政權,並簽訂「日韓同盟」,永不承認朝鮮是大清屬國,廢除中韓之間一切條約,並托日軍驅逐在牙山之清軍,朝鮮從此淪入日本手中。

清廷得知日本蓄意一戰,乃一面由陸路調派援軍到朝鮮北部都城平壤增防,一面派遣北洋艦隊的「濟遠」、「廣乙」兩艦護衛運送軍械的「操江輪」及運送援兵二千的租用英輪「愛仁」、「飛鯨」、「高陞」三艘前往朝鮮。惜日本間諜賄賂天津電報局練習生,獲悉出發日期,日本海軍遂迎襲於牙山灣外,愛仁、飛鯨兩輪於七月二十三、四兩天抵港,未遇攔阻;二十五日,濟遠艦被日艦擊傷逃回旅順,廣乙艦被追觸礁,操江艦被俘,日艦命高陞投降,船上官兵堅決拒絕,遂被擊沉,中日甲午戰爭就此展開序幕。

七月二十六日,駐守牙山的清軍葉志超、聶士成部,共四千人,移守附近的成歡。二十八日,為日軍所敗,聶士成部陣亡五百人,葉志超不戰而退,放棄牙山,率部敗走平壤。

經過豐島和成歡兩戰後,中日雙方乃於八月一日,同時宣戰。

九月十四日,日軍在野津道貫指揮下,分四路進攻平壤。當時清廷派到平壤的援軍有盛軍(衛汝貴)、奉軍(左寶貴)、毅軍(馬玉昆)、奉天盛軍(豐陞阿)以及葉志超所統率的蘆防准勇,這些部隊初入朝鮮境內時,朝鮮民眾夾道歡呼,爭獻酒漿,以迎王師。但諸軍在牙山敗後毫無警覺,不據險設防,而聚屯城內,置酒高會,且軍紀敗壞,朝鮮人大失所望。(7)

 

及日軍來攻,祗有馬玉昆、左寶貴兩軍力戰到底,左寶貴陣亡,而統率全軍的葉志超則率先夜遁,渡鴨綠江退回國境。九月十六日,日軍攻陷平壤。清軍遺棄大小戰砲四十尊,快砲並毛瑟槍一萬零數百桿,盡為日軍所有;而清軍在平壤儲存糧彈貨幣甚多,亦為日軍所得。此外,日軍拾獲衛汝貴家書一封,為衛妻所寄,信上說:「君起家戎行,致位統帥,家既饒於資,宜自頤養,且春秋高(年六十),宜自為計,勿當前敵。」後日本政府把這信當作教科書,作為敗軍亡國的反面教材警戒國人。平壤戰役,使清廷裝備最精良的北洋陸軍一敗塗地;日本則以很少代價輕易控制整個朝鮮半島。

甲午戰爭決定勝負關鍵性戰役,是黃海海戰。九月十六日,海軍提督丁汝昌率北洋海軍艦艇十餘艘護送援軍到鴨綠江口黃海大東溝,翌日上午,準備返航旅順,與日本軍艦相遇,日艦發起進攻,丁汝昌下令各艦應戰。時中國海軍噸數,位居世界第八,日本則屈居十一,中國的主力艦,如「鎮遠」及「定遠」,各為七千餘噸,其餘約在二、三千噸。 日本最大的戰艦「吉野」及「浪速」僅四千噸, 但時速較快,砲位較多。戰鬥一開始,定遠艦桅樓被擊毀, 丁汝昌受傷,由該艦管帶劉步蟾代替督戰. 經過六小時的激戰, 「來遠」、「致遠」、「經遠」、「超勇」四艦被擊沈, 其他數艦亦受重創, 死傷一千餘人。致遠艦管帶鄧世昌及經遠艦管帶林永升壯烈殉國。 日本軍艦「松島號」等三艦亦受重創, 死傷百多人。 經此一役,李鴻章下令北洋艦隊退守威海衛港內, 不敢出擊。

黃海海戰後,日軍立即開始進攻中國本土。在日本元老山縣有朋指揮下,日軍第一軍從朝鮮義州渡鴨綠江,侵入安東、九連城、鳳凰城等地,清軍聞風而退。而大山巖統率的第二軍, 登陸遼東半島東岸花園口, 攻陷金州、大連。十一月二十一日攻佔旅順,大肆屠殺中國軍民。 據英國泰唔士報報導,城內的中國人活命的只有三十六人;美國報章尤痛斥日本暴行,指:「日本國為文明皮膚野蠻筋骨之怪獸,今脫掉文明之假面具,顯露野蠻之本體矣。」(8) 旅順是李鴻章經營的海軍要塞,終毀於一旦。

旅順、大連失陷,北洋艦隊暫避威海衛,不敢出動。 1895年一月, 日本海陸軍二萬多人進攻威海衛,從榮成灣登陸,向西攻擊, 陸軍佔領南北炮臺,海軍堵塞威海衛東西港口, 海陸兩軍夾攻停泊在劉公島的北洋艦隊. 清軍倉皇應戰,「定遠」、「來遠」兩艘中魚雷擊沈,「靖遠」則被大炮擊沈。丁汝昌拒絕投降,下令沈船,部屬不從,與艦長劉步蟾等七人服毒自盡。 二月,美國教習假丁汝昌名義, 致書投降。 於是北洋艦隊十一艘及劉公島各砲台軍資器械, 盡為日軍所有。 李鴻章所經營的北洋艦隊,終成為歷史名詞。

() 馬關條約之簽訂

當日軍進迫遼東時,清廷開始有求和意向。恭親王奕訢想請英、俄、德、法、美、意六國調停,日本則表示應由中國政府直接向日本乞和。接著,由李鴻章出面下,請天津海關稅務司德璀琳為使,持李鴻章信函前往日本,日本以德璀琳不是中國官員,且李鴻章私函不是國書,拒絕接待。清廷遂改派戶部待郎張蔭桓及湖南巡撫邵友濂為議和代表。日本首相伊藤博文以張、邵兩人級別太低,沒有割地全權,遂藉口全權證書不夠充分,拒絕談判。張蔭桓等提出請國內遞補,不得允許;要求打電報回國指示,也不允許。並迫令即日回國。伊藤博文向中國代表團道員伍廷芳私下表示,最好以恭親王奕訴或李鴻章為全權代表。 (9)

 

日本找這樣的藉口目的是拖延時間,却另有一個陰謀,就當張蔭桓等人即將到達之前的一月廿七日,在廣島舉行的御前會議中,曾經決定了「秘密政策」,以拖延政策,拒絕中國求和,意圖在將中國海軍殲滅之後,爭取多一點時間,好將兵力調往台灣方面。當時日本的第二軍已經在山東登陸,迫近威海衛;如果更進一步擴大到台灣、澎湖一帶廣大區域伸展壓力,則可以拿出更苛刻的條件向清廷作強迫性的要求。(10)

當北洋艦隊在威海衛覆沒後,清廷的主戰派也傾向和議,遂決定以李鴻章為議和全權大臣赴日,與日本全權代表首相伊藤博文、外相陸奧宗光進行和談。和談於三月二十日在馬關(日本下關)春帆樓開始。李鴻章要求先議停戰,後議和約。伊藤博文提出極為苛刻的停戰條件,李鴻章難以接受,伊藤博文態度強硬。三月二十三日,舉行第三次會議,李鴻章不得不放棄先議停戰要求。當日下午,李鴻章返回旅舍的途中,遭暴徒小山豐太郎槍擊,槍傷左頰。(11)

 

日本恐李鴻章藉槍傷回國,惹來歐洲列強交涉,遂許停戰,但只限於北方地區。四月一日,雙方第四次談判,日方出示一個開天殺價的和約草稿,威嚇李鴻章接受。四月十日,在第五次談判上,日方出示和約修正底稿,逼迫李鴻章在「允」、「不允」兩點上表態。四月十七日,李鴻章與伊藤博文在春帆樓正式簽訂「馬關條約」。其要點為:中國承認朝鮮為獨立自主國;割讓遼東半島、台灣、澎湖予日本;賠款二萬萬兩;開沙市、重慶、蘇州、杭州為通商口岸;日人得在各通商口岸從事各項工藝製造。

綜觀馬關條約的內容,可謂十分苛刻。就賠款而論,鴉片戰爭賠款二千一百萬元,英法聯軍對兩國賠款共一千六百萬兩,俄國代我收復伊犁,賠款九百萬盧布,加上若干零星賠款,總數不足五千萬兩。

 

而日本此次所得,相當於當時的日幣三億六千萬元,竟超過歷年賠款四倍以上,又等於日本政府四年歲收的總和。日本就憑這筆巨款設為基金將它的貨幣由銀本位轉換為所期望金本位制,加強了經濟方面的國際競爭力量和信用程度,並獎勵其軍需工業發展,迅速成為軍事和經濟強國,具備侵略中國和遠東的力量。而給予日本在華通商口岸從事各種製造工業,於是自1895年日商在上海開設紡織廠起,到1907年,已達一千一百四十九家之多,半數以上為日本政府直接經營。而西方國家也援用最惠國待遇,都來中國設廠,加以協定關稅對洋商優待,乃使中國的民族工業全部被帝國主義所壓倒,使中國國民經濟受到了普遍而極其嚴重的制命傷。



(1) 王信忠:《中日甲午戰爭之外交背景》,頁1,文海出版社,台北,1964

(2) 樊樹志:《晚明史》上卷,頁446,復旦大學出版社,上海,2004

(3) 李丙燾著,許宇成譯:《韓國史大觀》,頁414,正中書局,台北,1961

(4) 李則芬:《中日關係史》,頁280,台灣中華書局,1970

(5) 陳志奇:《中國近代外交史》下冊,頁686 - 687,南天書局,台北,1993

(6) 鄭學稼:《日本史》第五冊,頁532,黎明文化事業公司,台北,1977

(7) 《中華民國史畫》第一冊,頁36,近代中國出版社,台北,1978

(8) 蕭一山:《清代通史》第三冊,頁1225

(9) 李則芬:《中日關係史》,頁388

(10) 《蔣總統秘錄》第一冊,頁167-168

(11) 當李鴻章受槍擊後,人均勸其開刀取出子彈,而李鴻章慨然曰:「國步艱難,和局之成,刻不容緩,予焉能延宕以誤國乎!寧死勿割。」次日,有人見其血滿袍服,對他說:「此血所以報國也!」李鴻章卻說:「戕予命而有益於國,亦所不辭。」其雖昩於情勢,但所表現之愛國精神與責任感,尚令人景仰 (劉家駒編撰:《中國歷史圖說》(清代),頁256,新新文化出版社,台北,1979)

 

 

近代中國之內憂外患  -  清廷聯俄政策與中俄密約
 

三國干涉還遼之後, 親俄派之慈禧太后與李鴻章的幻想, 都以為俄國可以遏止日本勢力的擴張. 親英的疆吏如兩江總督劉坤一、湖廣總督張之洞等, 也贊成與俄國進一步聯合. 張之洞認為俄國「舉動闊大磊落」, 建議與俄國訂立同盟條約, 迫使日本放棄前約, 而以新疆之地酬俄, 並允其擴大對華商務, 給予各種便利. 劉坤一則主張對「稍予便宜, 中俄邦交永固」, 便可使「倭與各國有所顧忌」. 俄人得悉清廷之心理, 便加速其侵華之行動.

俄國於1891年開始建築西伯利亞鐵路, 至1894年, 決定由赤塔直穿中國東北黑龍江、吉林兩省直達海蔘威, 若經由中國借道建造, 則途程縮短, 工程費亦減少, 於是一面派員赴遼東勘察路線, 一面由俄國駐華公使喀西尼(Cassini)向總理衙門交涉. 俄使在京交涉數月, 清廷仍堅持自行修建, 與俄路相接. 俄使不允, 竟謂此路造成, 俄可保護中國, 否則將與日聯絡, 另籌辦法, 清廷仍不允.

適俄皇尼古拉二世(Nicholas II)於1896年五月廿四日加冕, 清廷派湖北布政使王之春致賀, 俄國擬借此機會解決借地築路問題, 藉口「王之春位望未隆, 與各國遣使相形, 難於接待」, 請改派宗室王公或大學士前往, 心目中的人選是李鴻章. 據說俄皇本人亦致電慈禧太后, 謂樂見李鴻章. 故清廷乃派李鴻章為正使, 趁機向英、法、德、美各國遞交國書, 聯絡邦交. 三月十四日, 李鴻章自天津到上海, 經南洋, 於四月二十二日抵達馬賽. 俄國恐西歐諸國中途截阻李鴻章, 特派俄皇親信吳克託穆王爵(Uchtomski)至蘇伊士運河迎接. 四月三十日, 抵達俄京聖彼得堡, 得到隆重接待. 五月三日, 李鴻章與手腕老練的俄國財政大臣微德(S. Witte)會唔, 微德先稱以往俄國對華如何相助, 為便於保持中國永久的完整, 必須將中俄鐵路連貫, 而此一鐵路必須由俄建造,

經過滿蒙, 無論在軍事及經濟上, 均對中國有利. 李氏初表示不允, 恐怕別國群相效尤. 翌日李氏晉見俄皇, 俄皇當面提出, 謂此鐵路實為中國利益, 中國自造, 力有不足, 可令華俄道勝銀行承辦. 路成之後, 調兵捷速, 中國有事, 便於幫助. 李為所動, 遂與微德由築路而談及同盟, 即南滿支線與港口問題, 李鴻章原則上同意. 五月十四日, 條件大致商妥, 李鴻章致電總署, 主接受中俄條約. 總署再三考慮, 五月廿九日命李定約. 六月三日,由雙方全權大臣李鴻章、微德簽訂「中俄密約」六條,包括兩國協力防禦日本,俄國於黑龍江吉林接造鐵路,條約有效期十五年。

這一密約,中國只得到了中俄互助抗禦日本的一個空虛保證,而根本上放棄了自1891年以來修築關東鐵路保衛東北,與俄國西伯利亞鐵路抗衡的大原則,完全滿足了俄人多年來求之不得的借地築路以和平侵略我東三省的野心,(註1) 並帶來了列強瓜分中國的危機. 該密約分別在中國辛亥革命和俄國「十月革命」後, 公諸於世.


列強爭奪沿海港灣     

德租膠州灣

1897年,山東曹州府鉅野縣發生暴徒殺害德國傳教士兩人事件, 此案不久即被偵破,捉拿罪犯多人。不料德國卻以此為籍口, 向清廷提出抗議, 並派兵進佔青島砲台,並於膠州灣登陸,提出六項要求. 清廷不得己,於1898年三月, 由李鴻章與德駐華公使海靖(Von Heyking)簽訂中德膠洲灣租約, 除強租膠州灣九十九年之外, 還把山東全省劃為德國的「勢力範圍」, 即在山東省內開辦各項事務, 任用外國人或外資外物, 悉由德人決定. 是為中國領土被瓜分宰割之始.


俄國強租旅順大連

1897年12月德國既佔膠州灣後,清廷以俄、德有同盟關係,要求俄國幫助,俄國乘派軍艦強入旅順、大連, 指是保護中國,等德國自膠州灣撤軍,俄軍才立即撤退.1898年三月三日, 俄駐華代辦巴布羅福( Pavloff)向總署提出租借旅順、大連要求, 及修造自哈爾濱鐵路之權, 限五日答覆. 清廷命許景澄赴俄交涉, 俄國堅持租借, 其外相穆拉維也夫更警告, 如過三月廿七日後, 訂約不成, 俄國另謀辦法. 是時旅、大已被俄軍控制, 清廷苦無善策, 只有命李鴻章、張蔭桓等, 依照俄指定日期, 與巴布羅福訂立「旅大租借條約」九款, 規定: 旅順、大連及其附近水域租借俄國, 為期二十五年, 旅順為商港, 大連為軍港, 並取得興建南滿鐵路的權利. 俄國於佔領旅大租借地後,斥資把它們變成在遠東的海疆重鎮。1898年九月, 俄國竟將遼東租借地,

設置「關東省」, 以旅順為首府, 派遣總督, 直視同其領土. 


法國強租廣州灣

三國干涉還遼後, 法國率先向清廷索酬, 1895年, 中法簽訂「續議商務界務專條」, 主要內容規定滇、桂、粵三省開礦要先由法國商辦, 越南鐵路可接造至廣西龍州, 將雲南的猛烏、烏得兩地割讓予法. 1897年, 又迫使清廷聲明不得割讓海南島及廣東海岸陸地與他國. 1898年, 再藉口俄租旅、大, 提出租借廣州灣, 為期九十九年, 承辦築造北海、南寧鐵路, 要求中國不得將滇、桂、粵三省讓與他國, 中國郵政局總管須用法人.

 英國強租威海衛及九龍


中日戰後,中國年付賠款,國庫空虛,因而借債議起,英俄爭相承借,卒因總稅務局英人赫德(Sir Robert Hart)週旋,借匯豐銀行一千六百萬鎊,英遂得監督中國財政,並將長江流域劃為其經濟勢力範圍。(註2)


俄國強佔旅、大後, 英國根據「利益均霑」原則,提出向中國要求租借威海衛. 惟威海衛因中國未償清日債, 仍有日軍駐紮. 於是英國向日本交涉, 承認福建是日本的勢力範圍, 得到日本同意. 1898年4月, 英國駐華公使竇納樂(Sir C. M. MacDonald) 向清廷提出租借威海衛要求,清廷欲拒之,惟竇納樂威脅「能毀俄租旅順之約,則英不租威海衛」,清廷不得已, 命慶親王奕劻與竇納樂於七月一日簽訂威海衛租借專約, 將山東威海衛包括劉公島及附近海面租借與英國, 為期廿五年.

時適值法國租借廣州灣, 將危及香港, 又提出租借九龍半島及附近島嶼, 若中國能拒絕法國不租廣州灣, 英亦不租九龍. 1898年六月九日, 李鴻章、許應騤與竇納樂代表中英雙方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 規定將九龍半島(即界限街以北)及其附近島嶼租借給英國, 作為展拓後的新界, 租期九十九年, 至1997年屆滿。



義大利強租三門灣失敗


1899年3月,意大利向清廷提出要求租借浙江三門灣,並派三艘軍艦來華作要脅。惟英、法、德不支持意大利,日本更偽稱清廷曾允日本不以三門灣讓給別國,而清廷也看透了意大利的鐵甲兵船及開花大砲威力仍不夠兇,斷然拒絕意大利要求,在這一情況下,意大利知難而退。這件事,阻止了歐洲其他小國,如葡萄牙、西班牙、比利時等國對中國的野心 (註3)



勢力範圍之劃分     


列強除爭奪租借沿海港灣時, 亦乘勢在中國境內各地劃定其「勢力範圍」. 「勢力範圍」一詞, 始於歐人分割非洲時, 在此解釋列強在中國私自劃定之範圍內, 享有保留、優先、獨佔、貿易、投資或其他特權, 在劃定之勢力範圍內, 中國不得私自割讓土地與他國, 列強之間亦彼此協定, 互不侵犯.


計當時各國所劃定之勢力範圍如下:
 

(1) 俄國---東北三省、蒙古和新疆

(2) 德國---山東

(3) 英國---長江流域

(4) 日本---福建

(5) 法國---廣東、廣西、雲南


中國此時竟如非洲一樣, 任由列強宰割, 瀕於被瓜分的命運。


列強爭奪築路採礦權


光緒廿二年(一八九六)簽訂的中俄密約規定, 俄國的西伯利亞鐵路, 經黑龍江、吉林, 伸展到海蔘威, 築成中東鐵路(原名東省鐵路)後, 又於翌年(一八九七)獲准建築南滿鐵路, 並在中國設立華俄道勝銀行(Banque Russo-Asiatique). 除築路外, 俄人在東北更有置護路隊、採礦、收稅、鑄幣、設電線之權, 東北財政全由俄人控制.


德國於膠州灣事件發生後, 不但佔據膠州灣, 而山東省內的鐵路, 也得由德人建築, 鐵路兩旁三十裏以內的礦產, 由德商開辦; 山東省內開辦各項事務, 需用外國人力資本, 德國均享有優先權; 自此山東遂成為德人的天下.

英國除與法國協定雙方可以取得中國西南的權益外, 又鑒於俄、法幕後支援比利時, 借款給中國築造蘆漢鐵路(即今平漢鐵路), 英國為保存其在長江流域利益, 遂請求清廷, 允許築造滬寧(即今京滬)、津鎮(即今津浦)、浦信(信陽)、蘇杭甬(即今滬杭甬), 廣九等鐵路; 其中津鎮鐵路因經過山東, 為德人所拒, 後英、德協議, 鐵路北段歸德, 南段歸英; 此外, 英國根據利益均沾原則, 取得了山西、河南的採礦權.

法國亦於光緒廿一年, 除獲得優先承辦雲南、兩廣的鐵路礦務權外, 並要求海南島及中、越邊境, 不准割讓與他國.

門戶開放政策
 

列強在中國雖劃定其勢力範圍, 但常因利害衝突而各懷異見. 列強之中, 英國對中國貿易的總額, 躍居首位. 但甲午戰後, 形勢大變, 列強各國開始在中國劃分勢力範圍, 有意瓜分中國, 對英國在華利益發展構成重大的障礙. 故英國下議院於1898年通過決議: 「保持中國的領土獨立, 對英國商業和勢力極為重要.」英國乃有促成門戶開放政策. 惟欲撤底實行政策, 必須聯合他國才能完成, 且英國在華有租借地及勢力範圍, 不便出面倡導, 於是慫恿美國擔當遊說重任.

美國對中國素無侵略之野心, 甲午戰後對華貿易日漸增加. 當列強強奪中國港灣時, 美國因與西班牙戰爭及古巴問題, 無暇過問. 1898年, 美西戰爭結束, 美國合併菲律賓, 取得對華貿易之根據地, 對中國問題乃日益關切. 同年八月, 海約翰(John Hay)就任美國國務卿, 海氏曾任駐英大使, 對英國主張中國門戶開放政策, 極為注意. 同年冬, 英國商業協會代表貝羅福自遠東歸國途中, 道經美國, 曾以中國門戶開放問題諮詢美國總統麥金萊(William McKinley)及海約翰之意見, 海氏鑑於各國在華劃分勢力, 會妨礙美國在華之商業利益, 故對門戶開放政策甚表贊同.

1899年九月六日, 海約翰訓令美國駐德大使懷特(Andrew D. White), 命其就美國所持中國門戶開放立場為原則, 分別照會英、德、俄三國. 十月, 又照會日本、義大利、法國. 照會內容: (一)為各國在華勢力範圍或租借地內對通商事業或投資事業, 不得加以干涉; (二)為中國現行海關稅率, 對於勢力範圍之口岸之貨物進出, 均為適用, 稅款由中國徵收; (三)為在勢力範圍內之口岸, 對他國船舶所課碼頭稅不得較本國船舶為高, 在勢力範圍內之鐵路, 對他國貨物所收運價, 不得較本國貨物為高.

海約翰門戶開放宣言提出後, 英國最先同意, 惟須他國同樣執行. 日、義並無異議, 法國表示如他國不予反對, 亦可贊成. 俄國態度則頗為曖昧, 在其答覆海氏的文件中, 只聲明大連為自由港, 及自由港以外的關稅問題, 對於美國提議之三項原則, 未加否認.

各國反應雖未能一致, 但海約翰仍於1900年三月二十日, 向前此照會諸國發出通告, 確認各國贊同中國門戶開放.

美國提出對華開戶開放政策, 純粹考慮其在華之商業利益, 並沒有保護中國利益的意思. 惟其照會文件中, 認為中國維持主權之獨立和領土完整, 才能維持各國在華的商務機會均等. 是時列強擔心在華侵略領土局面持續, 會再觸發戰事, 而門戶開放政策, 亦無損其所得之經濟利益, 因此獲得各國贊同. 中國得以在列強均勢之下, 苟延殘喘, 倖免瓜分. 而列強對華之政策及行動, 乃由單獨進展至共同協調.



(註1) 吳相湘:《俄帝侵略中國史》,頁131,正中書局,台北,1954

(註2) 劉家駒:《中國歷史圖說》(清代),頁266,新新文化出版社,台北,1979

(註3) 鄭學稼:《中共興亡史》,第一卷(上),頁91,帕米爾書店,台北,1984